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1】会无好会
    叶清玄在郑府里守了不过两天的功夫,那个郑夫人便果然以上香为名出了郑府。而且根据郑夫人的吩咐,她今天为了给陷入困境的丈夫祈福,是准备念经整夜的。

    真是个好借口,看来这位郑夫人要跟情郎密会整整一天了。真不知道郑展堂知道这位贤妻以他之名去幽会情郎之后,该会是个什么表情。

    叶清玄忙不迭地跟了出去,只要跟住郑夫人,就必然可以见到那个急色的孝亲王。

    一路远远缀着郑府小轿的叶清玄却把六识提高到了极致,

    一身夜行衣的叶清玄,把和这两门功法运转到了极致,人群中如同不存在一般,紧密地跟着对方。

    连续跟了许久之后,小轿进入了一个小巷,穿过这条小巷,便是另一条主要街道,街道的尽头就是洛都城内最有名的一处尼姑庵,净月庵。

    但叶清玄却是知道,在这个小巷外不远处,便是那所早已被郑展堂发觉的小院落,也就是孝亲王皇甫敬明为了私会佳人而预备的秘密之地。

    从街头再次出来的小轿明显变得轻了许多,虽然继续前往净月庵,但里面的郑夫人早已换成了另外一人了。

    叶清玄冷冷一笑,暗道:要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秘密,旁人恐怕还真的以为这为凤仪阁的弟子是个多么爱惜自己的丈夫呢。

    他身形电闪,翻墙穿院,如同一缕轻烟一般,很快从另一个方向抄近路赶到了那座小院。

    这里不过是一所四周围有丈许高石墙的小平房。平房虽小,但院落颇为宽敞干净。

    叶清玄知道,只要这位郑夫人赶来,皇甫敬明就必然已经在这里相候,若是自己事先直接到这里小屋中埋伏。不知要守到什么时候才会等到孝亲王亲来。

    叶清玄到了院外,并未现身,而是如同寻常赶路人一般,收敛气息,装成普通人,绕着小院走了两条街道。六识全开,查探四周有无异状。

    叶清玄的小心不无道理,皇甫敬明身份极为重要,约会的对象又是凤仪阁当年名声极盛的内门弟子,凤仪阁高层没有理由不知道二人的奸情。甚至可能是故意为之,用来以一女绑住两位重要人物。

    正因为如此,皇甫敬明的性命极为珍贵,完全有可能在四周秘密有高手保护,一旦自己刺杀行动开始,成功与否都可能陷入重围,所以事先的查探不能疏漏。

    叶清玄走了半圈,确认四周并无高手埋伏之后。立即趁着空档跃过高墙,躲在墙角暗影处。

    小平房的后身是个有小片树林的菜园,叶清玄藏在树上向屋内窥视。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屋内了无生息,没有任何人气存在。

    耐心是刺客的第一要务。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同样从后院翻了进来,窈窕的身形立即让叶清玄认出这位就是那郑展堂的艳美夫人。

    这位郑夫人跃过高墙之后,毫不犹豫。一闪身,便从窗户穿入屋内。动作极快,一副驾轻就熟的模样。而那扇窗户也竟然是虚掩着的。一触即开。

    叶清玄拔着耳朵仔细聆听,半天时间里面也没有传来一声动静。

    咦?

    难道皇甫敬明不在屋内么?

    如此这般过了片刻,叶清玄隐隐觉得不妥,心中一动,暗自一咬牙,直接跃下大树,朝着那处小平房掠了过去。

    叶清玄身法展开到了极限,毫不顾忌地冲了过去,落下窗户轻轻一推,那扇窗户已经从里面完全插上,叶清玄左右看了一眼,便从房屋上方的一处悬窗跃了上去,运功从里面移开开关,从上方闪了进去。

    叶清玄之所以没有选择郑夫人穿入的窗户进去,就是怕那处被人做了手脚,自己的行动万一没有成功会被人发觉有人进屋,那就失策了。

    跃进去时,里面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此处就像是一个大书斋,叶清玄环目四顾,只见靠窗的案头堆满了文件,不由得暗叹一声,心中暗道:那皇甫敬明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这里不用说也是一处中转站了,几乎不用思索,这里必然有一处密道直接通往某个秘密的地方,而那里才是真正的幽会之所。

    看来郑展堂只是秘密跟踪自己的夫人到了此处,但为了不惊动二人而选择了退避,所以并不知晓除此之外还有要地。

    难道自己的行动这样便失败了么?

    叶清玄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时间紧迫,这一次行动,不容有失啊!

    叶清玄暗下决心将行动进行下去,于是开始对周围仔细地搜寻起来。

    果然没过片刻,就发现一处大型木柜上,几个古香古色的瓷瓶和青铜器摆放在上面,而木柜的旁边,则立着一个半人高的提宫灯的青铜人物像,在叶清玄超乎常人的眼睛注视下,这里所有的东西虽然经过擦拭,但都微微有着一层浮尘,唯有那宫灯处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是异乎寻常的干净。很显然,有人刚刚摸过那个地方。

    叶清玄连忙走了过去,仔细观察了片刻,便确认这是一处机关,通过旋转宫灯来打开密门,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眼前的大木柜便是密门所在的位置。

    曾经跟鲁伯通学过一点机关术,也听过孟源筠仔细讲解过机关陷阱的破解,叶清玄通过仔细观察,确认这宫灯可以左右扭动,但必然是向一个方向旋动是打开密门,而向另一个方向旋动是触发机关的。

    叶清玄观察片刻,从划痕上确认,这个宫灯一直都是向右扭动,于是护体神功开动,轻轻旋转宫灯。

    果然。没过多久,旁边的大木柜缓缓打开了一个缝隙,叶清玄不作他想,立即闪身进入其中,接着大门又再次合璧。叶清玄便进了密道之内。

    当周围的一切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叶清玄没有丝毫的紧张,展开,如同蝙蝠一般对周遭的一切尽在掌握。

    好在地道只有一个方向,并无转折,叶清玄不敢在地面行走。直接蹬踏墙壁,朝着前方飞驰而去,而在他功法的感应下,密道中刚刚高速经过的郑夫人带起的微尘,也清晰地感应到。并不怕还有其他暗门和机关的存在。

    而当叶清玄终于到了密道尽头,从一处旋梯上去,到了一个封闭的石室之内,唯一的一个出口,是个巨大厚重的木门。

    而面对唯一的出口,叶清玄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因为此处机关,竟然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完全没有办法。

    正心急如焚的时候。叶清玄突然听得从外间传进来一丝若有若无的说话之声,叶清玄连忙全力施展神功,趴在门上侧耳倾听。

    外间应该是处客厅一般的所在。而说话之人竟然不是事前料想的二人间翻云覆雨,而是颇为正经地谈话,说话之人也不止二人,叶清玄感应之下,竟然足有五人之多。

    只听得一个颇为威严的男子声音响起道:“这件事真的就没有什么可转圜余地了么?令师如此做法,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吧?”

    另一个男子声音冷笑几声道:“哼哼。孝亲王这话说最好亲自跟家师去说,本人虽然也是大狄王廷的一个王爷。不过在家师面前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楚家公馆的事。家师既然做出了承诺,那一切就按此进行好了,其余的都免谈。”

    叶清玄一愣,想不到竟然还听到了关于楚家公馆的事情,而且最先说话之人明显是孝亲王皇甫敬明,自己此行的目标所在,而另外一人叶清玄猜测应该是纳兰成吉的某个徒弟,因为皇甫敬明所言的那个不近人情的人物,明显便是纳兰成吉,事情也就是纳兰成吉所说的保护楚家公馆的这件事。

    那人直言不讳的拒绝,皇甫敬明立即大为不满,冷哼声听在叶清玄的耳朵里也是一震,可想现在外间的气氛实在是尴尬非常。

    这个时候,另一个语气颇为严肃的女子声音响起道:“大宗师此行来中原的目的,不正是为了我们双方缔结盟约而来的么?我家阁主盛情相邀,诚意十足,并且在下可以转达我家阁主的意思,只要大宗师肯松口,对楚家公馆之事置之不理,阁主保证,可以暂时饶过叶清玄一命,并且可以在原本结盟条件之上,再多加上一条……”

    说话之人语气一顿,叶清玄顿时脑补了一下众人倾听的模样,那人果然卖了个关子之后,继续道:“我皇甫王朝可以将燕冀两州所属的幽云十六郡之地,尽数划给大狄,以做诚意治举!”

    “什么!?”

    “你说的可是真的?”

    在场之人,无一人不惊呼出声。

    就连密室内的叶清玄也是心神巨震。

    tmd,这些凤仪阁的臭娘们,割地赔款的事情竟然像是丢件衣服一般的容易,真不明白这些人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燕云之地,不仅仅是华族沃土,更是阻隔北狄入侵的门户所在,一旦相让,日后爆发冲突,狄族铁骑便可长驱直入,杀入中原,到时不但燕州、冀州危难,就连齐州也必然不保。

    凤仪阁轻易做出如此承诺,等于完全把自己的心脏交到了对方手中,可谓愚蠢至极。

    叶清玄耳中听得外间的人物明显喘息变得急促起来,尤其是其中三人,除了一个孝亲王皇甫敬明之外,另外两人明显都是狄族的使者。

    另一名从未说话的狄族之人急切地问道:“孝亲王,姒长老的提议可是真的?”

    皇甫敬明犹豫片刻,终于点头承认道:“这位姒惠彤长老的话语,的确可以代表卓阁主,查干巴尔王爷不必怀疑。本王在此也可以作证,只要本王日后登基大宝,必然做成此事。”

    “有孝亲王此话,本王便是信了。诸位放心,家师那里有我等前去游说,三日内便有答复,定然不叫诸位失望!”

    叶清玄当即愣住。

    孝亲王皇甫敬明登基大宝?

    凤仪阁不是扶植昌河王皇甫泰信么?怎么突然变成了让皇甫敬明登基?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倒霉的昌河王只是个诱饵,是摆在明处的幌子,真正被支持的,是这位手握实权的孝亲王?

    叶清玄思量再三,心中确认,并非没有这种可能存在。

    相比于昌河王皇甫泰信,可能扶植握有实权的皇甫敬明更有把握。

    同一时刻,叶清玄也想了起来,那个名叫姒惠彤的凤仪阁长老,应该就是当初在素裳宫中挑拨邱冰娥出手打伤静怡师太的那位。

    想不到那个搞事的女人卖国也这么狠辣,直接一上场便使出这么丧心病狂的手段来。

    这女人要是有了什么目标,一发狠,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时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道:“好极了,好极了,有了查干巴尔王爷的这个保证,看来我们便可以立即着手准备围攻楚家公馆了。只要这里的行动一展开,王爷驻扎在郑州城下的大军也可以立即动手,两地同时出手,将那些叛逆扫荡一个干净。”

    熟悉的声音响起后,叶清玄立即想起此人的身份,那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凌云宫叛逆长老“天元真人”葛元照。

    想不到那个外表清高,内心龌蹉的家伙也到了这里,还明码帮着凤仪阁办事,真不知道这同属两大超然门派的凌云宫是怎么办事的,当年还有门人姜斐然在江湖行走,现在却是悄无声息地没了任何动静。

    想到此处,叶清玄突然又涌起了一丝不太妥当的想法。

    不会自己一语成谶,凌云宫真的出了什么状况了吧?

    看来回头应该让李道宗那小子去凌云宫走上一遭了,以他与姜斐然的感情,必然欣然前往,同时他也有实力查明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遭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叶清玄一时被大量的信息冲击得脑袋生疼,正准备继续偷听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一丝的不对劲,刚刚还十分热烈的对话,怎么突然间变得悄无声息了?难道这么快会议便结束了么?

    刹那间叶清玄暗道一声“不好”,身形鬼魅般向后窜了出去,几乎同一时刻那坚厚无比的木门突然像一张弹指即破的薄纸般,脆弱得不受力地化成漫室碎片……

    轰隆一声,一道千斤金属门从天而降,将叶清玄来时的退路完全封挡住了。

    叶清玄顿时成了瓮中的那只鳖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