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狂悖皇子
    二皇子一席话,顿时让在场之人欢呼雀跃,这时场内表演结束,一队舞姬施礼后,执着羽扇,娇笑声中退出门廊之外。

    这时乐声在一轮急鼓声里倏然而止,守门的礼官朗然高声唱道:“九皇子楚湖王皇甫泰成殿下到!”

    全场蓦然间静至落针可闻的地步。

    这是个没有人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重要人物”。

    天子座前对皇位最有竞争力的几位皇子之一,与二皇子皇甫泰信势同水火的九皇子,竟然会大驾光临?这将是怎样的一场碰撞!

    众官员都是脸色剧变,齐齐往“文相”万俟独明和二皇子皇甫泰信二人看去。

    而此二人则是面面相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与这位政坛上最棘手的对手见面,这位九皇子向来与二皇子不对付,此次怎么可能不请自来呢?

    二皇子皇甫泰信眼中疑惑之色难以抑制,侧脸看向了一旁的皇妃姚素娴,只见这位皇妃微微一笑,低声道:“今日既有贵客登门,怎能不给咱们九弟引荐引荐呢……”

    下马威!?

    二皇子皇甫泰信立即明白了皇妃的想法,但对于对方不经自己同意便擅自邀请政敌到场的手法依旧大为不满,不过自己仰仗凤仪阁的大力支持,自然不敢表露出任何的不快,顿时悄悄竖起大拇指,表达自己的赞佩之情,一转头的瞬间,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愤怒之色。

    鼓乐声中,一队人马拥进正堂之内。

    带头之人正是九皇子皇甫泰成,眉宇间与皇甫泰信颇有几分相似。不过其人脸目冷峻,双目神光悯悯,身裁更是高瘦硕长,只是一身军服,双手负后。样貌冷静沉狠之极,与身材略微发福,一脸和善笑意的皇甫泰信正好形成鲜明对比。

    紧随其后,只落后小半步的则是个年纪相若的英伟剑客,一身锦袍劲装,身体拔直得有若长枪。面容冰冷平淡,腰配奇型宝剑,宽逾手掌、长却只有两尺多长,最为奇怪的是剑柄尾端一颗巨大的琉璃宝珠,灯光之下褶褶生光。耀眼处宛如炽阳。如此人物顿时引起所有无责的注意,尤其是几位外族高手,更是大感兴趣,纷纷兴起涛涛战意,而绝大多数华族之人,都是瞬间认出此人便是北冥世家四大剑客之一的“太阳剑”北冥玉鸿。

    而跟在这两人身后的,则是一对身穿劲服的男女。

    男的背插长刀,身形高大。尤其一对豹子眼,特别明亮:女的背负长剑,生得百媚千娇。英姿爽佩,非常惹人注目,姿容差点儿直逼皇妃姚素娴,虽欠了后者的雍容华贵,但却多了对方没有的阳刚健美。

    再之后,则是八个身穿禁卫军服的将领。宴会中有不少洛都当地的权贵。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出这八名将领都是投效了九皇子势力的代表。与投效二皇子势力不同,这批人几乎全都是军方的代表。

    九皇子皇甫泰成从边军一名小小校尉做起。累积军功至此,除了楚湖王的身份之外,还是朝廷一名有着实权兵权的大将军,与军方老将之间关系极深,深得官兵爱戴,实为二皇子登基的劲敌。

    二皇子见到对方如此阵仗,尤其“八大世家”之一的北冥世家站在了对手的一方,不由得让他有些紧张起来。

    九皇子皇甫泰成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面带冷笑地扫视了一眼场内的嘉宾,除了二皇子的铁杆拥趸和域外高手之外,竟是全都不敢与之对视。

    九皇子的强横和霸道是出了名的,众人即便投效二皇子,也不想成为对方的攻击的目标,这位爷只是找找他们的麻烦,就够众人喝上一壶的了。

    见到九皇子看了过来,皇甫泰信微微一笑,想要站起身来迎接,却被旁边的姚素娴一把握着左手,死死地按住不动,方才知机地按兵不动。

    九皇子与二皇子二人隔得老远,只是互相看着发出冷笑,却是没有人率先出声,场地内气氛一时变得极为紧张和尴尬。

    “文相”万俟独明暗叹一声不好,这位九皇子要在这里胡闹起来,只怕没人能收拾得了局面。

    想到此处,与旁边的刑部尚书满文亭打了个眼色,二人先后站起身来,万俟独明哈哈一阵郎笑,边走边拱手施礼,笑道:“九殿下终于来了,让吾等众人等得好苦,该罚,该罚!”

    九皇子看着“文相”万俟独明走来,脸上不见丝毫声色,再看向其身后的满文亭,不由得嘴角扯出一丝讥讽的笑意,看得满文亭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已经被九皇子记住,弄不好今天晚上在这里就会下不来台。

    万俟独明一路走来,连连施礼,九皇子却是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再理睬,弄得他好不尴尬,对方如此不给颜面,弄得他心底的怒火也是有些压抑不住。

    “呃,九殿下,请上座!”

    万俟独明侧身一让,皇甫泰成默然不动。

    二皇子脸色有些僵硬,朗声道:“九弟既肯前来,何不就此落座,容为兄为你介绍一些天下闻名的英雄豪杰给九弟呢?”

    皇甫泰信眼中自信之色不可抑制地释放,对着九皇子宛如一只胜利的孔雀,在肆意地展露自己最为光鲜亮丽的羽毛。

    相比起二皇子的人才鼎盛,九皇子身边的人马的确有些势单力薄。

    九皇子皇甫泰成冷冷一笑,率领手下众人朝着主台方向径直走来。

    见到九皇子如此听话,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气,而二皇子更是面露得色,心中暗道:任凭你老九如何狂妄,见到我这里的天下豪杰,还不得气势消沉,心中惊惧,看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此时此刻,包括二皇子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位爷会安安稳稳地坐在主台右侧的空位之上,没想到他眼中神光凝射,却是笔直往二皇子的主位走了过去。

    众人都大感愕然,不知他意欲何为。

    二皇子脸上笑容依旧,却是有些勉强。

    九皇子脸上挂看高深莫测的微笑,步上主台,“文相”万俟独明大惊失色,一旁的满文亭为了表示忠心,突然上前两步,伸手一拦,大喝道:“九殿下不得无礼,你的座位在那边……”说完伸手往旁边一指,还未等多言,皇甫泰成上去一脚,砰的一声正中满文亭的小腹,将其一脚踢出去近丈距离,哇地一声,当场吐血重伤。

    二皇子脸色腾地变得铁青,当着自己的面重伤自己的亲信,这九皇子的嚣张已经不是一点半点了。

    原本忍无可忍,想要发飙的二皇子却被姚素娴死死拽住,有这么一位凤仪阁的高手在旁,皇甫泰信也不怕九皇子对自己无礼。

    哭忍着没有发火,二皇子冷然道:“九弟,身为客人,在你二哥的家里发这么大的脾气,有些不当吧?”

    但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九皇子仰天一阵长笑,对二皇子的质问视而不见,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一旁的姚素娴身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道:“泰成接到素娴信件立即赶来赴宴了……呵呵,没想到数年不见,你比往昔变得更加漂亮了,身材也更成熟性感了不少啊!”

    此言一出,正堂之内,众人当场哗然。

    太放肆了,九皇子竟然当着主众人的面,调戏主人的妻子,尤其对方还是凤仪阁的传人,二皇子的皇妃,自己的亲嫂嫂……

    九皇子的狂悖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你……”

    这一次二皇子大动肝火,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通红,指着九皇子的鼻子就要破口大骂,没想到姚素娴率先娇笑一声,淡然道:“九弟真是爱开玩笑,想不到许久不见,不但没有变得稳重,反而更加油嘴滑舌了呢……如今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前,也不怕被人笑话。”

    还是凤仪阁的弟子心思沉稳,没有中了对方的计策,二皇子若是此时与九皇子破口大骂,所有形象顿时一落千丈,成了个只逞口舌之快的俗人蠢货。

    九皇子眼中佩服的神色一闪而逝,立即哈哈一笑,拍着脑壳道:“二嫂教训的极是,九弟之前在外面与朋友多喝了几杯,有些放纵了……”

    说完一转身,甩手便走向旁边的空位。

    二皇子此时脸色已经恢复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依然保留着之前的和善笑容,落在众人眼中,除了修养足够,也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二皇子见到九皇子要坐入右侧首席,方才突然道:“九弟且慢!”

    “恩?”

    皇甫泰成脸色不虞地转过头来。

    二皇子带着依旧和善的笑容,亲热地说道:“九弟错了,那里是给这次请来的贵客席位,九弟的席位在他的下首!”

    “哦?这么说,这次的宴会有人比我的身份还要高喽?”九皇子面露冷笑,狂妄地道:“二哥可是知道弟弟的脾气,若真是盖世英雄,兄弟坐在他的下首只会觉得光荣,若二哥请来的人物只是徒有其表,皇兄可勿怪弟弟发飙,当场不给你留面子……”(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