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4】众矢之的
    所有人的动作都在这一刹那缓慢了下来,每个人的心脏都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攥住。

    被“十步绝杀”的司空见愁打了埋伏,“大伏藏师”龙萨顿珠都要重伤逃遁,而身份武功都在其次的“金刚夜叉明王”,能够承受得下来么?

    所有人心中都是否定的答案,甚至包括当事人的乌枢沙摩。

    军荼利明王面色阴沉,手中六条大火蛇呼呼乱舞,舍弃叶清玄,倒卷而回去救援乌枢沙摩,没想到却被叶清玄两柄子剑荡起彩虹般的罡气,硬生生地阻挡了下来。

    而另一旁的“大威德明王”与“降三世明王”也是同样的命运,叶清玄虽然不能伤害二人分毫,但却是有实力将他们的救援拦上一时片刻。

    “降三世明王”作为“五大明王”中功力仅次于“不动明王”阿遮罗的一个,立时大喝一声,抛开身外一切干扰,直奔叶清玄扑来,一转身,八条胳膊如轮挥来,强劲而又迅猛的招式顿时与叶清玄展开忘死厮杀。

    但一个方向,司空见愁对乌枢沙摩的袭杀,却在最后关头,出现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眼见“十步绝杀”如同绞轮一样的致密剑招就要将“金刚夜叉明王”的身体搅入其中,但司空见愁的罡气突然一滞,眼神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而动作上也明显地出现了一个停顿,叶清玄眼力高明,知道是司空见愁大病初愈,罡气不足以完全施展这一招所致。

    那“金刚夜叉明王”乌枢沙摩也绝非等闲之辈,已从最开始的惊慌失措中反应过来,面对如此良机,他岂能放过?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立即抓住不放,背后四只罡气形成的假手猛地在头顶结成一个法印——金刚明王夜叉印。

    “哞!”

    一声老牛般的嘶吼,身上金黑两色罡气猛地一涨,同一时间,双手握着**兜头砸下!

    分别代表华族、蕃族的两大绝世高手,终于在此刻交锋到了一处。

    剑锋组成的绞轮与带着黑焰的法论甫一交锋,两支兵器接触的地方仿佛出现了一个黑洞,四周光亮同时向内塌陷。

    而与此同时,缠绕住司空见愁的剑芒,乌枢沙摩身上的金黑光焰,似乎全都被那个地方吸了过去,转瞬间退了个干净。

    交锋处的能量汇集,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所有人期待剑枪交接的声音没有响起,黑暗骤然间扩大,瞬间将二人的身影淹没其中,决战的两人也似从房顶上突然消失。

    在敌对双方所有人的心脏似要从咽喉中跳出的瞬间,交锋的中心位置,猛地爆散出一点强烈至令人目盲的强烈炽光,只是那炽光并未扩散,只是凝聚成一点,放佛只是长剑与**交锋的刹那光点,旋又消失而去,但接着便是狂雷般的爆响。

    嗡——

    冲击波倏然扩大,叶清玄等人都是惊呼一声,便如同破布娃娃般被吹得飞出十数丈外,勉强控制住了身体,抬眼看时,刚刚交锋处的四层小楼,已经凭空消失了半栋。

    切身触地的领略了天绝高手的交锋威力,甫登归虚境的叶清玄被震得气血翻腾,勉力运转真气,方才压下夺口而出的鲜血,这要是换做以前先天境的自己,恐怕只是这一下,便要受了严重的内伤。

    轰!

    受冲击波的震荡,不知道什么东西炮弹一般飞出去,在远处引起一溜的撞击声,轰塌半边谷仓,余势不断地又撞进了后院的鸡窝,引起一阵惊呼和鸡飞狗跳之后,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吼道:“不好啦,六大爷受伤啦!”

    一听就是归鳖生那货的声音。

    原来这犊子正在后院里溜达,没想到突然遇到有人攻击楚家公馆,他一看那阵势,吓得就不敢上前了,都在柴火垛里扒眼偷瞧,冷不防一声轰鸣,孟源筠被两大绝世高手的冲击波震飞,噼里啪啦地砸飞了一堆东西,接着准确无误地砸中了柴火垛,二个人顿时成了滚地葫芦,直接轰入了身后的鸡窝之中。

    鸡毛乱飞,鸡粪狂溅。

    归鳖生“咯喽”一声,差点被砸得背过气去,定睛一看,砸飞自己的正是他的六大爷孟源筠,整个人满脸的鸡毛,早已昏迷不醒,也是亏着砸中了归鳖生,这家伙皮糙肉厚,换个人也直接撞死了。

    归鳖生稍一检查,就知道孟源筠受了严重内伤,抻着脖子就嚷了起来。

    听了这一嗓子的叶清玄,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受伤总比丢命强!

    叶清玄现在担心的是房屋内的楚蝶依主仆二人。她们二人的头顶便是两大天绝高手交锋的地方,这么近的距离,以她们二人的实力,只怕凶多吉少。

    正要上前探看,旁边身影一闪,楚灵虚携着楚蝶依主仆二女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叶清玄终于舒了一口气,却听楚灵虚急道:“防备对方偷袭!”

    叶清玄顿时沉静下来,凝神观察。

    现场除了叶清玄、楚灵虚和司空见愁之外,恐怕没有人能明白发生了甚么事,为什么司空见愁会在紧要关头失去罡气的控制,但后果却是清楚分明。

    司空见愁和乌枢沙摩同时再次现出身形,往后抛飞。

    司空见愁首先着地,踉跄数步之后,勉强立定,手中长剑只剩下了剑柄握在手中。

    “金刚夜叉明王”乌枢沙摩却如断线风筝直往己方抛掷,落地后直滚往地上,翻翻滚滚十多步,始半跪着支撑起来,手上仍握着那硕大的**,却只剩下半只,上半段两尺多长的一节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样貌狰狞,目光凶顽,但眼白处已经一片血红,刚才的剧烈震荡,让他受了极严重内伤,连眼睛里的微血管都有些爆裂了。

    “降三世明王”和“军荼利明王”一左一右,落在乌枢沙摩身侧,双手各扶其肩膀,乌枢沙摩颓然坐与地面,二人不敢怠慢,当即盘膝坐地,运功为其疗伤。

    “大威德明王”阎摩德迦落在身前,一对非人鸟爪摆开姿势,护法在前。

    “不动明王”阿遮罗眉目紧锁,落在众人之前。

    双方距离拉开至十余丈,正是小楼前的一片空地。

    叶清玄上前搀扶住司空见愁,的生系罡气缓缓注入司空见愁体内,司空见愁苍白的脸色登时有了血色,一口浊气随之吐出口外。

    司空见愁感激地朝着叶清玄点了点头。

    此时“不动明王”阿遮罗面色铁青,上前一步道:“如此高手却出手偷袭,未免太下作了吧?”

    叶清玄冷笑道:“大喇嘛才是不要脸,你那四个法王师弟也是天绝级别的高手,不还联手围攻我一人么,我家叔父出手救我,有何不妥?枉你还是个出家人,你这叫自食恶果。”

    “不动明王”阿遮罗两条白眉都倒竖了起来。

    司空见愁沉声道:“老夫自出道以来,从来都不是剑客,只是杀手,对付何人不是偷袭?被我司空见愁所杀,只怕名声比活着的时候还要响亮。”

    阿遮罗眼睛登时一闪,怒道:“你就是司空见愁!?就是你伤了大伏藏师!?”

    其余法王都是身躯一震,各种目光齐齐射向司空见愁。就连身受重伤的“金刚夜叉明王”乌枢沙摩,也是将一双眼睛努力睁开一个缝隙,上下打量伤了自己的元凶。

    “哈哈哈,不错,正是老夫。”

    对于能够一剑伤了“大伏藏师”,司空见愁也是说不出的神气。

    而叶清玄却是倍加小心,更加紧张地防备随时可能出手的密宗几大明王。

    “不动明王”阿遮罗却是突然仰天长笑,众人齐齐愕然,只见他笑了片刻之后,方才摇头道:“原来是你,呵呵,看来这里是个福地,竟然又让我等完成了一宗大事。”

    阿遮罗抬头盯着司空见愁,冷声道:“原本施主伤了我家师弟,本法王要亲自向你讨个公道,不过看来却是无法动手了。你是‘大伏藏师’亲自点名要找的人。半年前拜你所赐,大伏藏师受伤而归大密寺,坐关期间,不但伤势痊愈,更是突破了数十年没有突破的功法玄关。呵呵,这一切都是拜司空兄所赐,所以大伏藏师特意命我等传话,日后大伏藏师进入中原,必亲自向司空施主表达他的感谢之情。哈哈哈……”

    “大伏藏师”龙萨顿珠又有突破!?

    叶清玄等人的脸色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

    龙萨顿珠身为大西蕃国的国师,其国内的第一高手,其实力根据传说,原本就有李慕禅、无念禅师一般无二的实力,如今再有突破,中原武林又有何人将其制住呢?

    当今天下,群魔乱舞,原本就有魔门的强大压力,三大邪宗的乱世之举,到了现在,外域强敌环视,“北方第一大宗师”纳兰成吉,“大西蕃国国师”龙萨顿珠为首的外族势力又齐来中原,这天下难道真的要大乱一场了么?

    “不动明王”阿遮罗进攻受挫,但他们的脸上却仿佛得了胜利一般,闪耀着异样的神采。

    “诸位切保重,我等日后再来拜访!”

    呼——

    几人搀扶着受了重伤的乌枢沙摩,瞬间退离了楚家公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