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7】枫林小坞
    暖风如醉,又是金秋。

    云州如诗如画的山间美景,让人分外沉醉其中。

    虽是九秋天气,因为上暖泉甘,树叶黄落甚少。浓荫覆盖中,不时看见一丛丛丹枫红叶点缀其间。从高处望下去,宛似摊着一幅锦茵绣褥,华艳非凡。再加上天风伶伶,泉声潺潺,崇山峻岭,凝紫堆青,云清天高,碧空无际,越发令人心旷神怡,万虑皆无。

    一队道士抬着一张竹椅,穿过一段翠谷,蓦然走进一片枫林之中,那纯粹的颜色从一片金黄,逐渐变成了胜红如火,越往谷中,那枫叶便红得越艳。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叶清玄安坐于竹椅之上,忍不住长吸一口气,嗅满胸腔的清新气息,再一呼到底,赞道:“真舒服,想不到昆吾山后还有如此美景之地,真是让人心醉不已。”

    竹椅左侧的段散石笑而答道:“此谷临近十万大山,原本多有异兽,也不是这般绝美。只是鄙人师伯实爱这些枫树,故而将谷中其他树木尽皆砍去,又移来了不少枫树,前后两年光景,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叶清玄浅笑道:“难得藏花先生有如此雅兴,又有如此巧夺天工的安置手法,竟让每一棵枫树都有充足的光照,间距既不过远,也不过近,虽是人力,却看不出丝毫刻意为之,宛如天然形成的一般。只是这份本领。藏花先生就配得上‘天下第一奇人’的称号,也不怪林南轩先生听到他还活着的时候,脸上露出那种不可抑制的惊喜之情了。”

    藏花浣叶。天下双绝。

    二人同为一师之徒,浣叶醉心于医术,而藏花醉心于用毒和奇淫技巧之术。

    藏花与鲁伯通同朝为官,更是好友,二人一起在季广岚手下做事,没想到后来藏花遇到一个来历神秘的女人,为之痴迷不已。竟然弃官不做跟在那名女子的身边,数十年杳无音讯。直到十多年前一天,藏花重伤而回,一句话未能说出口便昏迷倒地,醒来之后。便成了植物人。

    叶清玄和如花登上武林圣地,几年摸索,寻找的龙脑凤髓便是为了治好藏花。

    而如今叶清玄等人归来业已将近一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藏花终于醒转过来,此时众人回转昆吾山,就是因为藏花先生就是宋别离口中,那已死了多年、会解的唯一一人。

    而另一边的梅吟雪却悠悠说道:“林南轩先生遍阅古籍,也曾说过这惨绝人寰,世上本无解救之法。连浣叶先生也是束手无策,真不知那藏花先生又能比他的同门师弟强到哪里去……”

    段散石神色凝重,忍不住叹息道:“那是因为……这本就是我藏花师伯再现的刑罚。”

    “什么?”众人不由得齐齐惊愕当场。

    段散石道:“听师尊说起过。当年藏花师伯曾经向他吹嘘,他参考多本秘笈古策,已经完全复制出来,本来是想应用于刑部问讯,但因为手段太过残忍,最终被季广岚否决。并严禁传播这门审讯手段。后来藏花师伯失踪,故而这门手段也在刑庭尉中失传。想不到今日这门恶毒手法再次现身江湖,只怕是有人从鄙师伯那里得到了传承。”

    “你师伯失踪这么久,到底干了多少坏事?他跟着跑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梅吟雪忍不住嗔怪地道。

    段散石无奈苦笑:“只看最后我师伯自己都难逃一劫,就应该猜到对方绝非善类,更有太多的疑惑可以同时解开了。”

    众人不由得一阵唏嘘。

    就在这时,前方负责带路的陆云东突然回头禀告:“小师叔,前边就是‘枫林坞’了,藏花先生脾气古怪,我们这些弟子是进不去的。”

    陆云东这几年成长得极为出色,在他这一代弟子当中,已经涌现出一大批在江湖上成名立万的年轻高手,因为其擅长使用一长一短两把剑,所以得了个“参差剑”的美名。

    在陆清正、封清岩、陈清松、岳清兰、铁清石、贺清竹、叶清玄,闯出了“昆吾七子”的名号之后,又与呼延云柱、郑云彪、郭云飞、谢云安、施云雪,以及昆吾派唯一一名嫡系长老许灵空新收不久的弟子李云航一起,被人戏称为“昆吾小七星”。

    至于一直被叶清玄督导,潜力其实最高的“七小”,则是连昆吾山都没有机会离开几次,更别提在江湖上闯下什么名号了。

    这次叶清玄回归昆吾山,却只是找了些弟子一路跟随护送,连上山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绕到了后山“枫林坞”,昆吾派弟子们更是连这个名扬天下的小师叔是否归来都完全不知晓。

    “好了,你们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段散石一边说着,一边和众人一起将叶清玄抬上一把轮椅,一路推着进了“枫林坞”。

    看着当年丰神俊朗、潇洒从容的小师叔如今病成这般模样,每名昆吾派弟子都是心酸至极,难过得欲哭无泪。

    **********

    清幽绝美的枫叶小谷,原本应该是超然世外的宁静,可是当叶清玄等人进入之后,转了几个繁花似锦的弯,骤然间眼前变得热闹起来。

    最醒目的是两名老叟独坐一棵大槐树下下着围棋,一个秃顶白须,敞开着衣襟,露出肥坠坠的大肚皮,轻摇蒲扇,意态逍遥的,却是有名的老狐狸,梅吟雪的亲外公,前任武相,天机阁大弟子季广岚。

    而他对面那位却让人吓了一跳。雪白的头发,却有一把纯黑的胡须,一黑一白。色差诡异,一张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孔,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凛然杀机。他身穿一身的黑色长袍,危襟正坐,极有气场。

    叶清玄仔细辨认了好久,方才恍然大吃一惊,原来此人却是有“天下第一刀”之称的“霸刀”申屠镇岳。

    只是想不到这位往日里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霸刀,竟然会有如此心平气和。与人台上弈棋的雅兴,真是让人吃惊不小。

    段散石和梅吟雪推着叶清玄,缓步上前,来到二人身前。

    “外公。”梅吟雪轻吟出口。

    季广岚头不抬。眼不歪,直接说道:“嗯嗯,好孩子,你们来了?先到旁边等一下,待我灭了老刀这条大龙,杀他个片甲不留再说不迟!”

    老……老刀!?

    什么时候季广岚和申屠镇岳的关系混到这么铁了?以霸刀那霸刀绝淩的性格,会让季广岚这么称呼他?

    三人本就大吃一惊的心情,在申屠镇岳说话之后,更是惊讶出声。

    只听这位“天下第一刀”以极缓慢的语调。缓缓说道:“不过一场棋局,不败便是好了,何必非争个你死我活。老狐狸杀心太重,心态失和,这一局恐怕还是和局收场。”

    季广岚听得暴跳如雷,骂道:“和和和,今天都连续和了十三局了。这是围棋又不是象棋,太难了吧?”

    申屠镇岳云淡风轻地道:“以和为贵。”

    “别跟我说话。下棋!”

    季广岚恼怒地扯了扯衣襟,这次连腰带都扯了下来。直接敞开了大肚皮,焦虑地呼扇着大蒲扇。

    叶清玄等人面面相觑,这场面怎么就这么诡异,一向以智计见长的季广岚竟然会在围棋一项上被申屠镇岳逼和,而且一连和棋了十三局。这可不是说笑的,一子之差便是胜负之别,能够连续十三局打平手,这水平不是高出一星半点来。什么时候舞刀弄枪的“霸刀”申屠镇岳有了这本事?

    这是,那一直关注棋局的申屠镇岳突然出言道:“这位小友气息不稳,经脉之间隐有雷鸣之音,当是受了极重内伤,而且敌人余力尚有残余,时刻侵蚀小友身体。更可怕的是,这雷鸣之音,其表在经脉,筋骨,其里在肾元,在肝胆,在心肺……”眉头突然一皱,看向叶清玄,接着道:“小友之敌看来恨你入骨啊,不然怎么会使出如此阴毒难治的手段。小友这些时日,怕是极度辛苦了啊……”

    竟然问候,竟然叹息!?

    这……这还是以前的那个“霸刀”申屠镇岳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nice,这么和蔼可亲了?

    叶清玄三人震惊之余,段散石不由得讪讪笑道:“嘿嘿,许久未见,想不到霸刀前辈变得这般和蔼可亲了哈……”

    没想到对面那黑须白发的老头一愣,转头看着段散石,奇问道:“霸刀?什么霸刀?谁是霸刀?”

    一连三问,将叶清玄三人当即问得呆傻当场。

    “快下棋!”

    季广岚再次暴怒吼道。

    “好,好好……莫急,莫急嘛!”申屠镇岳连忙笑呵呵地转头过去,继续下棋。

    这世道……

    怎么了?

    三人扪心自问,难道是自己疯了么?

    三人不明所以的空档,不远处的一座小楼里突然传出一声怒吼:“奸贼,我tmd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三人诧异看起,就见一人从二楼窗户飞跳而出,朝着外边便跑来,紧随其后又是两道身影落地,前面一人拎着把大菜刀,后边一人连拉带扯地跟拿刀之人纠缠,不让他追杀先前跳楼逃跑的那人。

    三人再次看的眼睛发直,因为此时正拿着菜刀,怒吼要杀人的暴徒,就是传说中最儒雅、最有风度、白道第一正义良心的“清江侠隐”沈江平,而拉架的那位就是他的妹夫“青龙”徐正奕。(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