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9】全力乱战
    董兆胜挑头应战,众人脸上都是一松。

    毕竟这展羽乃是“鹰王”之子,又有盛名在江湖之上,年纪虽轻,但武功绝对不可小觑,在座众人,多时成名的高手,虽都不愿意轻易跟这展羽下台比武,赢了是以大欺小,输了更是脸面丢尽,故而众人虽怒展羽嚣张的气焰,却无一人愿意亲自出手。而如今众人中脾气向来火爆的董兆胜出面应战,无疑是让众人轻松了不少。

    赫连卜雄顿时大笑道:“有董兆胜兄出马,却是再好不过了。”

    “哦,原来你就是洛都城中号称最有资格问鼎‘天绝榜’的‘血手’董兆胜啊……”展羽上下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粗豪大汉,讥讽的笑意在脸上微微一露,淡然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既然耶律前辈不肯先动手,便让你来试试吧……出招吧。”

    展羽一手负于背后,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往前一伸,轻轻勾了勾手指头,连废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一副出手教训小孩的姿态,顿时把在场所有人都是气的火冒三丈。

    而身为洛都黑道大豪的董兆胜更是暴跳如雷,狂喝道:“小子找死!”

    猛地跳起身来,便要出手。

    “董兄且慢动手!”

    身后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董兆胜的肩头,原本已经要飞跃出去的董兆胜顿时静静地立住了身形,董兆胜顿时一惊,回头看去,苏荣笑嘻嘻的脸孔就在身前,顿时额头有些冒汗。想不到这苏荣武功如此高强,功力强劲,时机的拿捏上也精密至令人发指的地步,放佛知道自己的想法一般,在自己换气的空档直接一拍。直接拍散了正要凝聚的一口罡气,轻轻松松地让董兆胜停了下来。

    他如此的身手却只有寥寥数人看得明白,展羽眉头一锁,暗叹对方是比董兆胜还要厉害的高手,而一旁一直坐壁上观的耶律牙海也是意味难明地露出一丝笑意。

    董兆胜惊问:“苏兄,你这是……”

    苏荣微带歉意地说道:“董兄莫急。莫急。董兄身为洛都武者代表,而对方又是朝廷叛逆,鹰王之子,这场比武可以说是一场盛事,怎能如此草草动手呢?”

    接着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这小子离开这里,能抓活的便抓活的,若是难抓,便直接杀死。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这小子,而是鹰王。当着外人的面前杀死展羽,正好可以杀杀鹰王的威风和锐气,并激怒鹰王,最好激得他离开西凉。那时要杀鹰王,可就轻松百倍了。而失去了鹰王的十二飞鹰堡,绝对会在狄族与边军的夹攻下轻易败亡的。”

    苏荣将计就计的办法一说。董兆胜也不是傻子,顿时明白这套连环计的毒辣程度,如果操作得当,的确可以一举瓦解十二飞鹰堡的势力,那时众人得到的好处可就不是现在所能估量的了。

    “好,苏兄说的不错。这小子虽然是依仗父辈的威风在此嚣张,不过也算是条汉子。就给他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董兆胜回头,对着闪躲到角落处的一众陪酒美女们暴喝道:“你们还不快滚。给我告诉你们老鸨子,把当堂的桌席都给老子撤了,借你们这骚地方,爷爷要烤了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

    董兆胜话音一落,身躯一震,雄浑的罡气勃然爆发,整个空间中都是轰隆一声,房间在瞬间震荡了数次,宛如地震爆发一般,几名陪酒妓女顿时惊呼尖叫出声,待震动稍平,这几名女子立即舍命般地向门外亡命奔逃出去。

    这边厢的冲突变化登时让整间青楼变得混乱不堪。

    许多人还在寻找问题的来源,这群妓女夺门而出的慌乱模样,登时如同传染病一般迅速扩散,请楼内每个房间之中都有人坐不住,纷纷打开房门查看何事发生。

    那老鸨子和龟公,带着一众护院打手,大呼小叫地稳定住慌乱的妓女们。

    老鸨子气急败坏,能在这花街上开青楼的人物,哪一个不是有点后台,而且她也知道那间厢房内用餐的都是洛都城内的大豪贵客,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出了事,回头自己的主子就算再厉害,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这时候,老鸨子拼了命地嘶吼道:“当值的护院都tmd是吃干饭的?还不给老娘我快点将那捣乱的王八蛋拿下,让他伤了我们花江楼的贵客,老娘扒了你们这帮废物的皮!”

    身材佝偻的龟公也在一旁助威道:“对,抓住他,我来扒了他的皮。”

    “上!”妓院的打手们在一名高手管事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朝着三楼这间厢房冲了过来。

    几个惊慌失措的妓女们娇喘连连,拼命比划着,想要阻止这些恶奴过去,却是慢了半拍,眼看着这些人冲进了厢房之内。

    而此时厢房内的展羽和董兆胜二人,却是两双眼睛冷冷注视着对方,各自凝聚气势,杀机凌然。

    任由不相干的人员从身边跑过,展羽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董兆胜的一双手上。

    因为此时董兆胜的一双粗糙大手已经涨大了一倍有余,手背上青筋暴露,手掌通红如血,罡气凝聚如有实质,且隐隐有雷鸣之声。

    展羽之前虽然态度轻蔑,但心中实在不敢大意。

    这个董兆胜乃是一个奇才,一门普通至极的青级武学硬是被他练至巅峰,由外而内,更是另有突破,成了江湖罕见的一门绝学。

    普通的朱砂掌,都是先用细沙磨手,待手不沾沙便可以凭借气息移动细沙为功成,一路经过粗砂、海盐、铁砂、铁球……最终练成劲力极其雄浑的掌力,不用及身。远远隔空一章,便足以让中掌之人五脏尽碎,丢掉小命。

    展羽正思索应对之法,不妨身后传来一阵乱哄哄的脚步声,一个破锣一样的嗓子喊道:“tmd。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敢在我们花江楼中闹事,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暴喝间那十多名青楼的打手便冲到了门口外,并肆无忌惮地冲了进来。

    厢房内,在这些打手们冲进来的瞬间变得混乱无比,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望向门口,而就在这么一个刹那。展羽猛地向后冲了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董兆胜也暴喝一声,追着展羽冲了出去。

    展羽正好后辈冲着门口,向后飞退的速度如同脱膛炮弹一般,凶猛无匹。刚刚冲进门口的数名打手顿时如同被炮弹轰中了一般,被展羽冲得倒飞而去,骨断筋折的声音爆豆般响起。

    展羽速度丝毫不减,罡气护住后辈,接着砰然轰飞房门,漫天的木屑和众多打手齐齐飞上了半空,从三楼的高度飞散出去。

    展羽脚下一空,顿时到了外间的半空之中。

    那几名被展羽撞飞的打手都是当场毙命。七窍中鲜血横飞,场面火爆激烈。

    而随后而来的董兆胜更是暴虐,紧随着展羽冲出门外之后。因为心情不爽,迁怒他人,大手一挥,狂喝道:“去死!”

    砰!

    一声巨响,几名刚刚在展羽冲击下躲过一劫的其他几名打手,立即被他一掌扫飞。尸体竟是朝着展羽而来,而这些尸体飞至半空中。临近展羽的时候,猛地一涨。雷鸣般的响声传来,砰——

    六具尸体从体内爆炸,顿时漫天血雨笼罩整座青楼。

    啊!

    一阵惊慌惨叫声中,楼下刚刚还在跳脚直骂的老鸨子和龟公等人,登时被血雨淋了个正着,瞬间变成了血人一般的存在。

    呆愣了几秒之后,便是惊天的惨叫声。

    青楼之内寻花问柳的哪些普通人们顿时被眼前的惨状吓得疯了起来,人群原本还在看热闹,这一刹那立时落荒而逃,不少人被撞翻在地,门口处只要倒下的人,无数双脚丫子踩上去,根本就没机会再站起来。

    董兆胜练至极致的想不到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原本只是摧毁人体内脏的功法竟然被他发展成如此暴虐的威力,掌力在人体内聚而不散,更是吸附对方体内的罡气,加大爆炸的威力。

    连续六具尸体的爆炸,展羽面前一片猩红。

    哼!

    展羽瞬间识破董兆胜的伎俩。

    他是想利用血雾作掩护,隐藏自己的身形,从正面攻击转而变成侧面偷袭。

    展羽经过六识强化之后,岂会被这种档次的小花招戏耍?

    双臂一振,展羽原本自由落体的下降顿时又是上升了一丈有余的距离,如同一只雄鹰一般。

    身后劲风袭来,展羽大笑道:“如此伎俩也配使出?”

    身子猛地一拧,变直立成横穿,双手手指如同利剑,向后连连挥出锐比良剑的指劲。

    噗噗噗——

    异样的声音传来。

    展羽身后一条板凳被他的指劲划成无数切口整齐的碎片。

    假的?

    展羽顿时一个愣神,而三楼厢房处的一干高手立即传来一阵惊喜的叫好声。

    “哈哈哈,小子上当了!”

    展羽身下传来一阵狂傲的嘲笑声,对方已经到了身前,再想躲避已经来之不及,同时一股阴劲无声无息地印了过来,目标正是展羽小腹……

    就在董兆胜的冷笑声还未停歇,他突然发现原本应该惊慌失措的展羽竟然早已面向了自己,还冲着他挤了两下眼睛,冷冷的声音响起道:“是你上当了!”

    董兆胜战斗经验何等丰富,暗道一声“不妙”,空中拧身缩手,便要抽身而退。

    但这一切都已迟了。

    展羽胸前寒光一闪。

    董兆胜胸前一凉,连续三道凌厉无匹指劲如同可以切割开空间一般,迅快无比地封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一声惨哼,董兆胜喷出漫天鲜血,身体向后抛跌而去。

    而突施杀手的展羽同样一愣,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没有洞穿对方的防御,在他的胸口外硬生生地被阻断了下来。

    “天蚕衣!?”

    展羽顿时大呼一声倒霉,对方破碎的布匹直接让展羽认出了阻挡自己致命一击的罪魁祸首原来就是这么一件东西。

    不过虽然展羽那足以切金断玉的指劲没有撕裂对方的心脏,但展羽的这一招却是让对方身受重伤,那件“天蚕宝衣”也成了碎布废品。

    董兆胜发出惊天动地的惊吼声,身形疾退……

    “哪里走!”

    这回轮到展羽反攻而上,趁其受伤准备取其性命!

    身形此时仍在半空中,展羽却如鸟儿一般自由自在,任意折返,只是一振臂,身形便立即追击而上,双手快速连击,一瞬间便向董兆胜攻出了三十六击,顿时漫天的碎布血雨,凌乱纷飞,关键时刻董兆胜的护身罡气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将那每道劲风都足以将自己切成两半的威力减弱了八成有余。

    不过即便如此,那董兆胜也差点被展羽在空中便给凌迟喽。

    “小辈你敢!”

    关键时刻,还是有人出手来援——

    当然,这一切也在展羽的意料之中。

    敌人只有在拥有必胜把握的时候才会展现什么狗屁的风度,只是没想到自己这条大鱼关键时刻竟然还会咬人。

    便在这刹那,一股尖锐寒冷的杀气展羽左上方袭来,直奔自己耳后大穴,同一时间,他的背后也有一道阴柔至极的劲气压体,两者都是极度危险,任何一招袭中展羽,都是必然送命的下场。

    展羽不用回头,也知道这必然是赫连卜雄之流的高手出手,否则其他人绝无此等威力。

    眼见避无可避的时候,展羽突然伸手往前一招,一吞一吐中,原本急退的董兆胜传来一声惊呼,身形竟然不受控制地往展羽飞了过去。

    一时罡气受制,却是无法反击,只好凝聚全身功力,准备与展羽接触之时绝地反击。

    这招虽然极像叶清玄的,但却不是,而是中的一招“神龙探爪”,虽然与神似,但刚猛有余,控制力不足。

    但对于展羽来说,这招用在这里却是正好。

    接着罡气牵扯董兆胜过来的作用力,展羽猛地向地面一缩,同时挥臂一甩,把凌空抓来的董兆胜直接向头顶上抛飞过去,登时挡住了同时袭来的一掌、一剑。

    惊呼声中,三人纷纷撤招回避。(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