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逝者已矣
    “原本以为会是好吃好喝、大显威风的宴会,想不到却是如此凄凄惨惨的画面,让人连吃肉的胃口都没了半分。”

    归鳖生那二货,蹲在一旁,一脸的忧思地望着远处招摇的白幡,手里却拿着一根咬得狼藉的鸡腿,形象和语调极不搭配。

    呼延云柱忍不住骂道:“你狗日的吃了几根鸡腿了?这一盘子就师父夹了一根,剩下都让你狗日的吃了,还胃口没了一半?”

    叶清玄叹了一口气,道:“你别理他,他说的是没了半分,十分的胃口没了半分,还有九成五呢,这货顶多少不会把鸡骨头都嚼喽,肉是该吃多少吃多少……”

    归鳖生一转头,嘴里咬了一口鸡腿,笑呵呵地说道:“还是干老儿了解我,接啥我留了根鸡腿孝敬您老呢……”

    叶清玄不禁笑道:“是留给我的,还是留给你干娘儿的?”

    提前梅吟雪,这归鳖生激灵灵地一哆嗦,天底下要说他最害怕的,干老子叶清玄都得排老二,他未来的干娘梅吟雪绝对要排第一。

    “干老儿您真会开玩笑,干娘她吃素的……”

    归鳖生顿时没了胃口,接着一愣,奇问道:“咦?干娘他老人家呢?”

    叶清玄淡淡一笑,如仙般洒脱地道:“关你屁事!”

    **********

    五义庄由数十大小院落组成。院落各成体系,又是紧密相连,以忠义堂为中心。每个院落均分正院偏院,间隔结构,无不选材精良,造功考究。

    白衣胜雪,梅雪孤寒。

    梅吟雪独自立在五义庄最高的一处屋顶上,脚下是灯火阑珊的庄园,天空是耀眼夺目的群星……

    都说人死后会化为星辰。回到天上。

    可是梅吟雪却不知道哪一颗星星是父亲,哪一颗是母亲……

    她只能尽力地辨认。一颗一颗地寻找。

    父亲母亲的星辰一定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像他们离开人世时抱在一起一样。

    他们一定在天上看着自己,见到自己抬头,他们一定会高兴地眨呀眨呀眨呀……

    不知不觉。梅吟雪双眼已经湿润,两道清泪碎玉般滴落……

    叶清玄轻轻落至梅吟雪的身后,轻叹一声,柔声道:“今天……是老爷子的忌日了吧?”

    梅吟雪身躯轻震,接着又缓缓恢复平静。

    叶清玄继续说道:“你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所以今天我特别做了这个……”

    梅吟雪轻轻回头,叶清玄拿着一个漂亮的孔明灯,轻轻递了过来。

    “我们一起把它放飞好不好?岳父岳母大人。他们在天有灵,我们放飞的孔明灯他一定看得到,也一定能接得到的。我们一起告诉他们,我们很好,好不好?”

    梅吟雪无声地啜泣,但拼命地忍住,没有哭出声来。

    她是如此好强,即便是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也不愿表现自己脆弱的一面,只是赌气一般狠狠点了点头。但一颗心却已被融化了。

    两盏燃放的孔明灯,缓缓飞起,飞入空中,越来越远……

    就像是天空的星星一样,最终化为亮亮的一点。

    梅吟雪抬头眺望,目送孔明灯逐渐消失在天空之中。

    自己写给父母的话,他们应该看得到吧?

    身后叶清玄笑嘻嘻地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吟雪你跟岳父岳母大人都说了什么?有没有问过我们的婚期什么定在什么日子合适啊?”

    梅吟雪倏然转头,冷冷道:“无聊。”

    说完转身便走。

    叶清玄讨了个没趣,耸了耸肩膀,尾随而去。

    但没走几步,梅吟雪却突然停步转头,断喝道:“我给我父母点孔明灯,写贴心话,你又放一个是什么意思?”

    “噢?我是怕你忘问婚期,所以我特意告诉了二老一声,让他们选好了日子,回头托梦给我……”

    梅吟雪脸色气得铁青,骂道:“臭流氓,神经病!”

    手里紧攥着“凝玉寒”气得差点就像捅他一剑,结果忍了一下,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开来……

    叶清玄看在眼里,登时有如月儿破开乌云般的感觉,整个天地的亮了起来,登时忍不住夸道:“吟雪笑起来真好看!”

    “哼,蹬鼻子上脸。行,你就慢慢等吧,什么时候等到我爹娘给你托梦,你什么时候在准备娶我过门吧……”

    梅吟雪娇哼一声,扭头离去。

    留下叶清玄傻呵呵地想到,等什么托梦啊,我明天就说梦到了不久行了么……

    这时不远处传来梅吟雪的声音,道:“我想爹娘若是给你托梦的话,也一定会托梦告诉我一声,到时我在梦里跟爹娘确认了,咱们再谈这事!”

    啊?

    还得你做梦啊?

    叶清玄瞬间脸色垮掉,觉得自己好像办了件蠢事。

    不过片刻后他又变得极度兴奋起来。

    “吟雪让父母同意才办婚事,这么说,她自己已经先同意了?哈哈哈……”

    叶清玄当即狂笑起来。

    黑漆漆的夜晚,这声狂笑太过诡异,不知惊飞了多少林鸟,惊走了多少只夜猫。

    呼延云柱猛地惊醒了过来,竖着耳朵听着,拎起鞋子,丢向对面床铺上的归鳖生,喝问道:“别他娘的打呼噜了,你听听,什么声音?”

    归鳖生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说道:“能是什么声音啊,大春天的,猫叫春了呗……”说完,呼噜声再起。

    呼延云柱又侧耳听了听。了悟地道:“噢,原来是猫叫春啊……”

    **********

    第二天清晨,叶清玄带着归鳖生和呼延云柱。跟在五义庄新主人杨文昭的身后,进入与忠义堂同样规模宏大的清风堂中。

    一进门便看见韦笑天带着夏俊宁、许定威和崔泽忠这三名徒儿在此恭候,而数名五义庄中几家代表的年青武士也在旁作陪,这里正为他们摆开一桌丰盛的早膳,杨文杰和杨文浩两人也是虚位以待。

    见到叶清玄进来之后,众人脸上都浮现出钦佩敬仰的笑意,显然在五义庄的众人心中。叶清玄已经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那杨氏三兄弟,在老大杨文昭的带领下。先向叶清玄和韦笑天致歉,道:“叶兄弟,韦伯父,我们兄弟三人重孝在身。不能饮酒,还望赎罪。”

    二人连忙表示不在意。

    分宾主坐下后,杨文昭将席间众家武者一一介绍了一遍,除了徐平的家人太过羞愧没有出席之外,其他的冯史苗三家的族人皆有代表到场。

    韦笑天是这里资格最老的人物,因为有伤在身,也无法饮酒,叶清玄于是提议,这一席。便撤掉酒水,不必酌饮。此举自然无人异议。

    席间宾主尽欢,谈笑风声。闭口不谈杨伯展的亡故以及徐平背叛五义庄的事情。

    这是五义庄丑闻,说出来也是尴尬和伤心。

    韦笑天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微微苍白,此时向叶清玄问道:“梅姑娘怎么没有出现呢?”

    叶清玄答道:“她不太习惯这种场合,故而未至。”

    众人听说那位天下排名第一的绝世美女不肯到席,顷刻间所有人眼中的热度都是少了一大半。

    叶清玄不由得暗骂一声:这群王八蛋,是看我还是看我媳妇啊!

    杨文昭正礼貌地表示遗憾之际。突然外间传来一声雪中寒梅般冷傲的声音响起道:“谁说我不会来的?”

    众人讶然转头看去,却同时都是脑际轰然一震。忍不住惊呼出声,泛起无边惊艳震撼的感觉来。

    世上果真有如此美女?

    目光中只见梅吟雪一袭白衣,翩翩而至。肤若凝脂,容光明艳,有若九天仙女下凡一般,

    她身形纤美修长,腰肢挺直,盈盈巧步,风姿优雅至无懈可击的地步,尤使人印象深刻是她一身白衣,犹胜山巅最纯洁的白雪,脸色润红,犹如冰雪中傲立的梅花,孤芳自赏,更有一种华服无法比拟的健康洁美之感。

    梅吟雪傲然而立,手中一把连鞘长剑,寒意森森。

    那把剑,就像她的人一样,古朴而高雅。

    那必是把好剑,就像她的人。

    而她那一双眼睛,更是世上最寒冷坚硬的冰晶钻石,冷冽而令人沉迷,一瞥一动之间,众人魂魄都几乎为之冰封,只留下淡淡的余香,令人回味无穷。

    最吸引人并不是空山灵雨般秀丽的轮廓,而是清逸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恬淡气质,那是世间众多美女完全无法比拟的。

    而她那可以冰封一切的双眸,在看到叶清玄的瞬间,却瞬间便融化了开来,看得众人心中好生的妒忌怨恨。

    甚至许多人心中都在想,若是能够被她那融化冰雪的美眸瞥上一眼,那真是死也值得了。

    叶清玄笑呵呵地为梅吟雪拉开了座位,低声道:“今日好生奇怪,怎么愿意出席这种场合了?”

    梅吟雪淡淡道:“昨夜睡得很晚,所以饿的狠了。”

    叶清玄第一次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想不到梅吟雪还会这种冷幽默。

    梅吟雪却奇怪地瞥他一眼,美不胜收地翻了下白眼,道:“白痴,我说真的呢。”

    叶清玄哑然失笑,二人缓缓坐下之后,抬眼处才发觉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瞬不眨地盯在二人身上。

    这一刻,便是叶清玄的厚脸皮也不由得一红,而只梅吟雪更是俏脸飞红,霞色直延至耳根,连忙垂下头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