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指认真凶
    那“破山拳”徐平心中大笑不已,但表面上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对着韦笑天逼问道:“韦笑天,你还有什么话说?”

    韦笑天仰天大笑,笑得好不畅快,那副藐视群雄的尊容,登时让徐平、连一山、石鹤等人脸色沉变。

    韦笑天虎目精光四射,朗声道:“老夫此生只为心中道义厮杀至今,却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被人以不顾道义之名陷害至此……真是可笑啊,可笑。面对你们这样一群心思歹毒之辈,我韦笑天还有什么话说?来吧,让我韦笑天看看,你们除了歹毒的心肠之外,手底下的功夫够不够取走我韦笑天的老命!”

    于长海等人顽强地爬了起来,齐声喝道:“师父,我们与你同生共死。”

    “好,好徒儿。”韦笑天看着四位爱徒,眼中泪光泛泛,“今天是为师连累你们了。”

    夏俊宁一抹嘴角血迹,笑道:“师父,与您共赴黄泉,是徒儿的荣幸。”

    韦笑天顿时老泪纵横,双手牢牢地握住了四名徒弟的双手。

    场面一时令人唏嘘。

    而对面的徐平等人却是一脸冷笑。

    那石鹤真人最先掣出长剑,左手拂髯,说道:“韦兄武功高强,不把天下之人放在眼中,贫道为了武林正义公道,不自量力,要向韦兄请教几手。”

    韦笑天猛地抬头,沉喝道:“看你有什么本事。来吧。”

    一声大喝中,韦笑天猛地窜了出去,竟是先敌人一步出手。一拳平平常常地直轰了过去,瞬间满堂劲气横空的声音,气势竟然极为宏大。

    自从失落八郡回归之后,韦笑天在云州蛰伏多年,与许多老友一道,躲在昆吾派中整日钻研武学,昆吾派那浩如烟海的武学经典。有不少都是叶清玄带来的异世武学,此方世界根本是闻所未闻。两个世界的武学互相比较之下,竟是触类旁通,让这些学了一辈子武的老人家也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

    不但是杨伯展实现了实力的突破,便是韦笑天、尚孝直、贾君复、“铁山神”徐昌、“白马银枪”白登敖、“铁脚仙”刘道贞、“荒山野老”莫野离等一干元老。全部都取得了惊人的突破。

    尤其是韦笑天的实力,更是令人惊异地突破了先天巅峰,达到了归虚境的地步,一举成为天下有数的绝世高手。

    只不过他年老心淡,已经不喜欢与人争名夺利的感觉,故而除了有限的几人以外,根本没人知道韦笑天的真实实力。

    但值此绝命之际,韦笑天再无保留,惊人的实力一出手。登时让对面的群敌大吃了一惊。

    徐平、连一山、石鹤真人同时全力出手,方才抵挡住了韦笑天的一拳。

    但韦笑天变招极快,倏然伸出右手食中二指。登时夹住石鹤真人长剑的剑尖。

    石鹤真人大吃一惊,狂运真力向后一挣,但长剑分毫不动,心头又是一震,韦笑天己一脚踹来,甚是迅猛。石鹤真人翻身飞起,让过一脚。但手中依然紧攥着长剑不肯松手。

    而徐平和连一山二人立即山前,准备施救,那韦笑天大笑一声,挟着长剑,猛地一挥,竟然将那石鹤真人当成了大锤般挥舞过去,徐平和连一山顿时骇然后退。

    韦笑天虽是忽然出手偷袭,但以石鹤真人的修为,仍然中了道儿,数次挣不动长剑,这等武功身手,显然已高出石鹤真人不少。

    “鹰杖”连一山久闯江湖,阅历丰富,一看韦笑天露了这一手,便知今日之战,实是平生以来第一险恶之局,非得和石鹤真人长剑联手不可。

    当即大喝道:“对付这等邪恶之徒,不要计较规矩过节,石鹤真人稍候,我与徐兄来了!”

    他那根鹰杖长达胸口,顶端镶着一只比真鹰赂小的钢鹰,双翼微张。鹰口固是锋利无比,双翅展开亦是如同两把钢刀。此时倒转过来,手握杖尾,呼地一声,挥杖扫去。

    同一时间,那“破天拳”徐平也是呼啸一声,一拳朝着韦笑天腰肋砸来。

    韦笑天左手一拂,一股力道托住鹰杖,横移尺许,恰好从他身侧扫过。但见他右手一挥,拿着石鹤真人又来砸那徐平。

    当!

    一声脆响,竟是那石鹤真人半空中一脚踢在自家长剑的剑尖处,将被韦笑天夹住的一部分硬生生踢断,翻身一抖,不但化解了韦笑天的胁迫,同时长剑一抖,洒出数点寒星,罩住韦笑天碗臂数处穴道。

    “来得好!”韦笑天厉吼一声,右手一缩一伸,握拳劈去,力道如山,石鹤真人剑势被这股拳力冲得散乱呆滞,无法续施变化。同时还硬接了徐平一拳,砰然声响中徐平被韦笑天一拳震飞,退出去数丈距离。

    接着左手一掌拍出,又将那“鹰杖”连一山横扫得飞了出去。

    韦笑天但凭一双空手,拳劈掌拍,转眼之间,迫得徐平、石鹤真人、连一山三人招数散乱,团团直转。

    四周蜀州豪杰虽是鄙弃韦笑天为人,但见他如此威勇,亦不禁大为叹服。

    韦笑天神威无敌,三名先天中期高手都不能将其制服手下,原本立于“破山拳”徐平身后的三名隐秘高手,其中时刻被叶清玄盯着的人物一声冷哼,身旁另外两名归虚境高手中的一员立即飞扑上来,加入了战团。

    那神秘人看上去相貌普通,宛如僵尸一样的面孔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手下功夫却是极为硬朗,一掌劈来,空中响起隆隆雷声,整个空间宛如当中分为两半,惊涛骇浪般的罡气直接压向了韦笑天。

    “来者何人?”韦笑天一愣。大声喝问,面对这突然出现的神秘对手,韦笑天出手封架之际。早已不复早先那等挥洒自如的景象。

    对方下手极狠,却一句话也不讲,面对韦笑天的喝问,竟是置若罔闻。

    五名高手亡命相搏之下,灵堂中劲风激荡,声势惊人,无数蜀州英雄豪杰承受不住那飚射的罡气。纷纷退出灵堂,一瞬间。那灵堂之内只剩下交手的五人,以及韦笑天的四名徒弟,还有那两个由始至终都一动不动的二人。

    双方激战愈演愈烈,不久已激战了数十招之多。

    韦笑天突然左手勾住连一山鹰杖一搂。鹰杖斜荡开去,恰好架住石鹤真人长剑。这一瞬间,韦笑天右手已封住柯公亮掌势,抽回左手,疾劈过去。

    这一招宛如雷霆迅发,那神秘人避无可避,当即运足真气,聚集在将被劈中之处,双手招数齐发。

    这群人想不到韦笑天内力深厚至此。这一掌劈中了的话,这名归虚境的神秘高手必定立毙当场,不禁惊呼出声。

    便在这时。那名一直默不作声、被叶清玄牢牢盯紧的神秘人终于忍耐不住,大喝一声:“老贼找死!”

    身子只是一动,那绝世的身法便尽显无疑,倏然间横跨数丈距离,到了韦笑天跟前,右手食中二指并立如剑。直直地插向韦笑天的心窝。

    想不到来人动作这般迅猛,韦笑天大吃一惊。连忙侧身避让,同时一拳向对方腋下攻去,想要阻断对方的一指之威。

    但那人身子半空中只是一晃,竟然如同虚影一般,分开左右,韦笑天的一拳登时落空,而对方姿势未变,食中二指毫不客气地插往韦笑天的心口,眼见便是一指洞穿心脏的下场。

    韦笑天知道自己避不开这一指,顿时怒吼一声,不管不顾地朝着对方又是一拳,想要以死相拼,临死也要让对方吃点大亏。

    哼哼,冷笑声中,对方身子后仰,避开了这一拳,但同时一脚蹬出,砰地一声,正中韦笑天左侧肩膀。

    韦笑天身躯登时被这一击震得侧旋开去,正巧“破山拳”徐平一拳攻至,顿时又发出砰的一声。

    韦笑天踉跄直退,第五步上煞住后退之势,但身形摇摇,似是难以站稳。

    那神秘人一招得手,此时双手一分,拦住待要向前扑攻的连一山、石鹤真人两人。而之前出手的那名归虚境高手和“破天拳”徐平,都是颇为恭敬地站在此人身侧,绝不超前一步。

    全场寂然无声,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韦笑天身上,瞧他到底站得住,还是站不住。

    “师父!”

    灵堂中四名徒弟快速上前,伸手将韦笑天扶住。

    “让开,我没事!”

    韦笑天侧眼望了众徒一眼,心下豪气顿生,左臂一振,把四个徒弟震开,同时之间,腰肢一挺,顿时站得稳稳。

    嘶——

    四周蜀州英豪顿时大为佩服。

    但韦笑天虽然挣脱了四徒的搀扶,但身子却是一晃,人影一闪,二徒弟于长海又是飞扑过来,竟反手抱着他的腰背。

    韦笑天一呆,侧头往于长海望去。

    什么时候这个徒弟有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忤逆自己的意思?明明表示不用搀扶,竟然还来搀扶……

    韦笑天侧头看去之际,正好那于长海亦往他望来,眼中射出了奇怪之极的神色,似是兴奋,似是无奈,又似狠绝。

    韦笑天正要思索这奇怪眼神背后的意思时,他突然觉腹部一阵剧痛,一把锋利无比、长如巴掌的匕首透腹而入,直没至柄。

    韦笑天发出惊天动地一声狂吼。

    于长海已飘飞开去,直落入对面的队伍当中,被徐平等人牢牢地保护了起来。

    “师父!”

    剩余三徒登时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万分不能置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已经被驱逐出师门的大师兄郑燮背叛师尊还有些道理,但为何那深受师父信任,准备传授衣钵的二师兄于长海竟然也会背叛师尊呢?

    这实在难以让他们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于长海脸上露出兴奋无比的神色,不停地叫嚷道。

    那“破天拳”徐平看得大为不满,嘶声厉吼道:“于少侠弃暗投明。于武林有大功!”

    这大吼一声,于长海登时从失态中清醒过来,见到徐平等人射过来的凌厉目光,腾地响起自己最应该做的是什么事情。

    伸手一指,指向了那位平时最关心他的长辈,于长海高声呵斥道:“韦笑天,我再不能容忍你的残忍之举了。杨前辈如此信任我等,你却因为一己之私将他杀死。又杀了我们尊敬的白登敖前辈,我虽然被你一手养大,但也万万不能容忍你的卑鄙之举,我要弃暗投明。再不能跟随您老人家了!”

    啊!

    韦笑天一声怒吼,单手一抬,遥指对面人群中的于长海,脸上是难以抑制的悲痛之色。

    此时一股麻痹的感觉,由小腹丹田处散开,他知道,自己不但身受重伤,那把匕首还淬了剧毒。

    于长海倏然住嘴,脸上现出惊恐之极的神色。不敢再说一句。对方凌冽的杀机让他感到极度的危险,虽然被众人环卫,但韦笑天的气机已经牢牢地锁定了他的位置。手指端涌出强烈之极的杀气,笼罩着他,使他知道若是再激怒对方,气机牵引下,将迫使韦笑天全力攻来,在受了致命重伤的韦笑天死前一击下。就算身边有众多高手保护,他也觉得一百个自己也招架不来。无奈唯有闭住嘴巴,停了下来。

    在韦笑天涌来如潮水般的杀气里,于长海全身有若被利针剌体,冰寒彻骨,非常难受,一张脸霎时苍白如雪,不敢妄动分毫。

    韦笑天脸上血色退尽,但举起的右手依然是那样地稳定有力,眼神冷静得丝毫不含任何人类喜怒哀乐的情绪。

    韦笑天冰冷的目光深深望进于长海的眼内,以平静得令人心头的语调道:“叛徒。我真瞎了一双眼,竟然会把你和郑燮这个两只白眼狼养这么大。亏我还把你当成自己的家人,你真让我失望……”

    “师父!”

    夏俊宁、许定威、崔泽忠三人想要扑过来,韦笑天立即一摆手,阻止他们靠前,沉声道:“不要过来。你们现在有机会了。跟你们二师兄一样的机会,只要背后插我一刀,就有机会活下去,念在我们师徒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们这条活路……”

    “师父,我们宁死也不会背叛您的……”夏俊宁悲呼出声,转头看向对面人群中冷笑不已的郑燮和惭愧不敢抬头的于长海,一声大喝,道:“奸贼,陷害家人的感觉让你们很得意是么?来啊,我这条命也在这里,你们来杀了我吧!呀——”

    撕心裂肺般的叫吼声中,夏俊宁一抖手中长剑,朝着对面数名功力高出自己数倍的高手冲了过去,完全就是一副自杀的行为。

    “哼,不知死活!”

    为首的那名神秘人一声冷哼,旁边的石鹤真人顿时越众而出,一剑迅疾地前刺,剑锋直插夏俊宁的咽喉……

    不远处的人群中,归鳖生再也忍耐不住,回头怒吼道:“干老儿,再不出手可一切都……咦?我干老儿人呢?”

    梅吟雪往前一指,归鳖生骇然回头之时,当!

    一声轻响……

    石鹤真人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不能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长剑只剩下一把剑柄,而对面那连先天都不是的夏俊宁,竟然一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剑锋从后背透了出去。

    “这……”

    同样不能相信眼前事实的,还有一剑便取了对方性命的夏俊宁。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有这般威力的剑法了?竟然能够轻易洞穿先天高手的护身罡气,将剑锋穿透心脏,取了对方的性命?

    众人目光同时凝聚,齐齐地看向了突然出现在一旁的身影。

    “叶清玄!?”

    惊呼、惊喜、惊讶、惊呆、惊惧的声音从每个人的口中,以各种不一样的口吻说了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传闻中已经重伤濒死的这位年轻高手,竟然在绝迹江湖半年之后,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武林之中,而且如此突兀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叶小友。是你!?”

    韦笑天大喜一声,硬抗的身体登时有一种放松后的无力感,他知道。只要这个小子出现在这里,自己的性命就绝对的安全了。

    同时惊喜连连,差点悲哭出声的,便是与叶清玄有过不浅交情的夏俊宁。

    “叶兄,是你——”

    而身为当事人的叶清玄面带淡淡微笑,对着众人的疑问,轻柔地说道:“是我。我回来了……”

    强大的气场登时扩散开来,在场所有人都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面的“破天拳”徐平突然大声喝道:“叶清玄?果然是你们昆吾派布下的这些阴谋诡计。果然是你们,果然是你们……”

    叶清玄面露不耐之色,猛然爆吼道:“闭嘴啊——”

    一声,整个空间都是嗡的一声。首当其冲的对面几人,登时被强劲的罡气冲击得噗噗后退,原本在夏俊宁剑身上插着的石鹤真人,更是被这股强流给震飞了出去,尸体飞过十余丈距离,直接扔在了外院的平台上。

    这名威震蜀州的先天高手,一个照面,便像死狗一样地扔在了当场,为人为他的死亡可怜。甚至连看都不去看上一眼,命运的悲催,莫过如此。

    所有人都不敢妄动分毫。

    如今的叶清玄。早已不是几年前刚出道的毛头小子了,在江湖上,无论任何人提起“剑仙”叶清玄,都是不由得佩服地伸出大拇指。

    数年时间,便从一介懵懂少年,变成了驰名天下的盖世豪侠。手中一把灵缈剑,败尽天下用剑高手。唯一确定的拜祭,不过就是“天绝榜”上排名第十的“游魂”宋别离,以及排名第一的“剑神”李慕禅。

    能够在这两位绝世高手的剑下留得性命,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人人钦佩的壮举了。

    叶清玄施施然地领着夏俊宁退了回去,简单地看了看韦笑天的伤势,淡淡说了声“得罪”,接着右手一挥,那插在韦笑天腹部的匕首登时被拔了出来,叶清玄双手莹白的罡气放到了韦笑天两侧的腹部,莹白如玉的真气催逼之下,浓黑发臭的血液登时从腹部的伤口喷涌而出,接着罡气又由白转青,韦笑天只感到腹部一阵凉意袭来,舒服得不能再舒服,而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痂,只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自己身上剧毒全清,而内伤稍缓,别的不说,就算现在再跟人干一架,也不愈会流血过多而亡了。

    “叶老弟手段通神,韦某佩服!”

    韦笑天由衷地赞叹道。

    叶清玄微微一笑,道:“韦前辈不畏强权,忠肝义胆,才是叶某尊重佩服的英雄……”

    此时对面的神秘人头领突然高声冷喝道:“你们二人互拍马屁的事做完了么?真是让人看之不起……”

    叶清玄头也不抬,看着韦笑天轻声道:“韦前辈就坐在这休息一下吧,让叶某人为你操操心好了……”

    韦笑天木然点头,对于叶清玄,他有着近乎于盲从的信心。

    叶清玄缓缓起身,对面的“破山拳”徐平没见过叶清玄的武功,只是在江湖上听过他的传闻,此时见到叶清玄竟然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胆气顿时一壮,对着叶清玄吼道:“叶清玄,韦笑天杀我义兄,事实证据俱在,你难道还想在此助纣为虐么?你不怕得罪天下的英雄么?”

    叶清玄紧盯着对面的徐平,冷笑一声,道:“怎么?见到我有必要这么激动么?天下英雄?你徐平什么时候这么大气,敢代表天下的英雄了?”

    徐平怒道:“你……你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救助这个杀人凶手?”

    叶清玄道:“我相信他不是凶手。你信么?”

    徐平瞪大了眼睛,道:“你有病?我当然不信了。不但是不信,我还亲耳听到目击者的证词,凶手就是这个韦笑天。”

    “哦?这个证人,我想见见……”

    徐平脸色一僵,道:“他,他生病了。”

    “哦,生病了。”叶清玄缓缓点头,道:“这个我信你……但当时在场的之后一个目击者么?”

    “你什么意思?”徐平大吼道,“当然只有那一个孩子了……”

    “你说谎!”叶清玄淡淡说道。

    在场之人,顿时哗然。

    “谁?在场的还有谁?”

    叶清玄缓缓转头,看向场外之前看到满眼杀机的那个孩子,伸手一指,道:“他……”

    “这,不可能……”

    包括杨氏三兄弟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人影一晃,叶清玄先人一步,将那孩子揽在了怀中,轻轻将他放在地上,柔声道:“孩子,我有没有说错?当时,你是不是也在现场。”

    那“破山拳”徐平大喝道:“小耗子,你不许胡说……”

    那个被叫做“小耗子”的孩子狠狠地瞪了徐平一眼,接着郑重地点了点头。

    叶清玄又问道:“你叫小耗子么?”

    “不,我叫杨浩,最讨厌别人叫我小耗子了……”

    “告诉大哥哥,你怎么会在哪里,当时你都看见了什么?”

    那小子杨浩毫无惧色,轻松说道:“我当时跟堂哥他们玩耍,躲进了爷爷的书房,我见到我爷爷和这个爷爷一起进到了房间里,突然这个爷爷拔出一把细长的剑,便刺进我爷爷的胸膛,然后便逃走了……”

    杨浩说完,一指旁边的韦笑天,众人顿时议论纷纷,都说果然是韦笑天刺杀的杨伯展。

    对面徐平等人冷笑连连,道:“看,孩子不会撒谎,果然如此。”

    韦笑天心里一震,万念俱灰地闭上了眼睛。

    但叶清玄反而更有信心,接着问道:“那你看到的就是这位爷爷,杀了你爷爷么?你确定么?”

    那小杨浩顿时摇了摇头,坚定地道:“那个人虽然长得跟这位爷爷一样,但却不是他……”

    众人立时大哗。

    徐平一行人脸色都是立变,徐平更是大叫道:“小娃子莫非吓糊涂了?胡说什么?什么是他又不是他的……”

    叶清玄怒瞪了徐平一眼,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人不是这位爷爷呢?”

    “味道,是味道!”小杨浩揉着鼻子道:“我打小花粉过敏,闻到花香便鼻子刺挠,当初杀死我爷爷的凶手身上便有一股花粉味,可眼前这位爷爷身上一点都没有,所以肯定不是他……”

    “这个白痴小孩,人家换了身衣服,当然就没有味道了……”“鹰杖”连一山不屑说道。

    “不对。”那小杨浩双眼瞪得溜圆,突然道:“那个味道没有消失,那个味道就在这里,就在这里,我闻到了……”

    “胡说八道!”徐平怒声骂道,“大家不会因为一个小孩子的胡言乱语便信以为真吧?这是假的,是叶清玄教唆这个孩子在说谎。”

    杨氏三兄弟中的杨文洛越众而出,道:“我家浩儿从来不说谎,而且他也真的从小便有花粉症,一闻到花粉便呼吸不畅,这是杨家上下全都知道的事情,二叔,这件事你也知道,怎能说我家浩儿说谎!”

    叶清玄双眼厉芒一闪,追问道:“是谁,发出那个味道的人物是谁?”

    “是他……”

    小杨浩倏然伸手一指的时候,对面人影一闪,一道精光已经快至毫颠地射了过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