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3】逃之夭夭
    叶清玄反应出乎众人预料,姒惠彤不再托大,拔出腰间另一把长剑,以双剑之法迎战叶清玄,这对名为“闭月”“羞光”的三尺宝剑如同鲜花盛放般变化出千百种高招,令人完全掌握不到她的意图,亦难以厘定最佳的进击方法,构成最完美的姿态,足尖一踏墙壁,往叶清玄疾射而去。

    双方都是全力出手,绝无留手余地。

    叶清玄冷哼一声,突然一改之前辗转腾挪的绝世轻功,改为暴力压迫葛元照,强悍的之下,葛元照被推得狼狈后退,叶清玄则是欺身上前,压着葛元照往门口冲去,葛元照拼劲全力,但叶清玄骤然间的暴力竟让他不能相抗分毫,被叶清玄当成了盾牌向后急退,而姒惠彤和查干巴尔二人的攻击立时击空。

    屋里屋外的五大高手登时为之倒抽一口凉气,这看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竟然被叶清玄像是呼吸一般地轻松办到了。

    葛元照归虚境的修为,竟然被叶清玄像个小孩一般硬生生地推了出去,这实在是难以令人相信。

    叶清玄变幻莫测的各种招数,以及完全不能想象的深厚功力,甚至包括**本身的庞然巨力,都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寥寥数招之间登时把所有人都骗得贴贴服服。

    紧密包围下,依然再失先手,五人仍被叶清玄牵着鼻子走,如让叶清玄溜出小屋之外,甚至冲出密室,谁有信心能把他截着?本以为有机会在猝不及防下可以把他联手重创,甚至杀死。只恨事与愿违,更是比预想的要远得多。

    葛元照等人,原本围得密不透风,攻得凌厉无匹,守得天衣无缝。但叶清玄以攻为策,连破众人优势,转瞬间的变化,便已经让人心惊肉跳,再不敢大意分毫。

    叶清玄推着葛元照已经到了石屋门口,直接面对孝亲王皇甫敬明和“猎犬”巴颜。

    孝亲王暴怒喝道:“快来人。有刺客!”

    大吵大嚷的态度显然已经让他有了决定,利用这里人数的优势,制造重重围困,将叶清玄留在此处。

    即便己方此时有五名高手同时在这里,也已经让他感受不到丝毫的安全了。

    面对叶清玄推来的葛元照。皇甫敬明已经猜到了他的相法,拿着“天元真人”当肉盾,逼迫自己让路,岂能让他如愿!?

    皇甫敬明一狠心,手中宝剑朝着前方直刺,那态度是准备连着葛元照一起将叶清玄刺个对穿!

    这里的主人既然有了决断,旁边的“猎犬”巴颜哪里还会犹豫,直接一拳轰向了葛元照的后背。

    而刚刚一招击空的查干巴尔和姒惠彤都是返身而来。从叶清玄背后攻击。

    只要前方能阻止叶清玄片刻,他们便有绝对实力围歼叶清玄。

    而被叶清玄掌力压迫得不得不后退的葛元照,感受到身后袭来的锐利剑气。心中不免大为悲哀和愤怒,到头来,自己在他人的眼里也不过是枚棋子而已,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抛弃。

    这瞬间的羞怒,让葛元照不管不顾地做出了疯狂之举,竟然不再正面抗衡叶清玄的掌力。转而向一侧倒地而去,任由对方的罡气攻击身后的皇甫敬明。也要避开那致命的一剑,留条性命。

    谁知道他刚刚往旁边侧倒的瞬间。似乎叶清玄早就猜到他会如此做法,冷笑轻轻一展,劲力一转,葛元照便觉得自己被人如同破布娃娃一般地甩了开来,自己加上对方的合力,外带屁股上被叶清玄狠狠的一脚,竟然身形控制不住地甩向了叶清玄身后追来的姒惠彤和查干巴尔二人。

    空中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葛元照顿时再次挡住了身后二人的攻击。

    查干巴尔惊人的怒吼声响彻天地,却是有力无处使,气的火冒三丈。

    神功在这里被叶清玄用得出神入化。

    突然失去了葛元照的阻挡,叶清玄的速度陡然间提升了数倍,皇甫敬明来不及过多反应,便与叶清玄交击到了一处。

    同时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只有逼迫叶清玄反击,才能阻缓他的攻势,让查干巴尔和姒惠彤有机可乘,再次将叶清玄围下来,成功击杀。

    但如此一来,势必将让自己陷进动辄丢命的危险中……

    皇甫敬明天性薄凉,他不以为耻,反以之称为帝王心术而倍加推崇,此时面对危机,他虽然清楚拦下叶清玄乃是最正确的选择,但却为了一己之私,个人安全,而选择了避让。

    尤其如此一来,旁边向前攻击的“猎犬”巴颜成了孤军奋战的孤家寡人。

    只是这一条被皇甫敬明选择性地遗忘,更何况刚刚他已经做出牺牲葛元照的举动,体现出他生性薄凉的性情,再次出卖另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物,没有丝毫的心理障碍。

    砰砰砰……

    激烈的交击声在小屋门口爆响起来。

    叶清玄向前疯狂紧逼,皇甫敬明稍作抵抗,立刻闪身后退,原本指望联手抗敌的“猎犬”巴颜顿时面对叶清玄的无情打击。

    同一时间,叶清玄冷笑一声,双脚向后猛蹬,强劲的罡气从双脚底透出,如同一堵墙一般挡在查干巴尔和姒惠彤的面前。

    快、准、狠、辣。

    叶清玄头也不回之下,做出的反应让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高手们疲于应付,差点放声喊娘。

    “猎犬”巴颜想不到报应来的这般快速,一瞬间他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若是他变招自保,势必失去拦阻叶清玄的最后一道防线,叶清玄跳出屋外,以他的轻功修为没有任何人有把握再次追上他;

    但是,若他拼命拦阻,只怕自己有性命之虞,坚持不了几招就可能丢掉小命。

    可即便巴颜已经有了犹豫的想法,但却还是低估了叶清玄的实力,如果他在第一时间拼命护住身体,往一侧闪退,他也不会尝到叶清玄最致命的攻击。

    叶清玄原本使用的是最为霸道凶悍的,横劈竖斩之间,龙吼震震,罡气威猛绝伦,可一面对“猎犬”巴颜,叶清玄却突然武学一变,一只左手虽然在身前连挥,但右手却缩回体侧,不知搞什么东西。

    只是一个愣神的瞬间,叶清玄突然一指点来,巴颜眼前青光一闪,一道冷厉的剑气以超高速度袭来,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剑光已经洞穿眉心,巴颜当场毙命,死于叶清玄蓄势已久的一记“商阳剑法”。

    巴颜突然间的死于非命,屋内众高手都是惊呼出声,而身为其主的“白虎”查干巴尔更是怒不可遏,嘶声吼道:“叶清玄,我杀了你!”

    众人中以凤仪阁中人最讨厌叶清玄这样的人物,但此时此刻亦为他在险境里表现出的真功夫叹为观止,不过这姒惠彤手底下并未有丝毫留情,暗运神功,双足弹离地面,轻飘飘地飘至房顶,一剑斜斜地往下刺去。

    查干巴尔似乎与姒惠彤变得心意相通,先往后退,避开叶清玄制造的气墙,待身体贴在墙壁处,然后借身刀合一,使出中的凌厉一招,刀化冷芒,笔直朝叶清玄电射而去。

    若合两人之力仍破不了叶清玄堪称天下最强悍的防御气墙,叶清玄势必逃脱出去,借机远遁,他们之前合计的应对之法,也必然被挫败。

    叶清玄也是心中叫苦,他眼前所面对的,绝对算是有生以来最残酷、最艰苦的一战。

    现如今“猎犬”已亡,叶清玄面前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空隙,虽然此次刺杀行动以失败告终,而此时皇甫敬明就在自己身前不远的一段距离,但叶清玄压下杀心,硬是向着门外窜了过去。

    “小贼哪跑!”

    皇甫敬明稍退又至,他看出叶清玄目的是逃离这里,于是壮着胆子再次围攻了上来。

    砰!

    此时身后的查干巴尔和姒惠彤,一侧一上两个方向的力度同时击中叶清玄从脚底发出去的那倒气墙。

    咻——

    查干巴尔的宝刀“狭月”以无坚不摧之势,堪堪破开叶清玄被众人各方牵制的气墙,刀芒一闪,往叶清玄胸口笔直射去。

    当!

    叶清玄向后撩起的一脚,脚尖处正好命中姒惠彤宝剑的剑锋。

    蓝紫两色光芒一闪,姒惠彤顿感虚虚荡荡,全力的一剑竟然失去了任何力道,放佛被人凭空抽走了这一剑的力道一般,心中大叫不妙之时,叶清玄急旋速移,再如同卷风般往查干巴尔的“狭月”撞去。

    砰!

    再次的爆响声则是叶清玄挡住了查干巴尔的致命一刀,同时利用借到对方的不少功力,前扑势头顿时提高数倍,砰然声响中,叶清玄已经闯破窗户,飞到了外间去。

    门外护卫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众人再次上前,冲出房门的时候,叶清玄已经留下了一地尸体,以及嗷嗷惨叫的满地伤兵……

    叶清玄的长笑声在夜幕中遥遥传来,道:“各位不老远送,叶某失陪了!”

    几个起落之间,叶清玄鬼魅般身影便消失在了在场众人的眼前。

    “猎犬”巴颜的尸体依然屹立不倒,众人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