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7】威风八面
    叶清玄绝境之下,激发了滔天怒意,此时将这一腔怒火化在攻势之上,刚猛绝伦的威力登时又凭添几分气势。

    跃至半空,位置比之房梁上诸人都要高出数丈,双掌猛地向下一压,一式“飞龙在天”,以上击下,威力奇大。

    吼——

    一声龙吟,震彻天地。

    神掌未至,威力已经铺天盖地而来,房梁上瓦片噗噗直响,罡风更是吹得人人衣衫紧贴身上,即便有护身罡气遮挡,竟然却没了丝毫用处。

    只此威势,立即让天下群雄骇然。

    那首当其冲的姒惠彤,更是面无血色,本想亲自抵挡,又怕不是其对手,徒弱了凤仪阁的威名,但若是就此躲避,只怕凤仪阁威风更是就此扫地。

    一咬牙之间,硬着头皮就要前冲,不料旁边一声长啸,一个身材魁伟的独臂大喇嘛冲了上去,威声喝道:“小子狂妄,让我塔尔巴来领教高招!”

    叶清玄眼中杀机一现,怒喝道:“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独龙尊者’。正要领教高招……”

    那独龙尊者向前两步,右手独臂比之常人大腿都粗上一倍有余,猛地向上击出,吼——

    一声罡风形成的暴吼,一只独角龙兽骤然成型,蹲伏在地,独角朝天,正顶向空中扑击而下的神龙……

    叶清玄空中一扭身,神龙犹自一盘,龙爪拍击在独角之上,抵挡住对方最锋锐的尖角。接着神龙一低头,龙角自上而下,猛地插在龙兽的脊背之上。

    轰!

    漫天异象尽皆飞散,独龙尊者塔尔巴闷哼一声,身子向前飞扑。落入街心,重重摔将下来,口中鲜血狂喷,有如泉涌。后心处清晰的一处掌印,却是将脊柱都打断了一般,出现了诡异的扭曲。

    叶清玄暴喝出声道:“靖南城一别数年未见。诸位武功怎么还是如此稀松?崇邪麟何在,还不出来送死!”

    “猖狂!”

    侧旁一朵九瓣莲花状兵器砸来,带起漫天罡风。

    叶清玄左掌成钩,向外挡住兵器,右手搭在左手上。猛地向外一磕,嗡,一招“潜龙勿用”之下,原本已经被挡了下来的莲花状兵器登时被震得向外荡去,那瘦硬如铁,满脸皱纹,一副苦相的大喇嘛登时空门大开。

    叶清玄踏前半步,双掌猛地向前平推。一招“震惊百里”直击大喇嘛胸腹,同时暴喝道:“菩树尊者阿迪迦,我代家师灵虚真人向你问好!”

    短短距离。这一招威力奇大,菩树尊者阿迪迦中招必死,一时间躲闪不及,眼神中充满绝望气息。

    “闪开!”

    一只大手从旁伸来,顿时将那菩树尊者阿迪迦扯到了一边。

    这大密寺“大伏藏师”座下的四大尊者,武功只是先天后期的档次。面对步入归虚境的叶清玄,他们现如今又哪里会是对手。人群中的崇邪麟早已吓得脸色铁青。万难相信当初不过被他鄙视的小小道士,今日竟然成了盖世豪侠。面对群雄面不改色,更是一击能将自己的师父毙于掌下。

    这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差点将他逼疯。

    叶清玄掌势不变,稍稍向旁边一引,顿时对准了那出掌之人。

    对方怡然不惧,同时一掌挥出,与叶清玄对了一掌。

    轰!

    漫天罡气飚飞,除了二人所有人等都是向后飞退……

    叶清玄翻身后跃,卸掉掌上巨力,落地后站立不稳,踉跄后退两步,抬头看去,一个垂垂老者,头发束在两侧,上唇两撇灰白的胡须像是海豹一样浓密,身上兽皮袄,神情淡漠至极,叶清玄不由得一笑,道:“班耐裂!?今天难道是老朋友聚会么?连你这老东西都出现了。凤仪阁割了燕云十八郡给狄族人,割了云州给大西蕃国,他们又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们卖命?哼哼,看来当初魏无疚魏大哥教训你的还不够!”

    叶清玄几句话惹得在场群雄尽皆哗然。

    凤仪阁真的做出这许多卖国举动么?

    姒惠彤脸色铁青,高声喝道:“莫听此人胡言乱语,小心中了敌人离间之计,阁主召集各路藩王,乃是为了我神武大陆千百年的和平。”

    叶清玄仰天大笑,朗声道:“说得好,说得好,各位外邦朋友,听到凤仪阁的话了吧,别白废了力气,却被人戏耍,小心日后一毛钱都得不到啊……哈哈哈……”

    众多外族高手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而姒惠彤咬碎了银牙更是想要将叶清玄碎尸万段。

    这个小子寥寥几句话,自己在天下群雄面前便失了信誉,日后若是许给外族土地,必然被天下群雄痛骂,若是不给,只怕边疆必然大乱,战火就此连绵不绝。

    而此时叶清玄对面的班耐裂,却是冷哼一声,捋了捋海豹一样的浓密胡须,阴声笑道:“小崽子,不要徒逞口舌之利,颠三倒四的胡言乱语。”

    数年未见,那班耐裂不但未见任何的衰老,反倒是一双大手更显得结实诡异,显然在与魏无疚一战之后,功力又是大进。

    “老夫当年便看出你是个人物,老夫一时见猎心喜没有当场杀了你,想不到今日注下如此大祸,也罢,你我当年既有如此渊源,今日就让老夫送你归西……”

    “就怕你先走一步!”

    二人说完,同时消失原地,接着半空中撞到一起,半空中一道炸雷,轰然传遍四处,二人身影一闪即逝,双双向后飞退,接着又是一次冲击,整个空间都放佛要裂开了一般。

    天下英雄无不骇然。

    这动手的两人,绝对都有了天绝高手的实力。

    叶清玄虽然境界不够,但胜在功力浑厚,并不畏惧与人硬拼。而班耐裂的功夫,本就是硬桥硬马,故而两人这一交手,地面上泰半高手只觉得肝胆剧震,头脑欲裂。连忙纷纷掩耳后退,不堪听闻。

    叶清玄终是在内力上稍逊一筹,连续三次冲击之后,内力一时反应不及,被一招轰飞出去,直直砸入房舍之中。轰塌了一片屋舍。

    正巧那“花仙”宁堪折便在屋舍之上,如此契机他又怎能放过,呼啸一声,闪身便冲入了瓦砾之中,偷袭叶清玄。

    但在一片尘土飞扬之中。原本听到的重物落地方向,竟然只是一截房梁,而叶清玄却是不见了身形。

    宁堪折大骂一声立即觉得不好,但耳畔异响袭来,慌忙躲避。

    “又猜错了!”

    叶清玄的声音就在他身后耳畔处响起,吓得宁堪折冲天飞起,但叶清玄如跗骨之蛆般紧追着他,双方拳脚在一瞬间交击无数次。噼里啪啦的声响中二人同时跃出房舍,出现在天下群雄眼前。

    宁堪折上了叶清玄的当,被他一路追杀。慌不择路,此时叶清玄突然运转,森然暴喝道:“魔门妖孽,还不受死!?”

    使出曼妙招式,连续点击在宁堪折手肘和腋下,致使他双臂之上一时无法运转真气。眼见叶清玄一指点向眉心祖窍位置,魂飞魄散之下。立马使出,躲避这要命的一击。

    砰!

    叶清玄一指落空。只余下漫天花雨。

    “!?”

    “魔门花宗……”

    “果然是魔门中人!”

    四周人群顿时大哗。

    花宗武功,以身法为最,天下英雄吃尽了苦头,哪里会认不出此等武学,几个有见识的人物一声大喝,顿时引起在场群雄极大的震动。

    叶清玄大声笑道:“诸位明察秋毫,可曾看得仔细,那凤仪阁勾结魔门,如今证据确凿,尔等还要助纣为虐不成!?”

    被凤仪阁着重请来的高手却是魔门中人,难道事情真像叶清玄一众人等所言,是凤仪阁勾结了魔门,意在图谋天下,让魔门翻天做主不成!?

    叶清玄危难之际,逼迫“花仙”宁堪折露了魔功,顿时引得在场群雄大乱。

    “诸位好友,贫道观内尚有要务,暂且告辞一步!”

    “家有急事,各位告辞!”

    “兄弟再见,哥们内急……”

    一见情况不对,大部分本就是冲着凤仪阁威名而来的江湖门派,各路好手登时便打起了退堂鼓,虽然不能证明叶清玄所说是否属实,但此情此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接受的范围,与其搏个彩,结果却身败名裂,还不如躲起来做人,来的轻松惬意。

    这些人一走,场面上登时少了三分之一的人物,即便留下来的人也都是一脸疑惑,看向了姒惠彤。

    而此时“花仙”宁堪折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万分懊悔之下,也是不敢久留,飞身速退,从一个人员稀少的方向逃去。

    “狂生”孙显孺也是心中剧震,担心还会出什么幺蛾子,连忙怒吼一声:“妖孽,骗得在下好苦,哪里逃?”

    挺剑便追了下去。

    其实也不过是趁乱逃之夭夭。

    不过他这句话却给了姒惠彤莫大的提醒,连忙高声喝道:“莫听那奸贼谣言,他自出道,便逞口舌之利,那‘花仙’宁堪折乃自我寻来,并非凤仪阁嘉宾,定然是魔门欲打入我等内部的棋子,说不定就是魔门与此子勾结,故意陷害我凤仪阁千年清誉!我以凤仪阁千年清誉发誓,本门与魔门势不两立,绝无勾结!”

    姒惠彤说的义愤填膺,声嘶力竭。

    天下群雄不少为之所动,熄了怀疑的心思。

    毕竟凤仪阁千年绝世大派的身份,的确做了不少有利于天下苍生的好事,这里不少门派世家,都是与凤仪阁有着数百年的交情,绝非叶清玄一言两语所能动摇的。(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