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压力空前
    密宗的“五大明王”完全退走了。

    楚家公馆之外,四周不停往这边窥探的各方势力,也退了个一干二净。

    叶清玄搀扶着司空见愁,一动不动,脸色都是沉重异常。

    楚灵虚缓步上前,低声道:“刚才有人到场。看那威势,怕是纳兰成吉。”

    司空见愁朝着公馆外侧不远处的一座钟楼看了过去,淡淡说道:“的确是纳兰成吉,如果不是他,大密寺的这几个混蛋恐怕也不会退得这么干脆。”

    就在刚刚,纳兰成吉在钟楼上毫不隐藏踪迹地一次现身,明显是给某人以警告,吓退的不但是五大明王,还有不少打算抽火打劫的各路豪雄高手。

    只是一个现僧后,纳兰成吉再次消失不见。

    司空见愁吸了一口气,右手捂住了胸口,冷汗直冒。

    楚灵虚忙问道:“司空兄可是受了内伤?”

    叶清玄探查一番,凝重答道:“本来之前内伤就没好。这次又强运罡气,伤上加伤,恐怕一个月内不能再大动干戈了,不然定然会形成难愈的内伤。”

    司空见愁一摆手臂,笑道:“小友多虑了,老头子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现在大敌当前,怎能袖手旁观?死便死了,死得其》 所。”

    众人沉默不语。

    不远处归鳖生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正好听到司空见愁的话,不由得愁眉苦脸地说道:“这下好了,六大爷也受伤了。到现在都没醒。咱们这地方风水够背的了。现在一屋子病号,这仗还怎么打啊?”

    情形也的确如此。

    总共先天以上的高手就那么几位,从高到底,玄化真人、司空见愁、楚灵虚、叶清玄、孟源筠、马三通、安通,楚家公馆内就这么七位高手,最后那两人只有马三通比较高明,安通勉强凑个数而已,如今就剩下楚灵虚和叶清玄师徒二人完好无损。其余众人全都有伤在身,没一个能出手的了。

    楚蝶依和秋蓉上前,扶走了司空见愁。

    走廊外,呼延云柱和“铁手”安通二人匆匆赶来。他二人一直在后院守卫,防止有人趁机偷袭,此时赶来,听候吩咐。

    “铁手”安通是个年纪三旬有余,身材中等,样貌普通的中年人,唯一能引起人注意的便是他那一字横眉和一双粗糙的大手。

    这个人武功不错。但领导能力太差劲,只是纯粹的打手型人才。上次出事,他就完全乱了手脚,半天也没能做出应有的反应。这一点上,马三通就比他强上太多。

    不过简单的防卫工作,安通还是能够应付下来。

    刚刚到了跟前,那“铁手”安通朝着楚灵虚师徒二人恭敬一礼,焦急道:“楚真人,大事不好了,刚刚我们出去采购杂物的四名仆人,被人击杀于街外,现在我们被困于此地,连粮食都无法运进来了。”

    叶清玄暗叹一声,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果然来了。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猜测,敌人畏惧纳兰成吉,不敢杀入楚家公馆,那就只能把他们众人封锁在这里,渴死、饿死、困死他们。

    众人回归楚家公馆的当天,便已经被人封锁,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没有让仆人外出购买,现在过了十几天,存粮告罄,不得已才有仆人冒着生命危险去购物,没想到一出府门便遭遇不测。

    叶清玄问:“那我们现在公馆内存储的粮食还够吃多久?”

    安通皱眉答道:“听后厨的刘寡妇说,粮食还够十多天的,不过蔬菜类不足三日,而肉类我们向来只买新鲜的,如今已经十多天没吃过肉了。”

    “什么?不吃肉,那怎么行?”

    别人没说话,旁边的归鳖生第一个叫嚷了起来。

    “还有十多条咸鱼干……”

    “那顶个屁用!”

    “你给我闭嘴!”叶清玄暴怒,对着归鳖生一声呵斥,对方高大的身材登时龟缩成了一团。

    叶清玄揉了揉眉心,对着安通说道:“粮食的事情交给我想办法,安管事请安排好人手,严加看护厨房和几处水井,日夜都要有人看守,免得被人下毒。”

    安通自然不敢大意,领命下来。

    接着楚灵虚又当仁不让地吩咐道:“安管事,瞒管受伤期间,这公馆内的防务就交给你了,这是我派弟子呼延云柱,留在你身边做个帮手。”

    呼延云柱拱手为礼,道:“晚辈见过安管事,但又事务,尽请吩咐。”

    安通连道“不敢”。

    楚灵虚如今武林中风头正劲,如此宗师级人物在自己面前下令,安通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如今楚家公馆完全成了对抗群敌的桥头堡,安通等楚家班老人就算再狂妄,也知道这里今非昔比,已经不是楚家人当家作主了。

    安通和呼延云柱领命而去。

    楚灵虚回头盯着叶清玄笑道:“天下大事都压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想不到大敌当前,还要先了伙食头痛,徒儿,现在知道这江湖不是好闯荡的了吧?”

    叶清玄苦笑摇头,躬身答道:“师尊所言极是啊。远的不去想,看来我要亲自出去一趟,带些吃食回来,这里的一切,就交给师尊了。”

    “不忙!”

    楚灵虚一挥手,“跟我来!”

    腾身而起,飞跃到楚家公馆内现如今位置最高的谷仓之顶上,叶清玄随之而上,师徒二人看着楚家公馆前后两院,方圆超过数百丈的庞大院落,齐齐叹了一口气。

    楚灵虚道:“如今这里只有你我师徒二人堪当重任,各路好手,距离最近的郑州府人马恐怕一时半会也无法赶到了。这是我之前没有来得及跟你细说的。”

    “什么?无法赶到!?”

    叶清玄顿时大吃一惊。

    自己的师父几日时间便到了此地,按照叶清玄设想的,其他高手就算没有这么着急赶路,也顶多过了三五天便会到来,怎么大部人马行动竟然会无法赶来了呢?

    楚灵虚叹了口气,道:“其实很简单,因为郑州府被朝廷十五万大军给团团围住了……”

    “啊?”

    这一下,叶清玄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没有皇帝的旨意,什么人能调动大军,又有什么大军可以这么快围困郑州城?”

    楚灵虚看着叶清玄没有说话。

    叶清玄恍然大悟,能够快速指挥兵马,并且有调动兵马符信的,除了一个原本在江南镇守扬州、防备白莲教的郑展堂之外,就只有在冀州防备太平道的孝亲王皇甫敬明了。

    也就只有他获得过皇帝的符信,并且手底下调集了大量兵马,而冀州太平寨距离中州本就并不太远,只要过了大河,向南五百里便是,快马加鞭不过十几日光景。孝亲王皇甫敬明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情形,竟然放弃封锁太平寨,而是直接围困了朝廷的一座大城,若非靖安皇帝皇甫敬德不理朝政,只怕当即便是被指令为叛国的下场。

    楚灵虚继续道:“郑州城乃是皇甫家崛起之地,根基雄厚,不能有失,如今那里有‘逍遥王’皇甫延昭和薛宫望守卫,倒也不会有失。只是想要援助这里,却是鞭长莫及。临来之时二位老大人还一起找贫道商量了一个破解之法……不过据说这主意是你的义弟江水寒出的。”

    “什么破解之法?”

    楚灵虚压低了声音,肃声道:“刺杀皇甫敬明!”

    嘶——

    果然是最直接的方法。

    但刺杀一国的亲王……有那么容易么?

    “他在哪?”

    “应该到了洛都城。据说截杀玄化真人的当晚,他便在卧龙寺中。”

    叶清玄吓了一跳,道:“不会是让我们到卧龙寺找他吧?那说不准找到皇甫敬明的同时,也能找到仙龙老祖和卓惠梵了。”

    “卓惠梵回了凤仪阁……”楚灵虚继续道:“皇甫敬明也会在卧龙寺……”

    “那他会在哪?”

    楚灵虚一声冷笑,道:“他……哼哼,他在郑展堂家。”

    叶清玄觉得后脊梁一阵发麻。

    楚灵虚有些恶心地道:“据得到的最隐秘情报,这位孝亲王和郑展堂的夫人,当年很是不清不楚,皇甫敬明被那位夫人迷得颠三倒四,郑展堂每次外出,皇甫敬明都会与郑夫人在一处密会,神不知、鬼不觉,交往了足足十余年。”

    叶清玄问道:“这消息可准确?哪里得来的?不会是朝廷三司那里吧?哪里的情报问题太大……”

    “不是朝廷三司!”楚灵虚断然道。

    “那是……”

    “是——郑,展,堂!”

    “吓?”

    叶清玄顿时陷入呆滞状态。

    郑展堂提供的消息,也就是说,他早就知道自己老婆跟人家有外遇,他在知情的情况下,忍了十多年?

    这情报准确么?

    “不用怀疑,这个情报绝对准确。具体原因老薛没有说,不过向我保证,绝不会有丝毫问题,郑展堂不但交代了皇甫敬明与郑夫人苟合的事情,甚至连他们二人以上香为名,去的密会地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甚至还画好了草图,连周围哪里容易埋伏,得手后从哪里逃走都写得明明白白。”

    常言道:百忍可以成金。

    可老郑这忍法……也太……

    也太牛逼了吧。

    叶清玄不由得咽了口吐沫。(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