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是非当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更多支持!劫镖!?

    难不成只是一次普通的劫镖,而并非魔门所为?

    这一切看来都是被人劫了镖的景象,但这一切景象中,却又包涵着一种无法描述的神秘气息。

    而且这里面又关乎“扬威镖局”什么事情,那个盛京安又是何人?

    叶清玄疑惑地看向仲孙季,而仲孙季沉声解释道:“那盛京安便是‘扬威镖局’的总镖头,此地最大的三家势力之一。”

    旁边的田开疆肃声道:“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还扯到了老盛头上。实不相瞒,那盛京安与我是老相识,为人倒也颇为仗义,与我南川帮并无瓜葛,反倒平时有许多生意照顾。虽然‘扬威镖局’垄断了这一郡的镖票行当,但要说为了争夺生意做下这等杀人灭口的事情来……却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叶清玄一愣,道:“我并没有说是‘扬威镖局’杀鸡儆猴的举动啊?”

    那田开疆也是一愣,指着旁边尸体中的两人道:“可这两个人我认识,他们是‘扬威镖局’的镖师啊,并非‘远山镖局’之人。”

    叶清玄一愣,忙问道:“田兄,你确定?”

    田开疆又翻了一下尸体,仔细辨认了一下。最终坚定地说道:“我肯定,这两个人我见过,是‘扬威镖局’的人没错……”

    叶清玄心念闪动。怎么“扬威镖局”的人会出现在“远山镖局”之中呢?而且制服完全一样,完全就是打扮成了“远山镖局”的人。

    从对方没有易容化妆,而又能跟“远山镖局”一起行动这一点来开,方振山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才对。也就是说,这次的事件极有可能是“远山镖局”和“扬威镖局”秘密有什么合作,“扬威镖局”不方便出手,所以委托“远山镖局”从云州一路押运什么东西到了蜀州才对……

    叶清玄眉头紧锁正思考其中的关键。突然客栈大门外一阵吵嚷之声,甚至夹杂着狗吠之声。乱哄哄地闯了进来。

    接着,小院门口一阵烦乱,闯进来一队鲜衣怒马的纨绔子弟,前边一排身材雄壮的恶家奴。后边三个贴身狗腿子,左边的牵了条金毛闪闪生光的猛犬,右边肩膀上停了只毛色泛青的苍鹰,最后那个仆役拿了把扇子,在那忽闪忽闪地给当中那位大少爷扇着凉风。

    再看这位大少,身穿一领白色牡丹大氅,底下是金黄的花裤子,里边衬着绣着杜鹃花的坎肩,腰间的一条锦丝带。还挂着一对小铃铛,一边走一边叮叮当当地直晃荡。一脸的眼高于顶,神憎鬼厌的模样。

    这位爷一现身。小院中的呼延云柱“哎”了一声,转头看向归鳖生,笑道:“我这二十几年真是白活,到了今天才发现世上竟然还有一位跟你品味一模一样的货色存在,真是乱世必出妖孽!”

    归鳖生紧了紧裤腰带,吐了口唾沫道:“我承认这货有点审美品味。那大氅也比我的新潮不少,让人看着嫉妒。不过常言道,宝马配好鞍,宝剑配英雄,这小子的实力却是太他娘的丢人了……”

    “很丢人么?”叶清玄这时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正听到归鳖生的这句话,于是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不由笑道,“我看这位二世祖虽然看着不着调,可是却个先天高手哦……”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仲孙季压低了声音道:“叶老弟,这位是‘琼华社’大魁首晏四海的独生子,泸州府内有名的花花大少,败家子,可是传位这位少爷年少时练功练岔了气,早已武功尽废,不懂武功了啊……”

    “哦?”叶清玄这倒是一愣,眼前之人虽然装作软手软脚,但内在的血脉颤动之音却是有如雷鸣,强劲有力,绝对是先天高手没有错啊。

    对方外表这么喜欢显摆的人物,怎么可能装作是个武功白痴呢?

    旁边的田开疆也是认同道:“仲孙兄说的没错,这小子叫晏飞,是个不会武功的废物!仗着他老子晏四海的名声,欺男霸女,还得了个‘花花太岁’的花名,实乃本地一恶。”

    得到田开疆的佐证,叶清玄反倒感到了一丝有趣,看来对方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否则何必让自己装成这幅熊样。

    自打这位大爷进了宅院之后,外面围观的人群顿时又多了几重,仿佛有他在的地方就永远少不了热闹。

    这队人马一进入小院,就听到那位扇扇子的尖嘴猴腮的狗腿子大喝道:“掌柜的,掌柜的给我滚出来……”

    那位醉仙居和这间客栈的老板暗叹一声,连忙越众而出,笑脸道:“来了,来了,晏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

    “给我闭嘴!”当中那大少爷不耐烦地骂道:“我晏爷是听说你这边死人了,过来看热闹来的,不是挺你废话的。来来来,赶紧的,让这里不相干的人等都给我滚出去,晏爷要瞧瞧这死人的死法有多了不起,竟然这么会功夫就传了半座城了……”

    那掌柜的脸色顿时一僵,喃喃道:“晏大少爷,这,这这……里面血腥味太重,少爷何必看这热闹,在下当个东道,咱们不如到我醉仙居小酌几杯,您看如何?”

    那位晏大少爷嘿嘿一笑,道:“看不出你老小子倒有点孝心,不过今日不成,爷爷闲的无聊,就要看这个热闹。你赶紧给我躲开,别搅了少爷的兴致。我让你醉仙居开不下去……”

    那掌柜的一听,一张脸登时变成了酱茄子色,一时左右为难至极……

    而此时院落中的一干人等都是当地中小门派的派主。但在人家“琼华社”的眼中,完全是不入流的小角色,至于呼延云柱和归鳖生,却是抱着胳膊,一副不怕事,不惹事的模样。

    叶清玄等人见这里事情不能善了,那掌柜的没什么背景。估计拦不住这位看热闹的大少爷,于是田开疆示意一下。越众而出,哈哈一笑道:“这不是晏四海家的小子么?怎么这么有闲心到此一观?这里面是我家朋友出了点状况,晏少爷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便请移驾别地吧。”

    田开疆这一出现。反倒让晏飞吃了一惊,但面色只是一变,便立即回复玩世不恭的态度,单手一指田开疆,哈哈笑道:“呀喝,这不是田大膀么?当年不是给我爷爷当过挑夫,领过赏钱?今天在这里遇到你了,这事就好办了。你赶紧让里面没死的人都给我出去,死的留下。我看个新鲜……”

    田开疆年轻未曾发迹之时,的确给许多人当过挑夫,也的确给晏家的老一代干过活。但风水轮流转,现在已经是高人一等的田开疆怎能忍受拿当年矮人一头时的事情开玩笑呢?

    晏飞这么一说话,登时就把田开疆给得罪了,更何况对方的要求是在是不合理。

    田开疆冷哼一声,道:“让开?没这个道理,这里是凶案现场。怎容尔等乱来,若是破坏了现场。官府捕快寻来找不到凶手线索,让凶手逃之夭夭,那恐怕晏少爷就会有共谋之嫌了吧?”

    晏飞冷嗤一声,对着左右笑道:“哎呦呵,这老头还真能白话,还那官府威胁我……”接着一拍大腿,骂道:“你不知道衙门是我们家开的么?我让他往东,他便不敢往西,让他打狗,他就不敢撵鸡……”

    “是谁口气这么大啊!”

    一个鹰目鹞鼻、目光深沉的捕头说话间便带着几名捕快闯了进来。

    此时门外人声嘈乱,议论纷纷,但都在说,是府衙里面的雷捕头,这下可有的好戏看了。

    这位雷捕头看来在泸州府颇有威名,想不到这个案件竟然京东了他出马,有他在此,这件劫案大约已可破了。

    那雷捕头一进门,便听到有人敢这么说衙役,不由得微微游戏动怒,但进门一看,第一个入眼的自然就是那“左牵黄、右擎苍”的“花花太岁”晏飞,登时就是一惊,原本趾高气扬的姿态登时缩没了一半。

    怎么是这位爷啊,雷捕头暗道一声倒霉,这“琼华社”主管当地娱乐业,每年都有大笔的银子送给衙门,雷捕头便是得到好处的人物之一,而且得的不少,怎会在这里得罪这位最大的金主呢?

    “呀,原来是晏飞公子啊,失敬失敬。”

    那晏飞横了他一眼,数道:“我刚才说,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有意见?”

    “没有,没有,小的怎么敢呢?”

    雷捕头满头大汗,突然看到对面与晏飞对视的几个人,立马一愣,尤其他认出其中的仲孙季和田开疆,更是感到不好,连忙又压低声音问道:“这些人可是碍事?是否容小的帮你把他们赶走?”

    雷捕头这些话虽然是对着晏飞说的,但目光却一丝不眨地看着田开疆,脸上嘲讽意味明显,而田开疆本人在雷捕头出现的瞬间,便变得愤怒起来,很显然双方之间有着某些不开心的过往存在。

    那晏飞嘿嘿一笑道:“我要进屋看热闹,他们竟敢拦阻于我……”

    雷捕头满脸大汗,但也不阻碍他将矛头指向叶清玄等人……

    雷捕头目光扫了叶清玄等人一眼,双眉微微一皱,回首道:“林店东,在我未来之前,你怎能容得闲杂人等来到这里?还不让他们给我滚?”(小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