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绝世武痴
    叶清玄惊愕的表情落在纳兰成吉眼中,竟然让他早已对厮杀失去乐趣的心里出现了一丝兴奋,这是多久没有感受过的情绪了?就像是老猫欣赏爪下老鼠的哀鸣一般,破天荒地露出一丝戏谑的表情,道:“如果你能活下来,我便告诉你……”

    司空见愁冷哼一声,对着身后的叶清玄和楚蝶依郑重道:“你们放心,今天老头子拼死一战,也要护得你们两个周全。”

    纳兰成吉一脸冷笑,一旁的“文相”万俟独明高声爆喝,道:“老匹夫狂妄,别说你重伤在身,就算你全盛状态,也绝非我家大国师的对手!”

    “闭嘴啊!”叶清玄怒骂道:“什么我家大国师?我皇甫王朝何时册封的?你个卖国的奸贼,人家是狄族的国师,你竟然称之为我家大国师,你狗日的是狄族的奸细啊?”

    “你……”万俟独明大怒之下,又要开口斥责,却被旁边二皇子不满的眼神吓了一跳,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吞了回去。

    早就有人指责他投敌叛国,二皇子黄福泰信虽然与狄族打得火热,但疑心极重,决不允许身边有反叛他的人存在。若是刚才那句话被二皇子当了真,保证自己在他心中会失去信任地位,时刻提防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杀手。

    司空见愁双眼寒光四射,如恶狼一般躬下身子,挡在叶清玄的身前,低喝道:“纳兰成吉,来吧!”

    “一条瘸腿的老狗也配挑战狼王!?”纳兰成吉冷哼一声,抬手随意一挥。空间中半点波澜也没有兴起。

    众人大为诧异之时,司空见愁却是身躯一震,手中旱烟袋猛地前指,一声沉喝,身前丈余距离内的空间。如同清水结冰一样,瞬间凝结到了一起,空间压力陡然间增大了十多倍,一时间这个范围内的光亮都比周围暗淡上了许多,仿佛光线也不堪其重而崩溃起来,如此招式实在为人间难见。

    怪不得司空见愁能活得“十步绝杀”的美名。在这个范围内,因为巨大的空间压力,所有人的动作都比以往慢上许多,想要达到平时的速度,最起码要付出比以往多出十倍的付出。在骤然接触的瞬间,保证任何人都不会适应,转瞬便吃个大亏。

    叶清玄眼中精光一闪,这一刻竟然看到如此神乎其技的武学功法,实在让他大开眼界。

    司空见愁这堪称举世无双的内功绝技,若是再配合精妙的剑法,的确能做到逢敌必杀,十步的距离也应该是他当年鼎盛时期施展这门功法的最佳距离。

    多年过去。如今重伤的司空见愁功力大降,当年的十步距离,如今也只剩下这三步左右的范围了。而且空间的压力程度应该也不如以往。

    即便是全盛状态的司空见愁也不会是纳兰成吉的对手,更何况现在他……

    撕啦!

    一道白色的匹练横空出现,瞬间斩在了黯淡的空间之内……

    咯吱咯吱……

    光亮的刀芒,黯淡的空间,一明一暗的两者互相较量不过半息时间,那道刀芒便宛如斩断石块一般地将那片黯淡空间一分为二!

    刀芒瞬间掠过空间。司空见愁的绝技顿时被破,目瞪口呆的司空见愁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见那道刀芒便要袭体,名震天下的司空见愁就要被纳兰成吉一招斩杀。身后一身清喝,叶清玄瞬间赶来,手中发簪带着蓝紫双色光尘,就好像那漫天的星碎,快速挑往司空见愁身前的刀芒,妄图解救绝境中的司空见愁……

    一声冷哼传来。

    那迎面劈来的刀芒竟然半空中一个顿,然后旁边一转,咻地一下朝着叶清玄斩来!

    不好!

    叶清玄眼底惊慌之色一闪而逝,原来对方的目标并不是司空见愁,至始至终,都是瞄准的自己,而自己还上前为司空见愁解围,却想不到最危险的其实就是自己。

    叶清玄重伤难愈,实力大打折扣,竟然对手又遇到了绝世大宗师纳兰成吉,面对对方随意的一斩,恐怕连招架的实力都没有。

    这种绝望的念头叶清玄想都不敢想,面对突然袭来的刀芒,叶清玄只来得及回招格挡,运转到了极致,想要反弹开对手的必杀一刀,但叶清玄只是一运真气,体内狂飙的罡气瞬间便补满了潜藏在丹田内的紫电小剑,“嗡”的一声,紫色的剑形电芒从丹田内激发,瞬间向着四肢百骸飚射而去。

    而就在此时,叶清玄手中的发簪带着绚烂的光芒挑中了劈到面前的白色刀芒。

    一声闷响,紫蓝两色的星碎亮芒与刀芒交击四散飞溅,而最强状态的也不过是将飞至的刀芒偏移了数寸,并未脱离危险区域。

    而纳兰成吉刀芒中凌厉的刀气如同锋利的小刀片一般侵入叶清玄的体内,对他的经脉、筋络一路狂轰乱炸……

    叶清玄“哇”地喷出一口鲜血,陡然一引,由丹田内激发出来的紫电剑芒顿时被其牵引着迎向了白色刀芒。

    刀剑之争由在其体内不停碰撞,齐齐破碎,被叶清玄利用化为最纯粹的真气,接着又被丹田内的紫色小剑吸收,不停地迸发出最强烈的剑芒,并一路被叶清玄引导着片刻不停地与侵入体内的刀芒互相消耗。

    凤仪阁的无上剑技与域外大宗师的绝世刀法,在叶清玄的体内毫不留情地较量起来。

    先是纳兰成吉的刀芒凌厉无匹,一路破竹一般侵入体内,叶清玄还要依靠和,不停分化和转化体内罡气,方才勉强没有受到更严重伤害。

    而作为叶清玄敢于硬抗天下最强大宗师之一的纳兰成吉的一刀,主要还是靠着丹田内的小剑。叶清玄不停地转化真气,给紫色小剑提供营养,紫电剑芒好似无穷无尽,不停激发紫电剑芒,缓缓之间,便一举扭转了体内的局面。而更令叶清玄感到兴奋的是,通过不断消耗紫电小剑的能量,小剑本身也变得越来越淡,到了最后,几乎肉眼难见了。

    而且叶清玄还顺势引导紫电剑芒展开反攻,就在现场所有人的眼中,一息前还狼狈不堪,随时都会被刀芒劈成两半的年轻人,在转瞬之间突然暴喝一声,整个人身上迸发出紫色电芒,神力飙升,手中一转,紫色电芒配合那夜空中星团一般的星尘云雾一举将纳兰成吉的绝世刀芒弹飞出去……

    所有人的嘴巴都是张开到了极限,惊骇欲绝的表情写满天下群星的神色之间。

    这不可能……

    天下间竟然有人能接下“苍狼”纳兰成吉的致命一刀,这样的攻击就算是全盛的天绝高手都办不到,当年的“天下第一刀”申屠镇岳也许可以,司徒凌峰也许可以,但……

    此人是谁?

    为什么他也可以做到?

    难道他是新崛起的天绝级别的高手么?

    弹飞出去的刀芒眼见斩在横梁之上,却是一转弯,飞回到了纳兰成吉摊开的右手中,凝缩成了一个小小的亮晶晶的弯月形罡气,高高低低地盘旋了一阵,纳兰成吉右手一合,罡气被从新吸回体内……

    纳兰成吉此时脸上闪耀着隐含兴奋的表情,叶清玄看得胆战心寒,那感觉就像是被恶狼盯上的一块肉一般,充满了贪婪之色。

    “好,你很好,你比我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纳兰成吉说出让众人听不懂的话,强忍着不让自己出手,接着道:“好小子,重伤之下竟然还有本事利用卓惠梵留在你体内的‘紫煌剑印’来化解我的,不得不让我再高看你一眼……”

    而叶清玄则是一脸的冷汗,同时眼底也有极难发觉的兴奋,因为就在刚才的一阵交锋过程中,通过不间断地激发丹田内所谓的“紫煌剑印”,沉寂多年的“琅環灵缈阁”突然被激发出来,将这剑印完完整整地记录了下来,当最终破开纳兰成吉的之后,不但救了自己一命,原本丹田内的剑形印记也完全荡然无存,叶清玄体内的隐疾不治而愈。

    “昆吾叶清玄多谢狼主成全!”

    天下群雄尽皆骇然。

    叶清玄这个名字,最近一段时间风云鹊起,成为不下于任何一个天绝高手的存在,有他在的地方,必然是一阵腥风血雨,而往往最终胜利的都是这个叶清玄,甚至就连“矛宗”曹胜和“兵主”章丘太炎都在他手下吃了大亏。

    “原来你就是叶清玄。很好,很好,难怪难怪……难怪你能在我几个徒弟面前从容退却,难怪你面对卓惠梵的强力一击还能生还……”

    纳兰成吉挺起胸脯,认真说道:“小子,你能接下我一击,我破例你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成为我对手的机会……”纳兰成吉突然变得有些异样起来,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兴奋地满脸通红,低吟道:“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成长为足够与我一战的绝世高手,你有这个潜质,到时候,我们痛痛快快,厮杀一场。如果你做不到或是不答应,我就杀光你昆吾派满门,鸡犬不留。”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天下无双的武学大宗师竟然会挑战一个年纪不过20岁的青年?

    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