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6】众人救驾
    第二日的午夜。

    皇宫里并未传出皇帝驾崩的消息,不过叶清玄等人知道,这定然是凤仪阁压住了消息,不让传出来,自己好有从容应对之策。

    更好的消息是,玄化真人终于醒转过来,并突破了中的第八转——“惊龙变”,达到了这门金级武学古往今来除了创功祖师以外,从来没有人能够达到的高度。

    虽然玄化真人之前断了一条右手臂,但此时他的功力无疑是众人当中除了神秘不可测的林南轩之外,最高明的人物。

    但也因为有了玄化真人的出现,林南轩自动退隐,不主动参与这次行动,以使得行动失败之后,尚有一些回旋余地。

    无疑,玄化真人成了这次行动中,最强悍的力量点。

    百里无及的打洞手法,天下敢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当众人爬出洞口的时候,他的徒弟孟源筠立即向师傅翘起了大拇指,表示由衷地佩服佩服……

    因为这条左穿右插的隧道出来之后,众人一抬头,前方不远处就是位于皇宫后山的景阳宫。

    百里无及的出口设计在山脚下一处假山的地基底下,外间泉水潺潺,正好遮掩一些动作时产生的噪音。

    这次的行动,主要是百里无及带队,玄化真人主攻,随同则是叶清玄、展羽、孟源筠三兄弟,至于两位大美女姜斐然和方朝雪,则被敕令保护楚家班人员安全撤离。

    至于其他高手,则是在外围接应,以免被人全部围困。难以脱身。

    百里无及左右倾听了一下,低声道:“跟我来……”

    接着一马领先,率先冲进了阴影之中。

    叶清玄正要说话,神情一动道:“敌人来了!”

    懒洋洋坐在石阶虚的展羽和孟源筠均感到有高手接近,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展羽笑道:“鼠辈偷来了!”话尚未完,广场处多出了十四个人来。

    这些人虽穿的是汉人武士服,但身上配着的全是特长的倭刀,身形矮横彪悍,唯一例外卓立最前方的东洋刀手,身量高颀。年纪在三十许间,还长得颇为俊秀,皮肤白皙如女子,只可惜带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恶之气,使人感到他是冷狠无情。狡滑成性之徒。其它人显然以他马首是瞻。

    展羽和孟源筠同时微一错愕,暗责自己疏忽,他们不是不知东洋刀手的存在,而是想到林南轩随手便杀掉四个之多,就不大放在心上,岂知现在一个照面下,才发觉这批人各有其独特的气度姿态,显是来自不同流派的高手。尤其这高挺邪恶的人,已达至宗主级的段数,看来只比水月大宗差上一筹半筹。忽然多了这批高手出来,怎不教他两人吃了一惊。不由又想起了水月大宗精通阵法的风、林、火、山四侍。

    那俊瘦邪恶的高个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操着不纯正的汉语道:“你两人就是孟源筠和展羽了,本人看过你们的图像,也认得尔等的兵器。”

    展羽喝道:“报上名来!”那人双目寒芒一闪。盯着展羽道:“本人冷目姿座,切勿到地府后都忘了。”

    展羽哈哈一笑。倏地立起,提着天兵宝刀。大步往敌人迎去,竟丝毫不惧对方人多势众。

    “铿锵”声响个不绝,冷目姿座身后十三名刀手各自以独特的手法拔出倭刀,在他身后散了开来,摆出起手式,有的分作大上段,有些侧偏、下垂、柱地、正前,各有姿态,一时杀气腾腾,弥漫全场。

    孟源筠怕他有失,举着天机棍,紧跟在他身后。

    冷目姿座不愧一流高手,神态悠闲,先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倭语,才“锵”一声掣出刀身扁狭、锋刃和手柄特长的倭刀,缓缓高举过顶,冷喝道:“记着了:本人此刀名“血箭”,乃东瀛水月刀外第二把名刀。”

    展羽脚步不停,此时迫至五丈之内,哂道:“第一把名刀早魂断中原,现在便轮到你这所谓第二把名刀了。”

    冷目姿座毫不动怒,还微笑道:“那就要看戚兄的本事了,听说戚兄有很多女人,戚兄死后,她们就归本人所有了。”.后面的孟源筠见此人气度姿态与杀气,都明显远胜其它人,提醒展羽道:“你小心对付这人,其它人交给我好了。”

    展羽早发觉冷目姿座随便举刀一站,便门户森严,无懈可击,亦是心中懔然,微一点头,猛地加速前冲,左手天兵宝刀化作一道长虹,往冷目姿座电射而去。

    同一时间冷目姿座踏前一步,手上血箭刀疾劈而下,凌厉凶毒之极。

    最惊人处是使人感到他这一刀聚集了他全身功力,所以若对手功力稍逊的话,一刀便可分出胜败。

    展羽已晋入晴空不云的无染刀境,心神意合而为一,刀势不变,全力出击。

    “当!”的一声巨响,两刀交击,两人同时后退。

    展羽暗叫厉害,只此一刀,已知此人功力不逊于自己,倏忽间返到了孟源筠身侧。

    冷目姿座则退入了己方阵内,还脚步不停,到了大后方去。

    孟源筠超前而出,变成了面对着半月形散开钳掣着他的倭刀阵。

    他的燎原枪法最擅群战,不惊反喜,健腕一翻,天机棍化作漫天芒影,山洪破堤般往三名冲杀过来的刀手涌去。

    东洋刀法讲求气势力道,以命搏命,其中没有丝毫转寰馀地,动辄便分出生死。

    碰巧风行别的燎原枪法亦是一往无前,故此双方对上,立时分出高下。

    天机棍在瞬那间逐一扫上对方劈来的倭刀。

    那三名倭子刀手明明挡着对方红枪,可是对方红枪滑似泥鳅,任他们展尽浑身解数,都不能令对方留上半刻。

    这时真劲透刃而入。冲上经脉。

    三人闷哼一声,齐往后移,运气化解。

    其它人恐气势消失,立时补上。

    那知三人才退半步,第二波真劲已然袭至。他门都想不到敌人有此绝技,猝不及防下,同时口喷鲜血,踉跄跌退。第三波能影响精神的异气冲上神经时,心志崩溃,再禁受不起。惨然倒毙当场。

    全场各人,包括孟源筠在内,都震惊莫名。

    那就和施展妖法差不多。

    一-般所谓高手,能藉兵刃交击催送真气,已是个中能者。像林南轩、庞斑之辈,真气的运用,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孟源筠虽仍未臻此境,可是能一下子送出先后不同的三股真气,实远超出一般高手的水平和能力,连年怜丹亦因此饮恨明陵,这三人比起年怜丹来算是什么,故一上场便送了小命。

    任这些倭子如何凶顽。见状无不人惊失色,朝后退去。

    冷目姿座眼力高明。一看便知虚实,穿阵重回最前方收敛了刚才狂气。冷喝道:

    “好:难怪花仙都不是你对手,果然有真实本领。”

    展羽伸手搂着风行别的宽肩,笑道:“我的风大侠,这小子是我的!”叶清玄那边来的是两名娇俏女郎,她们出现墙头,衣服华丽。体态撩人,就在高墙顶悠然安坐。均是手持玉箫,一派风流浪荡的样儿。

    叶清玄大感有趣。高呼道:“墙头风大,两位美人儿何不到亭内跟我亲热亲热?”

    旋又叫道:“两位美人儿怎么个称呼?”

    两女之一娇笑道:“人人都说叶清玄你是风流汉子,现在一见才知名不虚传,怎差劲得到连个小尼姑都不放过呢?”

    叶清玄吃了一惊,怕方朝雪受不起,偷眼往她瞧去。

    岂知“方朝雪”一脸天真地答道:“施主错了,韩施主并没有不放过我。”

    两女都听得为之愕然。

    另一名未说话的美女道:“这么天真可爱,连奴家身为女子,都不想把你放过。”

    转向叶清玄道:“官人啊:人家的名字叫迷情,她是叫妩媚。怎么会只得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在此卿卿你我,其它的人去睡觉了吗?”

    叶清玄暗忖这封闻名已久的天命教护法妖女终于出现,看来对方是要不惜一切把诏书抢到手了。哈哈一笑道:“迷情仙子你真的厉害,一猜便中,你有兴趣睡觉吗?在下定会奉陪。”

    两女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

    迷情喘着气道:“谁不知你的厉害呢?要睡么我们姊妹便一起陪你,否则怎承受得起你。有空吗?随我们回家吧!”妩媚则向方朝雪道:“小师傅不吃醋吗?”

    方朝雪对他们的对答似明非明,总知道没句好话,不过她对叶清玄早见怪不怪,虽忍不住俏脸微红,却没有作声,任由叶清玄带头应付敌人。

    叶清玄大感兴趣,笑道:“你们似乎空闲得很,来:先奏一曲给老子听听,看看道行如何,若够得上级数,韩某人才拿你们睡觉。”大刺刺在石凳坐了下来,又招呼方朝雪坐下。

    两女正中下怀,今日抢诏书一事,她们是志在必得,问题是对方强手如云,不好对付,假如一上场便能缠着敌方最强的几个人,再以己方最强的人猛攻对方弱点,自可事半功倍,此乃以下骥对上骥,以上骥对敌人下骥之策。

    自叶清玄带着姜斐然力闯重围,孟源筠和展羽两人分别斩杀年怜丹、羊、鹰飞和展羽后,这三人已稳成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评价过了很多宗主级的人物。在卓惠梵眼中,他们比之百里无及、忘情师太等人更可怕。所以一上场,便设法把他们缠着。

    迷情甜甜一笑,把玉箫举至边,缕缕吹出一个清音。

    方朝雪不由留心倾听,箫音起始时若有若无,细不可闻,似由天际远处遥遥传来,教人忍不住更要专神细听。

    箫音似若随风飘散,倏忽后贯满耳际,阵阵哀怨凄清,袭上心头。

    接着在更远处如泣如诉、如倾如慕的响起另一清音。与先前箫音若似隔山对和,箫音的感染力立时倍增。

    方朝雪本应比任何人更具对抗这魔门勾魂之技的定力,问题是她早给怜秀秀的歌艺打动了凡心,刚才又受到师傅忘情师太凄惨往事的冲击,心灵处于极不利的状态。一下失神,箫音立时袭上心头。只觉人世间充盈着怨忿难平的事,又感到无比寂寞,差点要投入身旁自己对他颇具好感的男子怀里,好受他保护。却不知正陷身危地,只要她心神全被控制。两名妖女便可以魔音损伤她的心灵,使她永不能上窥武道至境。

    叶清玄虽觉箫音动听,却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何况他的魔功巳臻大成至境,两女就像在鲁班师父前弄斧。小儿科之极。

    箫音一起一落,配合得天衣无缝,加上两女颦眉蹙额,一时整个后园都笼罩在愁云惨雾里。

    叶清玄心生感应,一瞥下发觉方朝雪神色忽明忽暗,大异平常,顾不得不可触碰她的道体,伸掌按在她背后。

    方朝雪猛地回醒过来。心叫罪过,旋又感到叶清玄的手掌贴在背心处,肌肤相接。只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涌上心头,登时意乱情迷。

    叶清玄的声音在耳鼓内响起道:“小心!”方朝雪终是自幼清修的人,震惊中彻底清醒过来,忙收摄心神,回复清明。

    迷情和妩媚一起放下玉箫,前者娇笑道:“原来小师傅动了思凡之念哩!”方朝雪心中有愧。立即霞烧玉颊。

    叶清玄生出要保护她的心,昂然起立。却仍是笑嘻嘻道:“还算有点道行,还不下来陪本浪子玩玩。我也很久未对美女动手动脚了。”

    两女纵声咯咯的笑个不停。充满放荡淫邪的意味。

    方朝雪想起刚才被他用手掌按过粉背,忙低下头去猛念佛经。

    一阵声音由天空传来,娇笑道:“这次看你还有什么方法保着小命?”

    叶清玄骇然仰首,只见自天飘飘的卓惠梵,一对纤手藏在宽袖里,已来到头顶的上空处,似欲要向他投怀送抱。

    向一时间,殿顶多了一多个人出来。

    敌人的主力终于出现了。

    只不知卓惠梵的师叔锺仲游是否其中一人。

    唉!

    林南轩大侠,你究竟到那里去呢?

    冷目姿座与孟源筠及展羽对峙了半晌后,喝道:“展羽敢否和本人单打独斗一场?”

    展羽向身旁的孟源筠笑道:“这小子以为可拣便宜。”

    孟源筠亦心中好笑,退了开去。

    这冷止姿座见孟源筠如此厉害,于是出言向展羽挑战,最理想当然是可干掉展羽,然后再转头对付孟源筠,无论如何,他已可达到卓惠梵把两人缠着的目的了。

    岂知孟源筠两人另有想法,根本不怕他们纠缠,亦乐得拖延时间。

    冷目姿座大喝一声,运劲一振手上倭刀,立时发出一种金属鸣响之音,倭刀在阳光下寒芒闪闪,耀人眼目。

    展羽知他必有技,暗暗戒备,外表则屹然不动,意态自若,丝毫不露出心事。

    冷目姿座双手抱刀,倏进三步。

    他每踏前一步,都大喝一声,气势则不住增长,刀气扑面往展羽迫去,只要对手胆气略挫,就是出击的良机。

    展羽微俯向前,像头看到了猎物的豹子般两眼一瞬不瞬瞪着对方,天兵宝刀斜伸往外,遥指着这东洋刀手,一看便知冷目姿座的凌厉气势,一点都压不住他。

    两人这刻可说是腹鼓相当。

    但孟源筠却完全放下心来,原因在一动一静间的分别。

    冷目姿座如此靠步法、刀势、眼神三者,气势才能与静若渊停岳峙的展羽平分秋色,不问可知已逊了一筹。

    而且动则不能久。冷目姿座若要保持气势,总不能停下步来,又或往后退去,唯一方法就是保持动态,主动出击。此乃天然物理,谁也不能违背。

    对一个蓄势待发,无懈可击的敌人贸然抢攻,那和自杀实在没有什么分别。

    冷目姿座身后那批同伴眼力远比不上孟源筠,还以为头子占尽上风,一起叱喝助阵,以添声势。

    冷目姿座则是心中叫苦,到踏出第四步,来到展羽丈许处时,知道再不能犹豫,猛咬牙龈,全力一刀劈出。

    寒光如电,瞬那间来至展羽头顶处。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由左方传来。

    孟源筠如响斯应,天机棍化作层层网影,把展羽左方的空档封锁得水不通。

    只凭对方能看出冷目姿座战况不利的眼力,就知来者高明之极。

    屋顶足音尚未响起前。

    百里无及正仰望屋顶,看着青绿的梁枋支撑着一广阔屋面,两旁排列着整齐的暗红色木椽,望板则是浅蓝色,绿红蓝交错间,形成生动且有气势的构图,禁不住摇头叹道:

    “老虚设计的这建今天恐怕要遭殃了。噢:来了!”话犹未已,轰隆一声,屋顶开了个大洞,碎片木块雨点般随阳光激射下来。

    下面的庄节、沙天放、向苍松、向清秋夫妇、云清、薄昭如等同时吓了一跳,退往一旁。

    要知这屋顶坚实非常,纵是数人合力,要弄出这么一个破洞来仍不容易,对方才到来便先声夺人,确使他们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百里无及显示出他黑榜高手的本领,哈哈一笑,竟逆着掌风碎瓦,冲天而起,盗命往最先扑下来的人影点去。

    蓦地一团黑忽忽的东西迎头掷来,百里无及不敢挡格,横移开去,那东西落到中殿的半空处爆了开来,化作漫天黑雾,接着风声嗤嗤,无数疾劲凌厉十字镖一类的暗器,流星般自上雨点似的俪下来。

    在伸手难见五指的黑雾里,又不知暗器是否带着剧毒,兼之整个空间充斥着避无可避的暗器,众人无奈下唯有撤往中殿外的两进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