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6】慧眼如炬
    见到这群彪悍的趟子手动了刀子,周围民众登时吓得大乱。

    人群突听中一个长衫男子,手指外面,喊道:“是他,是他,人跑了,往那边跑了!”不容他把话说完,盛京安和田开疆等人,早已随着他手指的方向,呼啦一下,如飞掠去。

    那长衫男子依旧喘了口气,惊慌失措地接着说道:“刚才就站在我面前,我亲眼看到那人射出暗器,但不敢说,看到你们拿刀围过来,他才离开,我才有胆子讲……”

    之前那名呼喊将民众围起来的那名健硕镖师上前一步,急问道:“你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么?”

    那长衫男子简单地一介绍,那名健硕镖师眉头紧皱,最后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给对方道:“做得好,这是赏给你的。”

    这长衫汉子连连道谢,目光中闪着一丝诡笑,缓缓向人群中退了开去。

    哪知只走了两三步,只见面前人影一花,叶清玄悠然地挡在他面前,冷冷道:“朋友这就要走了么?”

    长衫汉子怔了一怔,而那名看起来在“扬威镖局”中有点地位的健硕镖师,脸色一僵,怒哼道:“你是什么人?我潘雄要放的人,你也敢拦?”

    一旁仲孙季连忙过来拉扯了叶清玄一下,低声道:“这是田开疆的女婿,也是他的大徒弟,‘穿云豹’潘雄,脾气一向不大好。您可没必要招惹他。不过一个恰巧看到真相的平民,何苦跟他较劲。”

    叶清玄淡淡一笑,道:“我对普通民众不感兴趣。若是能够帮我大忙的,相反我还要特别感激……不过这位朋友嘛,呵呵,我们虽然素不相识,但除此见面你就向我朋友放暗器就不怎么友好了吧?”

    说完叶清玄缓缓伸出手掌,一方手帕中赫然是一只乌光炽炽、前尖后锐、似针非针、似梭非梭,形式极为奇特的暗器。

    哗!

    四周人群大惊失色。那长衫男子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叶清玄接道:“如此绝毒的暗器,如非深仇大敌。为何轻易施用?”

    长衫汉子神色骤变,道:“你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明白?”

    那“穿云豹”潘雄本来对叶清玄没什么好感,自己的岳父突然对这些来历可疑的人大为激赏。多少让他有些奇怪。但此时叶清玄这句话一说,顿时也让他心中一惊,几步走了过来,直接从叶清玄手中劈手抢过那暗器,看了一眼,疑惑地看向叶清玄,冷声道:“你真的看清是这个人射的暗器?”

    叶清玄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追问,不过依然没有动怒,只是洒然地点了点头。

    潘雄不知怎么就是看叶清玄来气。但也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可疑之处,猛地转头对那长衫男子说道:“既然有人指正你,那你便跟我走一趟吧。若是果真冤枉了你,我‘扬威镖局’必然全力补偿,也决不让冤枉你的人日子好过……”

    叶清玄不由得苦笑摇头。

    旁边的呼延云柱和归鳖生却是抱着肩膀,一副看那潘雄笑话般地模样,但却是分开左右,挡住了那名长衫男子的退路。

    而那名长衫男子却是连连后退。拼命摇手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了。既然你们怀疑我,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不要害我,不要害我!”

    那潘雄蔑视地扫了对方一眼,沉声道:“你放心,我们只是了解情况,绝不会……”

    潘雄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去拉那长衫男子的手臂,但就在他右手猛地握住对方的手腕之际,手指端触感极硬,仿佛握在了什么机关护腕之上。

    潘雄一愣之际,对面长衫男子面容猛地变为狰狞,手腕一翻,顺着往潘雄的胸膛一指……

    咻咻咻!

    在极近的距离上触发手腕开关,机括响声中一连三枚那梭形暗器。

    潘雄准备不及,外加距离太近,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眼看着那三支暗器便要射入体内,可关键时刻,突然三道绿痕闪过,叮叮叮!

    三声轻响之间,那三枚暗器同时被另外三枚暗器挡飞!

    众人讶然看去,失去劲道的三片翠绿树叶从半空中悠然飘落……

    竟然有人可以用摘花飞叶的功力比拟机括发出的劲道,这份功力简直骇人听闻,令人咋舌不已。

    直到这时候潘雄的冷汗才呼地一下冒了出来!

    该死!

    那长衫男子的偷袭无功而返,顿时大惊失色,趁着潘雄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猛地挣脱潘雄的束缚,上前一步,突地举起手掌,向着对方面门直击过来!

    那潘雄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见对方动手,哪里还不清楚自己果然上了对方的大当,当下恼羞成怒,迎着对方击来的一掌,就是一拳轰去!

    砰!

    一声巨响,双方竟然各自退了一步。

    潘雄怒吼声起,暴骂道:“鼠辈竟敢耍我!”

    那长衫男子冷笑一声,道:“蠢货一个,耍的就是你!”接着又一转头,冷颜面对叶清玄,沉声喝道:“小子,你是何人,竟敢坏我好事!”

    叶清玄一背手,淡然道:“我是谁不重要,之所以出来不过是见你长得太难看了,瞅着来气!”

    周遭人群先是一愣,接着哄堂大笑。

    “你……”

    那长衫男子长相的确跟个大马猴有一拼,但也绝想不到大庭广众之下会得到这么任性的答案,一时间气血翻涌,大喝一声,进身上步,又是一掌。

    只不过这次让过了潘雄,却是针对的叶清玄。

    掌力横空,气势磅礴。

    但叶清玄却是不闪不躲,冷眼看着对方攻了过来。

    混账,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么?

    那长衫男子心中怒极,下手全力以赴,毫不留情。

    谁知他这一掌招式还未用到,忽觉身后衣领一紧,他大凉之下,回目望去,只见盛京安面寒如水,立在他身后喝道:“小王八球子,竟敢在老夫面前弄鬼!”双臂一振,竟将此人从地上举了起来,手掌一震,那人四肢猛地齐齐传来一声咔擦声,却是传力过体,将对方的四肢齐齐震断,接着猛地一掷,远远抛了出去。

    这回轮到叶清玄吃了一惊……

    这老头!

    下手够狠的,怎地生性还是如此火爆,如将此人摔死,怎么还查得出他的来历?

    就在这刹那之间,突地又有一条人影,电射而来,随着那被盛京安掷出的长衫汉子的去势,由后追上,将之轻轻一托,同时掠开一丈,眼见已将撞上对面的屋檐,身形倏然一翻,将掌中的长衫男子,又随手抛了回来。

    盛京安一伸手又将他接住,抬头看时,梅吟雪已重新落在了叶清玄身后,眉角都没往这边瞥一下。

    盛京安大奇道:“这位姑娘好俊的轻功,云里轻转,胜却飞雪流云,莫非姑娘是素裳宫的弟子么?”

    梅吟雪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而叶清玄知道她不喜应酬,连忙答道:“老前辈神目如电,内人正是素裳宫门下!”

    内人!?

    梅吟雪气得在其背后狠狠掐了一把,叶清玄却乐得如此介绍。

    而那盛京安果然并未在意,哈哈笑道:“姑娘身法轻灵绝世,也只有素裳宫雪峰之上,才能练出如此轻功。如今江湖之上,新人辈出,人人俱是一时俊杰,贤伉俪如此人杰,真教老夫羡慕得很。”

    将掌中的长衫汉子,轻轻放在地上,只见此人早已面色如上,气息奄奄。

    叶清玄一步赶来,俯身道:“朋友,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受了何人指使而来暗算盛老爷子?只要朋友说出来,我绝不会难为于你。?

    长衫汉子接连喘了儿口气,目光四望一眼,面上突地露出惊恐之色,咬紧牙关,不发一言。

    人群中的田开疆冷声道:“盛老哥,兄弟我倒有一个叫人吐实的方法,不知各位可要我试一试?“

    盛京安叹了口气,道:“不必费心了。此人定不会与劫案有关。”

    叶清玄一愣,同时心中更加确定这盛京安已经知晓这件事的原委。

    “你大可放心好了,世上强盗笨人虽多,但却也不会有人愚蠢至此,犯下巨案还等在这里,这个人不过是某些想要趁乱报复老夫的仇人所为……哼哼,老夫也自有方法问得出来。”

    众人不由得齐齐点头。

    盛京安转头看着潘雄,冷声道:“把他带回去。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无时无刻不要放松警惕,怎能如此轻易让人抓到空隙,这次要不是叶……呃,昆七兄弟在此,救了你一命,恐怕现在我女儿就要守寡了!”

    那潘雄虽然脾气暴躁,但却知道恩义,对叶清玄救命之举极为感激,闻言上前一步,对叶清玄鞠躬施礼,由衷道:“在下鲁钝,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兄弟海涵。救命之恩,绝不敢忘,日后必有所报!”

    叶清玄连道不敢,同时心中暗叹:这一个人的际遇真是奇特,刚才自己其实对这耀武扬威的潘雄实在没有好感,若是自己心胸稍微小一点,刚刚见死不救,固然潘雄身死自己出了口恶气,但恐怕也会造成一个家庭的不幸结局。

    一念之差,天地之别,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