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宫内惊变
    于莲生领着一群大小太监快速地向景阳宫内行来,却不料刚到殿前广场的时候,迎面冲出来一个年级衰老、形容猥琐的老太监出来,一边跑,一边嚷道:“司礼大人,不好了,陛下犯病,又开始乱咬东西了……”

    于莲生因为是瑾妃娘娘的亲信,随着主子水涨船高如今成了内侍二十四监中权力最大的司礼监大太监。只不过因为新皇帝尚未登基,他这个司礼太监有点有名无实。

    “这个作死的东西,真不让杂家省心!”

    于莲生顿时大怒,毫无顾忌地直接对当今皇上开始了破口大骂。

    他身为瑾妃娘娘最亲近的太监,自然知道过不了多久,这位傀儡皇帝就要退位让贤,由二皇子皇甫泰信登基即位。

    实话说,要不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传国玉玺的所在,凤仪阁的人早就已经取走皇甫敬德的性命,搞出个遗诏之类的就够胆子让人即位了。

    但正因为传国玉玺的特殊性,故而才留了皇甫敬第一命,搞出一场禅位的戏码,再造玉玺,以正继位者的正统之名。

    所以,皇甫敬德的性命,在目前来说还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在登基大典之前,皇甫敬德便丢了性命,作为直接看护皇帝的于莲生无疑第一个就得掉脑袋。

    性命攸关之事,于莲生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一路小跑地冲了出去。

    其身后一溜儿的太监和宫女们也跟着跑了起来。

    一个端着鱼汤的小太监刚启动两三步,眼前人影一晃,立即跟人撞在了一起,好不容易稳住身姿。但鱼汤却漾出来不少,弄脏了衣衫。

    “你……”

    小太监刚要破口大骂,没料到挨了撞的那位率先吱声,喝道:“哎呦喂,小祖宗。你眼睛长哪了?看你这身上弄得,君前失仪,就不怕被主子责罚!?”

    定睛一看,这位挨撞的正是刚刚前来报信的老太监。

    原本占理的小太监立即被对方的话语吓了一跳,自己如今的那位主子瑾妃娘娘可是个严厉的人,不管自己是什么原因弄脏了衣服。保证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轻则一顿板子,重了保证立即丢了脑袋。

    慌慌张张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那位老太监连忙提醒道:“快别愣着了,赶紧把东西让我拿一下。你擦擦汤渍……”

    “哦,对对对……”

    小太监看着即将远去的队伍,连忙把鱼汤递给老太监,拿出手帕,可着劲地擦衣襟。

    老太监接过鱼汤,衣袖一抖,一粒药丸不易觉察地落入鱼汤之中,转瞬化得无影无形。

    “多谢多谢……”

    不过几息间隔。小太监便重新接过鱼汤,慌慌张张地追上前去……

    老太监看着离去的队伍,脸上倏然一笑。接着立即便恢复了正常。老得没剩几颗牙齿的嘴巴呶呶着吼道:“司礼大人,等等老奴啊!”

    一撩衣摆,迅速地追了上去,看那速度竟然丝毫不慢!

    **********

    第二日一大早,景阳宫内便已经乱成了一团。

    从皇宫内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皇甫王朝当代皇帝皇甫敬德突然口吐白沫。昏厥宫内,不省人事。满廷御医,束手无策。

    没过多久。便又有一条消息传出。

    说是皇甫敬德已经留有诏书,言明二皇子皇甫泰信继位大统,登基为帝。

    一瞬间整个洛都城都陷入风雨飘摇的动乱之中。

    楚家公馆之内,众多豪杰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应对之策。

    “如此看来,凤仪阁已经打定主意要舍弃皇甫敬德于不顾,直接靠那什么诏书来登基即位了……”楚灵虚缓缓说道。

    “那皇甫敬德老儿还真有一套,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把传国玉玺给藏了起来,先皇遗诏之类的东西,要是没有传国玉玺的印记,便等于赝品,做不得数。”

    叶清玄疑问道:“那不可以伪作一个传国玉玺么?”

    众人大笑,百里无及道:“你小子以为找个萝卜抠个章就能当玉玺用了?哪有这么容易,若是不能在十二元老会上连同玉玺一起出示,就算上面的玉玺印章是真的,也做不得数……”

    叶清玄顿时恍然大悟,至此也终于明白那“十二元老会”的权力到底有多大了。

    “那这么说,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在那传国玉玺上了?”

    众人顿时不约而同地点头。

    孟源筠忍不住抱怨道:“不知那皇甫敬德将那传国玉玺放在了何处呢?何不直接交给我们?要是我们拿到了玉玺,岂不是掌握了局势的主动?”

    这个时候,外间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如果皇帝未死,并与我们站在一边,反对二皇子登基呢?”

    孟源筠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猜疑上,闻言眼睛一亮,直接答道:“那不就等于凤仪阁会同皇甫泰信等人一起谋朝篡位?可是皇帝老儿不是昏迷不醒,行将就木了么?咦?”

    众人此时方才循声而去,却见凌云宫宫主林南轩此时笑呵呵地走了进来,身后引领着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走了进来。

    那老人面容衰老,一脸猥琐,而那少年,却是面容俊秀,笑容满满。

    二人身上都是有着一股子不易觉察的阴柔之气,明眼人一打眼便知道是宫里出来的太监。

    叶清玄抬眼一看,见到那十七八岁的小青年,立即愣道:“咦?小豆子,怎么是你?”

    小豆子笑呵呵地上前,道:“奴才窦宝,见过七爷……”

    “这,这是……”叶清玄一愣。旋即想通了一切,笑道:“你们是从宫里出来的?你们有什么好消息不成?”

    林南轩笑道:“正是如此。各位,来,我给大家引荐一下,这位公公便是林某的师兄。范因同……”

    此话一说,众人当场愣住。

    什么?

    “天智散人”宁中流还有个徒弟,而且还是个太监,一直留在宫中?

    这个事情实在太出乎人们的预料了。

    那范因同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将药丸混入皇帝饮食中,并将皇甫敬德弄得昏迷不醒。群医束手无策的那个老太监。

    那范因同嘿嘿一笑,道:“诸位侠士不知道老朽乃是正常。范某幼年时家乡大旱,父母为了不让我饿死,才狠心让我受了那痛苦,成了阉人。准备送入宫中为奴。未料到途中遇匪,父亲亡故,正巧遇到先师经过,杀了贼人,救了老朽。当年先师收范某为徒,起初只是收老朽在身边为徒,并未有送入宫中的想法,但后来先帝糊涂。皇太子为恶,又适逢百年前正邪大战,卓惠梵登上凤仪阁阁主之位。再加上当今圣上夺取皇位称帝,先师觉得前后几次大事背后终有一股势力隐秘难测,先师担心祸起宫中,所以才派老朽入宫为奴。老朽在宫中一待便是百余年间,故而诸位并不认得在下……”

    众人因此不由得恍然大悟,想不到那“天智散人”也非常人。竟然察觉不对,百年前便开始布局。

    百里无及问道:“听范兄的意思。这次的事件是早就安排好的了?”

    “没错。”范因同笑道,“老朽的存在。除了家师和师弟知道以外,最近也就是皇甫敬德知晓,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这堪称冒险的行动。如今陛下中的不过是老朽配置的毒药‘三日生死散’,第一天如同暴病卧床,难判病情,第二日便如死尸身体僵硬,第三日乃是施救良机。只要施救及时,便可救出陛下。我们必须在凤仪阁的人以为陛下已亡,对其尸体不太重视的情况下,将人救出来,否则过了三日,便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三日生死,果然药如其名。

    众人没有多问废话,既然那药叫做“三日生死散”,必然是因为药效只能坚持三天,否则若是能让人假死三十日,倒是直接到皇陵里刨坟比现在可容易的多了。

    林南轩看着百里无及,肃容道:“时不我待,还请百里先生带我们进宫吧……”

    百里无及左右看了一眼,最后点了点头,道:“带你们进去没有问题,可是进去之后被发现的几率极大,想要完整地出来却是难了……”

    “也就是说,我们就算救出了皇帝,也很难让人不会察觉了是么?”

    百里无及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林南轩叹了口气,道:“如此一来,我们救出陛下,就等于与凤仪阁直接站在对里面了。如果不能成功,我等必然处于劣势。若是成功,我们也不能再次久留,必须立即离开洛都城。”

    众人齐齐点头。

    这是自然,众人来到洛都的第一目的,便是营救皇甫敬德,除此之外,一切利益都排在其次。

    “既然如此,咱们事不宜迟,今天便是皇甫敬德中毒的第一天,我们仔细研究营救计划,明天晚上,必须一举救出靖宗皇帝,同时尽快逃离洛都城。”

    百里无及深吸一口气,道:“时间仓促,我们立即制定计划。因为楚家公馆还处于对方监视的范围内,无法先行撤出众人,所以楚家公馆的撤出计划,必须与宫内的营救计划同步进行,不能让敌人事先发觉不对,以致功败垂成。这里毕竟还有重伤昏迷的玄化真人,以及那些无辜楚家班众人,都是不能舍弃的。”

    众人又是齐齐点头,十分认同。

    但正于此时,楚家公馆的地面突然猛地往地下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了空间中,将整栋公馆压进了地面一般,众人耳畔“嗡”的一声轰鸣,空气都在瞬间凝固,每个人都是胸腔一滞,呼吸困难。

    那股子突然而来的压力,仿佛从半空中直接进入到深海海底一样,整个人都是从内而外地感到极度难受。

    这种感觉只是出现了数息时间,众人却仿佛度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便是林南轩和百里无及这样的高手,都是难以抑制地满脸惊讶之色,更无论司空见愁这样身上重伤未愈的人物了。

    几息过后,这股子压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放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众人呼吸骤然顺畅,叶清玄等小辈都是额头冒汗,惊呼不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压力之感?

    而林南轩、百里无及、司空见愁、楚灵虚这样的绝世高手,却都是惊诧莫名之情……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从楼下跑了过来,咣当一声,冲开房门,归鳖生一脸焦急之色,见人便嚷嚷道:“干老儿啊,几位老祖宗,玄化真人那老头……他,他他……他醒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