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1】混战不休
    李慕禅惊讶的声音响起后,整个天地从冰封千里的极境瞬间变成了春暖花开。

    那女子背对着叶清玄,看不到面容,但姣好的背影却已经让人沉迷难返。

    姜斐然和方朝雪飞扑过来,将叶清玄扶起,姜斐然面带神秘之色,低声道:“放心,我们安全了……”

    这句话让叶清玄顿时吃了一惊,那女子是什么人,竟然可以让李慕禅放过自己等人,这真是让人吃惊的消息。

    而此时,那名女子的口中跳出最潇逸跳脱的清音,一个温柔至极的声音缓缓道:“放他们走,离开这里……”

    李慕禅收敛激动的神色,肃容道:“我还欠了卓惠梵一条命,还了她,我便与凤仪阁两不相欠。”

    那女子淡然道:“你欠卓惠梵什么东西,我不管,你忘了你欠我什么?”

    李慕禅神色一僵,露出极度艰难的神色。

    气氛一时压抑,而那名女子的淡然,却始终云淡风轻。

    李慕禅脸色阴晴不定,叶清玄等人的心情也随着七上八下,最终李慕禅脸色一松,整个空间中的无形压力也随之荡然无存。

    “好,我答应你。放过他们一次。这里的事情,我不再过问,由得卓惠梵再来找我兴师问罪吧。”

    李慕禅第一次神采飞扬的眼睛中,看不到那崭亮的光芒。

    缓步走向地下宫殿之外,经过叶清玄身边的时候,淡然道:“你很幸运,你是第一个对我拔剑却没有被我杀死的人。尤其是尝过我的人里。你更是唯一的一个。好好珍惜这次的经验,我希望你能有机会主动向我挑战。”

    叶清玄十分认真地想了想,最后道:“呃……我看时间……”

    噗嗤,旁边的姜斐然和方朝雪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李慕禅的脸色却瞬间铁青。接着点了点头,冷笑几声,拂袖离去。

    看着李慕禅远去,方朝雪才拼命地抚着胸脯,叹息道:“哎呀,吓死了我。我还以为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呢?”接着又睁大了眼睛瞪着叶清玄,斥道:“你真不要命了,竟然敢拿话语挤兑剑神,就不怕他真的一剑杀了你?”

    这是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道:“李慕禅虽然好勇斗狠,但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三人倏然转身。面向来人,一个如月色下精灵般婉约动人的女子出现在眼前,虽然脸上有轻纱遮面,看不出真实年纪和面容,但只看那气质和身段,就足以让天下所有人沉迷其中。

    尤其那剪水秋眸,一瞥之间,如诗如刀。深入心房。

    那姜斐然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柔声道:“凌云宫弟子姜斐然见过惠茹师叔。”

    方朝雪和叶清玄都是同时身躯一震。终于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何许人也,齐齐上前一步,施礼道:“晚辈方朝雪、叶清玄,见过宁女侠。”

    来人微一颌首,算是答礼。

    她就是宁慧茹,“天下第一剑”李慕禅的发妻。也就是凤仪阁卓惠梵的大师姐,当年的“天下第一美女”宁慧茹。

    当年“天下第一美女”与“天下第一剑”的结合。被世人当成了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可是看眼前的情景。显然是家家有本难唱的经,这里面绝对问题多多,而且似乎是李慕禅亏欠了宁慧茹什么,故而宁可得罪凤仪阁,也不愿宁慧茹不高兴。

    “唉,你们几个小辈,真是不怕死,竟然如此冒失地闯了进来。”

    宁慧茹一招手,滚到角落里的皇甫敬德的尸体便轻松地摄入手中,单手轻轻托举,交给了叶清玄,柔声道:“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你们走吧。”

    叶清玄心中一热,激动道:“宁女侠何不有我们一同离去,凤仪阁现在问题多多,但只要宁女侠出马,绝对还有逆转乾坤的机会,我们……”

    “好了!”宁慧茹突然打断叶清玄的话头,道:“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已经离我远去,我不想听,也不想管。今日能到这里,不过是答应一个老朋友,出手相助一次。但只此一次,你我之间,互不相欠。”

    叶清玄又待解释,想要说出凤仪阁卓惠梵是魔门隐宗宗主的事情,但却被姜斐然扯住了衣袖,示意莫在相扰。

    叶清玄万分不甘心地叹了一口气,最后只能道谢,告辞。

    “既然宁女侠有了决定,晚辈不敢相求,还请前辈日后多多注意,提防有心人的暗害和算计……”

    宁慧茹叹息一声,道:“你这孩子,是个热心人呢。”

    接着一转头,又看向姜斐然,认真地说道:“道宗也来了。”

    一句话姜斐然顿时满脸通红,充满了雀跃的样子同时又突然转入暗淡。

    李道宗固然是自己喜欢的年轻才俊,可是如今一剑山庄的李慕禅如此选队,日后说不得便要与李道宗敌对,这份感情又能得到什么祝福呢?

    宁慧茹这时继续道:“你不必多想,上一代的恩怨,自有上一代去解决,莫要因为我们,耽误了自己的选择。顺着自己的心意行事吧,莫要考虑太多,否则……无论结局如何,都会对自己的选择后悔不迭。”

    姜斐然神色陷入阴晴不定中,而宁慧茹翩然而去,一闪之间便消失在宫殿的尽头。

    叶清玄看了一眼沉睡如死的皇甫敬德,叹了口气,道:“你们走,带着靖宗皇帝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

    方朝雪一愣,道:“那你呢?”

    叶清玄向姜斐然一一要回自己的六把子剑,双指擦过黄晶剑的剑身,倏然道:“被李慕禅打得这么憋气,怎能不好好发泄一下呢?”

    **********

    杀——

    景阳宫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外围是数千御林军围攻,里面是数处激烈交手的地方。打得不亦乐乎。

    地下宫殿之外,石舟平九郎与展羽的战斗已经到了最白热化的程度。

    面对展羽气势不断叠加的神功,石舟平九郎心中叫苦不迭,不敢再继续积聚罡气,转而急冲冲地抢先出手。猛咬牙龈,最得意的绝技使出,全力一刀如电芒般向上撩击半空中的“小鹰王”展羽。

    寒光如电,瞬那间来至展羽两腿之间。

    同时展羽也是冷哼一声,双臂一展,头下脚上地飞扑而下。双爪如电,攻向了石舟平九郎……

    砰然一声巨响!

    展羽身形向上弹起十余丈,连番数个跟头,双臂一振,方才稳稳控制住身形。

    而他的对手石舟平九郎则是向后拋飞。落地后站立不稳,接连翻出去数丈距离,脸色瞬间通红,差点喷出一口鲜血,不过瀛洲武士天生的轴劲却让他死死憋着这口血,就是不让它吐出来。

    但好巧不巧的是,石舟平九郎落地之后的位置距离孟源筠不过几步距离,孟源筠见此情形。哪里会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呼啸一声,手中天机棍一甩。荡起层层棍网,将身边所有瀛洲武士击退数步,然后仗着绝世轻功,猛地朝着倒地的石舟平九郎扑了过去,长棍一点,一式“疯狗咬喉”。迅疾无比地一棍直奔对方咽喉。

    眼见孟源筠就要一棍取了石舟平九郎的性命,就在此时。一声冷哼由左方传来。

    声音刚起,劲风便已到了身旁。

    孟源筠来不及回头。立即如响斯应,天机棍化作层层棍影,把左上方的空档封锁得滴水不通。

    只凭对方攻击的速度,就知来者高明之极。

    砰!

    一声气劲交击的爆响声,孟源筠被对方一掌劈出数丈开外,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势,不过想要击毙石舟平九郎的目的立即化为乌有。

    抬眼处,由左边头飞掠而至的是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长衫拂飘,气度不凡,模样看来虽风神灵逸,但总带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气,一掌震退孟源筠之后不依不饶,紧追其后,杀了过来。

    看到孟源筠的天机棍化出满天棍影,凌空洒来,冷哼一声,中年人又是一掌印出,微笑道:“换了你师父百里无及来还差不多,若是你,则只是找死!”只听他口气,便知此人身分辈分均极高。

    孟源筠看清了来者面貌,不由得讥笑道:“说得好!便让在下看看卖主求荣的‘一叶遮雨’田仲谋,到底是如何厉害法。”

    “竖子找死!”背叛了“青衣楼”,投靠凤仪阁的田仲谋怒火冲天,大喝一声,杀了过来。

    最后一句话未完,两人凌空对上。

    **********

    这边厢孟源筠与田仲谋战到了一处,而那边厢又传来一连串兵铁交鸣的声音和一声尖啸。

    有了田仲谋的紧急救援,石舟平九郎得了喘息之机,再次翻身迎战,展羽此刻刚和石舟平九郎短兵交接,鏊战极其激烈。

    两人武功路数不同,但却都是以气势见长,讲究以命搏命,其凶险处,非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再一交接,双方没有了凝聚气势的过程,只能以最直接的招数对敌。

    双方连拚数招,发出穿震耳膜的激响后,刚刚受了些内伤,心理也不占优势的石舟平九郎立时落在了下风,便被迫退了半步。他知道不妙,发出尖啸,召唤后方的同伴来援。

    胜败就在这刹那之间。

    孟源筠给田仲谋压着,若让其它瀛洲高手与石舟平九郎联手在一处,势必会让石舟平九郎得到恢复真实实力的机会,他展羽再想取其性命便难上加难,甚至自己都有可能休想活命。

    际此生死关头,展羽把他的人潜能彻底发挥出来,大步迫前,狂喝一声,人猛地朝前飞扑出去,半空中不停转身,瞬间气劲走遍全身,犹如神龙出海一般气势万千,双爪间更是涌出千重光浪。趁对方气势略挫的一刻,把石舟平九郎卷入万千寒芒之中。

    嚓嚓嚓!

    声音暴起,石舟平九郎虽展尽浑身解数,仍被展羽迫得频频后退,身上衣襟更是纷飞乱舞。被破开护身罡气的锐气刮成了碎片,身形狼狈不堪,瞬间爆出百十道血痕,极为凄惨,不要说反击,就算是自保都已不易。

    而那剩下的十多名瀛洲武士。少了孟源筠的束缚,已经掠至丈许开外。

    展羽一声鹰啸,作为最纯粹的民族主义者,展羽对这些不停侵犯边疆的异族人大为反感,眼见这群人的助攻已经不可避免。索性暂时放弃压迫石舟平九郎,而是如翔鹰般飞过其头顶,转而先行攻击这些瀛洲武士。

    他知此乃关键时刻,立时排除万念,心与神合,灵台不染一尘,双爪由快转缓,双手间似变成重若泰山般慢慢举起。

    石舟平九郎本应可趁他胸门大露的一刻。“泽风”宝刀闪电插入。

    可是之前展羽的暴力连击,让他一时间喘息不得,难以再次出手。

    而展羽此时的这玄妙无比的动作。像忽地把方圆丈许内的空气全抽空了,还有种慑吸着他心神的气势,使他不但不敢进攻,连退后也有所不能。

    石舟平九郎心中叫糟,知道对方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自己,幸好此时他的这一招只是对付身后的诸多他人。而不是针对他自己,索性向前逆向而去。获取得之不易的喘息之机。

    **********

    砰!

    田仲谋一掌扫中棍尖,身形逆势往上升去。宛如一片被风沙吹起的落叶。

    孟源筠则全身一震,往下落去,落地后靠着步伐连连回旋,方才化去对方一掌之力,不由得暗呼了一声厉害。

    对方不但能在重重棍影里扫中他的天机棍,还连续送来奇寒无比却又如暴雨般呈现颗粒状的异种真气,把他形成的神龙硬生生崩碎了一条,差点伤了他左手臂的经脉。

    孟源筠第一次遇到如此强敌,唯有落往地上,连连后退,暂避锋芒。

    而对面的田仲谋更是大吃一惊,从始至终,他一直窥伺在旁,想觑准时机,把孟源筠和展羽二人其中的一个加以狙杀,后见石舟平九郎势头不对,才被迫现身。

    本以为自己是蓄势以待,对方却是仓卒应战,以他超过七十年的深厚玄功,孟源筠还不是一对手便非死即伤?

    哪知此子年纪轻轻,竟可挡他全力一扫,而且看样子犹有余力,哪能不让他大吃一惊。

    不过他自恃玄功深厚,奇技无穷,冷哼一声,又老鹰扑兔般凌空下扑,双手幻出千重爪影,往下面落地后仍一阵摇晃的孟源筠狂攻而去,冷泛的杀气,连远在三丈外的展羽等均可清楚感到。

    不过如此一来,田仲谋若是不先解决掉孟源筠,就无法到一旁去帮助石舟平九郎,只能希望那瀛洲高手能尽快找回状态,反手战胜那明明比他弱了数筹的“小鹰王”。

    孟源筠全身心投入,忘记生死地去应付眼前的大敌。抛开一切,心神倾注到对方笼罩着他全身的攻势里,一棍往上刺去,以没有变化的一棍,应付敌人诡奇多变的爪影。

    他是那么专心,此刻就算展羽被人杀死而发出惨叫,他都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更不会因此而分心。

    **********

    展羽的锐利鹰爪闪耀金色光芒,配合罡气宛如涨大了数倍一般,堪比任何神兵利器。

    此时敌方赶来增援的瀛洲武士,最前面的两名武士已扑至他两侧,却受他鹰爪锐气的压力所迫,在离他半丈处骇然停了下来,还上下运刀,不停地比比划划,试图抵抗由他发出的凌厉锐气,一时间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此时展羽的位置恰巧在石舟平九郎与支援的瀛洲武士之间,正好被双方有意无意地夹击起来。

    按理说,只要这些瀛洲武士同时全力出手,绝对能够压制住展羽不断上涨的气势,可是石舟平九郎已经完全丧失了必胜的信心,即便占据优势,也不敢轻易出手,只是拼命地回气喘息着。希望能找回自己最为巅峰的状态。

    蓦地展羽狂吼一声,其声威有若猛虎出林,震得正待扑上来的敌人耳鼓轰轰鸣响,同一时间,他以出招。向前挥探而出,化作一道精芒眩目的慑人彩虹,迅如电闪般以没人可看清楚的速度,照脸往面前的十余名瀛洲武者疾抓过去,爪风带起了人的狂飙,震耳欲聋的生猛虎啸。却奇异地吸摄着这群武者不能后退分毫,十余名瀛洲武者被其爪力牢牢迫退至方圆一丈之内,凛然有猛虎威凌天下的势头。

    虎啸骤然而止!

    接着便是一声龙吟……

    双爪间一条神龙围绕这十余名瀛洲武士一阵盘绕,双爪如电,连续向内侧爪击……

    咻咻咻!

    奇异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之后,神龙倏然消失不见,现场十余名瀛洲武士呆立当场,石舟平九郎目瞪口呆之际,哗啦一声轻响,那十余名瀛洲武士瞬间破碎成一地肉块,鲜血迸射,染红了好大一片地域。血腥气顿时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呕。

    石舟平九郎浑身如遭电击,不停颤抖。

    展羽倏然回身。双目神光如电,罩着石舟平九郎,令这瀛洲高手不禁一阵心怯,觉得他凌厉的眼神似能看穿他的五脏六腑、经络血脉,又似根本不是看着他。

    石舟平九郎脑海一片空白,忽地兴起了“逃跑”这个想法。

    原本还为自己的小聪明庆幸不已。如今却变成了后悔万分。同时暗暗怨恨,为何这次结盟。不是瀛洲第一武士前来,偏偏却是派了他这个第二武士。

    展羽的气势在此刻达至平生以来最巅峰的状态。直有三军辟易之威。

    三指并立,遥遥罩定石舟平九郎。

    石舟平九郎终是一代高手,在此生死关头,知道除出手硬拼,见个真章之外,别无他法,只要硬着头皮,凝聚全身功力,横刀力架。

    “受死!”

    展羽傲然一声,飞身腾跃数丈距离,翔鹰落地的一爪劈来!

    爪刀相击,发出“呛”的一声清音,交触处火星四溅,既好看又是诡异之极。

    展羽翻身而退,落地后双手负于背后,潇洒释然,神态有若天神。

    石舟平九郎仍是横刀顶上的姿态,看似稳若泰山,双目紧瞪着眼前这不可一世的对手,按着双眉间现出三点淡淡爪痕,然后出淡转为血红,往上下延伸至三寸的长度。

    这时众人耳鼓内还似听到刚才两人硬拼那一下时的余音。

    石舟平九郎眼神转暗,名刀“泽风”“当啷”的一声掉往地上,脸上血色尽退,原地摇晃一下,接着“砰”的一声往后倒跌,尘土扬起,当场毙命。

    **********

    石舟平九郎与其相随的十余名瀛洲武士全部命丧当场,此地只剩下与孟源筠纠缠不休的田仲谋一人。

    此时孟源筠的天机棍化作千万道光影,把田仲谋卷在重重棍网里,可是田仲谋一点不受约束,行云流水般凭着双掌隐隐封架着对方狂暴的攻势,只不过脸上再没有先前那神采飞扬之色,转而变成了异常的凝重。

    展羽背负双手,傲然朝着这边的战圈走来,杀气缓缓而至,直逼“一叶遮雨”田仲谋。

    田仲谋显出他人的武功,使出一招玄妙的手法,一指点在棍头处。

    孟源筠天机棍一顿,棍影散去。

    田仲谋倏地退开,厉声道:“两个竖子想要夹攻田某人吗?”

    展羽哈哈笑道:“我们兄弟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像你这么可口的美食,展某自然要来分一杯奠了?”

    孟源筠更是把天机棍往肩上一扛,笑嘻嘻地道:“之前田前辈都已经说过了,要小的师尊前来才有资格跟你单挑,我们这两个小辈一起向前辈讨教几招,那不是天经地义么?”

    田仲谋最恨这孟源筠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放佛看透了自己的深浅,极尽讽刺之能事。一时间他感到进退两难,原本他想着缠住这两人,直至前方大殿内己方人马解决了其他入侵者之后能够到这里来援手。不过没想到援兵未至,自己已经成了光杆司令,要独立单挑两名后起之秀。

    而前方有卓惠梵、仙龙老祖等绝世高手坐镇的大殿。为何此时都无法解决来袭之敌,对这边最重要的位置完全救援不及呢?

    他虽然知道来袭者都是武功高绝之辈,但也没有想到此时卓惠梵等人面对的,是玄化真人和百里无及这两个天绝榜上排名靠前的绝世高手,故而一时半会绝不会处理干净。他这边如今只能靠他一人来顶着了。

    但是刚才他已经亲眼目睹展羽以先天无形锐气斩杀石舟平九郎那无比霸道的一招,那还敢同时接下这两个年轻高手。

    他生性自私,绝不肯牺牲自己成全大局。

    顿时萌生了退意,准备逃走。

    这时地下宫殿方向一声厉啸,叶清玄和方朝雪、姜斐然三人抬着一条卷成一团的毛毯便冲了出来,也不知里面卷的是什么东西。但只是一见对方又增添了三名潜力军,那田仲谋立时不作他想,翻身便飞退出去,瞬间远遁。

    “别追了!”

    展羽唤停正要追击而去的孟源筠,看着一脸兴奋之色的叶清玄。心中不由得想明白了一点——

    这次的任务完成了。

    果不其然,叶清玄兴奋地朝着二人点了点头,旁边的方朝雪已经兴奋无比地开始说道:“你们相信么?我们是在‘剑神’李慕禅的手里把人给救出来的,真是吓死我了……”

    “什么?”展羽和孟源筠顿时大吃一惊。

    再看叶清玄前襟上吐出来的鲜血,展羽立时关心问道:“老七,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叶清玄笑道:“不碍事,李慕禅还没机会下杀手,便被另一人拦住了……”

    “是谁?”孟源筠顿时追问道。

    “没时间说这些了。回头告诉你……”叶清玄将背后的一卷毛毯塞给了孟源筠,急道:“你们带着皇帝老爷子先走,我去接应百里前辈他们……”

    “好。你小心!”

    展羽知道实情轻重缓急,这个七弟的运气和功夫都是好的不行,他去接应百里无及他们,绝对没有问题。

    “用那么费事么?我来通知他们!”

    孟源筠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炮仗来,点燃了一松手,咻——

    一道烟花直上天际。砰然声响中,在天空中炸开一朵美丽的花朵……

    “怎么样?漂亮吧?”孟源筠笑嘻嘻地说道:“有了这玩意就不用专门去告诉他们了……”

    可他一转头。却看见展羽和叶清玄一脸的铁青。

    “怎……怎么了?”孟源筠心虚地问道。

    “你山炮啊!”叶清玄暴怒,“你是通知咱们的人。还是通知凤仪阁的人啊?”

    “啊?”

    孟源筠瞬间想明白了这个其中的关键,释放了这个信号,无疑也通知了凤仪阁的人这里有其他的人手,而起看样是阴谋得逞准备逃窜了。

    就算不知道他们干成了什么事,凤仪阁的人也绝不会放过他们,必然引来大批高手围攻过来,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费尽心力为几人引来高手的计划,等于自行告破!

    烟花未尽,四周已经有大批的人手冲杀过来,喊杀声震天而起。

    “看你大爷,跑啊!”

    展羽一脚踢在了孟源筠的屁股上,上前两步,扯着毛毯的一端,便领着众人跑向了秘密通道的位置。

    这**的孟老六。

    叶清玄怒骂一声,任务最重要,此时只好舍弃痛殴群雄的想法,随侍在众人身后,一起先逃出此地再说。

    **********

    此时大殿内已出现了新的情况。

    百里无及虽然轻功盖世,无人能及,但同行的玄化真人太过强硬,与众多绝世高手死命互拼,虽然一时强过大多数人马,但最终还是会被众人围殴致死,甚至是活活累死。

    所以关键时刻,他还是几次三番的主动帮忙,解救玄化真人于危难之际。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终于被人抓住机会,百里无及被仙龙老祖和章丘太炎联手轰了一记,顿时在内力比拼上吃了大亏,被一招轰得跄踉倒退,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虽仍能辗转腾挪,但谁都知他是强弩之末,难再逞强出手。

    而如此一来,别的不说,玄化真人便是必然会被留在此地,不能逃脱了。

    仙龙老祖之前被玄化真人轰得气血翻腾,此时一占有优势,顿时狂态复发,放声大笑中朝着玄化真人冲去,想要一举了结这根眼中刺。

    没想到此时外间天空中突然爆起一团烟花,花朵艳丽非常,正从头顶破开的屋顶处看了个真切。

    “不好,有问题!”

    卓惠梵一声冷哼,群雄顿时感到一阵不安的心悸。

    恰于此时,一团黑忽忽的东西突然被那受了重伤的百里无及丢了出来……

    砰!

    那东西落到中殿的半空处爆了开来,化作漫天黑雾,大殿之内顿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小心敌人趁机逃走!”

    章丘太炎的提醒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随着黑雾兴起的同时,里面突然又传来一阵机括打开的声响,然后便是漫天飞射的暗器声,暴雨般地倾泻而来。

    这里的群豪都是武道高手,就算闭着眼也一样对敌,故而各自持着兵刃,以耳力判断暗器位置,叮叮当当地将暗器抵挡了下来。

    不过……

    大殿内瞬间响起了一片惨叫之声……

    “暴雨梨花针!?是唐门的暴雨梨花针!”

    “百里无及,你tmd太阴损了!”

    “不好,我中暗器了!”

    “暗器上有毒……啊,唐门的人呢?有没有唐门的高手,快快解毒!”

    ……

    顿时大殿内便乱作了一团。

    原来那些激射的暗器不过是表面现象,真正的杀招是暗地里射出的“暴雨梨花针”,这玩意无声无息,藏在一个圆筒之中,以机括发射,瞬间便会射出上千枚牛毛一样粗细的针体,专破内家护身罡气。

    在大家全身抵挡普通暗器的时候,百里无及偷偷释放这唐门的最高明暗器,顿时天下群豪大部分中了这阴损的一招。

    仙龙老祖怒极大吼:“百里无及,我必将你碎尸万段,你……嗷!”

    正怒骂的紧要关头,他却立即被玄化真人循声而至,漆黑的浓烟中,爆裂的劲气交击声响起,在众人还未来得及救援之际,就听得仙龙老祖一声闷哼,身形暴退,显然受了不小的伤害。(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