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1】无声无色
    叶清玄这两天一直都没闲着,先是跟着司空见愁学习了一些杀手必备的技巧,但主要就是一些心得,司空见愁并未传授叶清玄任何功夫,这让一直惦记对方“十步绝杀”的叶清玄不由得有些大失所望。

    司空见愁似乎早已熟知叶清玄的想法,笑着说道:“我这‘十步绝杀’的剑法倒并非不能外传,剑法再高,充其量也不过是一门杀人伎俩。不过事情紧急,我那剑法若无一段时间的闭门苦修,根本无法达成。你的底子不错,当杀手其实很简单,除了刺杀手段之外,其他隐匿行踪的方法你都跟百里无及那老贼头学到了不少,勉强算是够用……不足的,只是如何一招制敌而已。”

    司空见愁又让叶清玄拣选自己所会的武学中最强的招式从头至尾地演练了一遍。

    一时间整个楚家公馆的后花园跟被炮弹炸过一般,声声轰鸣震得公馆鸡飞狗跳,人人不得安宁。

    看过之后,司空见愁对叶清玄的武功评价道:“大部分武学,威力十足,但缺点也是很明显,或是蓄势时间过长,或是太过绚烂,容易被人发现,或是威力不足以一招杀敌……”

    “杀手的武学,其实要掌握的很简单,就是快、准、狠,再有就是无声无息。”司空见愁认真道:“你千万别小看这个‘无声无息’的条件,我们这个层级的高手,所面对的敌人大多数都并非独身一人,你杀了一个,却让其他人发现。生出警惕之心,势必影响最后目标的刺杀任务。我也听闻过你在江南对付摩天岭分舵时的刺杀事迹,虽然成果斐然,但其实却让自己的行动越来越艰难。如果换成我出手,保证可以让他们最高层损失一到两人。甚至可以不被发现,从容离去,更不比身处险境,还要换个身份藏在府中。”

    叶清玄深以为然,不住点头。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当时要不是自己够机灵。行踪一定会被人发觉,即便如此,自己每日也是心惊肉跳,生怕被人发现而陷入险地。

    司空见愁继续道:“你所会的武学大都缺少这四样条件中的某一样,尤其这无声无息一点。几乎你所有武学都无法做到,硬拼可以,暗杀却差点意思。去吧,自己想一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将自己的攻击化为无形,凭借你高明的隐匿功夫和灵敏的六识素质,刺杀纳兰成吉比较困难,但埋伏一下龙萨顿珠还是极有可能的。”

    叶清玄听的频频点头。等听到司空见愁最后的评价之时,更是两眼发亮,似乎对这个可能达成的情景极为动心。

    刺杀龙萨顿珠?

    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呢……

    要让自己的剑招变得无声无息。叶清玄几乎没费什么心思,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自己的“琅嬛灵妙阁”系统,而其中一门武学也因为一本书和一个人的名字更被叶清玄所牢记。

    那本书就是《倚天屠龙记》,而那个人就是其中的主角张无忌。

    只是这个可以让剑法变得无声无息的招数,却只是因为张无忌而让他记住,却并非张无忌所会。

    这门剑法。其实倒更像是一门运剑的技术法门,名字就叫。

    这一招乃是《倚天屠龙记》中的武功。为昆仑派剑法中的绝招。

    此剑招必须要功力相若、内劲相同的二人同使,当剑招使出时。劲力恰恰相反,于是两柄长剑上所生的荡激之力、破空之声便可相互抵消,不觉间已白刃加身,可将对手弑于无声无色之中,故此得名。

    若在夜间交战,此剑招便可使对手难以听声辨器,威力更增。

    当年何太冲与班淑娴夫妇在光明顶上败在张无忌手下后,曾以此招偷袭正给鲜于通疗毒的张无忌,幸得张无忌身有护体神功,趋避及时,鲜于通却被意外刺死。

    偷袭虽然失败,但也是因为张无忌功力深厚,而并非这门剑法不够隐秘。

    至于剑法需要两个功力相若、内劲相同之人共同使出,这对于叶清玄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因为有的存在,叶清玄轻松一人兼职二人,完全可以将这门剑法发挥到极致。

    也正因如此,叶清玄立即便选中了这门剑法,轻松学了个明白。

    当脑海中电流般闪过全身,身体如同练习这门剑法十余年时间一般熟悉异常。

    叶清玄不过离开司空见愁半个时辰而已,片刻后又来拜访,这让司空见愁大为诧异,难道这小子遇到瓶颈,完全找不到隐匿剑招声息的方法么?

    但叶清玄的答案让司空见愁大吃一惊。

    “什,什么?你……你会了?”

    司空见愁的惊惑并非没有道理,任谁也不会相信一个从来没有“无声无息”概念的剑客会突然间掌握这种只有多年杀手才会想通的事情,因为刺杀和比武,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刺客和剑客也完全是两个世界中的人。

    正常人怎么可能转瞬之间就变成一个成功的杀手呢?

    面对司空见愁的疑惑,叶清玄直接以行动作出了回应……

    狭小的空间内,叶清玄突然滑步向前,双手寒芒一闪,两柄两尺左右的小木棍出现在手中,一手,一手,两大杀招同时出手,而且在相互功力、剑招的影响下,原本凌厉无匹、罡气横空的霸道剑法竟然变得无声无色,瞬间便到了司空见愁的面前。

    司空见愁脸上惊骇之色难以掩饰,但也不避不躲,任由叶清玄的“双剑”到了面前,直到眼前一寸的距离,双剑方才停下,如果再往前击出,势必破开罡气。穿脑而入,而即便到了这么近的距离,司空见愁依然感受不到丝毫的声息。

    “好小子,你真的做到了!”

    司空见愁如同见了鬼一般地看着叶清玄,但内心的激动和惊诧却怎么都隐藏不住。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嫉妒之情存在。

    “真是气死人了,老头子练了一辈子的功夫,被师尊夸成百年不遇的奇才,但跟你一比,老头子这身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见到了你才知道什么叫天才。真tmd是招人恨的天才!”

    司空见愁拿着烟袋锅子不停地敲着叶清玄的脑壳。

    最后忍不住叹息一声。司空见愁仰天长叹,道:“好吧,也许这是天意也说不定……”接着双眼精芒爆闪,盯着叶清玄认真说道:“既然你能如此之快地掌握到暗杀剑法的诀窍,看来足以有资质学习我的‘十步绝杀’了。”

    叶清玄大喜过望。“多谢前辈成全!”

    叶清玄不仅仅是兴奋学到一门绝技,更是因为有了这门功法,日后即便天下大乱,魔门兴起,自己也足以依仗这门神功,暗算敌方领军人物,有了这门功法,等于有了扭转乾坤的一份力量。

    司空见愁接着说道:“不过在传授这门功法之前。你需要立下重誓,这门暗杀剑法,一代弟子只能传给一人。一旦传授出去,你便不可再用。也就是说,世间只能有一人使用这,不能有第二个人使用。明白么?这是本门弟子习练此剑法的必要誓言,你想清楚,再答复我。”

    叶清玄不由得疑惑问道:“晚辈遵命。只是有些好奇。这是为什么呢?”

    司空见愁叹息道:“本门先祖,原本是一届书生。后来为了复仇方才创出这门剑法,但有感剑法杀性太重。有违天和,先祖又不愿自己毕生心血没有传承,所以才有此誓言立下,而且每代弟子只传一人,不管他会与不会,都不再收门徒。也正是因为如此,本门这门剑法在流传千年之后,因之成名之人才只有我一人而已,其余先师大部分是因为没有参透剑法中的奥妙,而籍籍无名罢了。”

    噢,原来如此。

    想不到这门剑法还有如此历史,现在武林中人还以为这是司空见愁自己创造的神功呢,原来竟然传承了千年有余,真是令人惊叹。

    “这门剑法虽然传承千年,但到了老头子这一代,也不过才传了四代而已……”

    叶清玄点了点头。

    如果门内弟子都是绝世高手,活个几百岁并非不可能,而大多数人为了使用这门剑法,都是苦心专研,以图掌握,并且都是到了极老或是知道自己参悟不透剑法之后,才考虑收徒的。

    叶清玄心思一动,又问道:“可是司空前辈,你若是将这门剑法传给了我,一旦我掌握剑法要诀,是不是你就不能使用这门剑法了呢?”

    “的确如此。”

    “那你岂不是不能收小六子为徒了?以我观察,似乎你很像把这门剑法传给小六子……”

    司空见愁笑道:“这个问题当年确实曾困扰过我。不管怎么说,我的武学都是以暗杀为主,让小六子这么一个天真浪漫的孩子学习暗杀之技,恐怕事与愿违,对他对这门武学都不是什么好事。正因为如此,我才犹豫了两年时间都没有收小六子为徒。不过现在嘛……”

    司空见愁看着叶清玄,道:“不过现在有了你的出现,我对小六子就完全放心了。我传你这的另一个条件,便是请你收小六子那孩子为徒,传授最正大光明、最快乐的剑法给他!”

    “最快乐的剑法!?”叶清玄吃了一惊。

    这世上,有这门剑法么?

    **********

    司空见愁的并不是什么几句话便可以学明白的功夫,司空见愁答应叶清玄传授给他,但也是刺杀行动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必须要极为严格的学习一段时间,司空见愁才能保证让叶清玄完全掌握这门必杀剑法。

    最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

    司空见愁对这门剑法悟了十年,练了二十年,方才敢闯荡江湖,叶清玄底子够厚,悟性够强,但司空见愁也坚持认为最少要一个月的时间。

    此时正值紧要关头,也叶清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一个月的时间学习这门剑法,这门剑法的习成,必然是针对最顽固、最可怕敌人的杀招,叶清玄虽然着急掌握,但目前的形式也不足以让他有这个闲暇做这件事情。

    闭关是不太可能了,只能一有时间便学习这个方法了。

    掌握了一系列暗杀手段技巧的叶清玄,利用闲暇时间还外出暗自观察了郑府几番,同时选中了一个目标,作为自己的突破口。

    有了上一次摩天岭北森分舵的刺杀经验,叶清玄对于化装潜入有着极强的信心。

    既然还没有达到司空见愁那般的暗杀手段,那伺机蹲守也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刺杀,以结果论成败。

    荆轲再悲壮伟大,在专业上,也不如聂政多矣。

    三天后,叶清玄化装成了郑府一名普通的仆人,潜藏进了府中。

    选中的人物不过是个干重活的杂役,三十出头,还是个哑巴,只知道拼命干活,每天汗流浃背的生活习惯也让他生人勿近,这个不合群的人物角色正好适合叶清玄假扮。

    观察了对方一整天,叶清玄趁着夜色点翻了对方,直接丢进了秘密跟来的马车之内,带回楚家公馆看护起来,叶清玄化装成这个人物,直接进了郑府。

    临行前楚灵虚慎重说道:“徒儿,这一局虽然事关成败,不容有失,但你也一定要量力而为,不要硬拼。”

    苦等了叶清玄数天时间,行动的一天终于到来,楚灵虚说话向来不紧不慢,但第一次有了几许顾虑,所以显得分外多话。

    要知道在郑州城外,每一天的压力恐怕都对城内的局势产生影响,谁也无法保证这些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出于多年对徒弟的关爱,楚灵虚还是说出了见机行事的意思,只要情况不对,立即开溜……

    叶清玄安慰道:“放心吧师父,我不会蛮干的。”

    “好,这里必须有人坐镇,为师就不能陪你前往了。”

    楚家公馆一门伤兵,真要没个高手坐镇,随便来个归虚高手,就能把这院子里大大小小的老幼病残给屠喽。(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