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3】诡异合作
    三人步入院内,便仿佛走进了人间仙境一般。

    沿途翠竹摇曳,绿柳如烟,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在茵茵草地上蜿蜒向前。

    前面有五间小舍,左二右三,还有一座小楼,均以粗竹、木梁架成,此时上面都爬满了紫藤,开满紫色小花,仿佛是从大自然里长出来的房子一般。

    一个俏丽的小女孩便站在路边,见三人出现,盈盈一礼,柔声道:“三位公子,请随奴婢来。”

    叶清玄见那小女孩不过二八年华,模样俏丽,心中不由得一动,轻声问道:“这位姑娘,在下有一事相询,不知贵派中可有一位名叫灵儿的孩子,十三四岁年纪。”

    那婢女嫣然一笑,道:“你说的是灵儿妹妹啊,当然认识,她可是我们的开心果。”

    叶清玄顿时大喜,追问道:“那她现在何处?可在此地?”

    那婢女笑道:“灵儿妹妹一直追随在二宫主身边,至于现在何处……奴婢却并不知晓。”

    叶清玄失望地“噢”了一声。

    长久以来,失去张灵儿的心结一直让叶清玄颇为苦恼,总想着将她寻回,现在虽然不曾见面,但终算知晓她还安全无恙便稍稍心安了。

    沿着清幽小路前行,不过一个峰回路转,众人眼前便是一亮。

    那池幽水已经在众人左侧,而眼前不远处,便是那方小亭。

    桌椅几榻,无一不是竹制,亭柱一侧,墙上更悬着一幅墨竹图。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

    一白衣男子洒然而坐,手捧一本秘本曲谱。一边观看,一边哼唱,时不时还要在瑶琴上拨弄几下,逍遥自然。

    两侧各立一名婢女,各持蒲扇,轻摇送风。更不时照看一旁香炉,香烟袅袅,宛如仙境。

    待三人到了近前,还未见礼,那白衣男子随手一指。随意道:“坐吧。疏影,为客人倒茶……”

    话音一落,旁边一名美貌婢女放下蒲扇,从一把陶茶壶中倒出三碗碧绿清茶,供奉到叶清玄三人面前,恭敬道:“三位公子,请用茶。”

    三人双手接过,躬身道谢。

    接着在婢女的引领下。落座三张竹椅,心中情绪一时难以适应。自己三人是上门兴师问罪而来,怎么到了这里。却像是登门做客?

    孔雀没有说话,叶清玄三人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现场竟然怪异的淡漠下来。

    叶清玄嘿嘿一笑,索性放开情怀,左顾右看起来。

    那花宗孔雀果然有非常人之外表,男生女相就算了。偏偏肌肤若雪,吹弹得破。双眼冷艳如霜,斜眉入鬓。便是正常直男看得久了,也不免生出异样心理。

    不过今日孔雀以男装打扮,也不再化装,样貌一扫之前的邪气妖媚,反倒中性中隐见一丝男子恬淡从容的特殊魅力。

    “你在看什么?”孔雀修长凤目一挑,看向叶清玄。

    叶清玄笑道:“别无其他,只是觉得前辈手中曲谱颇为奇特,似乎是秘传孤本……”

    “好眼力!”

    孔雀淡然一笑,屈指一弹,那曲谱轻盈飞过,正好落入叶清玄手中。

    “嗯,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孤本乐谱,得之不易,不知前辈从何处觅得……”

    孔雀道:“门内一个小辈送给我的礼物,他倒是与你爱好相同,颇喜音律。”

    “前辈不爱此道?”

    “不过怡情罢了,绝不会因此而沉迷其中。”

    二人如同知己一般,竟然将周围人等尽皆忽视,旁若无人地研究起音律来。

    这让旁边的展羽大为不耐,他心急楚蝶依的安危,忍不住打断二人的交流,急问道:“楚蝶依在哪里?”

    气氛骤然一凝。

    孔雀笑容收敛,缓缓问道:“谈正事么?也好……那便谈吧……”

    展羽长舒一口气,再次问道:“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蝶依,她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

    叶清玄同时道:“前辈虽为魔门中人,但你我之间似乎非敌非友,何故此时要与我们直接冲突呢?这是否不太明智?”

    “我没有兴趣与你们作对,我请蝶依小姐前来,是有三件事要做……”

    三人立即露出注意聆听的表情。

    孔雀继续道:“第一,我魔门花宗之中,有一门秘法,只有纯阴体质的女子可以习练,练成之后,利用元阴之体可以治愈男子任何严重的伤势,更可以将女子体内所有功力转嫁给男方,帮助对方突破难以突破的武学境界,效果可谓极强。”

    三人眉头紧皱,都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孔雀看着三人笑道:“你们想的没错,这楚蝶依小姐便是纯阴体质,我打算将这门功法传授给她……”

    “你敢!”

    展羽倏然站起,双眼通红。

    叶清玄和孟源筠连忙拉住暴怒的展羽,让其听完孔雀的话。

    “孔雀前辈的意思,只是传授楚蝶依这门功法么?”叶清玄问道。

    孔雀道:“没错。这是一个交易,她可以不学,当然也可以自由选择将功力传给什么人……呵呵,如果你们不阻止的话,这个楚蝶依无疑等于给了你们一条性命……懂了么?”

    “你是说,传功之后你不会限制楚小姐的自由?”孟源筠似乎听出什么细节,忍不住问道。

    “你说的不错。”

    三人顿时有些发呆,展羽也消了脾气,这样的话,对叶清玄一方不但无害,相反还极为有利。

    可是这孔雀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前辈此举的意思是?”

    孔雀淡淡道:“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件事……”

    孔雀一摆手,身旁几名婢女立即飞身速退,现场只留下四人面面相觑。

    孔雀转而定定地看着叶清玄,沉声问道:“我要一个消息,你不能骗我……”

    叶清玄问:“什么消息?”

    孔雀身子往前一倾,肃声道:“沈江平……”

    “沈江平!?”叶清玄心中咯噔一声。

    孔雀别有意味地笑了笑,问道:“不错,沈江平,我要问的是,沈江平到底是死是活?”

    叶清玄三兄弟登时都是大吃一惊。

    “哈哈哈,前辈问的这个问题好有趣啊,天下谁不知道沈江平已经身死寒台寺了,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孟源筠连忙打了个哈哈,假装好奇的问道。

    孔雀冷哼一声,道:“别把我当傻子,你们要好生回答我,不许有丝毫隐瞒。”

    叶清玄顿时一阵为难,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楚蝶依性命堪虞,要是回答出来,自己一方的秘密准备恐怕体现泄露,如何取舍,实在让人难以抉择。

    “前辈,其实……”

    “够了!”

    孔雀一伸手,阻止叶清玄继续说下去,突然邪邪一笑,道:“你不必为难,我已经猜到答案了。”

    叶清玄这一为难,顿时被孔雀抓到要点,猜到了必然的结果。

    “其实这个问题,并非本御主感兴趣的,之所以费力询问,不过是让我家二妹解开心结罢了……沈江平,日后我必然找他算一算旧账。”

    叶清玄等人当然已经知晓沈江平和花宗二宫主花婉情以及静怡师太之间的三角恋情,那是一团解不开、理还乱的感情纠葛,实在不是外人能够参与其中的。

    似乎前一段时间传说的沈江平身死的消息,让这位二宫主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致使孔雀不得不亲自出手,来帮着妹妹解开心结。

    得到沈江平尚在人间的消息,孔雀似乎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再次绽放开来。

    想不到这孔雀还是个极度念及亲情的人物,叶清玄三人不由得对这个声名狼藉的花宗宗主另眼相看。

    “前辈,那不知第三个问题是什么?”叶清玄问道。

    孔雀心情大好,笑着指了指展羽,洒然道:“三月之后,我要在魔门中人面前,取你性命!”

    “什么!?”

    刚刚感受到融洽氛围的叶清玄三人,登时变得浑身冰凉。

    怎么突然之间情况急转直下,变成了这样?

    “取我性命?晚辈绝不会束手就擒的……”展羽怒声道。

    “如此最好。”孔雀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现场气氛霎时变得敌对起来,唯有叶清玄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忍不住问道:“三月之后!?那楚蝶依能练成那门救命的神功么?”

    展羽和孟源筠都是一愣,此时方才想起刚刚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孔雀呵呵一笑,站起身来,轻松数道:“若是别人,恐怕我说三五十年都不敢保证,但我孔雀亲自出手,一个月足以做到这些……”

    “原因呢?”

    孔雀道:“你们暂时没有权利知道,除非我觉得你我之前有再次联手一次的必要,否则本御主只会威胁你们,不会选择合作,自然也不会跟你们解释什么缘由。”

    “既然如此,晚辈告辞了。”叶清玄站起身来,率先告辞。

    虽然没有什么盟约之类的东西存在,但很显然,这一次与孔雀合作,算得上是一次结盟了。

    “诸位放心,蝶依小姐在这里安全的很,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三个月之后,楚蝶依便会重新回到你们身边……”

    叶清玄三人心事沉沉,恭敬离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