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2】景阳逃杀
    呼呼呼——

    衣袂破空声不断响起,黑暗之中避开“暴雨梨花针”的高手全都无一例外地飞到了大殿外间,将浓烟滚滚的大殿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卓惠梵倏然站立在大殿顶端的一处斗拱之上,眼前是大殿巨大的窟窿,从里面冒出滚滚浓烟,卓惠梵站稳身形,面色阴沉不定,四下里打量,防备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趁乱逃走。

    又一声破空声在其身旁落下,却是灰头土脸的“天元真人”葛元照。

    这位最注重形象,一向以仙风道骨的模样示人的凌云宫叛徒,此时往日的风度早已不知去向,整个人像是从煤窑里逃出来的矿工,满脸的漆黑,不停地往外吐着黑色的口水,像是喝了墨汁一般,嘴里没有形象地大骂道:“我ctmd百里无及,这‘乌磷弹’竟然都撇我脸上了,怎么就这么准?怎么就偏挑我?这个混账王八蛋,找到他之后,我非要把他扒皮抽筋不可!”

    葛元照骂骂咧咧,可一抬头看到卓惠梵的脸色,顿时暗道一声不好,赶紧闭嘴不再说话。

    呼呼呼……

    一枚破空声不绝于耳,凤仪阁里卓惠梵的几个师姐妹齐齐落下,其中最为权利的四位姒惠彤、嬴惠英、姚惠淑、康惠盈,站在了最前面,其他师姐妹站在外围,总数足有二十多人。

    那赢惠英性格急躁,一落地便急道:“阁主,那百里老鬼和玄化牛鼻子还在黑烟之中,咱们调集所有御林军将这里围住吧,绝不能放走他们二人中的任何一个。”

    卓惠梵阴沉脸孔。并不答话。

    旁边使用三丈软鞭的康惠盈却质疑道:“不可如此,刚才烟花出现之地是皇甫敬德那老东西的守丧之地,定然是那里出了问题,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也许只是诱饵,他们的目的也许是皇甫敬德也说不定。”

    “你开什么玩笑?”赢惠英横眉竖眼地瞪了康惠盈一眼。嘲讽道:“是你的脑袋坏了,还是他们这群人的脑袋坏了?冒着危险到这里来难道只是为了一具尸体么?亏你想的出来。那定是百里老鬼他们的内应,为了救他们才故布疑阵的。”

    康惠盈被赢惠英一顿抢白,气的火冒三丈,怒道:“那你说,百里老鬼他们到这里送死。又是为了什么?他们不会这么无脑,只是为了送死吧?”

    “他们是恼羞成怒,报复我们,你没见到那个玄化给个疯子一样的攻击么?要不是他,仙龙老祖怎么会受了重伤……”

    康惠盈还要争辩。一旁的姒惠彤突然喝到:“别吵了,有外人到了……”

    破空声中,两名身材婀娜,面带轻纱的绝色女子落了下来,一落地看着卓惠梵就说道:“阁主安好,我家老祖受了些轻伤,需要调养一下,所以命我二妃特向阁主道别。”

    仙龙老祖撤退了?

    卓惠梵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不满之色。淡然道:“多谢两位龙妃转告,也待我向你家老祖问好,希望他早日康复。”

    其中一名龙妃冷笑一声。牙尖嘴利地说道:“话一定带到。不过我家老祖也有话提醒阁主,虽然目前双方合作的事情困难重重,但是阁主千万不要忘了咱们合作之时的承诺哦。”

    卓惠梵陡然大怒,猛地一甩手,“啪”的一声脆响,那说话的龙妃当场被扇飞了出去。仆倒在地。

    “你……”

    “住口!”卓惠梵暴怒道:“哪一个让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就算是仙龙老祖来了也得给我客气三分。你不过是仙龙老祖坐前侍婢,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那两名龙妃登时吓得不敢说话。甚至扑倒在地的那位,连动都不敢动。

    而四周诸多凤仪阁的高手们,都是冷眼嘲笑地盯着那两个敢怒不敢言的龙妃,幸灾乐祸的模样更甚卓惠梵的冷言冷语。

    卓惠梵冷笑一声,淡淡说道:“你们回去告诉仙龙老祖,只要交代给他的事情办得圆满,他的事情本阁主说到做到,不用他几次三番的来试探我。不就是那把龙神用过的,却被五金流母封印的至尊龙剑么?哼哼,也就是当年的‘赤炎剑’。那五金流母只有神兵才能够斩开,我凤仪阁有‘青霜’‘紫煌’两把神剑,若是这样都不足以让仙龙老祖放心的话,那他就再去与林南轩摇尾乞怜,争取神剑‘碧岚’去吧。”

    话一说完,那两名龙妃立即拔腿便逃。再也不敢再此地多留片刻。

    凤仪阁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对那两个依附于男人的女子分外不屑。

    作为人群中唯一一名男性“天元真人”葛元照陪着众女笑了两声,还是站出来轻声道:“阁主,虽说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的性命极为重要,但靖安皇帝那里也不能不提防一二,万一他们抢夺尸体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咱们也不得不防啊……”

    卓惠梵轻笑一声,道:“葛兄放心,那里我已经为他们准备了一张牌,一张绝不可能输的王牌。他们不去偷皇甫敬德的尸体也就罢了,若是他们真的有胆子到了那里,我保证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众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是什么王牌这么厉害,竟然不用动用这里一兵一卒,也绝对是必胜的局面,那个人到底是谁?

    卓惠梵傲然一笑,扬起下巴,施施然道:“因为我安排了一个人在那里等候。那个人欠我一个人情,有他在,天下间绝对没有人能够接近那里。”

    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唤,“一叶遮雨”田仲谋报号冲了上来,急匆匆地禀告道:“阁主,大事不好,叶清玄他们突破了瀛洲武士们的防线,进入了皇甫敬德的陵寝。属下晚到了一步,被他们劫走了陛下的尸体……”

    “什么?你说什么?有人安然从陵寝中出来?”卓惠梵顿时变得暴跳如雷,怎样都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拼了命地喝问道:“真的?这是真的?这是你亲眼所见?”

    在得到田仲谋发了毒誓的证明之后,卓惠梵再次陷入了凌乱,堂堂“天下第一剑”怎么可能会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打败?

    “不可能,这绝对不……”

    卓惠梵突然闭上了嘴巴,不再继续说话。

    旁边的葛元照,有些奇怪地问道:“阁主,绝对不什么?”

    他不明白为什么卓惠梵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而且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而且露出一丝不能置信的表情。

    这是葛元照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卓惠梵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她在人前从来都是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仿佛自己能够斡旋造化控制一切。

    但这一个时刻,她眼里浮现的东西告诉他,卓惠梵之前种种的自信,在这一刻完全都被打破了。

    这是怎么了?

    葛元照惊讶的发现,此时此刻,不只是卓惠梵,便是她周围所有的凤仪阁高手,此时全都一动不动地盯着一个方向,仿佛看到了这辈子最不可能看到的一幕。

    葛元照缓缓转头,抬眼看去……

    月光之下,一个如同月光仙子一样的美女,面纱遮面,盈盈站立在不远处的另一处斗拱处,那绝世风华令天下间所有美女相形失色,甚至就连那明月都显得比她黯淡了几分,不敢与她同天争辉一般。

    那绝世容颜,那绝代的气质,曾经无数次在葛元照的梦里徘徊,想不到这一日竟然又能在世间见到。而这数十年的风雨竟然没有在对方的身体上留下任何的岁月痕迹。

    一切都像初见时那般的完美。

    葛元照喉咙顿时变得有些干哑,音调有些困难地慢慢道:“宁,宁……”

    但到头来还没等葛元照说出对方的名字,卓惠梵便已经恢复了镇定,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她已知道今日注定是自己以一场惨败收场,道:“唉,惠茹师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

    叶清玄三兄弟,领着姜斐然和方朝雪两位大美女飞过一间宫舍,惊得里面的太监宫女尖叫着抱头乱窜。

    越过宫舍,几人脚未沾地,漫空箭雨已朝他们射来,显然整座景阳宫都已在被凤仪阁的控制当中。

    这近千枝射来的劲箭,都是蓄势以待之下发出来的,而且射箭之人训练有素,有绝对都是后天巅峰的好手,故而又狠又准,箭尖通过特殊设计,能够破开护身罡气,此时恐怕天绝高手来了,亦要格挡得很吃力。

    叶清玄三兄弟首当其冲,见状惊骇欲绝,自己兄弟三人都可以通过轻功躲避,但身后的两位女士未必就有这般本事了,而且他们手中的皇甫敬德要是被射中两箭,恐怕那就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三人毕竟配合默契,只听叶清玄一声大喝,身体骤然加速,向前冲去,身上护身罡气猛地一涨,突然扩散到了两丈多宽,将身后的四人全部遮挡了起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