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神蛇袭来
    江水寒微微一笑,目光扫荡过面前洪万雄等人,不少人都是目光一缩,颇为躲闪,显然心意不坚,不由得淡然地说道:“洪叔叔话说的不错,自从我当上盟主以来,的确重用了大批年轻人,也重用不少外来之人,原本的老兄弟,也有退居二线的事情。不过我的选择向来以盟主大事为重,能者居之,便是退居二线的老人我也是极尽优抚,可以说,他们退下来能拿到的银子,只比占着位置时还要多,而不会少。这一点,我说的没错吧?”

    人群中议论之声再起,不少人都是频频点头。

    那洪万雄更是怒不可遏,道:“你还有理了?明明是你为了将大江盟改为你姓江的私产,才使出的卑劣手段……”

    “放屁!”“逐浪刀”伍浩大喝一声,骂道:“是你们有些老家伙占着茅坑不拉屎,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儿!”

    伍浩的粗鄙之言,倒是迎合了众多年轻人的心理。

    “你……”洪万雄气的就要开骂,江水寒却冷言说道:“洪叔叔,诸位大江盟的元老,且听在下一言。也许在大家眼中,这大江盟是众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对其难以割舍,蓦然退下来,心有不甘,这一点,我深有理解和体会。但大家不要忘了,这大江盟不仅仅是一份事业,它还是一个帮派,帮派就免不了要面对血腥的厮杀。当初家父在世的时候。走的是韬光养晦的路线,为的就是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为的就是老兄弟们能够安享太平。可是当大江盟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有些争端是避也避不过去的,所以我们就要争,我们就要斗。可你们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么?他们有什么手段么?他们厉不厉害?”

    听到江水寒提及外面的敌人,众多新老弟兄不免同仇敌忾,而想及即将面对的恐怖敌人,不少能力不足的元老,真的从心底产生了惧意。

    江水寒不依不饶。继续说道:“面对这些敌人,你们心里准备好了必死一战么?我看某些人没有准备好。这些人只是贪恋如今的权位和财富。以为失去了位置,就失去了金钱,我看他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与其为了金钱掉了脑袋,我让你们自己选择。是继续留在这个位置上跟我与敌一战,还是退下来,将职责交给更有作为的人来扛着?我可以说,不管你是退下来,还是顶上去,都是为了大江盟,但惟独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是站在了大江盟的对立面。”

    江水寒一席话,顿时在一干元老心里产生了剧烈的反响。

    洪万雄身后的队伍开始出现浮动。不少人都有心退出这场闹剧,洪万雄看在眼里,顿时一惊。高声喊道:“大家不要听他一面之词,敌人?什么敌人,所谓的敌人都是他们江氏父子的敌人,与我们何干?我们拼死拼活是为了大江盟,为什么要为江氏父子的私人恩怨去卖命!?”

    “私人恩怨?你说我父之死是因为私人恩怨?”江水寒眼睛寒光一闪,狠狠地盯住洪万雄。道:“我父子的仇人都是私人恩怨,看来洪叔叔是恩怨分明。公私两清的人喽?”

    洪万雄傲然道:“正是如此。我绝不会为了个人感情,将整个大江盟带入一场冒险当中去。”

    江水寒哈哈一笑,道:“说的好,说的好。”接着目光从其身后人群中扫过,看见人群中隐藏的很深的几人,指着其中一人道:“来来来,大家看看这位……‘洛马帮’的帮主卢晨新,当年咱们荆南水路的货运被他强行劫去,杀了我们二十多个弟兄,结果被我大江盟所灭,这样的人物是我父子之私仇?”

    被江水寒点名的矮胖子顿时一惊,连忙缩头躲藏,却已经被许多人看见,顿时引来一片哗然之声。

    江水寒不容洪万雄作答,又指着身后人群中的一位,嚷道:“还有这位,‘山蛇’游坤,哼哼,当年一言不合,将我大江盟郁长老的爱子偷袭致死,被我父带人挑了他的‘花蛇帮’,自己只身逃走,这也是我江氏父子的私仇?你觉得是私仇,我怕郁长老不会这么认为吧?”

    江水寒身后人群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闻言大吼一声:“什么?游坤在这里?该死的畜生,你给我出来,我要为我爱儿报仇雪恨!”

    众人慌忙上前拦住那位花甲老人,让其稍安勿躁,一切自有盟主做主。

    那头发花白的郁长老指着洪万雄怒骂道:“姓洪的,你tmd没安好心,说少盟主白眼狼,我看你才是tmd白眼狼,带着这些大江盟的仇敌前来干什么?你还要杀尽我们这些人不成?”

    洪万雄脸色顿时苍白,想不到自己拉拢到的盟友已经隐藏得够深了,没想到还是被江水寒认了出来。

    而江水寒冷笑连连,手指连点,又是当众戳破了几名大江盟崛起江湖时树下的敌人。

    场面上所有大江盟的新老弟子脸色都已开始变化起来,此时此刻,自己一方竟然面对了这么多的生死大敌,而且都被洪万雄带进了总坛要地之内,对方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不仅仅是逼宫,简直就是趁机捣毁大江盟的根基。

    不少一时被怒火蒙蔽的老兄弟终于认清了形式,缓缓退出洪万雄的队伍,甚至不少人已经转头站到了洪万雄的对立面。

    洪万雄此时脸色白中泛青,眉目阴沉地紧紧盯着对面的江水寒。

    这时其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冷笑声,一个面容算得上俊俏的贵公子走了出来,身后紧随着七名高手,站成一排,这名贵公子指着洪万雄笑道:“我说老洪啊,你说你弄这些把戏有什么用?结果作茧自缚了吧?早就劝过你,让你一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动家伙,现在连那些糊涂蛋都已经反戈了,你可真够衰的。”

    此言一出,所有老兄弟都是哗然大惊。

    江水寒身后“擎天手”穆长峰怒声吼道:“不要脸的东西,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那名贵公子面对江水寒等人微微一笑,长得真是面如冠玉,唇若丹朱,风度翩翩,意态潇酒,不折不扣的公子模样——只是他那只眼,呃,稍稍细长了一点,而眼中的光芒也令人免得颇不对劲,冷兮兮的、阴沉沉的,更加上一股说不出的僵硬与冷酷的味道,看上去,颇有点邪厉的感觉……

    而他后面的七位,年纪都差不多在四旬左右,虽然他们七个人的容貌相异,高矮不同,但却俱有一个相同的特质,冷酷而悍野。

    那贵公子背手笑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也配来问我的名字?”

    江水寒扫了对方一眼,冷笑道:“老穆啊,你对面的这玩意,你可能听说过,数十年前湘西不是闹过蛇灾么,一群不知所谓的玩毒的东西成立了个什么‘神蛇教’,祸害了江湖不少年月。这位就是神蛇教中的左护法‘蝰蛇郎君’邬章白,与那右护法‘赤练公子’金环照,都是教主‘蛇皇’的打手而已。”

    对面的“蝰蛇郎君”邬章白啪啪啪鼓了鼓掌,称赞道:“妙妙妙,想不到你这个小子果然有些本事,竟然知道我们的来历。”

    “哦?原来是他们……”穆长峰冷笑连连,道:“可是盟主,后来这群蛇崽子不是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了么?怎么今天又死灰复燃了?”

    邬章白冷嘁一声,正准备说话,反倒是江水寒代为解释道:“那是因为他们的教主‘蛇皇’滕万圣受了‘魔帝’罗破敌的招安,投靠了魔门了……”

    哗!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原来当初昙花一现的“神蛇教”竟然投靠了魔门了。

    这等秘辛之闻,便是让那“蝰蛇郎君”邬章白的脸色也是一变,阴声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水寒没有回答,而是哎呀一声,拍了拍脑袋,摇头道:“哎呀呀,不应该用‘招安’这个词才对,毕竟那滕万圣本身就是魔门毒宗的人,不过是因为与师兄争夺宗主之位失败,才一气之下出走成立‘神蛇教’的,投靠罗破敌,应该是认祖归宗才对!”

    这一次,连邬章白的脸色都已经彻底发青。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他能掌握到这些江湖秘闻,怎么会料不到我们趁机突袭大江盟总坛?

    难道这是一次陷阱不成?

    邬章白脸色铁青,猛然回头道:“发信号!”

    咻——

    一条弯弯曲曲的烟花飞上半空,砰然一响,一条蜿蜒的大蛇出现在半空之中,接着四周骤然响起喊杀之声,放佛无尽敌人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朝着这里冲杀而来……

    那“蝰蛇郎君”邬章白一声嘶吼,怒声道:“江水寒,任你再狡诈,今日也要再次丧命,杀——”

    袍袖轻翻,邬章白两手之中已各执着一柄怪异的兵器——三丈长短,通体蓝光闪闪,呈弯曲波纹状的“夺命蛇矛”,率先朝着江水寒飞扑而来,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之势,势必要将江水寒在极短的时间内击杀!

    一场恶战终于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