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1】至阴功法
    凌云宫林南轩的出场,比之纳兰成吉的威胁更为有效。

    除非凤仪阁胆敢公然挑起白道内战,否则楚家公馆便安全的很。

    外有强敌环伺,内有累累伤员,但此时此刻,楚家公馆内却掀起了大练武的情形。

    叶清玄、孟源筠、展羽三人被司空见愁带领着,在一座封闭得严严实实的谷仓里秘密训练,那谷仓不但门窗紧闭,外面更用棉被罩了个严严实实。

    不仅仅是防止被外人偷窥,更是让三人适应在黑暗条件下迅猛刺杀的能力。

    不过很显然,三个人都是一等一的观感敏锐,叶清玄甚至在这方面超越了“天下第一杀手”司空见愁。更让其不停慨叹叶清玄入错了行当,简直就是天生的杀手。

    谷仓之内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兵器撞击之声,此起彼伏,通宵达旦。

    **********

    楚家公馆的人被严禁外出,可是偏偏就是有那么一个人,绝对不会把别人的意见放在心里。

    此时正是正午,烈日当空。

    洛都城的老街之上,行人都是尽量躲避在阴影处走路,避开那几乎可将人晒化烤熟的日头。

    可燕绝翎便是特立独行,一身白衣,定定地站在街道最中心,也是最炎热的位置,怀抱长剑,缓步走着。

    在他身后不远,则是那姿容绝色的弦月姑娘,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不时用手帕擦着汗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像极了最乖巧的小媳妇。

    路上行人对这两个靓男美女自然少不了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燕绝翎一路直行到紫霞观外的杂树林子之外,而此时他的对面,树林子阴影下,正站着五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清一色黄布长衫,敞开胸膛,手里怀抱着鬼头大刀。

    那种鬼头大刀与一般的不大一样,直愣愣的仿佛是把铡草的铡刀,厚背直刃。阔逾洗衣板,有经验的江湖朋友不难分辨得出,这其实是彭家的“五虎断门刀”。

    而那抱刀的五个人也正就是彭家五虎。

    彭家祖辈上出过一任“天绝高手”,如今的后人虽然没有了祖辈的威风名分,但彭家的依然不可小觑。那彭家五虎俱都是先天中期的修为,敢轻易招惹的人还真是并不多见。

    他们显然在等人,而等的显然不是燕绝翎,因为当他们看见燕绝翎走过来的时候,都露出诧异之色。

    那五虎都是站在树影下,眼中有的就只是诧异之色,并没有敌意。

    他们与燕绝翎虽然不算是朋友,但也很有几分交情。

    不待燕绝翎走近。他们已迎上前,老大彭金虎试探着道:“燕兄,许久未见。想不到竟然在此地巧遇……”

    燕绝翎少见的微微一笑,出人意料地客气,道:“小弟是专诚来找五位的。”接着一顿,又道:“小弟到过彭家庄,却说五位到这儿来了……”

    五虎大感诧异,老大彭金虎目露警戒之色。忙问道:“到底什么事?燕兄莫怪,要是事情不是很着急。不妨稍后再说,如果是我们兄弟能够帮的上忙的。一定尽力办到。不过此时我们兄弟正好约了一个点子在此见面,燕兄不妨暂且……”

    “不必等了……”

    燕绝翎一句话让彭家五虎的眼睛瞪了起来,道:“约你的人还有要事,暂时到不了,不过不用担心,我正好欠他一个人情,这次是还人情债来的。”

    “什么?是你?”

    彭家五虎大吃一惊,齐齐亮出兵刃,隐隐围住了燕绝翎,彭金虎喝问道:“燕兄,看在咱们一场交情的份上,你最好别插手这件事,那个宗轩侮辱我们兄弟的名声,我们与他誓不罢休,不共戴天。”

    燕绝翎冷冷一笑,道:“是非对错我压根不感兴趣。听说彭家先祖定烈公,在将至刚至烈的练至巅峰之后掌握到了阳中生阴的法门,小弟不才,想借此秘法一观,若彭兄能够同意,眼前的这件事我便可以忘记它……”

    “姓燕的,你是疯了,还是白日做梦?”老二彭铁虎大感诧异,高声怒斥道:“我彭家的秘法凭什么要给你看?你算老几?赶紧让诽谤我们的那个家伙死了这条心吧。”

    面对彭家五虎的辱骂,燕绝翎好不动气,缓缓道:“五年前,四月初五,你们彭家五虎受荆南熟蛮委托,护送一批贡品上京,结果路上被你们偷龙转凤,致使那些熟蛮被天子怪罪,没有得到朝廷的庇护,最终在生蛮的入侵中,损失惨重。那熟蛮头领更是因此服毒自杀……这件事可是你们干的?”

    彭家五虎面色齐齐一变,眼神中杀意不可抑制地暴露出来,彭金虎冷冷地道:“燕绝翎,我们湘西彭家向来行的端,走得正,你何苦轻信别人谣言,来与我们兄弟为难?”

    燕绝翎接道:“你只要告诉我,是否是你们所为便可以了。”

    燕绝翎又看了五虎一眼,彭金虎避开燕绝翎的目光,大声叱道:“彭家侠义传家,我们又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看你是受了别人调唆──”语声一顿,目光转向彭铁虎。

    彭铁虎顿时会意,立即大喝道:“你燕绝翎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构陷我们彭家!?”也不等燕绝翎答话,立即挥刀冲前,一刀疾砍了下去。

    断门刀重,铁虎双臂也有万斤之力,这一刀砍下,已足以开碑裂石,可是燕绝翎偏身一闪,手中长剑带着剑鞘,往对手刀锋上一点,当的一声,那把断门刀立即便颤颤巍巍地荡了开去。

    彭铁虎心头一凛,脚步迅速移动,连劈七刀,燕绝翎脚下不动,只是用那剑鞘轻扬,就轻描淡写地将彭铁虎的刀法一一荡开,利落至极。

    燕绝翎这一段时间内,一直跟随伯父燕翩飞学习剑法,而他性子又执拗的很,连续两次输给叶清玄已经让他感受到自己各方面的不足,好不容易有提高的机会,哪里肯放过。

    这一练,便是半年之久。

    只可惜因为蜀山长眉真人流传的最高武学和欠缺了至阴功法的篇幅,而使得这两套武功未尽全功,燕翩飞深以为憾,而燕绝翎则是深以为耻。

    这段时间以来,燕绝翎不仅仅是苦练剑法,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都在寻找最纯粹的阴力功法,以求重现和。

    好不容易打听到彭家武学中可能有这门功法,他第一次放下身段,请宗轩帮忙,最终了解到了这一段难以见人的秘辛,目的只是想让彭家五虎就范。

    此时燕绝翎轻松接下彭铁虎几招刀法,旁边观战的老大彭金虎的一双浓目却皱了起来,突喝一声道:“住手!”

    老二彭铁虎一怔,即收住了刀势,燕绝翎也没有追击,转望向彭金虎。

    彭金虎脸色阴晴不定,说道:“早就听闻燕兄已经尽得‘飞剑客’燕翩飞老先生的真传,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等自觉不敢得罪燕老剑客,今天这件事我们兄弟认栽了,那批贡品我们可以还给苦主,咱们的恩怨从此一笔勾消如何?”

    燕绝翎眼神一沉,道:“我说过,那些东西我不感兴趣,你们可以自己留着,我只要……”

    “只要我彭家的至阴刀法?”彭金虎眼皮一跳,缓缓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那祖传的秘技就藏在这刀柄之内!”彭金虎将手中刀一转,一面将刀柄的顶端旋开,一面将刀柄向着燕绝翎。

    刀柄果然是中空,彭金虎才将手放下,数十道寒芒就密密麻麻地向燕绝翎射来!

    啊!

    燕绝翎身后不远处的弦月忍不住惊呼出声,双手掩住了嘴巴。

    那都是淬了剧毒的牛毛针,燕绝翎冷不提防,眼看就要丧命在针下。

    但燕绝翎不愧是燕绝翎,一道豪光猛然暴起,如同云霞一样遮挡在自己身前,只是一绞一转,便尽数将牛毛针吸附到了剑身之上,接着剑光一闪,牛毛针系数坠落地面,燕绝翎横挡在弦月身前,不但防护了自己,也保护了身后的弦月。

    “谢谢!”弦月微不可查地呢喃道。

    燕绝翎头也不回,淡淡道:“你要小心!”

    冷言冷语,但弦月却是羞红了一张小脸。

    他在关心我……

    燕绝翎持着宝剑,冷声道:“暗箭伤人,卑鄙行径。”

    那边五虎却变了脸色,彭金虎沉声喝道:“燕绝翎,你强索我彭家之宝,难道就不卑鄙么?”

    燕绝翎冷冷地道:“这是场交易,我只是借手稿一观,参悟武道。也算我燕某人欠你彭家一个人情,日后必有报答,你们又何必在意那门户之见呢?”

    彭金虎恨恨地道:“姓燕的,任你口吐莲花,也不过是趁火打劫,想要我彭家秘籍,你这辈子别做梦了!”

    彭金虎冷笑一声,一招手,四虎身形展开,迅速将燕绝翎、弦月两人围在当中。

    燕绝翎一把扯过弦月,藏在身后,十分大男人地将她保护了起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