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5】正面一击
    叶清玄瞳孔突地一缩……

    一招!

    自己可以做出无数个铺垫,无数个虚招,但要击败宋别离,胜负须决定于一招之内。

    自己也只有这一招的出手机会,对方绝不会给自己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绝对不会!

    一招生死……

    不是他死,就是己亡。

    如此方能出奇不意,以奇制胜,令对方一筹莫展,不予他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

    叶清玄的精神在强大的压迫面前,倏然变得高度集中起来。

    被提升到了极致的六识,在刹那间**为一,突破界限,倏然间步入那极为神秘的第七识。

    佛曰:末那识。

    轰!”

    叶清玄的脑际如被闪电击中,元神提升,阴神阳神浑融为一,精神灵觉提高至超越凡人的无上层次。

    如果六识的极致,是有我。天地之间,只有“我”的存在,将“我”的眼耳鼻舌身意,提升到巅峰,那突破到第六识的时候,便是“无我”。

    天地无我。

    无我痴、无我见、无我慢、无我爱……

    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极限之境,是身外之物,清晰可查。

    而当叶清玄的灵识提升到更高的层级时,则是意识与身躯的剥离,在叶清玄此时的“视野”下,自己就放佛浮升在头顶之上,宛如神佛俯视人间一般,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一切,注视着周遭一切的繁衍变化。

    这一刻……

    一切都变慢了,宋别离的速度也似放缓下来,也再不如之前那般神秘和充满了压迫感。

    事实当然是一切未变,变的是叶清玄本身的反应速度,他的感觉正以快上一线的速度在运转,所以不但是宋别离的步伐慢了起来,一滴露水从叶片上滴落,一枝被夜枭蹬开的树枝在树枝间弹跳,一个火把被夜风吹得扑扑朔朔……这一切在叶清玄的感官下都变得清晰可见,细腻得让叶清玄差点感动得哭出来。

    双方距离只剩下十步距离。

    叶清玄突然之间的细腻变化,让宋别离心中突有所感,想不到这小子真如传说中的那般,越战越强,这样的对手,无论对于任何与之为敌的人来说,都是最可怕的梦魇。

    宋别离双目神光电射,一眨不眨地瞪着叶清玄,每一步都是那么肯定,每一步都保持同样的速度,手中“桃花醉”紧紧握牢,当他缓步走过的时候,离他最近距离的火焰都被其强劲的气势所压迫,诡异地朝着内侧弯折过去。

    他体内猛涨到极致,一时间身体一半蓝白,一半赤红,而蓝白一侧的景物,倏然蒙上了一层冰霜,而另一侧则是放佛被烈火炙烤,树叶都微微发焦了。

    所有人都是骇然出声,离得最近的曹征东等人也不敢靠前一步,极为敬畏地向后退却,避开对方强劲的气势。

    但此时的叶清玄却是傲然对立,不动不动。

    他不能退,也不能躲。

    身后的兄弟二人还需要他的这把剑,为他们杀出一条活路,所以他不能退,不能躲,只能迎难而上。

    在这一刻,他忽然感激起李慕禅来,如非刚刚与李慕禅全力一搏,拥有了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宝贵经验,尝试了“天下第一剑”带来的致命压力,再次面对另一名天绝高手,叶清玄突然感到这股压力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而同一时刻,对面的宋别离却是心中大骂,要不是那个李慕禅突然不站而走,自己这个一直习惯了幕后的人物又何必突然站到前台来,与个小辈大动拳脚呢?

    都是卓惠梵那个女人太过狂妄了。

    若卓惠梵还是以前那个谨小慎微的女人,就绝对不会出现眼前的局面。

    一切都太过顺利,那个女人已经自大到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宋别离怀着一腔怒气,对着叶清玄开始动手。

    嗤嗤嗤嗤!

    宋别离的“桃花醉”弹上天空,化作无数锥影,形象姿态威猛至极点,尽显其一代宗师、天绝高手不可一世的气概,令人见之心寒瞻丧,却没有人呐喊喝采,因为观战的每一个人,心中的负荷实在太难消受了,而且那狂飙的罡气更是让人难张嘴巴。

    两人同一时间进入决战场。

    铮!

    “灵缈剑”出鞘,人人生出奇异的感觉,反映着焰光的“灵缈剑”,再不是普通利器,而是充盈灵性的神物。除孟源筠和展羽之外,没有人明白为何对这把“灵缈剑”产生这种古怪的感觉,可那感觉却是如此真实,就在众人的眼前和心里。

    宋别离踏入战圈,锥影消去,“桃花醉”真身现形,被他以右手握着锥尾,直指星空,情景诡异。

    叶清玄身心空灵如仙,“灵缈剑”遥指宋别离。

    蓦地“桃花醉”从高处落下,到锥锋遥对“灵缈剑”剑锋的刹那,宋别离改变单手擎锥的握锥法,变为双手持锥,接着也不知是人推锥,还是锥带人,“桃花醉“如离弦之矢,以惊人的高速向叶清玄标射而来,旁观者立时生出惨烈的感觉,彷似天地之间所有的亮光都被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所牵引,只剩下这唯一的一处光点,在真气积蓄至顶峰而发出的一锥,实有无可抗御的威势。

    就在宋别离发动攻击的一刻,叶清玄同样掠出,“灵缈剑”横过虚空,往宋别离的“桃花醉”刺去,正面迎击宋别离。

    这一刹那,叶清玄尽展功力,竟然在速度和力道,以及气势上完全不输给对面的宋别离,双方同等气势进逼,竟然在速度上保持了一致,以此计算,“灵缈剑”和“桃花醉”的交击点,恰好就是在战圈的正中心位置。

    绝大多数的人并不明白,叶清玄为何如此愚蠢?以叶清玄的实力,即便勉强提升到与天绝高手不相上下的速度,又怎能敢出手正面硬撼呢?那不是真正的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么?虽然叶清玄现在的立场是不得已保护自己的兄弟,但此时即便他身死当场,恐怕也改变不了他们兄弟几人的命运。

    没人能在宋别离存心杀人的时候,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甚至是出手正面对抗。

    这个人要不是疯了,就是找死。

    很显然,现在的叶清玄就是一个疯子。

    一旁观战的曹征东几人,嘴角微翘,似乎已经预感到叶清玄被对方一锥捅死的下场。

    但没有人能在事前料到,情况竟会如此发展。

    宋别离虽隐隐感到一丝不妥当,可是他的“桃花醉”已成一去无回之势,连他身为物主,亦没法改变即将发生的事。

    围起决战场的百支火炬均呈现焰火收缩的奇异情况,可见两人的气场,是如何强大和惊人。

    但在双方的兵刃就要骤然间撞到一起的时候,叶清玄为中心,劲气突然往四周一涨,四周内缩的火把之焰,倏然间被这股强风一般的劲气所熄灭,战圈一带,倏地陷入最慌乱的黑暗之中,令情况更趋凶险。

    而突然间的黑暗顿时让宋别离眼前一黑,突然的光暗变化,让人一时间难以适应这种改变。

    不过宋别离却是冷笑一声,暗道一声“雕虫小技”。

    武学境界到了天绝高手这个级别,别说是光线变化,就算是有没有眼睛都不是那么要紧,他们的感官已经敏锐到了非人的地步,无论叶清玄剑法如何变化,也是瞒不过宋别离的感知。

    叶清玄的一举一动,历历在目。

    五步!

    眼看剑锥眨眼间交击,倏然间,令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变化出现。

    在快无可快的速度下,叶清玄蓦地增速,这个超越了凡人体能的改变,顿然令似是注定了的命运彻底改变过来。

    交击点再不是在圈内正中的位置发生,而是偏往宋别离的一方。

    不是阴谋,竟是阳谋?

    高手相争,特别是宋别离和叶清玄这个级数的绝顶高手,每招每式,均心连手、手连兵器,自然而然达至最精微的计算,得出最佳的成果。宋别离的一锥,正是这种计算下的攻击,其真气的运转,恰于接触对手剑锋的刹那,攀上最巅峰的状态,催发出他能臻达最强劲的攻击。

    而叶清玄的突然改变,却将这个力道爆发的点给提前了一小段,这样一来,无疑避开了对手的最强一击。

    这看似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在眼前铁证如山的发生,登时令宋别离预算落空,出现了差之毫厘的破绽,可是宋别离已没法变招,因为现在根本容不得他再去变招。

    宋别离不由得露出凝重的神色,而此时的叶清玄也臻至他速度上限……

    三步!

    “灵缈剑”在他手中突然再生微妙变化,由直击改为往下沉去,然后往上斜挑。

    蓝紫色的光雨云团再次出现在黑暗的空间里,如此美丽,如此震撼……

    最后阶段,叶清玄将也已用上,目的便是在最后关头,也要降低敌人这一招的威力。你正在,如有!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