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又见天绝
    叶清玄最痛恨的就是曹征东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当初在徐州城中,自家大哥万国泰比武已经取胜,明明可以取他性命,却心中一时仁慈,放过了他,但却没有想到被这个小人从中利用,竟然出手偷袭,重伤了万国泰。

    从那个时候起,叶清玄便已经下定决心,再次遇到曹征东的时候,一定要取了他的性命,为万国泰报那偷袭之仇。

    此时叶清玄用那击伤了曹征东,手下毫不放松,直飞过去,一剑刺向对方胸膛。

    四周高手纷纷辟易,无人敢阻挡叶清玄这致命的一剑。

    剑光闪过,曹征东面色铁青,竟是一动不动,引颈待戮。

    叶清玄这一剑自是不会收手,眼见就要洞穿对方胸膛的时候,身侧突然一缕微风拂过,夜色下一缕淡淡的桃花香。

    叶清玄眼睛瞬间睁得极大,脚步一滑,让身体横移三尺,身后一把长剑倏然出现,刺在了叶清玄的原本位置,而他的剑尖去势未变,从另一角度继续挑往曹征东的胸膛。

    就在叶清玄以为避开了对方一剑,同时将曹征东刺于剑下的时候,猛然间那刺向自己的长剑向外长出了一截,剑罡如虹,当的一声击在了叶清玄的长剑剑尖之上。

    那偷袭之人惊咦了一声,身子向后飞退数步,而叶清玄也不好受,被对方的反震之力冲激得差点经脉爆裂,五脏出血。原本叶清玄所会的几大神功都不至于让自己如此受伤,但这一次完全不同,对方的真气极为古怪。现实一道霸道至极,也冰寒至极的冰玄气劲,而叶清玄刚刚适应这种内功路数,准备好对付之法时,那气劲却是突然一变。变成了至烈至热的阳炎气劲,两股真气交相辉映,不但没有消亡,反倒阴中阳生,阳中阴现,各自扶持地变旺了起来。极为难挡。

    幸好他多次受伤,早有经验,在落地前的剎那,勉力催动能把人起死回生的,化去了对方那霸道至极的两股真气。

    砰!

    叶清玄重重掉在孟源筠脚下。

    这般交锋双方都是全力出手。胜负立分。

    叶清玄历来比武之时,都是在罡气的素质方面大占便宜,甚至能够击败比自己功力深厚许多的一代宗师,但今天是第一次在自己引以为荣的罡气上吃了一瘪。

    孟源筠吓得大呼小叫,还以为叶清玄被对方一招杀了,急怒之下不知哪里来的神力,天机棍左右翻飞,将扑上来的敌人杀得东倒西歪。

    一人想从后偷袭。给孟源筠旋身疾挥,登时一棍打了对方脑浆迸裂,登时带着一蓬血雨。飞跌丈外,其它人都为他威势所慑,又少了高手押阵,骇然退开。

    孟源筠护住了叶清玄,这是叶清玄靠在大树旁边,这时才看到倒在树下的竟然是自己的二哥“小鹰王”展羽。

    展羽被人一剑刺中胸腹。大股的鲜血冒了一身,此时勉强用气劲捂住血流。但却不能移动,否则必然鲜血喷涌。

    这一剑刺得极深。差点要了“小鹰王”的性命。

    “二哥!?”叶清玄眼珠子当时就红了。

    “是谁伤了你?”

    展羽脸色苍白,连着嘴唇也是苍白异常,冷冷看向叶清玄身后。

    叶清玄转身望去,一名灰袍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身姿雄伟,风采慑人,双眉灰白,斜飞入鬓,一双眼极为锐利,狠狠地盯着叶清玄,手中兵器说剑不像剑,说锥不像锥,倒像是一截桃树枝顶端加了把匕首。

    枝长三尺,尖刺长一尺,总共四尺兵刃,既古怪,又带着强锐的杀伤力。

    孟源筠此时也出言喝道:“老七,就是这老王八蛋突然出现,偷袭了二哥!唉,二哥要不是为了掩护姜斐然和方朝雪逃走,也不会被这老东西一剑刺中。”

    孟源筠话里话外的意思,叶清玄立即听了个明白。

    看来姜斐然和方朝雪已经带着皇甫敬德逃进了密道,她们二人此时应该离开了景阳宫。

    忍住完成任务的激动,叶清玄的脸色却变得阴沉下来,同时压制住心中的急躁,将自己压在一个冷静的状态之下。

    因为他感应得到,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自己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

    对方的实力,绝对是天绝级别的高手,而且绝对是天绝高手中的天绝高手。

    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奇门兵器,叶清玄心有所悟,但依旧出言问道:“来者何人?”

    那灰衣老者一比划手中兵器,淡然道:“老夫……‘游魂’宋别离。”

    “是你?‘天绝三十六高手’中排名第十的‘游魂’宋别离!?”孟源筠惊呼一声,不能置信地道:“你五十年前不是已经死了么?”

    “游魂”宋别离脸上浮现一丝诡笑,道:“不过是在下金蝉脱壳之计罢了,不然怎么可以在暗中帮助主人布下如此大局,让你们一举归天呢?”

    当然,如果此时此刻宗轩或是左少白在此的话,当能立即认出,眼前的这名老者,就是一直在师尊“天机老人”身旁服侍的那名老者,他们也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位“天绝高手”竟然隐藏数十年,竟然能够放低身段,一直甘心作为一名仆人。

    而且这宋别离除了是剑法大宗师之外,本身还是“桃花溪”的主人,曾经与夏侯清枫交过手的宋天星,就是他的侄子。

    “想不到宋前辈也搅合进了这趟浑水。”叶清玄不甘心地说道。

    那宋别离哼哼一声冷笑,道:“无知小辈,你怎知我是跳进这趟浑水之中,而不是原本就是在这里的呢?”

    “天机阁”暗中与凤仪阁勾结,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凤仪阁出谋划策,尤其如何拉拢官员,将天下那么多权贵世家武林高手全部绑在凤仪阁的马车上,这“天机阁”从中出力不少,甚至可以说,没有“天机阁”,这凤仪阁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声势。

    宋别离淡然道:“今日一见,我便送各位一共上路上。三位是结拜兄弟,正好黄泉路上不会寂寞了!”

    “那好,便由我来领教宋先生高招了!”

    叶清玄心中怒火爆发,就要跟对方拼命。

    没料到刚站起身来,便被展羽一把扯住了裤脚,叶清玄无奈,只好蹲下来聆听教诲。

    “多加小心!宋别离绝对不好对付……”展羽卯足了力气,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叶清玄拍了拍孟源筠的肩膀,示意他快点过去照顾展羽,接着缓缓向着对方走去。

    同样,此时的宋别离也是提着那奇门兵器“桃花醉”,向着叶清玄缓缓走来。

    仔细看着接近自己的宋别离,叶清玄心中暗道:这宋别离的武技的确已经达到了凡人体能的极限,任何一个动作,动作与动作之间,都是完美无瑕,不露任何弱点破绽。要在不杀他的情况下击败他,是根本没有可能的,而最有可能的结果,是自己在躲避之下,落败身亡。

    要击败宋别离,须要多管并下,出奇不意,关键时刻再使出自己与“天下第一杀手”司空见愁共同改编的一招剑法,才能有取胜的可能。

    但也只是可能而已,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身死败亡。

    叶清玄没见过宋别离,也没见过对方出手。

    不过“桃花溪”的宋天星,叶清玄倒是见过对方的剑法,是叫做,此时见到原人,方才知道那套剑法应该是套锥法才对。

    由于两人从未交过手,但叶清玄见过“桃花溪”的武功,所以看来叶清玄是多少有些自信的。

    而宋别离乃是剑法大宗师,对叶清玄你这种新崛起的后辈完全看不上眼,对他早有定见,对他的剑法更是心中有数,正是宋别离这种柢固根深的偏见,成为宋别离没有破绽中的唯一破绽。

    破绽便是宋别离的心。

    宋别离身为一代武学大宗师,不论群战独斗,经验均无比丰富,一旦让他守稳阵脚,展开攻势,那叶清玄便极有可能陷入落后挨打的局面之中,但毫无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以保不失,陷入被动的劣况,这也是叶清玄最不愿见到的情况。

    最妥善的方法,便是叶清玄最擅长的以奇致胜,在比武最开始的阶段,不能拖延,尽快使出自己层出不穷的新鲜招式,拖乱宋别离的信心和耐心,然后一击必杀。

    此时他和宋别离之间还有三十余步的距离,两人以同一速度缓缓迈进,宛如预先约好的的一般。

    整个御花园中鸦雀无声,除了火炬猎猎作响,便只有树林中的夜鸟嘶鸣,天地一片肃杀。

    两方于近处观战者,无不生出透不过气来、难堪压力的沉重感觉。

    叶清玄更是如此。

    即便是“三十六天绝”最后一名的“鬼爪”聂屠,他叶清玄也是在极为有利的条件下方才艰难取胜,像今天这样直面一名天绝高手,实在是他难以想象的。他晓得,自己必须在这三十步间想出取胜的方法,否则他必输无疑。

    自家三兄弟的生死,这一刻,全部压在了他的肩头之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