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剑气荡魔
    咻——

    一道带着微香的暗器袭向说话的小子杨浩,而早已防备多时的叶清玄怎会让对方得逞,冷哼声中,右手食指轻弹,一道黄光正中那飞来的精芒……

    砰!

    一声轻响,飞来的暗器半空中分崩离析,由一化五,分散开来,继续攻击。

    对方那飞射的,竟然是一朵梅花状的暗器,遭受打击之后花瓣立即炸开,继续带着强力的劲道飞向叶清玄和杨浩。

    “雕虫小技。”叶清玄微微一哂,左手五指奇张,只是一挥,漫天激射的暗器登时如同掉进了浆糊之中一般,速度陡然一慢,接着全部静止不动,稳稳的漂浮在叶清玄身前两尺处。

    对方的暗器攻击,竟然被叶清玄单纯以护体罡气和压迫得生生停了下来,情景顿时变得大为诡异。

    嘶——

    倒吸了一口冷气的声音在灵堂内外齐齐响起。

    这昆吾派的叶清玄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般,虽然年纪轻轻,但功力之浑厚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许多百年老怪物都没有他来的厉害。

    叶清玄冷艳看着漂浮在眼前的五瓣暗器,原本是一朵金属打造、金光闪闪的梅花,但遇到碰撞之后,倏然便花瓣迸射,变得更加难以防范。

    这名为“梅花烙”的犀利暗器一向是魔门花宗的独门暗器,善用它的人。除了孔雀和他的两个妹妹之外,就只有另外的一个人会使用了。

    叶清玄缓缓抬头,看着对面自己一直盯着的那个人嬉笑道:“‘花仙’宁堪折。你身为孔雀的师弟,花宗的第二高手,怎么使用暗器的手法却照孔雀差这么多呢?”

    啊?

    魔门花宗!?

    众人惊呼的声音还未出口,对面那化妆了的“花仙”宁堪折已经冷哼一声,带着左右两名归虚境高手同时攻了上来。

    “叶清玄你坏我好事,我要你命!”

    “花仙”宁堪折由空中扑来,另外两名归虚境高手从地面袭来。那两人一刀一枪,左右攻来。只是一出手,叶清玄便从他们的罡气上看出的味道,由此猜测出二人定是魔门大力培养的精锐高手之一,有可能是新鲜出炉的“天罡三十六星”也说不定。

    三大归虚高手同时出手。凌冽的罡气顿时横空,白色人影一闪,梅吟雪一把将那小杨浩架下腋下,退离了开去,而韦笑天的三个徒弟连拉带扯地将师父拽到了安全位置。

    全场所有武者俱都掩面后退,落荒而逃,躲避这爆裂的罡气吹拂……

    叶清玄冷哼一声,以其为中心,一个巨大的漩涡生成。整个空间突然向内塌陷过去了一般,强大的吸力传来,让三人扑过来的高手速度顿时增快了三倍有余。数丈距离几乎转瞬便到了眼前。

    但叶清玄这一招,带给敌人的,不是惊喜,而是惊惧。

    对于绝世高手来说,自己的身体或是罡气失去控制,是最让人害怕的事情。

    三人不但没有继续冲击。反而下意识地控制了一下速度,想要将猛冲的势头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就在对方旧力刚收。新力未生之际,叶清玄背后的漩涡突然逆向一转,原本强大的吸力骤然变成了往外鼓荡的力道,三人收势不住,攻势顿时一缓,甚至有一人脚步为此踉跄了一下……

    就是这个时间。

    叶清玄化为一缕轻烟,看上去只是轻移了半步,但几乎在没有可能的高速,他已经倏然到了“花仙”宁堪折三人的面前。

    “花仙”宁堪折顿时感到一股寒意迎面而来,他早前曾在叶清玄手下吃过亏,知道对方攻击力的强悍,而此时他留心的,不仅仅是叶清玄的双手,还有他的脸孔。

    在此生死决战的刹那,“剑仙”叶清玄依然是那样平静至近乎冷酷,比对起己方众人的咬牙怒目,又或自己的叱喝作势,是如此地不和谐。

    忽然间他想起了魔门中六御麒麟曾经说过的,对叶清玄的评价——

    若是没有把握杀死对方,就千万不要出手,也不要指望会熟悉对方的打法,只要一交手,叶清玄每次都能使出令人惊异的手段,让你之前所有的猜测全部落空,并以最快的速度败亡,甚至丢命。

    叶清玄,已晋入了宗师级的超凡境界。

    魔门之内,除了麒麟之外,所有人都小觑了他。

    或者孔雀是另一个例外。

    叶清玄与三名魔门高手终于交击到了一处……

    此时叶清玄的面前,上方是飞扑而至的花堪折,左侧是一个面目凶恶的中年大汉,此时他暴喝一声,有若平地起了一个轰雷,离地跃地,手中大刀一记横斩,往叶清玄砍了过来,风雷声起,这一击充份表现出他的凶悍和有去无回的杀机。

    而另一侧的则是一个满头银丝白发的阴狠老者,手中长枪嗡嗡作响,显示出贯至枪尖的深厚功力,形如厉鬼,坐腰立马,就地简简单单往前一刺,附近的尘屑杂碎随枪而起,像一道烟云般向叶清玄贯去。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想不到这二人联手攻来的威力竟然如此厉害,旁观围观众人也看得耸然动容,暗自设想假若自己换叶清玄之地处之,有何化解之法,所有人都觉得在此情势之下,也只有选择避其锋锐一途。

    叶清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左右手同时屈指,接着向外猛地一点,两道无形剑气同时射出,如同两道激电般,分点在二人的兵器之上。

    锵!

    两下金属撞击的清音同时爆响。

    凶猛大汉和银发老者两人有若被雷极般全身一震,惊天动地的两式全被破去,身形一挫,往后疾退。

    叶清玄中冲剑猛地向外暴涨开来,千百道无色剑气倏然向外激射,追着二人攻击而去……

    而同时,稍后扑来的花堪折手中画扇也同时攻到!

    锵锵锵锵!

    雨打芭蕉一般密集的声音响起,叶清玄以最为迅快的速度向外激射,密集的剑气攻向魔门三人。

    无形剑气和三人毫无花俏的硬碰了十多下。

    劲气交击,往上泄去,登时冲得屋顶瓦片激飞,开了个大洞。

    那凶猛大汉和银发老者两人手中兵器同时脱手,身子打着转飞跌开去,每一转鲜血便像雨点般从身上开来。

    擅长以巧破拙的花堪折都被叶清玄硬逼着对撼,每一下硬接,他都要后退几步,任他展尽浑身解数,也不能改变这种形势,十多击下来,花堪折便退足几十步,他终是一派宗主身分,武技远胜凶猛大汉和银发老者,否则已是抛飞身亡的下场。

    叶清玄虽是一招比一招重,那无形无色的剑气更是让花堪折大感头痛,而叶清玄本人却依旧是一副悠然自得、游刃有余的模样,这种感觉才是此时“花仙”宁堪折最感到气苦之处。

    杀!

    花堪折三人稍一接触便已经被叶清玄完全压制住了气势,这让一旁的“破山拳”徐平大为惊恐,自己早已经是跟魔门一条船上的人了,若是此时魔门败北,只怕自己绝难逃脱悲惨的命运。

    与其等到那绝望的时候,还不如现在就卖死拼杀一场,以枭雄之姿重出江湖。

    此时不但是他,就连那“鹰杖”连一山和郑燮、于长海也都是这般想法。

    四人几乎不分先后,同时大吼一声,冲向了叶清玄。

    叶清玄眉头一皱,招式一转,招架此三人的攻击。

    花堪折觉得压力蓦地消失,但仍忍不住连退数步,脸无人色,胸口激汤,“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这时凶猛大汉和银发老者才‘砰砰’两声,一蹲一坐,伤倒地上,二人全身衣服被洞穿了无数个窟窿,一人大腿,一人小腹,同时中了叶清玄的一记,鲜血汩汩流出,不可抑制,可见这一瞬间的交锋有多么迅快和猛烈。

    “奸贼,受死!”

    “破山拳”徐平此时看着叶清玄目疵欲裂,要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子破坏了完美的计划,此时韦笑天已经身死,更在蜀州豪杰面前中伤了昆吾派,他有信心就此成立反昆吾联盟,让昆吾派的实力踏不进蜀州一步。

    但这精妙的计划,竟然因为对方奇迹般的出现而完全毁灭了。

    徐平输掉的不仅仅是名声,他整个的人生都因此输掉了!

    所以他愤怒,他不甘,他要与叶清玄拼个你死我活。

    不过可惜,他与连一山,不过是先天中后期的高手,而郑燮和于长海连先天都算不上,三个归虚高手的联手一击,都重伤而返,他们的攻击又能如何呢?

    不过是以卵击石,但也说明了此时此刻他们四人走投无路的悲哀……

    剑气纵横四射……

    “呀!”

    一声惨叫从“鹰杖”连一山的口中呼出,整个人被叶清玄的剑气洞穿出来无数个窟窿,鲜血如同暴雨一般向着四周溅射……

    咔咔咔……

    密集的骨碎声响起,“破山拳”徐平的两个拳头,变成了一团肉泥,而郑燮和于长海两个背叛师门的叛徒,则是两腿尽废,软躺在了地上。

    花堪折狂喝一声,疯狂向外冲去。

    而另外两名魔门归虚境高手,挣扎着要逃走,却被梅吟雪两剑刺出,当场成了冰雕……(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