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所谓剑神
    叶清玄此时感觉极其不好,那就像是一只被老猫盯着的小老鼠,虽然对方一动不动,但自己已经成了对方爪下的玩物,顷刻间便足以让自己丢掉一条小命。

    对方不动,他也一动不敢动。

    身旁的方朝雪似乎也感应到了来自对方的强大压力,紧紧攥着剑柄,却是不敢轻举妄动分毫。

    而姜斐然的娇躯竟然轻微地颤抖了起来,那是不可压抑的恐惧之情。

    姜斐然的异样让叶清玄和方朝雪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姜斐然身为凌云宫弟子,竟然会有如此失态的举动,显然已经知悉了对方的身份,并未对方而感到十足的恐惧。

    这个人,到底是谁?

    叶清玄疑惑看了过去,没想到此时那端坐在床榻上的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说,一个人若是已经站到了天下的顶端,那等待他的,就只剩下了死亡了么?”话音落时,那男子已经缓缓回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清玄,看都不看另外两人一眼。

    而在叶清玄眼中,天下之间别无他物,只剩下了那一双明亮到让人目眩的双眼,犀利明亮得让人不敢直视,甚至会下意识地躲避对方的目光。

    就像是面对一把锋利的剑,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之后才注意到那张没有半点瑕疵但稍显狭长的英俊脸庞,均匀优美的身型和渊亭岳峙的体态,以及那不可一世、傲至巅峰的绝世风范。

    看着对方略微有些熟悉的脸庞,叶清玄立即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理解了为什么姜斐然会不受控制地感到恐惧。

    这个人,绝对是己方所有人的噩梦,也是他们如何都不会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物,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天下第一剑”,“剑神”李慕禅。

    终于见到这位天下第一人了。但想不到却是这种完全对立的场面。

    怪不得这里没有一名护卫在场,原来有这“天下第一剑”在此,又如何用得着别人出马呢?

    叶清玄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缓缓道:“武道一途,又哪里有顶端可言!”

    “说得好!”李慕禅淡淡说道,“不过却很无知。武道一途固然没有巅峰。但一个人受能力所限,资质也有限,必然有自己的顶峰。一个人若是以为自己可以无限制地修炼下去,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李慕禅倏然站立,身躯比之叶清玄尚要高寸许。给他目光扫过,叶清玄生出甚么都瞒不过他的感觉,同时被他呵斥,也感到不由自主地一阵心虚。

    但叶清玄知道这是自己自惭形秽的心理作祟,若是连话都不敢回答,那就不用动手了,趁早自我了断的好。

    想到此处,叶清玄胆气不由得一壮。眼中神光一闪,淡然自若地答道:“李先生突有所感,莫不是武道一途也到了巅峰瓶颈了么?”

    至此叶清玄无疑等同叫破了对方的身份。一旁的方朝雪呻吟一声,差点当场晕厥。

    天下间无论任何人,有胆子面对李慕禅病侃侃而谈的,除了同为天绝高手的几人之外,恐怕现在也就是这位叶清玄了吧。

    李慕禅眼中神光一闪,暴喝道:“狂妄!”

    叶清玄一愣。猛地后撤两步,呛啷一声。紫色光芒一闪,一把短剑凌空横亘在了他的眼前。当的一声,竟是挡住了对方不知何时攻至的一剑。

    李慕禅一瞧之下,不由得冷笑出声:“哦?以气御剑,你就是阁主特别交代,要收取性命的小辈叶清玄了吧?以你年纪来看,如此内功倒是颇为不俗。”

    一招之间,叶清玄冷汗刷地冒了出来。

    原来对方一声暴喝的同时,身躯一动未动,不过是控制体外罡气,通过眼皮一眨的力道,倏然攻来的一招。

    就算叶清玄没有防备,也顶多是被打个嘴巴一样的力道。

    不过对方通过一个眨眼皮的动作就能发动攻击,这份力量绝不是叶清玄能够对抗的。

    甚至在他心中衡量一遍,恐怕没有一个人会是这位“天下第一剑”的对手。

    叶清玄已知晓自己必死,悄悄比划了一下,让姜斐然和方朝雪二人想办法逃走,而他倏然道:“李先生不在‘一剑山庄’备战,又何必下山搅合进眼前的事件之中呢?难道您不知道凤仪阁阁主,本就是魔门隐宗的宗主,所作所为都是逆天行事么?”

    李慕禅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

    “什么?”

    叶清玄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就是堂堂天下第一人的胸怀么?

    面对魔门肆虐天下,就这么不管不顾?

    李慕禅淡然道:“天下兴亡,与我何干?世间大乱,又与我何虑?”

    叶清玄苦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质问道:“既然李先生自诩世外之人,不管世内之事,那又何故帮助凤仪阁,出现在此呢?”

    李慕禅缓缓向前,从叶清玄身旁缓步经过,微笑道:“因为我欠卓惠梵一个人情,我答应过她,会帮她杀十个人。如今已经杀了九个,就差一个了。原本以为此次会遇到一个像样点的对手,想不到第一个来到这里的,是你们三个小辈。也罢,既然李某没有食言,便不算违约。你们三个自己决定,留下谁的性命吧……”

    方朝雪的身子已经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反倒一直激动不已的姜斐然听了此话,身躯猛地一震,接着冷言道:“既然如此,就由晚辈来领教‘天下第一剑’的高招吧。”

    李慕禅冷冷看了她手中的“碧岚”剑一眼,道:“你手持碧岚剑,当时凌云宫的下任宫主人选吧,林南轩终于舍弃了此剑,看来他的剑法终于达到了忘剑的地步。嗯,杀了你也好,正好可以让林南轩来复仇,趁此机会试试他的功夫长进了没有。”

    姜斐然虽然数次登临“一剑山庄”,但却从来没有与李慕禅真正见过面,她所见的,不过是宫中长老绘制的一副图像而已。

    “看剑!”

    姜斐然听到对方贬低师尊,顿时忘却一切恐惧,拔剑就冲着近在咫尺的李慕禅刺了过去。

    半空中一抹兰霞,李慕禅冷眼看着对方这一剑到了眼前,却是怡然不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横空而至。

    确切地说,是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了神剑“碧岚”的剑锋,漫天的剑气顿时一缩,重新变回一把真实的宝剑,就静静地凝在李慕禅身前三尺之外。

    毫无疑问,那两根手指的主人便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叶清玄。

    李慕禅,什么狗屁的大侠,什么狗屁的“天下第一剑”,原来不过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亡命徒而已。

    看著李慕禅冷峻如同山峰的姿态,叶清玄强忍怒火,苦笑道:“李先生不必动气,这动手之人不是她,是我……”

    “不,你……”

    姜斐然还要争辩,叶清玄却是一摆手制止了她的话头,缓缓道:“既然阁主已经点名取我的性命,就算此时逃得一劫,也未见得逃得出景阳宫了吧!”

    李慕禅倏地冷笑,道:“如此前怕狼后怕虎,不如自尽算了!李某人苦寻敌手,足足等了百年,也不过出了个萧不乾,可惜他畏惧隐遁,不知所踪,又过了数十年,也才出了个罗破敌,你这小子妄称什么‘剑仙’,简直大言不惭。趁早让李某人送你归西,莫在眼前碍事。”

    又是一个绝世武痴,跟纳兰成吉一样的武痴。

    接着李慕禅有转向姜斐然,冷声道:“天下间从无一人能够用剑指着李某人之后还活着的,一个都没有,今日你运气好,李某人只会在这里杀死一人,日后再遇,必取你性命!”

    堂堂天下第一高手竟说出如此小肚鸡肠的话语来,让叶清玄等人分外绝对不可思议,偏偏又真实得不能在真实了。

    姜斐然双手持剑,剑尖却还在叶清玄的两指之间,拼命地一阵挣脱,那剑身却是一动不动。最后姜斐然无奈,气的骂道:“叶清玄,你混蛋,你想死,就去死好了!”

    叶清玄头也没回,盯着李慕禅,却是对身后的姜斐然说道:“如此咱们说好了,就算我死在此地,你们也不许上前一步,更不许动手。”话音一顿,叶清玄又道:“帮我跟吟雪带句话,就说……”

    叶清玄倏然停止,因为他无论如何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样的一句话可以完全表达出自己的心情。最后伸手一招,“灵渺七绝剑”的六柄子剑全部落至手中,振腕一抖,咚咚咚,六柄子剑刺在地面。

    “就帮我把这六柄短剑送给吟雪吧……”

    方朝雪和姜斐然更是大吃一惊。

    “那你如何应敌?”

    “灵缈七绝剑”克敌制胜,靠的就是七剑合一的剑阵,若是连剑阵都舍弃了,叶清玄又有什么一搏之力呢?

    叶清玄冷冷道:“‘天下第一剑’面前,所谓的剑阵,不过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罢了,既然如此,那何不让这场比武变得更纯粹一些呢?”

    李慕禅哈哈一笑,道:“说得好!让李某杀了你,给你一个名扬天下的机会!”

    叶清玄冷笑一声,道:“不好意思,我已经名扬天下了!”

    话音落时,叶清玄手中宝剑一引,直奔着李慕禅攻了过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