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景阳大战
    众多瀛洲武士之中,以石舟平九郎眼力最为高明。只是目光一扫,便知孟源筠和展羽的实力高低,飞身向前,穿过阵势重回最前方,面对着叶清玄等人终于收敛了刚才狂气,冷喝道:“好手段,难怪大将军会派这么多人来中原,你们几个小子,果然有些真实本领。”

    孟源筠嘿嘿一笑,手中一抖,哗啦一声,七节棍又重新变成了一条打狗棒。上前几步,正要说话,不想一旁展羽伸手搂着孟源筠的肩膀,笑道:“我们的孟少侠出点风头也就算了,但你可不要忘了,这小子现在是我的!”

    孟源筠嘿嘿一笑,侧身相让。

    石舟平九郎与展羽对视片晌之后,沉声喝道:“你是想与本人单打独斗?哼哼,未免有些自视甚高了吧?”

    展羽冷笑道:“不是自视甚高,是压根看你不起……”

    石舟平九郎登时大怒,身后瀛洲武士个个厉声喝骂,但孟源筠却觉得好笑,十分洒然地退了开去。

    那石舟平九郎表面恼怒,心中却是极有想法,此时远处喊杀声鹊起,显然有其他人物摸进景阳宫,而景阳宫几位厉害人物都是去了那边的方向,此时此地,只有自己一方人马驻守,若是能够将这些人拖延下来,本身就已经是大功一件,所以他根本不怕叶清玄等人的挑战和纠缠。

    只是……

    诶?

    石舟平九郎往展羽二人身后一瞧,当即呆愣了一下。

    怎么……怎么刚才还站在那边的一男两女三名年轻高手都不见了身影了?

    石舟平九郎当下不由得大急,对面的展羽此时方才哼哼一笑,淡然道:“怎么?现在才发觉我们这边少了人么?已经晚了。我家七弟已经带着两位姑娘去救陛下了。”

    石舟平九郎登时暴怒咆哮,转身便要带人回转大殿。

    展羽朗笑一声,猛地飞扑了上去,同时笑骂道:“愚蠢之人,以为可以凭你们这些人就可以拖住我等了么?其实你算的反了。是我们在这里拖住了你!”

    声音未落,攻击已至。

    石舟平九郎面对展羽这样的高手攻击哪里敢不仔细应对?见一时之间走脱不得,只好回转身来,与展羽战于一处。

    而孟源筠也是落在了众多瀛洲武士的身前,挡住了他们回转的线路,手中天机棍一抖。变成了三节棍,身体一转,舞成了一条蜿蜒的乌龙一般,拦下了其他瀛洲武者。

    石舟平九郎大喝一声,运劲一振手上瀛洲武士刀。立时发出一种金属鸣响之音,冷芒闪闪,耀人眼目,竟是使出了全力的蓄势一击,准备一招便分出胜负。

    展羽双臂一振,半空中飞扑而下的姿势倏然改为上升,升势稍有回落之后立即又是一振,陡然又是上升一丈有余。再到顶点回落之际,又是一振……如此几次三番,气势不断加强。同样使出了鹰王绝技——。

    随着每一次的下降反升,凝聚功力气势,在最后一击之中,功力劲道将达到平时普通一击的十三倍。

    这一招的出现,也是“鹰王”的自创武功,隐隐超出师门“天禽门”。独成一派的倾心力作。

    石舟平九郎眼中精芒大盛,第一次出现了气息不稳的现象。因为他竟然发现,就算自己将刀势凝聚到史无前例的最高境界。也无法超越对方凝聚的气势,这让本想后发制人的石舟平九郎顿时变成了急于出手的局面,双手抱刀,脚下向前一滑,身体如同水面浮舟划过一般,倏然前进了三丈有余,朝着展羽袭来。

    视觉中极度平缓的滑进,双手持着武士刀,从左肩上方的大上段姿势,向下逆时针画了个圈,接着向右上方撩去,随着他每前进一尺,刀势都不住增长,一直到刀锋上撩至最高点之后,刀气已经不可抑制地朝着展羽迫去,声势之骇人,令人胆战心惊。

    展羽半空中一声鹰啸,声震万里,双眼如同神鹰一般紧盯着抓下的猎物,骤然一个翻身,双臂大张,微俯向前,身子倏然下落,朝着那挥动武士刀的瀛洲武士扑击而去,以上击下,平添无穷声势,石舟平九郎的凌厉气势,一点都压不住他。

    两人这刻可说是腹鼓相当。

    按照道理来讲,那石舟平九郎归虚境中期的修为和功力,比之展羽先天后期高出不止一筹,但他错估了形式,太过看轻展羽,更对鹰王神技过于轻视,结果被展羽施展出以弱制强的蓄势一击,不但扯平,甚至有些压制住了对方的气势。

    而且最近展羽尤其兴奋,在成功刺杀了皇甫敬明之后,他的自信心极度增长,精气神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携着这股子锐气和自信,展羽在心态上睥睨天下任何高手。

    别说此时面对的是名不见经传的瀛洲高手,便是遇到龙萨顿珠、纳兰成吉那个级数的高手,也敢放手一搏。

    一旁观看的孟源筠原本还对这场战斗有些担心,但当展羽施展到的第六折时,便已经轻松地放下心来,专心对付那一群想要拦截叶清玄等人的瀛洲武士。

    而石舟平九郎身后那批瀛洲武士们眼力可远远比不上孟源筠,此时见到石舟出手,使出的还是他最凌厉的一击,还以为头子占尽上风,一起叱喝助阵,以添声势。

    石舟平九郎则是心中叫苦,到最后一步,刀锋高举,来到展羽下方的时候,知道再不能犹豫,猛咬牙根,全力一刀挥出,如同浪潮般的刀芒迅猛飞出,寒光如电,瞬那间攻至展羽身下。

    **********

    百里无及在前,玄化真人紧跟在后,在景阳宫大殿顶上快速直插向前。

    二人足尖几乎与屋顶未发生任何碰触,速度已经施展到了极快,常人向上看去,只是一缕轻烟飘过一般,连实体都难以分辨清楚。

    敌人布置的防线,往往还未准备妥当,就已经被二人突破过去。

    眼见又是一跃而起,落向前方另一处的房顶,半空中眼见落地的瞬间,轰隆一声,原本要落下的屋顶突然破开了个大洞,碎片木块雨点般爆射而至,在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尚未落地之前,攻击而至,时机拿捏得极为恰当。

    要知这屋顶坚实非常,纵是数人合力,要弄出这么一个破洞来仍不容易,己方还未落地,便被对手攻击而来,自己一方仿佛自投罗网一般,确使他们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只不过这等小算盘,对付对付其他高手还可以,哪里会被百里无及和玄化真人这等天绝高手看在眼里?

    百里无及当即展露他“天下第一轻功”绝非虚传的本领,哈哈一笑,竟逆着掌风碎瓦,冲天而起,轻松至极地避开了对手的攻击。

    而紧随其后的玄化真人,却是眼中厉芒一闪,后发先至地直接冲了上去,那些掌风碎瓦还未及身,就被他的护身罡气给弹到了一边,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一掌横空,直直地朝着破洞处轰了进去,竟是一副硬碰硬的拼命姿态。

    砰!

    玄化真人的一掌与大殿内的一拳倏然接触,那水缸般大小的破洞倏然被震开原本的数十倍大小,可以说,这一击之下,整间大殿的房顶被掀掉了一半。

    大开的洞口处,百里无及见到那仙龙老祖一脸惊诧地看着眼前抵挡自己一拳的对手,然后被对方全力一掌轰飞了出去,砸进了地面之中,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大殿内无数高手被砸得好一阵鸡飞狗跳。

    刚刚还不可一世,飞身攻击的仙龙老祖,这么快便狼狈落地,在场所有高手都是大吃了一惊,暗道来袭者果然厉害。

    玄化真人一招得手,立即狂轰上去,此时他见到生死大仇,当日情景浮现眼前,哪里还能保持冷静。

    百里无及担心其有失,一个翻身,紧随其后扑进了大殿之内。

    百里无及自恃轻功绝世,横贴到一边殿壁上,运转护身真气,仔细观瞧。

    只见大殿之内到处都是天下闻名的侠客高手,不少人功力武学都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还有不少功力强横,外貌却是陌生的绝世高手,这些人若不是外域高手,便是早已退隐江湖不知多久的老怪物,只看着阵势就让人一阵阵的胆颤心惊。

    骤然间,百里无及眉心一寒,一股至寒已极的剑意破空而至,瞬间便到了跟前,百里无及呼吸间已经形成白色雾气,对手寒功之凌厉可见一斑。

    百里无及如同蝙蝠般倒挂在房梁之上,双脚一撑,无声无息移至半空中。

    至寒剑意随之迫来,百里无及冷哼一声,右手一指猛地朝这一侧戳去,蓝色光芒一闪激射而去,宛如晶莹小龙,当的一声,正点在一柄急速袭来的剑尖上。

    一声娇呼惊起,偷袭之人向着外间落去。

    百里无及身子一转,又从容落在另一侧的房梁之上,翘着二郎腿叱道:“‘寒冰仙子’邱冰娥,你敢违抗你们贵派严令,下山助纣为虐!?”

    原来那偷袭之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梅吟雪以前的师父“寒冰仙子”邱冰娥。

    素裳宫静音师太已经严令门下弟子不得介入江湖纷争之中,只是允许静怡师太带领的一队弟子以历练之名,随侍叶清玄左右,现在这群人被困郑州城,倒是安全得多。但没有想到,邱冰娥竟然违抗师门命令,擅自离山,加入凤仪阁的阵营之中。(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