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5】直面苍狼
    来人竟是北方狄族无上大宗师“苍狼”纳兰成吉!?

    这一下,全场数百文武、所有宾客都是当场呆滞,包括叶清玄和九皇子一行人在内,都是身心惧骇,怔怔说不出话来,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二皇子,更是因此兴奋得手足无措,倏然站立而起,与同样激动的“文相”万俟独明一起向外迎接,同时郎笑道:“纳兰大宗师驾临,本王陋居蓬荜生辉,还请大宗师上座……”

    二皇子和万俟独明慌忙迎接,走出去了十几步距离,却突然感到气氛有些异样,每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是想要说什么却犹豫不决的意味。

    二皇子和万俟独明也都是武功高手,转瞬之间便察觉到了不妥,猛一回头,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右首坐席上,已经安然高坐一人。

    来人看上去不过五旬左右年纪,体魄雄健至完美的境界,肤色略黑,面容坚毅,微微带着些高鼻深目的模样,显然除了狄族之外还有着其他种族的血统,刀削般的脸庞带着几许异域风味,成熟男人的魅力肆无忌惮地散发出来。

    额前一条额带向后束住了头发,身上是一件普通至极的游牧民马袍,若不是神色间留露出的气势太过迫人,几乎就与草原上最普通的牧民一般无二。

    可此时此刻,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于他,就连视其为敌的人也不敢如此。

    来人便是北方大草原上的无上大宗师,当今天下间足可与二百年前便退隐于世,凌云宫的上代宫主“天智散人”宁中流相提并论的绝世武者,“苍狼”纳兰成吉。

    正堂之内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为之顿止。便是叶清玄也有一种大气不敢出的感觉。

    他的手掌宽厚而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在此时此刻,这位超然于世的绝代高手施施然地坐在席间,手上握着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酒壶,极为温柔地斟满一个酒杯。神情悠然自在,浑身却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仿佛是暗中统治大草原的神魔,忽然现身人间。

    叶清玄刹那间便如一只被野狼逼入死胡同的兔子,浑身汗毛炸立,不敢动弹分毫。因为自从这位大宗师落座的那一刻起。对方的气机便已经牢牢锁定了他,尽管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向自己分毫。可叶清玄确实知道,这位绝世高手,完全已经盯上了自己。

    最使人心动魄的是他就像充满暗涌的大海汪洋,动中带静。静中含动,教人完全无法捉摸其动静。

    叶清玄面对卓惠梵都有胆子转身逃走,但在这位高人面前,他知机地一动不动。

    二皇子诚惶诚恐地回过身来,上前迈了数步,激动说道:“本王,呃,不。晚辈久候大驾,大宗师此来……”

    一道淡淡的目光扫了过去,二皇子瞬间怔在当场。那一瞬间自己仿佛被人用刀逼住了咽喉,对方只是简单地一个目光,就能有如此实质一般的感受,而二皇子本身也是先天高手级别的人物,却依然被对方的一眼吓得不敢动弹分毫,对方功力之强悍。何止骇人听闻。

    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此时二皇子额头上的冷汗方才“唰”地一下淌了下来,登时领会到了汗流浃背的感觉。

    “凤仪阁弟子姚素娴见过前辈!”姚素娴盈盈一礼。却被纳兰成吉完全无视。

    身份尊贵的二皇子都被晾在了一边,她一个皇妃又算得了什么?

    “晚辈阿史那延陀,阿勒翰,完颜定术……拜见大国师!”

    三位狄族部落的族长,族内排名前几位的绝世高手一起行礼,纳兰成吉也不过是点了点头,连脑袋也没有抬起来,只是抿干了杯里的水酒。

    纳兰成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中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他不说话,底下的一干皇亲国戚、文武大臣、门阀权贵、绝世高手们,也都是大气不敢出,面面相觑之下,不敢发出一言。

    不过数息时间,众人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世纪。

    这一瞬间,一首七绝闪电般闪过叶清玄的脑海——

    独蹲池边似虎形,绿杨树下养精神。

    春来吾不先开口,那个虫儿敢作声!

    纳兰成吉若只是一只小小的青蛙,那在场的所有人物,无论是皇子、宰相、将军、一代宗师,在他面前都只不过是不敢发声的小小虫子罢了。

    好气魄,好雄姿!

    叶清玄由衷地赞叹了一声这位无上大宗师,尽管与对方似敌非友,但叶清玄依然毫不掩饰自己的钦佩和敬仰,眼中神光一冒,那位眼中的无上大宗师恰于此时开口说话。

    “舞,跳得很好……”

    咦?这位狄族大宗师的目光竟然首先注意到了楚蝶依,难道他也看上了这位中原第一美女了么?

    楚蝶依嘴唇蠕动半刻,却是紧张得没有回答出任何一言。

    这也难怪,纳兰成吉的气场极大,便是归虚境高手面对对方的气势,也不见得能够应答自如,又怎能怪一个武功平平的小女子呢……

    食色性也。

    众人原以为这位武学大宗师跟普通的男人一样,也是看中了楚蝶依的美色,二皇子甚至有了打算逼迫楚蝶依就范,以拉拢、讨好纳兰成吉的打算。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之后,纳兰成吉突然话锋一转,淡淡一笑,悠然道:“胡笳,也吹得极好!”

    众人目光转瞬移到了叶清玄身上。不明白这个已然必死的鲁莽小子怎会引起纳兰成吉的注意……

    叶清玄在空前的压力之下,倏然胆气一阔,踏前一步、双目闪起前所未见的光芒,冷声道:“晚辈谢过大宗师夸奖!”

    纳兰成吉缓缓放下酒杯,悠然朝他望来,眼神严峻深遂,精芒电闪,嘴角飘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淡淡道:“胡笳能吹得似你一般好的,便是大草原上也找不出一个,你这样的人物若是死了,我会很在意的。”

    此番言论却让众人大为疑惑。

    这纳兰成吉到底是欣赏这个乐师,还是讨厌这个乐师呢?

    叶清玄却是没有这个疑惑,淡淡说道:“大宗师倒也不必如此,人总有一死。”接着又是转念一问,“大宗师不问我是何人,便已有了必杀我而后快的心思,我能问问原因么?”

    纳兰成吉疑惑道:“你会不知道?”

    “确认一下而已。”

    全场众人全都是一副呆滞模样,仿佛眼前的二人说的不是这个世界的语言,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纳兰成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你身上的伤,是紫煌剑留下的,而能够让卓阁主无功而返的,也就是前些时日救走那人的人物了。如果你肯将那个人交给我,不论是死是活,我都可以让你死得轻松一点。”

    人,什么人?

    交出那个人之后,竟然不是活命,而只是死得轻松一点,这样的条件谁会答应?

    脸上写满疑惑的,都是华族的武者,而狄族的一干高手,都是一副想当然的表情。

    纳兰成吉能够许下如此承诺,对于了解其手段的狄族武者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

    若真是让纳兰成吉出手教训,那才会领略世上最残酷的生不如死。

    对方要的是玄化真人……

    别人的疑惑,叶清玄当然是心知肚明。

    “恕难从命。”叶清玄断然拒绝。

    “果然如此。”纳兰成吉点了点头,仰头长叹一声,道:“今夜之事,废了我坚持了上百年的原则,你能在卓惠梵紫煌剑下重伤不死,又劳我亲自动手,你可以死得很骄傲了……”

    群雄哗然,一个被卓惠梵重伤不死的年轻人,又劳动无上大宗师纳兰成吉亲自动手了结性命,此等条件,简直就是无上殊荣……而眼前这个青年到底是谁?

    “你若死了,我愿为你守斋一日。”

    大殿之内,所有人都是为之哗然。

    众人看向叶清玄的目光瞬间变得异样起来。

    叶清玄不由得挺直了身子,原本的身高在一挺之间拔高了数寸,纳兰成吉面前,任何的伪装都是愚蠢而无用的。

    叶清玄这一变化,群雄眼中冷茫电闪,但却没有一人识得他的身份,唯独人群中的薛文举,看着叶清玄的背影,露出几分疑惑的表情。

    那个倔强的背影,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面对死亡的威胁,叶清玄放开所有,这一刻反倒变得十分坦然,傲然说道:“多谢大宗师成全,大宗师可是即刻便要动手!?”

    纳兰成吉竟然点了点头,黯然道:“一日之内,竟然要同时手刃两大高手,本应是人生最为快意的大事,可惜想不到,你们二人却都是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两大高手!?

    叶清玄心思一动,屋顶上一阵朗笑之声传来,老丁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从空中缓缓落下,瞄着纳兰成吉嗤声笑道:“纳兰成吉,你会好心讲究什么公平比武么?还不是你那学自恶狼的一套,凶残阴狠……”

    老丁头?

    叶清玄眼睛一亮之际,纳兰成吉缓缓道:“兄台轻功盖世,近身百步才让老夫闻听到心跳之声,如此轻功隐匿之道,当是‘天下第一杀手’司空见愁了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