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0】仙师到来
    叶清玄拽着孟源筠认真说道:“帮忙传个消息,让鲁大师和浣叶先生日夜兼程,赶来洛都,咱们既然离不开这里,就把这牢笼打造得更加结实一点,让谁进来都得费点劲,这功夫除了鲁大师之外没人干得了。而浣叶先生亲来,帮忙看看这一门的伤员,也许能让司空前辈内伤转愈,岂不快哉?既然纳兰成吉把我们变成了困兽,那就让他试试我们这些困兽犹斗的决心和实力吧。”

    孟源筠立即点头,而旁边司空见愁却是一愣,瞪大了眼睛,忙问道:“你说的可是‘天下第一巧匠’鲁伯通和‘医圣’浣叶先生么?”

    叶清玄点头道:“正是这两位前辈。”

    司空见愁顿时一喜,接着突然又黯淡下来,叹气道:“哎,恐怕我的伤势,就算是‘医圣’来了,也是束手无策啊。”

    叶清玄和孟源筠对视一眼,齐问道:“到底是何人伤了前辈?受的又是什么样的伤?”

    司空见愁摸了摸身旁小六子的大脑袋,缓缓道:“说我受的是伤,恐怕并不太准确。因为我五脏六腑的伤势只要能够运转功力,变足以缓慢自愈,偏偏是罡气无法运转,只能勉强维持现在的局面。若是罡气再消耗下去,入不敷出,用不了多久,我便要内伤爆发,死于非命了。而让老头子受此伤势的罪魁祸首,呵呵,说来有趣,他的名字你们不久之前还曾经听人提过……”

    “谁?”

    司空见愁抬起头,眼中神光一闪,肃声道:“‘大伏藏师’龙萨顿珠!”

    “什么?是他!?”

    叶清玄神色突然变得激动,突然之间放佛感应到了什么。急忙冲过去,一把抓住司空见愁的手腕,焦急道:“司空前辈,请容晚辈无礼……”

    说完之后,不等司空见愁同意。便焦急万分地输入自身罡气,探查究竟。

    “不要!”

    眼见叶清玄罡气入体,司空见愁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向后猛地一缩手,但还是没来得及阻止叶清玄莽撞的行动。

    叶清玄自己的罡气一进入司空见愁的体内,刹那间便觉得放佛是在烈火中倒入了一瓶汽油。瞬间轰然一声雷鸣,漫天的火光从对方的经脉中爆烧过来,转瞬间便进入了自己经脉,而自己的罡气同样被烈火点着,瞬间沿着经脉向丹田内烧去。

    司空见愁大骇道:“该死的。快断臂!”

    孟源筠吓了一大跳,什么情况,说着说着就要砍胳膊!?

    司空见愁二话没说,从小六子怀里便掏出那把自己送给人家的匕首,朝着叶清玄的胳膊就剁了下来。

    “别,别别……”

    叶清玄差点被对方吓死,瞬间退出去数丈距离,衣袖却被刀光划了个稀烂。眼看司空见愁就要扑过来,叶清玄赶忙猛甩右手,一道蓝色的水滴从指间脱落。接着在空中轰然一声炸开,漫天蓝、白、黑、红、黄,五色火焰同时在空中爆开,瞬间遮掩了半个小院,滔天的五色火焰惹得楚家公馆一阵鸡飞狗跳,四周示警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小六子看着天空一脸痴呆样。“好漂亮的烟花啊!”

    叶清玄甩着手,看着司空见愁。一脸余悸地道:“还好我躲得快,差点被你变成残废!”

    但没想到司空见愁神色变得更加激动。一把扯住叶清玄的脖领子,怒吼道:“快说,你小子怎么切断与那东西的联系的?”

    “那东西?”叶清玄挠了挠后脑勺,疑惑问道:“你是说那么?”

    司空见愁眼睛顿时瞪的溜圆。

    叶清玄拍了拍司空见愁的肩膀,让其稳定一下情绪,同时放开自己的脖领子,接着扭头对着孟源筠说道:“麻烦六哥一次,记得也让我师父过来一趟。”

    然后叶清玄双手牢牢抓住司空见愁廋骨嶙峋的肩膀,一脸欠揍的样子柔声问道:“来,跟大夫讲讲,当初是怎么得病的……”

    司空见愁神色激动,久久之后,方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大概。

    原来司空见愁惹上这倒霉差事竟然还跟凌云宫有关,他是从素有“天下第一全才”之称的凌云宫当代宫主林南轩那里得到的任务,暗中对付进入中原武林的“大伏藏师”,因为有二百年前凌云宫一战,“天智散人”宁中流与“魔祖”吡摩逆天之间对赌誓言,双方门主不得步入江湖一步,否则正魔大战必然再次开启。

    如今“魔帝”罗破敌虽然挑战“剑神”李慕禅,但到了此时还并未真正现身武林,所以林南轩不愿破坏誓言,以免被魔门利用,挑起杀戮。

    而当时大禅寺被一宗要事缠身,能够力敌大伏藏师的无念禅师脱身不得,林南轩只好求到司空见愁身上,目的不是杀了大伏藏师,只求能缠住对方,将他进入中原武林的时间向后推迟半年时间。

    于是这般,司空见愁便出发了。

    双方一场大战,总共不过各出了一招……

    第十五步的时候,龙萨顿珠发现了司空见愁,司空见愁“十步绝杀”的剑法提前发动,一招之间,龙萨顿珠受伤逃遁,而司空见愁则重了对方一掌,被侵入体内,差点烧光了罡气,同时的火种也留在了体内,只要司空见愁一运罡气,必然发作,将罡气烧得干干净净。

    “可是司空前辈你既然中了,为什么面对纳兰成吉的时候还有出手之力?”孟源筠奇道。

    司空见愁傲然道:“老头子既然能得到‘天下第一杀手’的称谓,自然有一套隐匿气息的方法,这跟你们家那憋着气息装王八的贼功夫不同,是真正的藏匿之法。名叫,能够封闭经脉,潜藏穴道,让主要经脉与穴道内的罡气完全切断,让高手察觉不到我身上的气息。以为我只是个普通人。”接着又是一叹,道:“也是因为这门功法,我才能保留还手之力。当初我一见情形不好,连忙关闭数处主要经脉,将封闭在体内几处区域,留在的其他经脉内的罡气。正好够我使用的。不过可惜,因为丹田内的火种,老头子没办法再行功运气,这些罡气用一点少一点,之前面对纳兰成吉的几下。又是用掉了不多的几处罡气,现在只剩下左腿下方的一处可以再使用一次罡气,从今天起,除非是让老头子跑路,否则再出手是指望不上我了……”

    !?

    原来如此。

    只是燃烧罡气,并不伤害身体,若是能关闭穴道,的确能将的影响局限到一处。也怪不得司空见愁遇到纳兰成吉,还有一拼之力。

    不过也仅仅是一拼,现在怕是没这本事了。

    司空见愁十分热切看着叶清玄。问道:“小兄弟,你刚才可是又什么办法根除我体内的么?”

    叶清玄认真道:“有倒是有,就是我们昆吾派的了。它的玉属性可破一切邪,可断一切法,虽然厉害,但却烧不化这门神功……”

    司空见愁立即大喜道:“那小兄弟赶快运功。帮老头子祛除这讨厌的东西。”

    叶清玄无奈摇头道:“要祛除必须一次性根除,用我家神功罡气。包裹住火种,将其移出体外。但在下的这门功夫太浅。没办法做到根除,而若不根除,必然会发展壮大,于事无补。所以我才让我兄弟给我师父传个消息,让他也赶来相助,若是我跟我师父练手,有九成把握一次性根除。而且家师正在郑州城,到洛都城不过数日光景,快得很。”

    “好,好,太好了,太好了。”司空见愁兴奋得手舞足蹈。

    从未见他如此高兴的小六子也跟着又蹦又跳。

    而旁边孟源筠却是摩挲这下巴颏,一脸疑问地嘟囔道:“咦?不对啊,我师父说过,司空老头无利不起早,怎么会帮着林南轩做出这么正义的事情来?不合理啊!”

    孟源筠声音再低,又怎么能瞒过天绝高手的耳朵?

    司空见愁上去就是一旱烟袋,怒斥道:“你个小贼头,杀手也是有感情的,也有不得不杀之人,更有不得不做之事。”

    “什么事让您连命都不要了?”孟源筠不顾头疼,又讨嫌问道,接着左右一看,恍然道:“该不会,该不会……”

    众人疑惑道:“什么?”

    孟源筠道:“该不会是前辈你为了得到楚小姐,而要挟了林南轩吧?”

    “放屁!”司空见愁气的火冒三丈,怒道:“蝶依是我后人,你不要胡说八道。”

    没成想这一句,连叶清玄和小六子都是目瞪口呆。

    众人看着司空见愁这张老脸,再脑补了一下楚蝶依天下无双的绝世容颜,顿时有种被人在胃上打了一顿组合拳的感觉。

    司空见愁没好气地道:“别瞎想,蝶依是我义弟的后人。我家义弟玉树临风,可惜为了救我,英年早逝,只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在人间。我寻找了几十年,最后委托凌云宫的林南轩方才查清楚他们后人的所在,当年的弟媳已经入了黄土,而义弟之子也人过半百。可惜还未来得及相认,没想到狄族入侵,一家老小就剩下了蝶依这根独苗。哎,老头子愧对义弟临死重托啊。到了如今,说什么也不能让蝶依这孩子再出事情……”

    原来如此。

    怪不得堂堂一届“天下第一杀手”会突然感情泛滥,为了一个女孩子舍命现身,差点死于非命。原来这都是债,是当年欠了兄弟不得不还的义气债。

    “义弟活到现在,只怕也百岁开外了吧,若是能看到自己的孙女如此风光,如此漂亮,当会比老头子还要高兴三分才是啊!”

    众人不由得唏嘘不已。

    就在此时,众人一愣,转过头去,门口处楚蝶依一脸激动,小手掩住嘴巴,眼圈通红,泪珠在里面转啊转的,眼看就要掉落下来。

    “您,您就是父亲常常提起的司空爷爷么?父亲,父亲经常提起您啊……”

    司空见愁也是两眼发红,点头道:“是我啊,孩子,是我这个老不死的。孩子,爷爷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爷爷……”

    楚蝶依扑了进来,跪倒在地。

    不理司空见愁如何反应,叶清玄连忙拉着差点大哭出声的孟源筠和小六子走了出来,跟门口的秋蓉打了个招呼,便立即逃之夭夭。

    “你干什么?多感人的场面啊!”孟源筠抱怨道。

    叶清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求饶道:“拜托,上辈子韩剧看多了,落了病根,见不得感情戏。一看就浑身哆嗦,冷!”

    孟源筠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嘟囔道:“真是怪毛病,什么剧不好看,非要看‘寒剧’,能不冷么?该!”

    **********

    叶清玄一行人在昌河王府内,“苍狼”纳兰成吉面前狼口脱险的经历,第二天便传遍了洛都城的大街小巷,更迅速扩散到了整个武林之中。

    “苍狼”纳兰成吉,那可是绝世大宗师的水平,在中原人眼里,那可是跟“剑神”李慕禅一个等级的高手。

    虽然草原人更愿意拿他跟“天智散人”宁中流相提并论,但在中原武林之中,上一代的凌云宫主宁中流,早已是天仙一般的人物,纳兰成吉再厉害,也不过是凡人,凡人如何与神仙媲美?

    但不管怎么说,叶清玄一夜之间,地位提升迅速,刹那间几乎可以与其他“三十六天绝高手”相提并论,更有人赌咒一般地发誓道,说当初叶清玄可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击败了“天绝榜”排名第三十六位的“鬼爪”聂屠。

    这让一说,叶清玄瞬间便成了可以荣登“天绝榜”的天绝高手了。

    虽然排名只是最后的第三十六位,但那也是“天绝榜”创立以来,千年时间里成为天绝高手最年轻的一位。

    可惜那场比武无人出来证明,故而这个新晋的天绝高手,只是有人这么称呼,却没有落在实处。

    时间快速地过了五天,这一日,楚家公馆所在的老街外,吱呀吱呀地来了一辆牛车,牛车不小,极为拉风神气,而拉车的青牛,更是高大威猛,明显有着异兽血统,高大的身躯仿佛一座小山一般,青光绰绰,如同青铜浇铸。

    赶车的两个汉子都是极为雄壮,只不过一个衣着普通,但煞气颇重;另一个却是穿的花里胡哨,懒洋洋地靠在一旁,浑身痞气。

    楚家公馆所在的老街一别其他街道,丝毫没有一朝都城的热闹气氛,死气沉沉的街道充满了凝重的杀机。

    牛车到了楚家公馆之外,那穿的跟个花心大萝卜一样的粗汉跳下牛车,到了门前“咚咚咚”一阵擂门,破锣一样的嗓子怒吼道:“嗨,里面有喘气的没有,告诉你们,新晋荣登‘天绝榜’,排名第三十六位的绝世高手,我干爹叶清玄亲生的师父到了。有喘气的没有,还有活着的没有?有喘气的赶紧出来,细沙铺路,净水泼街,红毯搭地,出门迎驾啦!”

    就这一嗓子,震撼了整条老街。

    无数宅院之中,无数个脑袋伸出来乱看,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却无一人敢于出门。

    众目睽睽之下,赶车的汉子羞愧地低下了头。牛车之内,同样也是一声无奈地轻叹,平静致远的嗓音低声道:“哎,这个孽畜!”(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