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手段毒辣
    “师父!”

    “师父……”

    崔长海等徒弟连忙冲了上去,互相搀扶着,连揉胸口,再掐人中,好不容易才将老头给救了回来。

    那“破山拳”徐平冷笑阵阵,对着四周武林人士吵嚷道:“诸位看到了,这韦笑天名义上是个大英雄,其实却是个谎话连篇的阴险之辈,现在有在大家伙面前装起了昏迷。哼哼,韦笑天,你难道以为我们蜀州的英雄都是白痴不成?赶紧给我起来,起来……”

    “破山拳”徐平不但连声怒吼,后来竟然冲了过来,朝着韦笑天的脖领子抓了过去,要将对方硬拽出来。

    这一动手韦笑天的几个徒弟岂能容他,连忙起身,最小的徒弟崔泽忠护住师父,于长海、许定威和夏俊宁同时出手拦住徐平。

    但三个人都是后天的境界,又岂是那徐平这位先天中期高手的对手,只是对方一声大喝,同时身上护身罡气一震,韦笑天的三个徒弟同时被震得倒退,徐平右拳一崩,砰然声响中,三人胸口各中一拳,同时喷血抛跌,落地后俱都爬不起来。

    不过还好对方顾及周围武者的言论,没有痛下杀手,但三人重伤,全都失去了战斗力。

    “干老儿……”归鳖生气得差点破口大骂,冲上去动手,但肩膀一紧,硬生生被叶清玄按了下来。

    叶清玄脸色阴沉,肃声道:“稍安勿躁。再等等……”

    归鳖生心中大急。灵台那里都动上了手,眼看就要出人命了,怎么干老儿还不出手?

    叶清玄的确是没动手。因为就在刚才徐平动手的时候,他一直盯着的那个归虚境高手嘴唇莫名地动了一阵,叶清玄立时明白他这是在传音入密,在对徐平下指示,最大的可能就是让他不用下死手,以免引起在场群雄的怀疑。

    既然对方连韦笑天的徒弟暂时都没有出手伤其性命,那么韦笑天也大有可能暂时没有危险。

    果不其然。那“破山拳”徐平在重伤了韦笑天的三名徒弟之后,并没有再得寸进尺。而是对着周遭的蜀州群豪大声喝道:“诸位道上的兄弟看到了,这韦笑天仗着有昆吾派撑腰,所作所为是何等的恶劣,由此推之。那昆吾派也定然是虚情假意、招摇撞骗之徒,此等门派岂能称之为名门大派,又岂能主导天下大势?我等蜀州武林同道,应该结成同盟,共同抵御这群狂徒对我蜀州的影响,我们蜀州,只能是我们蜀州人的天下。”

    “对……”

    “好,说得好!”

    一群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武林人士,倏然叫好。引得周围武者,也跟着盲目地叫起好来。

    “那这个韦笑天怎么办?”又有人士高声喊道。

    “破山拳”徐平冷哼一声,面对杨氏三兄弟。问道:“你们说,他是你们的杀父仇人,你们说怎么办?”

    三兄弟互看一眼,都是没了主意,杨文昭只好上前一步,拱手道:“一切听从二叔的安排。”

    徐平点了点头。道:“也好,你们痛失慈父。六神无主,那便由我替你们出个主意好了。”

    说完看着地上的韦笑天,冷笑道:“这个韦笑天假仁假义,杀我义兄,罪不可赦,但念其老迈,便挑断手脚筋,废掉武功,让他的徒弟带回去养老吧。”

    这……

    如此凶狠手段却让周围陷入了议论当中。

    “徐蛮子,你好毒的心啊!”

    惊呼声中,晕倒了的韦笑天终于在最小徒弟的救助下醒转了过来,正好将徐平的话听了真切,接着又看到自己三位徒弟吐血倒地的情形,哪里还不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心头的怒火早已随之散尽,剩下的只有冷酷到了极点的杀意。

    徐平冷言道:“我的心再狠,也比不上韦兄的手段够狠吧?”

    韦笑天叱道:“废话少说,你说有人证明是老夫杀了杨大哥,请问证人何在?”

    徐平阴险地哼一声,说道:“亲眼见证之人乃是杨伯展大哥的孙儿辈,他经此大变,已痛不欲生,更被吓至精神恍惚,我身为其长辈,岂能再让他出来说出亲眼见到祖父遇害的可怕之事?况且他作证之时,旁边已经有多人听见,用不着他再出来作证。”

    他话声一顿,灵堂内外鸦雀无声,便接着说道:“眼下身旁的这两位,连一山和石鹤真人,就是亲耳听闻证言之人。”

    “鹰杖”连一山和石鹤真人面色沉肃如故,只微微点头,表示徐平的话没错。

    韦笑天这时不觉惊讶起来,瞧瞧那两个武林名宿,心想:这两人武功虽高,自己仍然不放在心上,但他们名声向来公正,绝非胡为乱来之辈,难道他们真的听到有人亲眼看到我刺杀了杨大哥不成?

    他心中毫无惊惧,但深觉此事扑朔迷离,奇怪万分,一时实在寻想不出头绪。

    众人见他默默不语,都道他已经词穷内愧,不由得鼓噪起来。

    “破天拳”徐平厉喝道:“韦笑天,你还有什么话说?”

    韦笑天厉声斥道:“胡说八道,我韦笑天岂是这等奸恶之辈,你今日若不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老夫把你碎尸万段。”

    他一向对这“破天拳”徐平没有好感,觉得此人心胸狭隘,性情阴沉,当年杨伯展到昆吾派做客卿长老,这徐平便百般反对,说什么昆吾派实力弱小,没有可以依仗的地方,反倒凭添烦心之事,但随着昆吾派声威日隆,就连杨伯展这样的老头都在昆吾学院得到不少好处,甚至再次突破,进境到了先天后期阶段,徐平大为嫉妒之下,次次对外嘲讽昆吾派如何如何欺世盗名。此人如此两面三刀,让韦笑天极为厌烦,是以此刻口气极是严酷,但这样一来,却使人觉得他极是凶野恶毒。

    “狂徒你敢!?”

    一声厉喝,那连一山和石鹤都是同时往前迫来,连同徐平,三名先天高手对韦笑天实行压迫。

    而那“破天拳”徐平脸上冷笑再起,肃声道:“韦笑天,到了此时你还如此不知悔改,也罢,今天我就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前,再让你现一次真身。来人,请郑少侠前来!”

    郑少侠!?

    是谁?

    包括韦笑天在内所有人都是在这一刻愣住。

    还有谁能够证明韦笑天的虚伪呢?

    灵堂中寂然无声,韦笑天心中虽是十分烦躁,但外表上阴沉之极,屹立不动。鹰杖连一山和石鹤真人都不言语,凝神伺守住韦笑天。

    过了片刻,灵堂外面起了一阵轻微骚动,接着人堆裂开,一队高手簇拥这一名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进来。

    那中年男人身穿白布大褂,衣着甚是朴实,面目颇为英挺,卖相上倒是颇有“少侠”的风范。

    但是此人一出场,便是台下的叶清玄也是大吃了一惊,同时暗呼不好,敌人算无遗策,想不到为了至韦笑天于死地,竟然连他也请了出来。

    “啊?是你?”韦笑天惊呼出声。

    而他的几位徒弟当场也是呆傻,尤其是尚未受伤的十六徒崔忠泽更是惊呼出声道:“啊,大师兄,是你?”

    此言一出,群雄登时,乱成一团。

    原来被众人请出来的这位,竟然是韦笑天的大徒弟,当然这群蜀州豪杰们不知道的是,这位乃是多年前便被韦笑天赶出师门的逆徒,郑燮。

    郑燮当年跟展羽、叶清玄等人争雄,满嘴胡言乱语,狂悖至极,差点把韦笑天置于天下英雄嘲笑的地步,因而受到韦笑天的惩罚,最终被赶出了师门,但是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

    韦笑天怒声道:“是你这个逆徒?你已被我逐出师门,怎还有脸来见我?”

    那郑燮一声悲呼,当场跪地道:“师父,您老人家收手吧!”

    这一声呼喊,顿时让韦笑天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收手!?

    收什么手?

    人类的想象力是最丰富的,但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往好的方面去想,都顿时认定这个郑燮定然是知晓了师父的某个阴谋诡计,劝进不成,反被逐出师门的。

    果不其然,韦笑天气的大骂,而郑燮一副忠肝义胆的模样,求道:“师父,莫在一错再错了,徒儿知道,你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是昆吾派指使,只要您脱离昆吾派,徒儿愿意一命抵一命,让蜀州英雄饶过您老人家的……”

    说完跪倒再低,咚咚咚,连磕响头,因为用力过猛,当场血流不止,好一副忠义的弟子啊!

    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韦笑天,却已经气得直哆嗦。

    这时候有这位曾经的好徒儿出面作证,韦笑天知道就算自己全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了。

    既然说不清楚,他又绝不肯就此窝囊死去,那就只有拼死战斗一途了。

    韦笑天在失落八郡厮杀数十年,无数次面临生死考验,但向来都是真刀真枪地对着干,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阴毒的陷害手段,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完全转化成了杀机,他要用边疆人最擅长的方式却为自己的生存战斗。(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