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0】仙神一剑
    所谓剑神,不外如是。

    李慕禅的存在,让叶清玄产生一种莫名的愤怒。

    那是一种心中存在敬仰了一辈子的童话,最终被丑陋现实打破之后的愤怒。

    在叶清玄的心中,“剑神”这个名词,绝对不应该只是一个绰号那么简单。能够被人称为剑神的人,除了他的剑术已经出神入化之外,还要有一些必要的条件。

    那就是他的性格和品德。

    剑法达到极致的人虽然不多,但纵观武林历史,数千年来这样的人物也绝对不少,每隔三五百年,总会出现那么三五个。但之所以被人像神一样的敬仰和期待,就应该有独特的人格魅力和高尚的品格。

    否则大不了就应该称为“剑尊”,“剑圣”,或是“剑魔”,而绝不应该被人尊奉为“剑神”。

    叶清玄喜欢被人称为“剑仙”,不管前面加不加一个“小”字,他对此都极为重视,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对一个“神”字,还差的太远。

    历史上的“剑仙”不胜枚举。

    就算数十年前,不还有个差点挑战李慕禅的萧不乾么?

    “剑仙”也是传说,都能以气御剑,剑法飘逸如仙,充满出尘之气。

    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剑神。

    因为他们都缺少一股气——

    一股傲气,一股正气。

    在叶清玄天真的想法当中,总觉得要作为一位剑神,这股傲气是绝对不可缺少的,这股凌然正气也是不可少的。就凭着这股傲气和正气,他们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生命视如草芥。

    因为他们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他们所热爱的道。

    他们的道就是剑。

    他们既不求仙也不求佛,人世间的成败名利,更不值他们一顾,更不值他们一笑。

    他们要的只是他们那一剑挥出时的尊荣与荣耀。在他们来说那一瞬间就已是永恒。

    为了达到这一瞬间的巅峰,他们甚至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纵观天下,有几个人够资格被称为剑神?

    叶清玄不敢妄自菲薄,但在他心中,李慕禅绝对算不上真正的“剑神”,就算他剑法通神。也不过是个武夫,他有这股傲气,但却没有正气。

    他的存在,侮辱了“剑神”二字。

    所以叶清玄出手了,不是为了生存。而仅仅是因为对面的这个人,他活着,就是对心中的武林正道最大的侮辱,他活着,就会让自己对整个武林充满了失望。

    所以,叶清玄出手了……

    黄色的光芒闪耀,剑未至,半空中却陡然传出一缕清音。如萧、如笛……

    李慕禅眉毛一挑,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模样。

    接着叶清玄的剑尖一震,渺渺仙音如波纹一般的荡漾开来。音波过处,天地为之一变,原本只是身处地下的秘殿,却仿佛突然迈进了一方仙境之中。

    李慕禅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对于对方可以利用音律将自己引入这一片幻境之中感到一丝的不可思议,不过嘴角微翘。淡淡说了句:“雕虫小技,且看你有几分手段……”

    索性背手伫立。淡然地看着天地间的变化。

    而另外的姜斐然和方朝雪却已经在这幻境中迷失,看着从天而降的花瓣雨。闻着诱人的花香……

    那花瓣……

    是樱花?是桃花?是梅花?

    那香味……

    是茉莉?是兰花?是栀子花?

    如诗一般的仙境,让二人困顿其中,难以自拔,更不知趁此机会逃走……

    在李慕禅眼中,那叶清玄宛如九天而降的仙人,踏着云朵,对着他洒然而来,右手长剑一指,横空而至……

    那速度慢得仿佛时间已经停止,偏有快得让自己来不及反应。

    “好厉害的幻境!”

    李慕禅由衷赞叹了一声,明明已经感受到了危险,但他就是不能退出幻境之中,甚至身手都难以动弹一下。

    无论李慕禅意志如何强烈,那叶清玄所化之仙人,便如在眼前一般,翩然而降,那长剑之上,先是一缕剑气盈然而出,接着便是剑气纵横之刻,耳畔音律更如仙籁,如箫如瑟,奇异美妙,让人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

    正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天地间,只存在着这仙子的一剑之中,任何抗拒的意识都已不存在,甚至任何意识都不存在……

    唯一存在的,便是等待——

    等待这一剑的到来,等待死亡的到来。

    李慕禅的嘴角,甚至出现了一缕淡淡的笑意,邪邪的笑意。

    就像是曾经被叶清玄这一剑杀死的三百高手一样的笑意……

    “好剑法!”

    李慕禅再次由衷赞叹。

    “不过……”

    原本那幸福降临的淡淡笑意,突然被一丝冷笑所替代!

    “还差了点火候!”

    此时叶清玄的一剑,距离李慕禅的眉心只有不到一尺,一股白金色的光芒突然以李慕禅的眉心为中心,倏然扩散到了全身,如同鸡蛋壳一般护住了全身,叶清玄飘然而至的一剑,便刺在那白金色的护身罡气之声。

    剑的轨迹戛然而止,叶清玄露出从未有过的凝重神色,不过手下劲道并未停歇,剑尖继续在那护身罡气上作用……

    咔咔……

    剑尖深深嵌入护身罡气之上,伴随着破碎声,上面出现了几道裂痕,破开护身罡气不过眨眼功夫!

    而就在这时,李慕禅出手了!

    双指成剑,指端闪耀出更为炫目的白金色光芒,那是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亮,却有着比寒冰还要寒冷几十倍的低温。

    一瞬间,天地间下起大雪。幻境中竟然再次出现了幻境。

    原本淡粉色的梦幻之境,下起了鹅毛大雪。

    雪花与樱花齐飞……

    更显凄美。

    李慕禅指剑一现,叶清玄感到天地之间,李慕禅的人和他的剑瞬间合成一个不可分割、浑圆一体的整体,那完全是一种强烈且深刻的感觉。微妙难言。

    李慕禅双目同时神光电射,罩定叶清玄,令叶清玄感到身体里外,没有任何部份可瞒得过这位“天下第一剑”的观察,被看通看透,有如赤身**。暴露在寒风冷雪之中。

    这一刹那,一堵如铜墙铁壁、无形却有实的剑气,以李慕禅为中心向叶清玄迫来,令他必须运气抵抗,更要迫自己涌起斗志。否则必然心胆俱寒,不战而溃。

    如此武功,若非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任谁说出来,都不敢相信是真实的。

    李慕禅双眼神光如电,冷如冰霜地缓缓说道:“小子,你是个剑道天才。所以我更不能容你。”

    叶清玄肃容道:“李慕禅,我对你感到很失望,你不配‘剑神’这个称号!”

    “哼。大言不谗!百年间,如你这般的天才,我屠之如狗!你可以因之前的话而自傲,不过,你还是带着我这句话去死吧。”

    哗啦!

    护身罡气被叶清玄戳破!

    而李慕禅的一招指剑,也在这个时候击发!

    指剑与长剑。在二人之间碰到了一处……

    天地间都在这一刹那静止!

    包括所有的人,包括幻想中的花雨和落雪。甚至包括所有的声音……

    这一刹那,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接着便是一点耀眼的光芒。在双剑交击的一点扩散开来,光芒所至,幻境破碎,露出原本的地下宫殿,然后便是地下宫殿开始破碎,缓缓向外扩散。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击之间疯狂地向外抛飞……

    包括姜斐然、方朝雪,以及床榻上皇甫敬德的“尸体”……当然,更包括叶清玄!

    李慕禅的一剑击出,却并未终结,而是一道激光般的白金色剑气,顶住叶清玄的剑尖,不停地向叶清玄穿去……

    这一剑,横过虚空,沿着笔直路线,击向叶清玄,不理天下间诸般武学的巧妙变化,只是集中于一点,至简至强,他这一剑,已尽显臻达巅峰又是最本源的精粹,本身充满莫之能御的威力。

    剑光所至,天下冰封。

    这一剑,便是李慕禅的绝世神剑——。

    剑啸声同一时间充盈场上,一改先前的气象万千、惑人心魄,类似龙吟虎啸的异声,骞地从四周传来,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遥不可及,霎时间已响彻整个空间,震人耳鼓,放佛那天际传来的雷鸣,更胜呼呼狂啸的强风。

    一时天地间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异声。

    叶清玄身体冒出金黄色的光芒,护身罡气如有实质,晶莹剔透,施展到了极致,配合本就坚固的躯体,以及手中拼命输出的罡气,勉强抵挡着“天下第一剑”的攻击。

    砰!

    叶清玄被李慕禅的剑气顶着轰击在三十万斤重的大铁门上,只是一个阻碍,那大铁门轰隆一声,便被掀翻出去!

    叶清玄罡气将尽,无已为继,李慕禅凌厉无匹的剑气之下,把他连人带剑顶得飞身出去,往后抛跌,就那么滚出门外,颓然倒地。

    哇!

    叶清玄终忍不住,喷出漫天鲜血。

    李慕禅指端白金色的剑气长逾数丈,粗如水缸,狞笑声中一剑扫来,叶清玄自知必死之际,眼前一朵白云般的飘落一名女子,倏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李慕禅一剑之威,戛然而止,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出现的女子,惊呼道:“你?是你?你终于肯见我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