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9】以火克金
    现任北狄狼主却是敌人的主力,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藏花先生语不惊人死不休,接着又恨声说道:“可我实在没有想到,我帮那个贱人实现了那么多愿望,到头来她竟然为了勾搭纳兰成吉而下手杀我,要不是我暗中准备了一枚‘天极丹’,恐怕就真的被他们给杀了……”

    叶清玄强忍着脑海里翻腾的感觉,沉声问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藏花先生咬了咬嘴唇,淡淡说道:“就是魔门三圣之一的青华帝君喽……”

    啪!

    一声轻响,季广岚已经捏碎了手中的一枚棋子。

    其他人等个个目瞪口呆,而叶清玄已经无力地瘫软在了座椅之中。

    而那藏花先生却仿佛不自知自己做了多么大的蠢事一般,还在那里沾沾自喜地说道:“但我知道一个惊人的秘密,可以让魔门与纳兰成吉之间的合作荡然无存。嘿嘿……”

    “是什么秘密?”叶清玄无奈问道。

    藏花先生用手指在嘴唇前嘘了一声,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青华那个女人骗纳兰成吉,说现任狼主是她跟纳兰成吉的儿子,但其实根本不是……”

    一旁徐正奕不无讽刺地问道:“怎么?那个儿子是你的?”

    “不对,当然不是了。”藏花先生摇了摇头,接着笑嘻嘻地说道:“是罗破敌的……”

    噗——

    季广岚已经把用来压惊的一口茶水全都喷了出来。回身一巴掌就把藏花扇得飞了出去,痛骂道:“这tmd就是你的秘密?还有没有比这更让人恼火的事情了?”

    藏花一脸苦相,说道:“这消息怎么了?我好不容易才从青华的贴身婢女那打探来的消息。难道不能离间魔门和纳兰成吉么?”

    “能个屁!”季广岚暴跳如雷,脑袋上稀少的头发怕是因此又折损了不少,跳着脚骂道:“你当纳兰成吉是个傻子么?他会看不出儿子是不是自己的?他们之间的合作,完全就是利益之和,怎么会关心一个孩子。别说那小子不是他们的孽种,就算真的是他儿子,利益面前。他该舍弃,还是会舍弃。你以为你掌握这街头村尾老娘们嚼舌根的八卦消息就能威胁人家了?我呸,你师父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收了你这个屁崩的玩意儿?”

    叶清玄仰躺望天,心中哀叹。

    自己一直以为在于魔门的较量中。已经多少追回了不少时间,可今日一看,对方的算计深谋远虑,早已经把己方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北狄已经被魔门掌控,瀛洲也是大敌,大西蕃国也将手伸向了中原,而皇甫王朝之内,三大邪教造反,冀中、西北、江南。三处烽烟,老皇帝虽然救出来了,但却无法号令中央……

    一时间各方混乱。毫无头绪,叶清玄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作为了。

    “西北鹰王那里是重中之重了!”

    季广岚微叹一声,又重新坐回座位。

    西北?凉州,“鹰王”展雄飞!?

    叶清玄看向季广岚这个睿智的老人。

    季广岚拿起一枚棋子,轻轻放入棋盘的一角,道:“如今天下烽烟四起。洛都已经落入凤仪阁之手,新皇业已登基。虽然皇甫敬德重生,宣称新皇叛逆,但皇甫泰信有凤仪阁撑腰,却大着胆子说自己的老爹是外人易容假冒的,就算皇甫敬德手中握有传国玉玺,但天下已经大乱,无论官场上的人相不相信皇甫敬德的话,都为了自己的利益各自选择效忠的对象,甚至按兵不动,自己图谋不轨。

    我们若想重新控制天下,必须掌握一方根据地,云州地处偏远,背后又有大西蕃国掣肘,不利于征伐,而北方北狄和西羌若是联合一处,攻破凉州要地,便可一路长驱直入,深入中原腹地,那时我们即便拼了老命,也是回天乏术。

    所以为今之计,首先便是稳固西北防御,防止北狄势力和拜火教控制下的西域连城一片,然后南下占据蜀州,将凉、蜀、云,三州连成一片,占据关中,一路大军北御北狄,然后两路大军,一顺大江,一顺大河,一路向东,大河一路,逐步扫清冀州;大江一路,扫清荆州。然后南北两路,合击中州,凤仪阁必灭,之后无论是平定扬州,还是北上平定燕齐,都是指日可待了……”

    沈江平捻须点头道:“季先生不愧智者称号,这几步棋稳扎稳打,胜利并非不可能。只是看当今陛下,似乎战意正浓,非要在洛都城下与敌决一死战,至今半月有余,苦战不退,双方精锐死伤无数,却是可惜啊……”

    季广岚也是无奈摇头,道:“凤仪阁风头正劲,敬德老儿此举有些太过冲动了,可惜薛宫望那个蠢货,只知一味迎合,却是不肯进谏,我真怕到头来,连他这把老骨头都要丢在洛都城下了。”

    叶清玄露出注意听的神态,他知道,自己最近这段时间迷迷糊糊,好多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现在终于听到了一些情报,哪里还肯放过分毫。

    段散石此时问道:“难道我们现在就眼睁睁看着朝廷多年积攒的实力,在洛都城下无谓地与那些投靠凤仪阁的白道人士消耗一空么?现在十大门派中‘风云盟’和‘游龙帮’直接便是投靠了凤仪阁,而其他的大派‘大禅寺’、‘儒林学院’、‘素裳宫’紧闭山门,‘太白剑宗’遭北狄围攻,封山不出,‘龙虎道门’陷入内乱,‘青衣楼’四分五裂,‘蜀山剑盟’意向不明……凤仪阁可谓占尽了优势,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

    洛都城外,喊杀声震天。

    城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轰!

    一处高大的城墙处骤然暴起惊人的气浪,城头上厮杀的两方密集人马,登时有无数身影如同飓风下的蚂蚁一般,被直接掀飞到了半空之中,惨叫着跌落殒命,而那一处城墙直接被轰飞了一个边角,露出城墙上互相对峙较力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皓首老者,其中一人身躯高大,形态威猛,另一人却是身材瘦小,腰背佝偻,只不过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双手骨骼都奇异的粗大,对轰之间,宛如两门大炮在互相对射,轰轰之声不绝于耳,翻飞的罡气浪将四周巨大石头都一一掀飞,方圆百丈之内,无人敢靠前一步。

    那身躯高大,形态威猛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天绝手”薛宫望,而与他对阵的那位,却是“天尊”黎道天。

    对撼,神武大陆最为知名的两大掌法,终于在一场内战中毫无花哨地对战到了一处。

    “黎道天,你背叛陛下,罪该千刀万剐!”薛宫望看着对方,气得牙根痒痒,只可惜他们二人从认识的那天起,便是实力不相上下,如今近百年过去,二人天绝榜上排名虽然是自己第九,而对方第十二,但实力功力上,依旧是相差无几,若是没有个几天几夜,实难分出高低。

    面对薛宫望的怒骂,黎道天阴阴一笑,道:“陛下?陛下早就归天了,你以为你找个假货来,就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了么?你当老夫是傻子不成?”

    薛宫望骂道:“我早以请你一同面见陛下,是真是假一见便知,为何你偏要不肯?”

    黎道天哈哈一笑,道:“万一是真的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要冒险亲手杀了他,才能兑现新皇帝给我许下的好处!”

    薛宫望大吃一惊,怒吼道:“奸贼,原来你早就知道事情原委,却不是受了蒙蔽,而真的是叛逆的一员……受死吧!”

    薛宫望怒极出手,一跃飞天,接着头下脚上,双手往下猛地一砸!

    呼——

    一对黄色大手倏然成型,向着下方轰然砸落!

    薛宫望倾尽全力,使出了自己的,而下方的黎道天好不畏惧,大喝一声:“!!!”

    左手圈住右手的手腕,右掌在胸前连续摆出数个掌势,每变化一次,掌力便雄厚一倍,接着一掌向天空击去,一道火焰形成大手倏然升空,半空中手掌姿势依然跟着黎道天的手型不停变化,从拳到掌,横斩竖切,最后化为两指并立的尖锐手势,与天空直直拍落的大手对轰到了一起。

    这一切的变化不过是在转瞬间完成。

    轰!

    红色的大手倏然抗住了金黄色巨掌的压力,火光冲天,不停焚烧金黄巨掌的罡气,减弱对方的威力。

    火势向上。

    黎道天傲然狂笑道:“老匹夫,多年来我一直被你站在头顶,你以为我没实力打败你么?五行相克,火克金,今天我要用我的离火神掌,化了你的百年金!”

    黎道天的是属性罡气,而薛宫望的却是带着属性功法。

    故而黎道天虽然是在下方,被薛宫望占据上方优势,但其实却是故意为之,借助火势与对方形成长久相抗的事态,凭借自己罡气的特殊属性,以火克金,一点点消耗光薛宫望的罡气。

    伴随着黎道天的狂笑声,的火势猛地一涨,席卷向上,将薛宫望本人和两只巨掌一起,卷进了漫天的火势之中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