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是福是祸
    喝酒会上瘾,杀人一样会上瘾。

    瀛洲武士称之为血醉,与酒瘾一样,杀人杀得多了,会有些微微发醺,整个人都是异样的亢奋和残忍的舒服。

    同样,就像是任何会上瘾的东西一样,杀人杀得太多了,也会疲惫,也会腻,能够找到好的目标,好的对象,对于纳兰成吉这位厮杀了两百多年的老怪物来说,是一件比得到任何宝物都要让他高兴的事物。

    真是很有趣啊!

    纳兰成吉仿佛突然之间回到了热血沸腾的年纪,眼前的叶清玄,让他想起了那些个生死搏杀的刺激瞬间,整个身体都有些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这样的对手……

    太难得了!

    虽然还有些稚嫩,还很不成熟,但他的眼睛,他的反应,他的身手,他的悟性……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同凡响,纳兰成吉仿佛见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能够与这样的对手交锋,必然是此生最期盼的战斗,真的是让人感到兴奋异常。

    这个时候杀死他,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纳兰成吉眼神忽闪,沉默片刻之后,猛地站直了身躯,沉声喝道:“你走吧!”

    本就已经有些呆滞的殿上群雄顿时哗然,包括叶清玄在内,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你放我们走?”

    “对,放你们走。你们所有人,都可以离开。”

    叶清玄怔了一怔,又道:“你不怕我们就此一去不返?”

    纳兰成吉笑道:“你会舍弃兄弟、师门、朋友,独自逃生?我纳兰成吉盯上的人。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多久?”

    纳兰成吉接着又是朗声一笑,大声说道:“若是你肯应战,洛都之内,楚家班所在公馆范围内,便是绝对安全之地。你们只要身在此处,都将受到我纳兰成吉的保护,此地所有人都是明证,将我纳兰成吉的话传出去,楚家公馆乃我苍狼守护之所,但凡有一人敢在此地动手。便是与我纳兰成吉为敌!”

    所有人都是惊呼出声。

    纳兰成吉如此承诺之下,叶清玄等人就算明摆着背叛朝廷,只要躲在楚家公馆之内,也没有人敢上门挑战。

    包括二皇子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极不自然。

    纳兰成吉的话虽然大气。不过叶清玄却是没露出一丝一毫的松懈之意,虽然自要自己一行人呆在楚家公馆便能保证大部分的安全,但同时,这楚家公馆也成了一个牢笼,逼得自己一行人不能离开一步,这楚家班上上下下近百人的性命便完全压在了叶清玄的肩上。

    而且有了这个地方,日后自己众兄弟的落脚点自然而然地必须选在此地,群雄环侍之下。只怕日后举步维艰了。

    这纳兰成吉绝非什么英雄,而是实实在在的枭雄人物。

    旁边的“文相”万俟独明被二皇子偷偷踹了一脚,立时明白其意。慌忙上前,焦急道:“大宗师,你不能放他们走,他们是叛党,是朝廷和武林正道的大敌,你要放他们走。该如何向卓惠梵阁主交代……”

    “混账!”

    纳兰成吉反手一个嘴巴,“文相”万俟独明登时飞出去数丈远近。轰隆一声砸进下方的宴席之中,酒菜顿时糊了一身。抬起头来之后,顺着嘴吞出了数颗牙齿。

    这还是纳兰成吉手下留情,否则万俟独明就算武功再高,整个脑袋也都得变得稀碎。

    纳兰成吉冷然道:“少拿卓惠梵来压我,我需要向个后辈交代什么?有本事你们自己出手拦阻他吧,他是老夫看上的对手,不过稍显稚嫩了一点,正好需好对手历练历练。你们要是有本事杀了他,我绝不反对,不过不是现在。”

    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这就是纳兰成吉的脾气,这就是强者的风范!

    纳兰成吉面前,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分毫,说是可以任意拦阻,但随敢保证不会因此激怒这个武痴一般的纳兰成吉,更何况这叶清玄盛名在外,又有天绝高手司空见愁随侍在旁,狄族的三位大高手在纳兰成吉面前不会出手,剩下的华族武者又有何人会是他二人的对手呢?

    “如此……后会有期!”

    叶清玄还傻乎乎地不知如何作答,旁边的司空见愁却是不傻,虽然满肚子疑虑,也知道叶清玄这小子摊上大事了,但此时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不吃白不吃,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司空见愁一扯叶清玄的衣袖,拉着他和楚蝶依迈步便往外走。

    人群纷纷散避,如同躲避灾星一般,不敢阻拦半步。

    正当三人快要走出正堂的时候,只听身侧一声大喝,“逆贼哪里走?”

    一道人影倏然扑了上来,手中软剑一抖,化作数十道薄如细线的光线急划向三人中最后一位的叶清玄。

    叶清玄看也不看,左手大拇指一点,中的少商剑划破天空,劲道雄浑至难以想象,一别各种剑法的轻灵之态,只是简单的一击,便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此剑一出,一招之间一道凌厉剑气横空而过,漫天光线顿时寂灭断折,“少商剑气”长驱直入,直奔面门。

    来袭之人惊呼一声,回剑抵挡,“噌”——

    万炼始得,万金难求的绝品软剑当中而断,眼见剑气洞穿对方额头,叶清玄方才看清出手之人的面目,一惊之后,左手往上悄然一抬,剑气擦着对方头皮飞过,将束发的金冠击得粉碎,满头长发披散下来,整个人狼狈万分,头发正中还被叶清玄的“少商剑气”剃出来一条光洁溜溜的“跑道”。

    众人惊呼出声,对叶清玄乍一出手的招式大为惊惧,那速度、那威力,绝非寻常高手能够接的下来的。

    出手之人落地之后,怔怔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叶清玄迈步退出正堂,同时对着此人洒然说道:“文功兄,呵呵,别来无恙……”

    原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唯一一个出手攻击的人物,便是“天绝手”薛宫望唯一的亲孙——薛文功。

    薛文功眼睛瞪得溜圆,直视叶清玄,沉声道:“这一次……你终于赢过我了……”

    叶清玄突然想上去给这小一拳,还“终于赢过你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当年不过是小道爷刚刚出道,才在你手下吃了个大亏,当初是极为愤怒,时刻想着报仇,可到了如今,这薛文功在叶清玄的眼中,突然变得跟个小丑没有两样,到了这时还抱着自己是他手下败将的情绪……

    叶清玄懒得跟他说话,一个连自己亲人都背叛的家伙,简直不是人,不过看在薛老头的面上,叶清玄依旧开口说道:“这一次看在薛老大人的面上给你留一些情面,下次再遇,叶某手下决不留情!”

    提及薛宫望,看看薛文功这小子还有没有一点良心,生出悔悟的情绪。

    但结果却是让他极度失望,薛文功丝毫没有流露出惭愧、后悔之意,而只是在乎自己的感受,急问道:“当年我羞辱过你,你还不杀我?为什么?”

    “为什么?”叶清玄觉得脑袋上血管突突直蹦,忍不住失声一笑,狠声道:“杀你?很容易,但你觉得自己——配么?”

    薛文功眼中神色顿时变得复杂难明。

    是屈辱,是愤怒,是嫉妒,是难以置信……

    混杂到一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过周遭人群看过来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扎在他的脸上,一刹那的耻辱,差点让他拔刀自尽方才了事。

    当年不过一个无名小子,被自己踩在脚下肆意凌辱,现如今不过经过区区数年,他便已经成长为名动一方的人物,面对纳兰成吉这等绝世高手都能不卑不亢、谈笑自若,而当年风光无限的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而已。

    此时纳兰成吉的声音从正堂内飘了出来,淡淡语调,声音却仿佛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叶小友说得好!你记住,日后你的终极敌人是我纳兰成吉,其他杂碎,只有成为让你变得更强的踏脚石,才有他们的意义……”

    走出正堂,叶清玄远远地摆了摆手,调侃般地喊道:“不劳各位远送,请回吧!”

    众人气的牙根痒痒,却是丝毫没有办法,只有九皇子爽朗的大笑声成了最佳的送行呼声。

    一出正堂,一道轻风飞过,孟源筠一脸土黄之色地现出身来,抓住叶清玄上下打量,直呼道:“好家伙,纳兰成吉竟然放你走了?快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受了他的暗招,行将倒毙了?”

    叶清玄“啪”地给了他抓着衣襟的右手一巴掌,怒道:“呸呸呸,胡言乱语,老子还要长命千岁呢……二嫂面前,别丢人!”

    孟源筠恍然大悟,转身朝着有些惊魂未定的楚蝶依道:“二嫂勿怪,小弟不是有意慢待的……”

    接着又朝司空见愁一鞠躬,道:“晚辈见过司空前辈……”

    “什么前辈后辈,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么?赶紧走……”

    “都准备好了,去东院,直接上马车,一起离开!”

    叶清玄等人一路飞奔,府内果然无人敢拦阻他们。(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