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0】回马一枪
    刹那间的爆发惊动了半个洛都城。

    原本已经远远逃开的叶清玄和展羽骇然回头望去,远处天地间的那一方亮白,晃得两人不敢直视。

    而天空中彷如流星坠落,撕破天地,带着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

    叶清玄瞠目结舌地道:“我地乖乖,这是什么人在动手,难道李慕禅来了么?”

    展羽谓道:“其中有一个必然是耶律牙海,这么亮的光芒也就只有他的才能实现。”

    “!?”叶清玄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这位耶律牙海真的很讨厌纳兰成吉了,连武学的名字上都要压对方一头。纳兰成吉的是,他便起了个,都是神刀,可是‘日照雪融’,这敌对意味很明显嘛……”

    展羽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更证明了叶清玄的猜测。

    叶清玄继续道:“虽然不知道跟他动手的人物是谁,但肯定不是那个晏圣。天如阴域,剑似流星,应该是‘血煞’的大当家‘鬼剑’阎无常到了。”

    “没错。看来这一次洛都城内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到场了呢……”

    展羽接着又问:“以你之见,他们二人谁会取胜?”

    叶清玄想了想,答道:“我看不到二人交手的实况,也没见过他们与别人动手,所以很难判断。如果光从传言上来说,可能那个敢于纳兰成吉叫板的耶律牙海功夫更高一筹,但‘鬼剑’技艺非凡,又是杀手出身。临敌手段丝毫不比对方来的弱……现在远远看去,二人势均力敌,但我感觉依然是耶律牙海要高明一些。”

    展羽肯定地点了点头。

    “耶律牙海故意藏拙了。恐怕他此番前来洛都,一大半的目的还是放在了纳兰成吉身上,此人与纳兰成吉的狼般阴狠比较起来。更像一只老狐狸。若无必要,他绝对不会轻易与人动手。”

    叶清玄疑惑道:“那他现在为什么还要与同盟之一的阎无常动手呢?该不会是故意为之吧?”接着眼睛一亮,惊呼道:“他的目标是纳兰成吉!”

    “什么?”展羽一愣,他实在有些跟不上叶清玄的思维。

    叶清玄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也许耶律牙海来到中原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给他们的狄族的大汗办事,更有可能是为了能够与纳兰成吉远离草原。好在中原这里决一胜负。”

    展羽奇道:“那他岂不是更应该避免与外人爆发冲突么?怎么反倒与原本的盟友交上了手?”

    叶清玄嘿嘿一笑,道:“因为这个老狐狸想要受伤,或是说想要外人以为他受了伤,好让纳兰成吉放松警惕……”

    正说话间,远处白光一冒。剧烈的罡气以波浪的方式向四周激荡,叶清玄和展羽同时惊呼一声,展羽忍不住道:“两败俱伤!?叶子,看来你的猜想十有**是正确的了,明天,最迟也就是明天,这耶律牙海恐怕就会向外告罪,说是养伤了……”

    叶清玄接着道:“不错。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在洛都城内全身心备战,不用为外事分心,然后看准时间对纳兰成吉进行挑战了。”

    展羽认同地点了点头。

    二人看到远处场面已经终结。立即转身又潜伏到了暗处。

    展羽回头看着叶清玄,突然疑问道:“我听说了你们的事情,但既然这么危险,你不在楚家公馆里呆着,跑出来干什么?”

    “办事啊!”

    “办事?”

    叶清玄嘿嘿一笑,把自己这一趟的遭遇前前后后地交待了一遍。接着展羽又把自己的想法一说,二人同时哀叹一声。慨叹今天晚上命运的不济。

    展羽叹息道:“想不到偷袭之事竟然功亏一篑,现在看来我还是跟你一起回楚家公馆的好。你我形迹败露,而楚家公馆在名字上就犯了忌讳,现在真的是四面楚歌了,你我找点回去,还能让那里再坚持坚持,免得被人一网打尽。”

    此时不远处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然后便是敲门砸户,鸡飞狗跳的声音。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夜,孝亲王险被刺杀,这等大事已经惊动了全城,如今朝廷的禁卫军已经开始逐家逐户的搜索行动。

    远处不少地方已经大吵大嚷起来,甚至一些地点四面火起,洛都城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展羽眉头一皱,骂道:“这帮混蛋,该不会趁此机会铲除异己吧?而且把整个洛都城搞得大乱,正好趁机攻击楚家公馆……不行,我们赶紧回去!”

    “来不及了!”

    叶清玄一把扯住展羽,脸色阴沉地道:“如果敌人真是这么打算,就算我们回去,那也是自投罗网。”接着眼珠一转,沉声道:“我倒有个破釜沉舟的主意,在这个敌人最为疯狂报复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也一定是放在如何让我们难受这一点上,所以……”

    “所以?”展羽有些反应不及。

    叶清玄嘿嘿一笑,道:“所以这个时候反倒是刺杀的最好时机。”

    展羽顿时大吃一惊,呆呆地盯着叶清玄看了半天,最后叹道:“今趟事情败露,那皇甫敬明已有防范,我们怕是再无机会,而最要命是他已看破我们发现了他与郑夫人之间的奸情,原本的情报变成了废纸一张,我们恐怕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存在了。”

    他心中明白,除非再次把握到孝亲王皇甫敬明行动的时间和所在,否则根本没法进行刺杀。

    最后断言:“我们应该尽快回到楚家公馆,然后尽可能快地离开洛都城,在此地多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既然前途渺茫,也好过在这里被人围歼的下场。”

    叶清玄却道:“正因为大多数人都这么想,我们才有再次出手的机会,否则让他们如此看低我等,我又怎忍得下这口气?二哥,以你的脾气,你就会愿意就此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么?”

    展羽无奈叹道:“好吧,这一次可以尝试杀个回马枪,不过你得听我的,一旦情况不对,无从下手,我们宁可逃跑,也绝不可以逞能。”

    “放心吧,我惜命着呢。”

    展羽终于不再争取,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具体实施上,考虑片刻,接着问道:“要杀皇甫敬明,就要知道他的具体位置,之前的地方已经被你发现,你知道他现在会去哪里么?”

    叶清玄嘿嘿一笑,道:“当然知道。”

    **********

    孝亲王和郑夫人密会的地方,除了那所小房屋之外,还有个地方就是郑府后院的一处农家小院。

    那里本是郑展堂避世的地方,回避一切人等,当然也包括郑夫人。

    可郑夫人显然因此受了极大的刺激,在郑展堂不在的时间内,就在此处密会自己的情郎,这件事已经在府内小范围的流传开来,叶清玄也是数次看到郑夫人在这里不停地发脾气,显然存了一种报复的心理。

    你在这里躲我,我就到这里来私会。

    这件事还是叶清玄到了郑府之内,这几日来的最大的收获,恐怕连郑展堂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否则即便脾气再好,忍功再厉害,也会气的脑淤血。

    已经是黎明前夕了。

    这个时候是夜晚中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一个人戒备心最为淡薄的时候,而忙了整整一晚的人们,在这个时候也是更加的困倦。

    睡觉是人之常情,即便绝世高手能够十几天不眠不休,但在这个时候也免不了有些眼皮发沉。

    距离郑府两条街外的一个小巷子深处,叶清玄和展羽二人再次潜了回来,在此处聚头。

    展羽问道:“怎么样?皇甫敬明来了么?”

    “还不清楚,我没敢太靠近郑府……”叶清玄答道。

    展羽叹道:“我也是如此。如果之前你的猜测没错,那孝亲王才是凤仪阁准备扶植上位的真正人选,对于他的安全,凤仪阁必然全力以赴,怎么严密保护都不为过。可是看这里的情景,为什么看不到任何的明岗暗哨存在呢?难道他根本就没有来?”

    叶清玄摇了摇头,道:“皇甫敬明色胆包天,连郑展堂的老婆都敢私通,他有什么不敢干的?今晚遇到刺杀便龟缩不出,那还是他皇甫敬明的风格么?就算是向凤仪阁显露一下自己的胆识,他也会来这里落脚的。”

    展羽冷哼一声,道:“把胆略用在这种地方,要是让这个皇甫敬明登基大宝,天下可就真的完了……”

    此时二人俯身在一处位置稍高的高塔之上,正好把远处郑府的情形看个真切,府内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款待贵宾的十座别院却是灯火通明。甚至还隐有管弦丝竹之声传来,外间更偶有婢仆在园中走动。

    展羽怒骂一声道:“tmd,这个贱人勾引男人倒是不落人后,自己丈夫身陷大难都不管不顾,竟然还在府中召开宴会,日夜行乐,真是够不要脸的。”

    “这女人要是放开了,男人几十个摞在一起都不是对手。”叶清玄感叹了一句,接着一碰展羽,压低声音道:“注意,来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