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9】鬼剑神刀
    叶清玄等人在耶律牙海落地的时候早已逃之夭夭,就连那绝刀灭剑也是看到势头不好,立即逃窜。

    “别走!”和卓阿提力正要指示剩余的“塞北十八骠骑”去追敌,却被耶律牙海制止道:“不必追了……”

    和卓阿提力看了旁边的“青面鬼”晏圣一眼,连忙压低了嗓音急道:“可是师父,那展羽……”

    耶律牙海一摆手,阻止了徒弟的疑问,上下打量了一番被人搀扶、脸色因为疼痛而煞白的和卓阿提力,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让我先来看看你的伤势吧。”边说着,边走上前来,仔细检查了一番。

    “师父,徒儿的伤势不碍事!”和卓阿提力依然逞强地说道。

    “闭嘴!”耶律牙海断喝一声,双手猛地擒住徒弟的双手,运功用力一捋,细密的咔咔响起,和卓阿提力准备不及,顿时惨哼出声。

    “哼,这回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耶律牙海脸色铁青,出言训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如此……这回吃了大亏,才能改改你们的傲气!”

    “属下知罪!”

    那“塞北十八骠骑”人人脸色蜡黄,身上各自带伤,最严重的四人已经昏迷不醒,但血已经被止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被耶律牙海如此训斥,就连阿依古丽也是不敢多言,脸色通红地垂头不语。

    呼呼呼——

    人影狂闪中,赫连卜雄、苏荣、董兆胜、吴光等人尽皆到场,厂公夏明和李梁、蒋贵两个府督,则因为官府的身份不能轻易曝露。所以早早地回避,没有到场。

    几人一落地,那赫连卜雄便急忙问道:“耶律先生,可曾遇到‘小鹰王’?”

    耶律牙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旁边的“青面鬼”晏圣插话道:“本来已经拦住了,可惜突然杀出了叶清玄,还有两位归虚境的高手,让他们把人给救走了……”

    众人顿时唉声叹气了一番。

    和卓阿提力怒声道:“可惜我师父晚到了一步,不然必让这群人无一人生离此地。”

    而一旁的“青面鬼”晏圣却是冷哼一声,缓缓道:“可惜和卓兄大意之下受了些伤。不然晏某定然让展羽血溅当场!”

    一个说话抬出自己的师父,另一个却是暗讽他自己没用,不能帮上一点忙。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当时他能够不败在展羽手下,暗暗配合晏圣合击展羽。定然可以让他命丧当场,其实当时的情景,要是没有叶清玄阻止晏圣,展羽也会在晏圣的镰刀下吃个大亏。

    晏圣的一句话顿时让和卓阿提力抬不起头来,同时他心底也是怒火昭彰,当时要是晏圣肯直接现身合攻展羽,自己也不至于败在对方手下,更不会受伤。甚至有可能在叶清玄赶到之前拿下展羽。

    只是这番话虽然憋在心头,但最终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受伤,和卓阿提力心绪落差极大。一腔怒火无从发泄。

    但旁边的耶律牙海看在眼里,却是突然怒哼一声,沉声问道:“你这小子手段倒是很阴险,但为何见到我徒儿被攻击之际不肯出手相助?冷眼旁观,致使我徒儿受伤,我看你就是帮凶!赔我徒儿手来!”

    耶律牙海脚下猛地一顿。身影已经化为一缕轻烟冲着晏圣冲了过去。

    “不要!”

    “耶律先生请住手!”

    “自己人,自己人……”

    众人想不到这耶律牙海说动手便动手。突然之间竟然没有一人来得及阻止耶律牙海对晏圣的出招。

    和卓阿提力看到师尊给自己出气,顿时大为激动。阿依古丽也是跳脚叫好,只是同为“血煞”的“破光剑”吴光,却意外的一脸冷笑,看着晏圣的热闹。

    就在耶律牙海动手的一瞬间,“青面鬼”晏圣也立即做出了反应,作为一个杀手,晏圣的反应已经算的上是一等一的快速了,只不过面对耶律牙海的攻击,仅仅三两招之间,晏圣便失却了先机,处处被对方压制,眨眼间十招已过,晏圣的防御已经行将崩溃,说不定下一招就会被对方重伤当场。而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虽然身形涌动,却依旧救援不及。

    而就在此时,一阵凄寒的冷风骤然吹起,所有人都是冒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哒哒哒”的竹杖敲击地面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

    原本暴力攻击的耶律牙海突然眉头一皱,倏然翻身后跃,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同时向着声音发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月色下,一个身影伴随着有节奏的敲击声缓缓前来。

    敲击声来自对方手中一根七尺多长的木棍,一边走路,一边快速地敲击刺探着地面……

    看得出,对方应该是个瞎子。

    而当众人看清他的面孔时,每个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阿依古丽更是用手拼命捂住了小嘴,以免自己惊呼声夺口而出。

    那人一身灰布长袍,已经洗的发白,不过却是干净异常。

    一头白发束于脑后,随风飘扬,眉毛亦根根发白,可是脸上却连一条皱纹也没有,根本就看不出有多大年纪。消瘦的面容如同枯骨,剩下的肌肤白的让人心寒,简直就像是死鱼肉似的,一丝血色也没有,苍白而又透明,那嘴唇亦不例外,犹如冰封过一样,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铅白色。

    最诡异的却还是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又狭且长,眼中竟然完全是眼白,冰石似的,彷佛已凝结。

    一股诡异的阴寒煞气冷风一样地吹拂过来。

    “见过煞主。”

    两道人影落在来人身侧,单膝跪地,拱手问礼。

    正是“破光剑”吴光和“青面鬼”晏圣。

    苏荣和赫连卜雄立即互看一眼,同时荡起有些不太自然的笑声,上前迎接道:“原来是‘血煞’的当家人到了,有失远迎,还望赎罪,还望赎罪!”

    “鬼剑”阎无常。

    无论人剑,皆如厉鬼。

    虽然他们与“血煞”是合作关系,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瞎子当家,而且对方身上的气氛实在让人感到不安,没由来地一阵阵心底发寒。

    只是那阎无常阴阴一笑,并不答话,而是越过人群,直走到耶律牙海等人面前,方才停下脚步,嗅了嗅鼻子,突然猛地甩了甩头,用他那怪异的嗓音讽刺道:“呸呸呸,一股子羊膻味,我当是谁脾气这么大,敢教训我的手下,原来不过是北狄的野人,怪不得这么不知礼数!”

    “大胆!”

    “找死!”

    十余名“塞北十八骠骑”的人立即就要动手,却被耶律牙海一摆手制止,这位狄族第一的铸剑大师突然笑了,看着眼前的瞎子缓缓道:“你就是阎无常?就是那个被兄长传授武艺,却反过来弑兄杀嫂的阎无常?”

    现场突然之间沉默了……

    所有人都是有了一个极为不好的预感,就连一直打圆场的赫连卜雄和苏荣也是脸色一变,不敢再插嘴一句。

    阎无常突然笑了,仰天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吴光和晏圣二人互看了一眼,都是立即向后急退,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这位当家就像是个神经病,大笑的时候,便是他大怒要动手的时候。

    而同样的,耶律牙海也嘿嘿地笑了起来。

    两个绝世高手互相对着对方大笑,场面看起来要多诡异便有多诡异。

    在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氛中,天地之间的气氛几乎为之凝结了一般,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接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名绝世高手同时动了起来。

    耶律牙海第一次拔出自己的兵刃,那是一把亮如皓月的小马刀,比之阿依古丽手中的那把也大不了多少,平时就插在他的胸前,这关键时刻的一动手,立即显露出那把弯刀神兵的资质。

    刀一出鞘,光华夺目,整个天地间都仿佛变成了白昼,所有人都是为之夺目,目眩中不能直视……

    可是刀光再亮,也不能让瞎子再变瞎一次。

    阎无常拔剑的动作平稳而快速,直若与天地合二为一,充满了亘古不变的真理。他的拔剑动作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更使人感到随他这起手式而来的第一招,必是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而他手中的剑竟然就是那根长逾七尺的棍子,耶律牙海的短刀以超常的急速朝他头上劈来的时候,他的长剑依旧不急不缓地朝外拔着,而当对方的刀势劈落头顶之时,那柄奇长的宝剑还未拔出一半,但是“铮”的一声,阎无常用剑鞘结结实实地挡住了对方的一刀。

    嗡!

    刹那的罡气迸发竟然将阎无常的七尺长剑从鞘中震脱了出来,阎无常一剑在手,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耶律牙海眼睛眯成一条缝,冷哼道:“阎无常,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鬼剑之术吧!”

    “如你所愿!”半空中鬼啸一般的怪异声音传来,接着便是漫天的黑漆漆的鬼影乱闪,其中不时有一道又一道的流星坠落,直插耶律牙海身上的各大要穴而去。

    “来得好!”耶律牙海大笑一声,接着暴喝道:“看我的——‘如日方中’!”

    黑暗的夜色下猛地爆开一团炽烈的罡气,整个码头顿时亮如白昼,数十里范围内,白光炽烈,恍如太阳坠落眼前!(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