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胡笳悲歌
    常年对敌的经验顿时让沙公放判断出对手的厉害程度……

    “老汪快躲开!”

    沙公放猛地拔出腰间长刀,而此时那汪大同只是疑惑地回头望了他一眼,就是这么一个瞬间,向前扑倒的叶清玄,手中竹竿“唰”地一声,挥出千百条黄色光影,卷向了前后站立的汪大同和沙公放。

    在沙公放拔出长刀,挡住袭来的竹竿之时,其中的一道黄芒已经“嗤”的一声,从汪大同的小腹插了进去,斜斜向上,穿透心脏,透背而出。

    叶清玄左手飞出的一掌,正砍在汪大同的咽喉上,将他的惨叫声瞬间压回了胸腔之内……

    该死!

    沙公放的长刀此时方才再次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朝着叶清玄的头顶罩落。

    一瞬间的交手,对手的实力便已经让沙公放心中有数。

    如此生死交击的重要场合,对方全力攻击之下,也不过是后天巅峰的修为,任他剑法再凌厉,又怎能是我先天境高手的对手呢?

    虽然几名手下的丧命让沙公放大动肝火,但一瞬间的判断依然让他下定决心亲手将对方擒获,以弥补自己指挥不当、以至于手下丧命的过错。而这个瞬间做出的决定,也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的下场。

    沙公放拼命先前,两名武功低微的仆役早已被眼前的变化吓得屁滚尿流,转过身子便往外跑。

    早有准备的叶清玄,岂容这里有任何一人逃脱?

    左手屈指连弹,两道乌光闪过,两名仆役刚刚转身跑出去不到两步。咽喉间的呼喊声还未发出,便被飞射而出的两颗石子破开后脑,当场毙命……

    而此时沙公放全力的一刀被叶清玄接了个正着,竹竿应声而断,沙公放脸上的笑容瞬间荡开——对手不过暗杀手段惊人。修为果然不堪一击。

    但只是笑容一展的瞬间,那笑容便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断裂的竹竿并没有从中整齐地被斩开,而是如同被崩开的烟花一般,瞬间破碎成漫天的竹粉,一瞬间竟然影响到了他的视线。

    人……人呢?

    护身罡气震飞了眼前的竹屑,沙公放才发现眼前挡住自己一刀的那名刺客不见了踪迹。

    糟糕!

    这个念头刚在心头兴起,沙公放便觉得头顶一震,护身罡气如同破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整个身体外围的防御被顷刻间瓦解,还没容他来得及惊呼出声。对方的一只右手已经透过了护身罡气,狠狠地抓在了他的头骨之上。

    沙公放耳畔只是“噌”地一声轻响,整个世界便完全地定格住了,之后光明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片永恒的黑暗。

    叶清玄在本身罡气不足以对抗先天高手的情况下,借助转至对方身后,再用破开对方的防御。最后用的硬功生生洞穿了对方的头盖骨,在罡气不全面的情况下,转瞬击杀了一名先天高手。足见其武功之精湛,应用之高明,各种技法在他的手中,已经如同眨眼呼吸一般的从容简易,不愧为年青一代中最为杰出的绝世高手。

    好久没有这般拼命的感觉了。

    叶清玄先是自失一笑,接着胸口一热。罡气不受控制地朝着丹田内汇聚而去。

    叶清玄大吃一惊,连忙利用中的散功口诀。将体内罡气散去,但依然被丹田内的紫电小剑吸去了不少。紫电小剑微微一亮,差点再次突破爆发的边缘……

    该死的玩意!

    叶清玄差点破口大骂,却是对凤仪阁的武功忌讳莫深。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靠着自己强悍的体力,将所有尸体集中到花园旁边的花棚之中,丢入了一口水井之内。

    以这口水井的隐蔽性,以及今日王府内宴会的热闹程度,这里的事情应该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叶清玄掌风扫过,在地面卷起一阵风沙,掩盖住了星星血迹,接着腾身而起,人在半空中打个一个转,便往宴会正堂的方向而去。

    仅仅片刻之后,便又点倒一名出来解手的乐师,稍加伪装,便堂而皇之地步入了正堂的侧门之内,坐于众乐师队伍之中。

    屁股刚刚坐稳,外间便传来守门礼官的高唱声:“楚蝶依姑娘芳驾到!”

    整个大厅,包括这些在座的乐师都是眉飞色舞,抬头观望,想要一睹这“天下第一舞姬”、同时又是天下第一美人的绝世芳容。

    众乐师前方的管事连忙拍了拍手,喜不自禁地说道:“楚大家到了,奏乐!”

    叶清玄捧着一个胡笳,吹奏迎宾之乐。透过拉门上的绢布,外间的一切都处在朦朦胧胧的视野之中,暗自一弹手指,指风在绢布上破开一个小洞,叶清玄透过细小的缝隙,终于得见这天下并称“第一美女”的楚蝶依了。

    **********

    婉转的乐声中,一位不过双十年华,风华绝代的绝世佳人,宛如从仙境中下凡至凡间的仙子般出现在众人眼前,每个人的呼吸都是为之一顿止,就连叶清玄手中的胡笳音调,也是乍然变高了一个音度,只不过这个变化放在更多更杂乱的声调中,却是丝毫的不起眼。

    整个大厅之内,不论男女,目光都不能从这颠倒众生的名妓稍稍离开。

    她让叶清玄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挚爱梅吟雪,同样的绝世容颜,同样不加人任何修饰便足以颠倒众生的高贵气质,只不过梅吟雪是宛如冰山上的一朵稀世寒梅,冷傲孤清,只在自己面前会展露独特的温柔;而楚蝶依却是带着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气质,她那修长匀称的身段,仪态万千的举止神情,更动人的是她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即便此时眉目紧蹙,略带忧愁,也似那捧心的西施,极为婉约动人。

    叶清玄尤其发现这楚蝶依走路的姿势特别好看,配上她那曼妙至极的身材,形成一种迥巽凡俗的风姿媚态,盈盈而来,确是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不愧是天下第一舞姬,也不愧是天下第一美女。

    叶清玄瞧得差点连此行的目的都忘了。

    二哥真是好福气!

    此等美人,定要帮二哥争取到手才是……

    随身侍婢秋蓉走在前方,轻托着楚蝶依的右手,扶着娇怯不胜的楚蝶依,姗姗步进正堂之内,身后跟着另外两名美婢,一奉玉箫、一捧七弦琴,看似身份高贵,其实那两名美婢都是凤仪阁的高手,完全是针对楚蝶依的监视者而已。

    正堂内群雄呼吸摒止。

    此时乐音忽变,一身黄粉相间薄纱罗衣的楚蝶依,在前行两步之后,就那么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载歌载舞起来。

    楚蝶依的位置正在叶清玄的正前方,透过绢布上的小洞,他顿时看清对方吹弹得破、没施半点脂粉的玉脸,白里透红,比之任何浓妆艳抹都要好看千百倍,纯净美洁得令人心醉。

    周遭乐师早有准备,配合着对方的舞姿,奏起飘渺如仙的华丽乐章……

    舞姿婀娜,歌声曼曼。

    “秋风起兮天陨霜,怀君子兮渺难忘,感予意兮多慨慷!

    天陨霜兮狂飚扬,欲仙去兮飞云乡,威予以兮留玉掌。”

    想不到这“天下第一舞姬”不但舞姿绝妙,就连歌声也是如此令人沉迷,虽然歌词中带有常见的凄迷哀怨,但却绝不媚俗做作,歌舞看似是江南婉约风格,但却有着北方女儿利落率真的劲头,别有一番无人能及的味道,声腔技巧更是没有半分可供挑剔的瑕疵,配合动人的舞姿,谁能不为之动容。

    那歌声和舞姿,把在场诸人引进了一个奇异的音乐世界之中,那婉转诱人的嗓音,透过不同的唱功腔调,呈现出某种丰富多姿,又令人难以捉摸的深厚味道,低回处,令人暗自神伤,高亢处,令人血脉贲张,彷如澎湃的海潮般把所有人的心灵全部掩盖。

    叶清玄手持胡笳,人随舞动,配合歌声,竟然忘我地吹奏出令人为之神夺的乐声出来,满场音乐尽被掩盖,

    胡笳本是北方草原上的乐器,被应招入乐队之中,本就是招待那些北方草原高手的礼遇之举,从未有人想过华族之中会有吹奏胡笳的大师级人物存在。

    叶清玄精通音律,胡笳之音被其吹奏得委婉悲伤,撕裂肝肠,场地内的所有狄族高手,之前见到楚蝶依的舞姿歌声,也不过是露出激赏之色,但此时听得胡笳佳音,顿时都是同时动容,目露怔怔之色。

    便是场内偏偏起舞的楚蝶依,忽而有感于怀,想起了家中血仇,顿时歌词一变,语调由婉约变得高亢凄厉,痛苦之中包杂着倔強的反抗。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恶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

    此歌一起,满堂皆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