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宴席救美
    《胡笳十八拍》,竟然是《胡笳十八拍》?

    楚蝶依在宴会之上,狄族武者面前,竟然唱起了反抗狄族侵略的《胡笳十八拍》,这就像是在招待日本来宾的宴会时演唱《大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一样的充满了敌对和讽刺的意味。

    《胡笳十八拍》首创于三百年前,其实狄族铁骑南下,万里江山一片焦土。这首曲目便是诞生于那时。它虽然只是一首曲目,表达的是无尽的悲怨之情,但也蕴含着一个民族的“浩然之怨”。它不是委曲求全,不是悲苦无奈,而是一种力量的积攒,一种绝望下的反抗。

    当年狄族入侵,就是有了这类流传广泛的“不胜悲”、充满“浩然之怨”的曲子,才有了“心石铁”的坚持到底和慨然赴死的悲壮胸怀,从而才使得种族和文化的血脉不绝于缕,不断延续下去。

    数十年后,在华族民众前赴后继、慨然赴死的抗争之后,狄族入侵者终于承受不住兵员的消耗,退回北疆,华族的种族与文化,方才得以重生。

    楚蝶依身负血海深仇,既感怀自己屈辱的命运,又愤恨朝廷的无能,同时又激励士气,激发反抗狄族侵略的情怀。

    胡笳的凄迷之音本就适合此歌,楚蝶依歌声一转,叶清玄自然而然地随之吹奏,引带得众乐师不约而同地将音乐转向胡笳为主的曲调之中。

    而此等讽刺朝廷、辱骂狄族的歌舞一起,二皇子、万俟独明等人都是霎时坐直了身体,一脸惊诧焦虑之色,尤其是二皇子眼神中怒火清晰可见。握着酒杯的手指变得僵硬苍白,但为了维持形象,没有大动肝火,只是有些担心狄族客人的情绪,不时地扫视过去。察言观色……

    这个女人,最终还是要与我作对啊!

    二皇子冷然扫视了楚蝶依一眼,眼底的杀机一闪而逝。

    数百年的世代仇敌,融入血脉之中的仇恨,在此曲的引领下,从华族众人的血脉中激发出来。尤其是那些北方的豪族与边关的武将们,已经开始低声附和着这首歌曲,看向狄族武者的眼神也变得异样起来。

    尤其是九皇子在内的数人,无论是北冥世家的北冥玉鸿,还是那些身为武将的世家子弟。都是一脸愤然之色,他们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北方豪族世家,与狄族之间的仇恨,随着家族的历史,延续了千百年。

    特别是那背插长刀,燕额豹子眼的青年,更是一脸的杀意。瞟向一众北方狄族高手,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杀意。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场内的狄族高手。无论是铁勒部的阿史那延陀,还是乃蛮部的阿勒翰,亦或是女真部的完颜定术,全都是一副痴迷欣赏的味道,毫无仇视和敌意,就仿佛当年给中原带来无尽灾难的兵祸与他们毫无关系一般。

    这一点落在叶清玄的眼中。也是一脸的狐疑。

    稍候,一曲终了……

    乐声倏止。

    隔了好半晌后。全场才发出如雷掌声,不自觉地纷致颂赞欢辞。

    九皇子猛地站立起身。大声鼓掌,由衷赞叹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曲好,人更好!不知楚小姐可否再唱一曲《征北归》,以壮我皇朝神威!”

    啪!

    猛地一掌拍在桌面之上,铁勒部的阿史那延陀终于色变,森然喝道:“九皇子,可是专程挑衅我狄族勇士来的么?若是此意,不妨直言,阿史那家的子孙,愿意接受挑战!”

    呛啷一声,九皇子身后的那名豹眼青年拔出长刀,厉声道:“来便来,难道还怕你不成?”

    此人兵器一出鞘,阿史那延陀身旁的几名族内高手也都是兵刃出鞘,不弱分毫地与那青年怒目相视,气氛登时变得极为紧张。

    而躲在侧厅中一脸疑惑的叶清玄,看着热闹,心中却突然豁然开朗了起来,之前楚蝶依高唱《胡笳十八拍》没有引起狄族武者的敌意,但九皇子一说唱《征北归》,却惹得狄族武者极深的敌意,主要原因便是因为曲子中蕴含的意思。

    《胡笳十八拍》是面对狄族入侵,华族民众绝望之下的悲歌,在狄族人眼里,那是弱者的呻吟,他们不会感同身受,只会以胜利者的身份看着失败者的笑话;

    而《征北归》不同,那是华族军队远征北疆得胜归来的曲调,在这个曲子里,失魂落魄、家园残破的对象变成了狄族的民众,这一次,狄族变成了失败者,而不是胜利者。

    所以当楚蝶依高唱《胡笳十八拍》的时候,狄族高手们表现得极为淡然,甚至有些戏谑,而九皇子让楚蝶依演唱《征北归》,却是触碰到了他们的敏感神经,故而愤然出声。

    场面之内除了女真部的完颜定术之外,其他铁勒和乃蛮部落的狄族高手,都是愤然站立,挺刀拔剑,随时都会动手。

    气氛变幻的太快,以至于连“文相”万俟独明和二皇子都是反应不及,怔怔地不知该如何平息此时的纷争。

    二皇子看向身旁的姚素娴,这名昌河王府内的女诸葛,此时反倒是一脸的平静,独自倒了一杯水酒,施施然地喝了起来。

    爱妃如此镇定,二皇子皇甫泰信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平静下来,也是倒了杯水酒,还向着一脸焦急的万俟独明示意了一下,敬了一杯,一饮而尽。

    此时九皇子身侧那名豹眼青年猛地飞跃而出,落在宴会场地中的空地之上,朝着狄族众高手一拱手,傲然道:“在下‘北刀门’弟子卓钧,领教狄族高手武功!”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北刀门”!?

    那不是百年前的冀州门派么?听闻在一次狄族犯边的战争中,此门满门师徒,血战死尽,当年还曾经轰动了整个天下。想不到百年之后,此门之中还有弟子传承下来,真是轶事。

    “真是杀不尽的狗崽子,今天就让我哈苏合灭了你最后一点星火!”一声暴喝,铁勒部的座位上。阿史那延陀身后的一名狄族勇士窜了出来,高大的身躯配合难看的髡头,随着他的动作,两撇小辫从肩头上甩来荡去,恶心至极。

    那铁勒部的大汉哈苏合越众而出,腰间一抖。哗啦一声,长达三丈有余的铁链被他从腰间抖了下来,锁链头上则是一枚人头大小的流星锤,之前一直被他系在腰侧,此时轻松一展。立即便是可远可近的犀利兵器。

    那北刀门弟子卓钧咬牙切齿地低声喝道:“正要与你铁勒勇士一决高下!”

    挺刀便要上前动手!

    二人动手在即,场面上无论是主人还是宾客竟然无一人拦阻,甚至连场中还未退下来的楚蝶依和一众舞女都无有顾忌,二人进逼之间,众女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楚蝶依江湖名声虽高,但武技却是平平,前后两名先天高手同时释放罡气。她被夹在中间,立即进退不得,双方罡气一个鼓荡。顿时被冲倒在地,脸色苍白而无有丝毫血色。

    “要你命!”

    铁勒高手哈苏合率先攻击,流星锤带着呼啸的罡风雷霆般飞出,从楚蝶依的头上一带而过,猛烈的罡风将楚蝶依扯得云鬓飞乱,在地面上打了数个滚儿。天下第一美女如此落魄,反倒引得在场男子另类的满足感。喝彩声顿时群起……

    卓钧厉喝一声,手中长刀在胸前横着一荡。“当”的一声巨响,流星锤被荡起数尺高低,整个人平平向前滑出一步,瞬间与敌人拉近了丈余距离,同时手中长刀横斩,刀芒如匹练般飞出,斩向对手小腿,同时带起的劲风再次将翻滚的楚蝶依掀飞出去,狼狈地退向边缘。

    两名先天高手仿佛没有看到楚蝶依一般,在场地之中没命地拼杀在了一起,楚蝶依如同暴风中的蝴蝶一般,丝毫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被乱飞的罡气时而抛起,时而落地,身上绫罗破碎纷纷,露出不少粉嫩玉臂,正堂内所有男人的叫声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就连二皇子也是露出激动的神色,看着这一出别开生面的比武。

    而他身侧的皇妃姚素娴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为这难得一见的场面鼓掌叫好,什么天下第一舞姬,什么天下第一美女,还不是如同此时的场景,只是男人之间玩乐的工具罢了……

    此时楚蝶依的遭遇,便如自己终生的命运一般,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只能任由他人摆布,心中悲苦可想而知。

    而一旁侧厅内的叶清玄,此时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冲脑门,因为二哥展羽的关系,楚蝶依不仅仅是他的恩人,更是他的家人,此时家人受辱,叶清玄如何能够忍受得住?

    几乎就在卓钧与哈苏合的兵器再次撞击到一处的时候,砰然一声闷响,侧厅的绢纸墙破碎成无数片,碎裂的绢布如同落叶一般飘飞瞬间落入场地之内,接着又瞬间变成了锋利的斧头,朝着场内比武的二人飞去。

    而叶清玄缓缓走来,在极为缓慢的几步之间,却是极为迅速地来到了场地之内,伸手一揽,将那大海孤舟一般的楚蝶依携在身边,二人如穿花蝴蝶一般连旋了几个圈,便已经到了场地之外,电光火石之间,叶清玄已经将楚蝶依救出了危险之地。

    当,当当……

    一阵兵器交击的声音爆裂响起,卓钧和哈苏合接连挡下数片飞至的破碎绢布,同时被绢布上沉重的力道吓了一跳,眼前一花,原本被他二人围在当心的楚蝶依已经到了外侧……

    楚蝶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转眼便到了场地外围,而自己更是被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挡在身后,原本凄厉无比的罡风分从二人左右刮过,再无之前那般刺骨的疼痛。

    楚蝶依诧异非常,尽管此时危机重重,也忍不住柔声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

    同一个问题,同一时间问出的。还有二皇子、九皇子和“文相”万俟独明。

    他们三人的目光都是同时一缩,厉声喝问这位突然闯入场内的大胆乐师……

    “二嫂,我是唐伯虎啊……”

    叶清玄头也不回,淡淡解释道。

    楚蝶依显然记得这个名字,顿时眼睛一亮。惊问道:“呀,是你?你的伤好了?你,你你……你会武功!?”接着一愣,“你刚才叫我什么?”

    叶清玄回头微微一笑,压低了声线说道:“叫你二嫂啊,我家二哥展羽可是经常跟我们提起你呢……”

    楚蝶依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颇有些惊喜和扭捏地问道:“展羽,是他?他……他,他跟你们提起过我?”

    见到楚大美女如此小儿女神态,叶清玄也是一愣,心中恍得乎地觉得。似乎哪里出了点问题。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叶清玄出手救出了楚蝶依,战场中的卓钧和哈苏合二人都是愣在了当场,叶清玄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远在二人之上,卓钧心中一紧,顿时停下了手中的攻势,可一旁的哈苏合却并不这么想。叶清玄和楚蝶依二人脱离战场之后,位置正好距离他最近,一时恼怒对方的搅合。哈苏合暴怒一声,转身一抖手,流星锤“呼”地一下直飞过来,奔着叶清玄的脑袋便砸了下去。

    叶清玄顺手拔下了楚蝶依头上的发簪,轻声道:“楚小姐,借簪一用!”

    微笑处。发簪在身前轻轻一挑,施展而出。对手重于泰山的一击重锤,宛如弹力球砸在了地面上。砰地一下,反弹回去,奔着坐席间的阿史那延陀便飞了过去……

    哼!

    一声冷哼声中,那铁勒部的头领阿史那延陀右手一拳挥出,正中流星锤的锤头之上,砰然声响中,万年玄铁打造的流星锤锤头分崩离析,破碎成无数碎片,四下飞散。

    阿史那延陀护身罡气展开,碎片噗噗噗声响中,悉数被护身罡气挡了下来,紧邻他身旁的女真部完颜定术,闭目不语,玄铁碎片到了他身前一尺处,全部停顿了下来,就那么漂浮在空气之中,宛如秋叶落在了水面之上;而另一侧乃蛮部的阿勒翰,更是张狂,伸手一抄,数片玄铁块同时到了他的手中,如同花生豆一般地丢入口中,嘎嘣嘎嘣咬了个稀碎……

    三名狄族部落的族长,展露深厚功力,果然不同凡响,在场不少华族武者都露出惊惧的神色,如此高手,即便在中原武林中,也是极为少见,此三人绝对称得上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在中原武林之中,此等身手,也绝对是挑战“天绝榜”排名的实力高手。

    叶清玄随手之举,便探查出了三名狄族高手的实力深浅,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此等人物遇上一个都已是万难,自己如今一次碰到了三个,此时的危机若是处理不好,硬拼之下,自己绝无幸免之理。

    “小兄弟好身手,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呢?”众人冷眼盯着叶清玄,九皇子反倒是一脸惊异地看着他,好奇地出言相询。

    叶清玄淡然答道:“小可不过是有幸被楚大家救下来的乐师罢了,江湖之上籍籍无名,就算报了名字,也是有辱师门之举罢了。”

    “你是乐师!?”

    万俟独明脸色铁青地问道:“你如此武功却只是个乐师,你当我们都是白痴不成?”

    叶清玄呵呵一笑,从怀中掏出刚刚用过的胡笳,呜呜哇哇地吹了个声调,笑道:“你是不是白痴小人可不知道,不过在下是个乐师,却是没错……”

    “你就是刚刚吹奏胡笳的乐师?”一直不动声色的完颜定术突然出声说道:“你的胡笳吹得很好,真的很好,若是有机会,不妨到我女真部中做客,你是我听过的人当中,胡笳吹奏得最好的一个!”

    女真部不同于北方的狄族,虽然听命于狄族王庭,但却是偏居东北一隅,历来少于发兵南下,与皇甫王朝正北的狄族不同,算得上是与华族爆发冲突最少的狄族部落了。

    完颜定术此语一出,铁勒部的阿史那延陀和乃蛮部的阿勒翰都是向他投以敌视的目光,北方草原上的纷争,就像是华族朝堂之上的争权夺利一般,刹那间便是刀光血影。

    叶清玄正要回话,冷不防脖颈之后仿佛被人搁了一把利刃一般,锋利的如同实质的冰凉之意,深入体内心扉之中。

    那种感觉,甚至比之前卓惠梵给他的压力还要大上几许,绝对是他这辈子最不想遇到的情况。

    惊骇欲绝之中,叶清玄倏然转身望去,门口处空无一人,但他目光毫不松动,反倒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在叶清玄发觉到异常之后,正堂之内的几大高手,几乎都是同时警觉,如同叶清玄一般,齐齐骇然看向门口,在那个地方,缓缓走来的,绝对不是人,而就像是一把刀,一把锋利冰冷的宝刀。

    正台之上的姚素娴忽地站了起来,娇声笑道:“大宗师终于来了!晚辈等的可很是心焦呢……”

    一声清朗似从九天之外飘下来的笑声传来,充满了磁性魅力的嗓音缓缓说道:“累诸位久候,纳兰成吉来迟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