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5】乱局当中
    众人中的“臂起龙舟”田开疆立即大怒,大喝道:“姓雷的,你要怎样?”

    那雷捕头厉声道:“田开疆,你不要忘了我是什么人?你敢妨害公务?莫非是杀人主谋不成?”

    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梅吟雪冷嗤一声,道:“狗奴才!”

    “你说什么?”刹那问雷捕头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梅吟雪看着对方一字一顿地道:“我说——狗——奴——才——”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敢当年再说一遍,雷捕头一张脸几乎都气出血来,回首大喝道:“来人呀,给我将这女刁民拿下!”

    此时梅吟雪为了不惊世骇俗,早已是面罩罗巾,身披大袍,不但将面容遮掩了起来,更将身材也完全遮蔽起来,在场所有人,包括仲孙季等人也都没有认出这位就是芳华绝代的“天下第一美女”,自然也就不会怜香惜玉,进而出口无情了。

    “得令!”

    哗啦一声,雷捕头身后越出四名手举铁尺锁链的官差,凶神恶煞一般地朝着梅吟雪冲了过来……

    梅吟雪目光瞬间冰冷,一瞬不眨地凝注着冲过来的四个衙役,空气中一股冰寒之气骤然形成。

    梅吟雪可不是性格温婉的女子,若对方真的冲到眼前,绝对会瞬间出手,将四人登时冰封……

    而对面的晏飞和雷捕头脸色都是瞬间一沉。他们当然看出这名神秘女子竟是要动手的节奏,登时脸色露出一丝不屑,那雷捕头更是手握腰刀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呼延云柱突然横移一步,瞬间挡住了四名衙役,双手随便的挥了两下,那四名衙役手中一空,那些铁尺锁链顿时到了他的手中,双手随意的一团,往地上一丢。啪嗒一声,所有的器械变成了一个铁球。

    那些精钢所制的兵器如同橡皮泥一般在呼延云柱的手里变幻形状。在场的众人当即变得目瞪口呆。

    便是那“臂起龙舟”田开疆也是惊呼一声,这等“捻铁成泥”的力道便是自己都做不到,甚至不如对反手劲的三分,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直以来还以为只是叶清玄的车夫而已,想不到竟是如此厉害,自己还真是不能小瞧了昆吾派的人呢。

    呼延云柱露了这么一手,面前的衙役登时吓得脸色苍白,呼啦一下后退了数步,生怕惹怒了这位爷,拿住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扭……

    自己吃饭的家伙可没这些铁器结实啊。

    梅吟雪低喝一句“多管闲事”。

    叶清玄等人却是看得松了一口气,这要是真让梅吟雪含怒出手,保证对面每一个活人还能存在。

    那雷捕头不过是个后天巅峰。哪见过这等厉害的功夫,右手指着呼延云柱喝道:“大……大胆,刁民。你敢拒捕?你,你你要造反不成?”

    本自立在院中的人群,一起退到了院外,林店东更是早已走得不知去向。

    突听一阵嘈乱的脚步声,院外已奔来数十名官差,有的手持红樱长枪。有的拿着雪亮钢刀,叶清玄等人都是双眉微皱。

    那雷捕头有了人数壮胆,登时气焰又是一起,沉声道:“尔等若是再不束手就擒,莫怪本官……”语声未了,突听一声厉喝:“住手!”

    喝声有如晴天霹雳,已使众人心头一震,喝声未了,又有一阵疾风自天而降,一柄枪尖缚着一面血红旗帜的乌杆铁戟,“唰”地一声,自半空中直落下来,笔直地插入院中的泥地里,长达一丈的铁杆,入土几有三尺!

    那雷捕头一惊住手,转身望去,只听客栈外不远处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道:“雷捕头好大的官威啊,可不知凶手已查出了么?”

    说到最后一字,一个银髯自发、高颧阔口的盛京安,已有如巨鹰般带着一阵劲风掠入院中,雷捕头一见,登时一头雾水,忍不住左右看了一眼,既盯了晏飞两眼,又看了田开疆两眼,最后将目光落在这位白发老人身上,诧异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竟然连盛老镖头也给惊动了呢?”

    雷捕头心中大惑,怎么一次出现的凶杀案,却引来了泸州府内三大势力一起出头呢?死者听说是云州来的镖局人马,这根这三大势力到底是什么关系?

    雷捕头满脸疑惑,而对面的仲孙季、田开疆和一干中小门派的派主脸上也是露出欣喜之色。只不过却没人看见那纨绔子弟晏飞眼中闪过的一丝阴沉。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一直对这个晏飞大感兴趣的叶清玄。

    叶清玄眉头一挑,心中顿时有了算计。

    这小子……

    绝对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来!

    那盛京安当然不是别人,正是“扬威镖局”的总镖头盛京安。

    那盛京安扫了在场诸人一眼,然后说道:“这次之所以老夫会来,主要是因为与遇难者之间有些交情,大家都是镖局的同道,总有些交往,这次想不到会在我泸州府内遇害,于公于私,我盛京安都要来看上一眼。”

    叶清玄等人互看了一眼,他们当然知道死者当中有“扬威镖局”的镖师,这次的事绝非他说的那般轻松。

    盛京安瞥了雷捕头一眼,缓缓问道:“怎么?刚才你咋咋呼呼的,说是找到凶手了?凶手在哪里?”

    那雷捕头回身一指,“凶手便在那里!”

    盛京安目光随着他手指望去,目光瞥了田开疆和仲孙季一眼,最后落到了身旁的叶清玄身上,面色阴沉地说道:“怎么?凶手是老田他们么?”

    雷捕头嘿嘿一笑,道:“不错,但除了这些人之外,似乎还有共谋……”

    盛京安突地大喝一声:“住口!”

    雷捕头为之一怔,后退三步,旁边的晏飞也是脸色一变。盛京安已向田开疆等人迎了过去,歉然笑道:“老夫一步来迟,倒叫诸位受了冤枉气了。”

    田开疆脸上笑容一展,道:“盛老兄果然来了,这里边……”

    说完往里面一指,盛京安连忙阻止道:“唉,里面的事咱们回头再说……”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几人眨了眨眼睛,显然里面有不得已的内情。

    叶清玄心中有数,躬身长揖了下去,道:“想不到老伯今日也会来到此间,我家振山叔父的大仇算是得报有望了……”

    盛京安脸上奇光一闪,对方竟然能叫出方振山的姓名,显然并非适逢其会的外人。伸手一拉他臂膀,面上笑容一敛,沉声道:“这位小兄弟是……”

    旁边仲孙季连忙上前,低声道:“这位是远山镖局后台的东主之一,姓昆,家里排行老七……”

    “姓昆,行七?”盛京安低声一念之后,眼中精光顿时一闪,显然明白了仲孙季的暗语。

    “原来是贤侄啊,哈哈哈,我久闻远山兄提及诸位兄弟,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少年。”盛京安兴奋大笑,接着又道:“今天这里的悲剧需要处置一下,不能让老兄弟的身躯受辱……”

    接着回头对着雷捕头等人说道:“雷捕头,这里的事情就这样吧,我会派人将这里的尸体收敛起来,回头上官府给你做个报备……”

    雷捕头一愣,道:“这,这这,于理不合吧?”

    “嗯?”盛京安眉头一皱,怒道:“什么狗屁道理,我说了,这里的事跟你们衙门没关系了,这件事乃是江湖恩怨,就用不着雷捕头费心了。回头‘远山镖局’的报备文书会交过去的……你可以走了。”

    江湖事,江湖了。

    这个世界中朝廷的职权并不在门派之上,只是维持民间治安,既然当事人不愿意朝廷介入,雷捕头就算心有不甘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们走!”雷捕头一脸土色,对着手下大吼一声,然后对着盛京安拱了拱手,又瞥了田开疆和梅吟雪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而旁边一直看热闹的晏飞也是狠狠地盯了里面一眼,转而带人离去。

    这些人刚刚离去,外面呼呼啦啦地进来一队“扬威镖局”的趟子手,盛京安长叹一口气,对手下吩咐道:“去吧,将里面兄弟的遗骸收拾一下……”接着转头对叶清玄等人道:“列位,请随老夫来吧。”

    众人心存疑惑,亦步亦趋地跟着盛京安离开了客栈。

    外边人群依旧汹涌,扬威镖局的趟子手分开人群,留出一条甬道,众人顺势离去,刚刚跨出大门。

    咻!

    一道乌光倏然自人群中射来,直奔盛京安的咽喉。

    盛京安大喝一声,举手一掌,将那道乌光击得斜开一丈,双肩一耸,向人群中飞掠而去。梅吟雪一言不发,纤掌一穿,也向人群中掠去,恰恰和盛京安不差先后同时到达了暗器射出的方向。

    人群一阵骚乱,盛京安与梅吟雪同时落到地上,同时四望一眼,但见人头拥涌,人人俱是满面惊慌,哪里分辨得出谁是发射暗器之人!

    众人一起大乱,什么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暗杀盛京安?这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来人,将这群人给我围起来!”一个颇为健硕的镖师大声吼道,四周趟子手齐齐拔出腰刀,朝着四周人群围了过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