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3】一举功成
    “有刺客!”

    顾顺东等人大声厉吼,身形却是比他人慢上了半拍。

    他们虽然早有猜测,但叶清玄的刺杀行动依然让他们吃了一惊,此时先机已失,他们距离马车尚有一段距离,就算全力前往,也是慢了一步,甚至有可能会在叶清玄的迅猛攻击下吃上大亏。尤其现在叶清玄表现出来的战力比之不久之前竟然上升了数倍有余,明显步入“归虚境”的实力更是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虽是卖力大喊,却绝不犯险。

    此时叶清玄一掌之威将四名凤仪阁一流剑客击飞重伤,又将那特殊制造的豪华马车击得粉碎,现场所有高手看在眼中都是不由自主地一阵心悸。

    好强悍的武功,好霸道的掌力!

    整辆马车在这强悍的一掌之下,车顶和四壁完全破碎,向着四周飞溅,而车底却是完好无损,连着上面二人俱都清晰无间地展露在众人眼前。

    正是孝亲王皇甫敬明和凤仪阁的高手姒惠彤。

    此时这位凤仪阁的高手正手持双剑摆下阵势,护身罡气笼罩车厢之内,连通残破的马车一起,护住了自己和一旁的孝亲王。

    呛!

    叶清玄粉碎车厢的一掌再次与对方的利剑对了一击,强悍的力道将对方二人连同车底向下方压迫了半尺有余,受到姒惠彤罡气保护的车轮,竟然完整地压进了街道上的石板之中,没有破损一点,由此也可见那姒惠彤的护身罡气有多强韧,也证明了凤仪阁的武功果然有其过人之处。只不过姒惠彤在劲力上却依然不如叶清玄多矣。

    “破!”

    叶清玄劲力一吐,大吼一声,那姒惠彤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护身罡气如同玻璃般破碎,整个人全力向一侧闪避。堕跌到了的石板地上,狼狈至极地往横滚开。

    叶清玄击退姒惠彤,正好独自面对在车厢里的皇甫敬明,此时对方面露惶恐绝望之色,竟然没有出手攻击自己,叶清玄顿时暗道一声不好。尽管此人看上去与皇甫敬明一模一样,但显然不会是那个孝亲王。

    “大侠饶命!”紧要关头,那人再也不敢保持什么风度,直接开口求饶。

    他这么一说话,叶清玄顿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tmd。替身,又是替身!

    叶清玄狂怒一声,立即跃起逃窜……

    对方既然安排了替身,必然就会有其他安排,甚至有可能是特意布了一个局,等着他们兄弟钻进来。

    果不其然,叶清玄一击不中之后,四周远处破空声陆续传来。对方虽然有高手暗中布局,等待自己等人钻入罗网之中,但也没有料到叶清玄到底回不回来。从哪里来,所以这些高手距离此地尚远,不会立即来到近前。

    叶清玄在大范围内被人围住,不过有了这么一个空档,还是蛮有转圜余地的。

    叶清玄大声咒骂,朝着一个方向奋力逃窜。轻功已经施展到了极限,众人眼前只是一缕轻烟。叶清玄便已窜出去十余丈距离。

    呜——

    一声号角齐鸣,更远处火把齐聚。大大的一个范围内,叶清玄和展羽都被包围在了中心,而包围圈的中心位置,便是这条狭长的街道。

    展羽在之前的投掷之后,便已经失去了踪迹,不过肯定还在包围圈内,不过表面上只有叶清玄一人上蹿下跳地到处寻找包围圈的空档。

    “哪里走!?”

    叶清玄刚落在一处屋梁之上,旁边立即窜出来数名锦袍大汉,当前一人武功最为高绝,厉喝一声便飞扑上来,手中利剑化为一道霹雳,直刺叶清玄咽喉!

    剑光也照亮了周遭的范围,也露出对手的面貌。

    “一叶遮雨”田仲谋。

    “青衣楼”副楼主,徐青奕失踪之后,青衣楼分裂,田仲谋得到凤仪阁的支持,带领五成的弟兄成立了“天道盟”。

    刚刚宴会结束之时还看到他与皇甫敬明告别,想不到却是一路到了这里,埋伏下来,等待围猎叶清玄等人。

    这个出谋划策之人,心思之细腻令人胆寒,他不但猜中叶清玄等人会铤而走险,冒死刺杀,还一手安排了这场围猎,将叶清玄和展羽围困在此。

    叶清玄毫不避让,右手中指屈指一点,一道剑光冲天而起,使出了的“中冲剑”,招式大开大合,气势雄浑,现场登时一片剑光飞舞,锐利无匹。

    “一叶遮雨”田仲谋虽然同样也是归虚境修为,但第一次与步入归虚的叶清玄交手,只是数招之间,便已经落了下风,一道剑光闪过,田仲谋猛一缩头,剑光擦着头皮而过,将他头上发簪扫断,满头长发呼啦一下垂了下来。

    田仲谋惊呼一声,闪身飞退,这时他才发觉,身旁除了自己之外,随同而来的几名帮派高手早已身死当场,尸体零落成数块,丢在屋顶之上。

    田仲谋顿时胆战心寒,加速奔逃,生怕叶清玄追杀上来。

    骤然间背后一震,宛如一枚大锤砸中后心,田仲谋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抛飞出去。

    叶清玄用击伤了田仲谋,却没有时间上去击杀,此时周围更多高手杀来,其中认出的就有之前展羽特别指出的前辈高人“狂生”孙显孺和“花仙”宁堪折,还有其他数名一代宗师级别的高手,自己只是被田仲谋纠缠了片刻,立即便到了身前数丈距离。

    叶清玄不敢怠慢,转身便跑!

    奔逃中叶清玄身体一闪,化为一缕残影,快速前进的途中按照诡异的步伐一阵旋走,叮叮叮……

    几枚锐利的暗器钉在了叶清玄原来奔逃的方向上。

    如果叶清玄不施展出,只怕刚刚的几枚暗器便已经钉入了他的后心。

    而更让人感到惊异和恐惧的是,那几枚暗器竟然不是什么利器。而只是几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树叶而已。

    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而且还是如此凌厉,功能洞穿归虚高手的护身罡气,甚至叶清玄这样身居护体神功的人物都不敢硬撄其锋,足见这名高手的实力有多骇人。

    一声冷哼。“花仙”宁堪折加速冲出,以超乎众人的轻功实力,紧随着叶清玄的身后追了上去。

    出手之人也正是这位“花仙”宁堪折。

    那宁堪折面貌吹弹得破,极为英俊,只是目光闪烁,露出阴狠之芒。显出其必是心性诡狡多变,阴沉可怕的奸恶之徒。

    身着艳丽锦袍,绣满了各色花朵,剪裁适身,长衫飘拂。气度不凡,头顶紫金冠,非常抢眼。一头暗灰色的头发极为醒目,却另有一种超凡入圣的气势。

    叶清玄暗叹一声,这次的行动果然太过冒险,而敌人请出了这些百年老怪物也是个个不凡。眼前的这个“花仙”宁堪折,明显便是在轻功和暗器方面极为高明,全场所有人物。只有他一人能够勉强跟得上自己的轻功,否则就算卓惠梵亲来,也只能在身后吃他的尘土。但这个宁堪折如此厉害,让叶清玄不由得担心起凤仪阁隐藏的实力到底有多少。

    至于另一位“狂生”孙显孺则是漫不经心地跟在后边,看不出任何着急的心态,但也没有被叶清玄落下太多,敞开的儒衫露着胸膛,手中一个酒葫芦一边追。一边灌,仪态狂放。果然不负“狂生”之名,背后一把长剑造型古拙。一看便是不凡之物。而这一位也定然是剑道中的高人。

    叶清玄一边跑,一边观瞧,却把他身后的宁堪折气的够呛,看得出叶清玄还没有运出全力开溜,这位久未入江湖的一代高手立时冒起七分火气,脚下加紧,猛地加速,朝着叶清玄扑去……

    未料到对手还能加速,叶清玄来不及提速,妈呀一声,运起来躲闪。

    宁堪折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不见了叶清玄的身影,一愣之际,耳畔如同针扎一般的感觉袭来,立时脚下一跺,身子一旋,整个人在急速行进中竟然陀螺一般向上腾飞而起,间不容发地躲过了一击。

    啊!

    宁堪折惊呼一声之时,一道激光一般的剑气擦着脸颊射过,当他倏然落下,脸上的刺痛让他一惊,伸手一摸却是一手的血迹。

    原来叶清玄的一道剑气虽然没有击中宁堪折,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宁堪折先是吃了一惊,接着是滔天的暴怒升腾而起。

    宁堪折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自己英俊的外貌,可是说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恋狂,对自己容貌的爱惜甚过生命,叶清玄这一招伤到了他的面颊,虽然有办法完全补救,不会留下什么疤痕,但这种震怒,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这时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道:“呦呦,这不宁先生么?怎么?你那万分爱惜的小脸蛋被人刮花了?啧啧啧,现在的小辈真是不懂得惜香怜玉啊!”

    孙显孺满脸的胡子茬,一副浪荡不羁的模样,缓缓走来。

    宁堪折有些厌恶地说道:“这个叶清玄死定了,我使尽手段,让他痛苦哀嚎百日方可解我心头之气。”

    孙显孺嘿嘿一笑:“好好好,只要宁兄能活着抓到他。嘿嘿,那个叶清玄也是个俊俏哥,若是抓到了活的,宁兄记得先让给孙某人三日,让兄弟好好风流快活一番啊,哈哈哈……”

    那孙显孺自诩大儒,却也分外喜欢龙阳之癖,尤其喜欢娈童,此时提及叶清玄,他是一副大感兴趣的模样。

    这让旁边的宁堪折也忍不住一阵恶寒。

    认识这“狂生”如此之久,还是对他的这个癖好极感恶寒……

    此时叶清玄已经离二人远去,二人却是不紧不慢地缓缓收缩范围,反倒不急于一时,毕竟叶清玄的前方还有其他高手围追堵截,并不担心会让他逃出生天。

    叶清玄在这边带着一大批的高手转圈子。虽然圈子越来越小,但一时半会却没有一个人能把他怎么样。

    而长街这边,众多的高手也加入了追击叶清玄的队伍当中,剩下的那批百十余名精锐护卫,沿着长街挨家挨户地搜查。希望找出藏匿起来的“小鹰王”展羽。

    这片范围内已经大乱成一团,不过大局已定,叶清玄和展羽二人插翅难飞。

    大批的高手在一处集结,哈哈哈一阵长笑声中,真正的皇甫敬明现身而出,身边围着众多高手。其中大多都是身份地位极为特殊的人物,包括数名域外高手,蛮族的沙旺素西,乍仑蓬和班耐裂,戎族的“白狼”吐延。还有几位狄族的绝世高手,看其腰间弯刀的式样,当是纳兰成吉的徒弟无疑,甚至可能是“八刀”之一。

    此时姒惠彤脸色苍白,嘴角血迹仍未擦干,却难掩兴奋地走过来道:“成功了!”

    皇甫敬明连忙上前扶住姒惠彤,明朗声笑道:“姒爱卿辛苦了,孤来日必有重赏!”

    姒惠彤勉强一笑。心底却有一丝不自然,这皇甫敬明前倨后恭,之前见到自己还客气有礼。今日宴会中确立了地位之后,竟然摇身一变,如此狂妄起来,让她不由得好生郁闷。

    紧挨在皇甫敬明身旁的“天元真人”葛元照似乎却极为适应这种改变,上前半步,施礼道:“王爷错了。”

    “哦?孤哪里错了。”

    葛元照笑嘻嘻地说道:“今日已经确定了王爷的身份。今日除掉刺客,再扫平楚家公馆。三日后登基大宝,这都是早已制定好的计划。所以王爷不应该称‘孤’,而应该称‘朕’。”

    “哇哈哈,葛爱卿说的有理,是孤,呃,是朕的错,是朕的不是,哈哈哈……”

    这一番对话看得姒惠彤呆在了当场,对于葛元照的无耻拍马行为,姒惠彤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是她这辈子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也难以想象有人会如此恬不知耻地做出来。

    这葛元照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还真算是个人物。

    “来,诸位爱卿,远道而来的诸位朋友,随朕去看个究竟,看看这敢反对朕的刺客今天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说完越众而出,率先迈入街心,躲避开地上的尸体,一跺脚便要跃空而起,落向旁边的一处楼顶。

    但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上本来一具骨骼尽碎,身躯异样扭曲的“尸体”却突然弹地而起,以鬼魅般的身法猛扑到皇甫敬明身后,双手成龙爪形状,由背后猛击,双手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抱残式”、“守缺式”,八式连环,疾攻而至。

    众人同时生出警觉,但已来不及应变。

    来人一动手,在场数名高手都是同时失声叫道:“展羽!?”

    皇甫敬明连闪躲的时间也没有,勉力功聚后背。

    轰隆隆声音顿时暴起,皇甫敬明被对方狂猛地攻击轰得连连后退,护身罡气只维持了不到片刻,便已经破碎开来,接着身中数招,口中夹杂着内脏的鲜血狂喷而出,身子抖若筛糠却是没有倒下……

    展羽连轰数招之后,在众人飞扑上来之前,最后一招“抢珠式”,双手从头顶两侧直击皇甫敬明太阳穴,一声闷响,皇甫敬明七窍流血,眼珠爆裂,命丧当场!

    展羽顺势横飞出去,临空接下数名天绝级别高手轰来的一击,也是喷血暴退,但传自“鹰王”的绝世身法却让他逃过一劫,在敌人扑到面前之时,间不容发地逃了出去,几个起落便拉开了与众多高手之间的距离。

    即便人群中有“白狼”吐延、班耐裂这般的天绝级别高手,也有姒惠彤、葛元照这等次一级的绝世高手,但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展羽在众人环视之下被活生生地打死。

    整个刺杀过程,只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快如惊雷疾电,劲风吹叶。

    砰!

    皇甫敬明的尸体终于不支倒地,放佛一击重锤敲在了所有人的心坎之上。

    由于事起突然,剧变横生,谦之这弄假成真,从喜转悲的变化太令人难以接受,众人呆立当场,看着展羽没进灯火不到的暗黑高空去,仿如置身在一个永不会苏醒过来的噩梦中。

    姒惠彤嘶声厉吼:“杀了他们!”

    葛元照觉得突然之间天都塌了下来,他早就看好这位孝亲王,所以长久以来不知多少次地卖弄心思,溜须拍马,想不到一朝之间,所有心血尽皆白费,忍不住一样大骂道:“来人,把楚家公馆踏平,不留一个活口!”

    等同于凤仪阁下了必杀的命令,眼前所有的高手都在一刹那中苏醒过来。

    对了,皇甫敬明是死了,可凤仪阁并没有倒,只要凤仪阁还在,众人便还有靠山,还是没有失败……

    皇甫家听凤仪阁吩咐的皇亲国戚不知凡几,之前不还有拿出来当幌子的“昌河王”皇甫泰信么?大不了这回拿那假货当真神,再给供起来好了。

    但眼前最主要的,就是必须将叶清玄和展羽双双杀死,以绝后患。

    呼喝声再次响起,洛都城内顿时乱成一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