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6】耶律弟子
    展羽在房舍间左穿右插,身形快如鬼魅,接着又落至屋顶,将鹰王的施展到了极致,先是一跃而起,接着在半空中如同一只大鸟般无声无息地滑过。转瞬间便是十余丈距离,看上起丝毫不费力,也不需要时刻耗费罡气。

    当他从那间青楼跃入水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肯定回遭到敌人的追杀,但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敌人甩掉,甚至不用去那个什么楚家公馆,独立在外,也能摆脱这些人的追击。

    最重要的,是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钟离尚贤,他有办法将这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十二飞鹰堡。

    不一会他已来到花街东边尽头,眼前便是茫茫蓬莱湖,向左则入市区,向右则是绕着花街的外侧,绕到花街的西侧渡口。

    方向毋庸置疑,是要到市区内的,展羽立即转而向东,潜伏了进去。

    此时四周不见敌踪,展羽轻轻落在一幢平房的瓦面上,俯下身子,禁不住纵目观看。

    只见这附近的房舍都是高墙围绕,林木亭台,显都是财雄势大的富户人家,在东面远处一座特别幽深的府第,在这等时分,仍有灯火亮着,分外触目。

    展羽不打算穿宅而过,一般的大户人家都养有獒犬,自己的轻功再高,也有可能惊动这些畜生,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会让自己陷入困境的。

    展羽决定从这里开始,自己不必在房顶飞檐走壁,只需在路面上急行便可。

    当展羽落至静悄悄的街道时,心中警兆忽生。

    事实上他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异象,只是心中一动,经过特殊训练的六识突然让他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就像是最最机警的鸟儿一样,冷哼一声。往前飘飞,半空中一振臂,从容落在对面房舍的梁脊,方才转过身来。

    几乎就在他跃起的同时,身后咻咻之声不绝于耳,刚刚站立的位置上已经钉满了一个个手镯大小、薄如纸片的锐利圆圈。月色下闪耀着令人心惊的寒光。

    一个人从屋后钻了出来,站在了当街,月色下这位埋伏展羽的刺客却是位头戴垂以珠翠的帷帽,身穿宽大罩袍罗,足下登着一对红色小马靴的美貌少女。

    此时她正悠闲地走了出来。手指上还不停旋玩着几个锐利钢圈,一双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的忽闪忽闪地看着展羽。

    此女长得非常娇俏,瓜子口脸,颧骨上却各有一堆像星星般的小斑点,予人俏皮野泼的感觉。

    一把既娇且甜,又带点外地口音的嗓音从美貌少女的嘴中说起道:“你就是那个‘鹰王’的儿子么?嘻嘻,果然长得很英俊,功夫也很不错。反应也很快……哎,原本你很有条件入得本公主的法眼,跟本公主做个朋友的。不过很可惜,你是‘鹰王’的儿子,我就要杀死你了……”

    语气天真烂漫,可惜说的却是取人性命的事情,让人分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对方在跟自己开玩笑。只是展羽却不敢大意分毫,因为对方刚才动手的瞬间。的确是要杀死他的节奏。

    对方一身北方草原贵族的打扮,又是自称公主。又是耶律牙海的徒弟。

    展羽不由得猜出几分对方的身份,再最后看到对方腰带上挂着的腰刀时,立即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那把型奇特的腰刀时一种在突厥部落中非常流行的刀子,最利马戏,刀型微弯,前锐后斜,没有护手,刀柄处扎着布条,自刀起平铲平削,刀刃平磨无坑,由于刃身只有寸许阔,故极为尖利。

    而此女手上的腰刀显是极品,在梁衍上的灯笼光掩映下,熠熠生辉,寒光浸浸。

    即便对方是北方铸剑第一大师耶律牙海的徒弟,这种等级的器物也不容易得到。对方不但是狄族的贵族,也肯定是某个部落族长的女儿。

    夜风吹过,少女的发丝随风飞扬,带起一缕淡淡的幽香飘入展羽的鼻端,奇芳异馥,沁人心脾……

    展羽微微一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草原上的明珠,最美的月亮花阿依古丽公主驾到了啊,展羽能见到传闻中的‘香妃’,真是三生有幸。”

    谁料到展羽这一句赞美之话却惹来了阿依古丽的大怒,娇俏的脸孔一沉,娇喝道:“不许提香妃二字,哪个嫁人了,我才不要嫁给那个蠢货!”

    这莫名其妙的喝骂却是让展羽一愣。

    便于此时,旁边的屋舍内传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开始时声音尚在二十丈开外,第二声便已到了门外,第三声响起时,来人已经慢悠悠地踏出房舍,来到了街头。

    来人便像是夜间访亲问友的朋友一般泰然自若,左手还提着个灯笼。

    此人年在二十五、六间,头上带着一顶毡帽,身穿狄族武士长袍,外加一件皮背心,样貌俊俏,乍看好似弱不禁风,但双脚却异常结实有力,走过之地,竟然都留下一寸深浅的脚印,不过行为举止倒颇有点华族公子哥儿的味道。

    来人目光扫过展羽面上,展羽顿时生出奇异的感觉,似是对方目光中带有某种无形而有质的异力。

    来人将手里的灯笼随便地往旁边窗户上一插,接着双手拱手,用华族的施礼方法歉意道:“展兄有礼。在下耶律老师坐前二弟子和卓阿提力,这是我师妹阿依古丽被老师宠坏了,展兄切莫在意。因为这丫头极为反对被许配给大狄汗王的四儿子毗伽,‘香妃’的称号也是大狄王廷册封下来的,所以她也一并讨厌。倒让展兄受了无妄之灾,罪过,罪过……”

    原来如此。

    展羽心中一亮,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

    不过这都不是他现在去想的东西,对方此时出现,又是耶律牙海的弟子,面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展羽冷冷一笑,说道:“我对和卓兄也是久仰大名,只不过这闻名不如见面,原本以为和卓兄也是域外一位豪杰,想不到今日一见,真是让展某失望。”

    那和卓阿提力听了展羽一番奚落也不生气,反倒一脸震惊地看了自己一番,虚心求教道:“展兄何来此言,和卓倒是听不懂了。”

    展羽道:“和卓兄一上来便侃侃而谈,不外乎就是等待其他人员布置就位,准备围杀展某,只可惜手段有些拙略,让展某看个透彻。”

    和卓阿提力终于脸色一变,冷哼道:“那实在是因为展兄身份太过重要,我们不得不防啊。”

    阿依古丽一嘟嘴,道:“这个小子有点本事,不过二师兄,对付他还要动用我们的‘塞北十八骠骑’,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他了?”

    接着那少女又对着展羽怒声道:“姓展的不用委屈,本公主与你一战,输了你就乖乖束手就擒,赢了你可以一走了之……”

    说完手中一抖,指端数个钢圈脱手而去,半空中以诡异的路线不停变化,接着每个钢圈一分为三,变成漫天乱影地朝着展羽飞去,而她自己也是一声娇嗔,拔出腰间弯刀,冲了过来。

    那和卓阿提力想要阻拦却是慢了一步,眼看着阿依古丽冲了上去,只好无奈一叹,跟着杀了上来。

    右手在腰间一抽,原本肩头一对看似装饰用的鹰爪顿时成了一对兵器,后面连着细线,以无上玄功遥遥控制住利爪,寒光四射,森冷侵人,当胸向展羽搠去,气势凌历威猛,极有大将之风。

    虽然双方为敌,但展羽却对这位心直口快的小丫头大感欣赏,此时见到她二话不说,便立即出手,登时大感痛快,足下一顿,迎面飞扑上去。

    叮叮叮,声音快速响起……

    展羽手中金芒手套下已经抓住了漫天飞来的锐利钢圈,用手一捏,全部变成了一团废铁,而此时那和卓阿提力哈哈一笑,闪电横移,手下鹰爪以极快的速度超越阿依古丽,率先与展羽动上了手。

    啵——

    一声轻响,展羽变化莫测的爪影切在了袭来鹰爪的边缘处,和卓阿提力看似强劲的一招顿时威势全消,鹰爪失去控制直坠地面。

    展羽登时吃了一惊,想不到看似强劲的攻击竟然只是一记虚招,难道这和卓阿提力是个绣花枕头,空有其表么?

    展羽还未想清楚,迎面而来的阿依古丽已经一刀劈至,这个可爱的小女生下手真是毫无情面,一道匹练般的刀光袭体,展羽伸手一抓,却是牢牢抓在了手心中。

    但就在这时候,原本和卓阿提力已经坠落的那只鹰爪却突然抬头,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法,只是刹那间便快若飘风地欺到展羽左方死角位肩上。

    而另一端的鹰爪,也早已脱肩飞出,发出劲历的破空声,疾电般绕了个圈,朝展羽的下阴抓去,手法阴毒之极。

    这两下交手双方都快若电闪,教人看得眼花缭乱。

    展羽也是了得,临危不乱,知对方是不让自己有调息机会,并且那和卓阿提力的目的其实只是保护好阿依古丽。

    展羽索性一个旋身后退数步,松开了抓住的腰刀,也避开了对方下手狠辣无情的鹰爪。(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