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步步危机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更多支持!这半年时间以来,有些事情的发展是奇妙的。

    原本已经打定心思让自己的暗杀技艺随自己终老的司空见愁,在遇到外冷内热的杀手聂星邪之后,立即大为激赏,终于为自己的找到了真正的传人。

    叶清玄等人的心机还是不适合当一名杀手,不能完全理解这绝杀一剑中最阴冷冰寒的杀意,而聂星邪不同,他存在的价值便是杀人,是他师傅阎无赦为了报复所有背叛他的仇人而特别训练的杀手。

    只可惜阎无赦死得太早,不能给予聂星邪最高深处的指导,但这一次遇到了司空见愁,是万万不会放过聂星邪这块璞玉的了。

    虽然聂星邪不能拜司空见愁为师,但却当了那老杀手的螟蛉义子,司空见愁将倾囊传授,半年时间地狱般的训练,让聂星邪掌握了这一剑六成左右的威力,甫一出山,便杀了不可一世的归虚境强者钟无极,让众多魔门高手看着钟无极身死当场却是束手无策。

    孟源筠、聂星邪二人一明一暗,探访蜀州情报,一遭受到魔门突袭之后,二人立即销声匿迹,隐藏了起来。

    这个杀手与小偷的组合,都是以隐匿为上。一时之间即便魔门动用了惊人的人力,竟然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这让魔门高层大为烦躁。

    而与此同时。告别了五义庄的叶清玄一行人,则晃晃悠悠地赶着马车,进入了蜀州的南部地带。

    五日之后,江阳郡的治所泸州府便已遥遥可望了。

    “泸州府”古称“江阳”,别称酒城、江城。位于蜀州东南,大江与沱江交汇处,漕运发达。各路势力聚会于此,明争暗斗从未停歇。

    但自古以来。蜀州受山水之险所阻,兼且民风淳朴,热爱自给自足的生活,偏安有望。却是无缘争霸。

    叶清玄初来之前,曾经向熟悉蜀州武林的杨氏兄弟打听过这个交通枢纽城市的势力分布,而通过对蜀州武林的研究,叶清玄才发现,这蜀州人地域观念之强,已经不仅仅是针对于蜀州之外的人,便是蜀州内部,也是地域分明,每个州郡。甚至每个县城,都是当地人自己的帮派势力最为滔天,很少有横跨连个州郡以上的帮派存在。

    就连蜀州最有名的蜀山剑盟和唐门两大势力。也只是以各自本身占据的州郡为主,很难把手伸向其他州郡,达到一家独大的棋面。

    这其中蜀山剑盟的六大剑派因为各自占据了一个州郡,故而成为蜀州最有势力的门派,并以此晋身“十大门派”之一,唐门则因为占据蜀州最为富庶的成都府。而名震一方。

    至于叶清玄等人即将进入的泸州府,则有三大势力分庭抗礼。分别是掌握一城脚行搬运行当的南川帮,掌握城中所有赌局、妓院的琼花社和业务遍布全蜀的扬威镖局。

    三大帮派各有营生,在这泸州府中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整个泸州府在这种平衡当中倒是发展出比较平和和欣欣向荣的氛围。

    因为泸州府地处蜀州通往荆州的战略要地,又是水运大城,故而一向重视控制大江水路的“大江盟”与此地的“南川帮”颇有往来,甚至当地还有“大江盟”负责联络各方业务的分舵,只因这里是以商业往来为主,并非争夺地盘,故而这里的“大江盟”势力并不雄厚,只是依托着两间商铺,留守了几十号人,负责人叫做仲孙季。

    这个人乃是“大江盟”中辈分最高的一批老人,是老盟主江涛身边的亲近人,叶清玄与他并不相熟,但与仲孙季的大哥仲孙良却是关系匪浅,由此也奠定了二人之间不错的关系。

    叶清玄一行人驾着马车一入城中,便已被得到消息的仲孙季迎了个正着。

    甫一入得城中,叶清玄便已发觉了此地的不同,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蜀州百姓相对于战乱不息的中原,那升平繁荣,与世无争的豪富奢靡。

    今日是四月初八,蜀州地区在这一天变得极为热闹。

    大街小巷能看到华族的孩子们,手拉着手唱着儿歌:“佛生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到深山去,永世不回家。”

    叶清玄看的极为有趣,旁边的仲孙季笑着解释道:“这是蜀州当地的习俗,叫做“嫁毛虫”,每天四月初八的时候,人们都一大早去田边收取草叶、秧苗、树叶上的露水,带回家中用以磨墨。然后,在剪成条的红纸上书写‘毛虫今日出嫁,嫁到深山去,永世不归家’这样话语。写好后,将两张纸条交叉贴于屋内墙上,当地人认为,这样可使当年的庄稼免受虫害,并获丰收。”

    叶清玄等人了悟地点了点头。

    众人赶着牛车向前,前面一队不只是哪个民族的欢庆队伍,牵着耕牛,他们吹响芦笙、箫笛,唱着山歌,跳着苗蹈,欢度自己的传统节日。

    女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羌族少女的华衣丽服更充满异地风情,娇笑玩乐声此起彼伏,溢满店铺林立的城门大道。在挤得水泄不通的街道上,鞭炮声响不绝,处处青烟弥漫,充满节日的气氛。

    见叶清玄等人又露出好奇的脸色,仲孙季又笑着解释道:“同样这一天,也是蜀州几大部族的节日,叫‘踏青节’,也有的叫‘牛王会’,反正都是祭奠土神,祈祷一年的庄稼能够大丰收……”

    叶清玄等人看得美不胜收。纷纷为能够赶上这样的欢庆节日而高兴不已。

    忽然间,众人忘却了身外的纷扰,不由自主地卷进这洋溢对生命热恋的城市中去。众人随着肩摩踵接的人潮缓缓移动。

    层楼复阁,立于两旁,无不张灯结彩,大开中门,任人赏乐。

    更有大户人家请来乐师优伶,表演助兴,欢欣靡曼。有种穷朝极夕,颠迷昏醉的不真实感觉。

    一时间。众人流连忘返,不知该向何处去才好,只是随着人群缓缓向前。

    仲孙季率领着几名仆役将叶清玄等人先行安排到了自家商铺之后的小院内,然后笑着道:“诸位稍稍歇息片刻。我在泸州府最大的馆子‘醉仙居’定了位置,待会为几位接风洗尘。”

    叶清玄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大张旗鼓,连忙推辞道:“季叔太客气了,你我一家人,何必如此破费,而且我等此行不宜太过张扬,不然徒然给大家招惹麻烦。”

    那仲孙季“诶”了一声,道:“叶老弟如此说法却是错了。”

    “哦?愿闻其详?”

    仲孙季笑着解释道:“既然叶老弟是代表朝廷收拢民心,那怎能悄无声音的进行呢?若是显不出胆略来。许多当地的保持中立心态的门派就不会投靠我们,只有我们够厉害,够气势。够嚣张,这些墙头草才会觉得我们实力强大,才肯依附我们,因为他们觉得我们实力够强大,能够取胜。我们若是太低调,虽然利于安全。却不利于网罗那些选边站的门派啊……”

    叶清玄一听,立即拱手一礼。郑重说道:“多谢季叔提醒,这等金玉良言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确,我之前太顾及个人安全,却完全没有理解此行的目的。但是季叔的理解也稍有偏颇,晚辈不过是蜀州之行的先行官,扩大声势和影响是我的主要目的,交好各地帮派也是主要任务,不过要说替朝廷收拢各派民心,却是有些力有未逮,这种事还是找德高望重的人比较合适,朝廷的确也另有安排,小弟不过是先行到此,看看大家的想法罢了……”

    仲孙季连忙道:“哦,呵呵,那恕小老儿多嘴了。”

    “并非如此,季叔。虽然在下不是朝廷特使,但这身份和气派的确需要展现出来,免得被蜀州当地的门派看之不起。”

    叶清玄心中暗道:这老八的手下的确能人颇多,只看着仲孙季的眼光便知道其能力不凡,虽然武功稍弱,但在地方与那些地头蛇大交道,确实长袖善舞的厉害。

    众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了“醉仙居”。

    仲孙季的确是长袖善舞,这场宴会上竟然除了“大江盟”当地的几个高手作陪之外,竟然还请到了“南川帮”副帮主“臂起龙舟”田开疆前来做客,此外还有当地几个小门派的宗主,算得上是规格颇高了。

    由此看来,这位仲孙季也有意提醒叶清玄立即宴会与当地的门派打好关系,争取支持了。

    这一番酒宴,倒是宾主尽欢,既然人家一番盛情,叶清玄也表现得大给颜面,令那与会的各派英杰对叶清玄和昆吾派大生好感,他们肯来参加这个宴会,本就是有心和日益崛起的昆吾派拉上关系,如今见到叶清玄这般客气,自是大为高兴,算是建立了最低等的盟约。

    只是众人在楼上气氛正热烈之际,猛地听到外面一片哗然,接着便是吵哄哄的议论声扩散开来,这“醉仙居”的邻院是同一个东家开的客栈,此时已经人头汹涌,惊慌纷乱。

    众人正大感奇怪之际,楼下的纷乱的声音中已经有声音飘了上来,道:“不好了,有镖局的镖让人给劫了,好像是云州来的人,叫什么‘远山镖局’。真惨啊,没一个活口……”

    当“远山镖局”四个字传入叶清玄的耳朵之际,他的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筷子轻轻一放,对着众人歉然道:“诸位,看来这顿饭在下没法陪着吃了……”(小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