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王府夜宴
    东宫的正堂大厅有着绝不一般的气派,光是顶高便有一般三层酒楼的高度,此时被装饰的富丽堂皇、张灯结彩,而大厅之内,更是人潮汹涌,歌舞喧天。

    此时二皇子皇甫泰信相貌与皇甫敬明颇为相似,只是体型上略有几分臃肿,但看上去并不愚,相反配合精心修饰的小胡子和亲善的笑容,很是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皇甫泰信龙行虎步地走在各个酒席之间,身旁文相万俟独明和刑部尚书满文亭左右相陪,将参与宴会的各方朝臣向着二皇子做着一一介绍。

    二皇子培养势力久矣,自然对朝廷内的官员极为了解,但此时参会的文官武将,却大多数都是外埠各路大员,此时奉召来到“昌河王府”毫无疑问,是来表示效忠之心。

    这其中固然有原本就是二皇子集团的官员,也有新晋投效的地方大员,此次相聚,乃是皇甫泰信拉拢人心、坚固团队的重要时刻,而安稳那些新投效官员的人心,也才是二皇子举办这次宴会的主要目的。

    而一直紧紧挨着皇甫泰信的盛装美女,便是二皇子的王妃娘娘,凤仪阁的亲传弟子姚素嫣。

    凤仪阁虽然有内门弟子并不外嫁的规定,但其实这个规定是相对的,倒不如说是凤仪阁抬高身价的手段,这些内门弟子,如果嫁人,所选的对象也绝对是够级别、够分量的势力,比如上一代的李慕禅和李幕儒兄弟,娶的妻子,便是凤仪阁的内门弟子。甚至是级别最高的亲传弟子。

    这时正堂大厅之内,左右各有四排,总共一百二十八个坐席上,除了主台所在的平台外,均坐满了来自洛都城内的各方大佬。以及外来进京的各路官员,文臣武将,多如云集。每当二皇子一行人走上前来,慌忙都是肃立施礼,态度不敢有任何的傲慢。

    除了这些主要的官员之外,在最靠近主台的位置处。更是有几座外族的武者在座,一个个神情剽悍,不与任何外人交流,只是在那里各顾各地大快朵颐。

    正厅左侧,相隔不过一道拉门。内里一队五十多的乐师们,个个身穿彩衣,起劲地吹奏着。

    皇甫泰信此时好不得意,朝廷中风云变幻,人人岌岌可危,这个时候,无论洛都内外,有心思的官员都想着如何才能投靠一棵稳妥的大树。保住自己得之不易的位置。

    没办法,原本的太子成了疯子,靖安皇帝虽然没有再立太子。但有着凤仪阁支持的二皇子,绝对是最有实力登上皇位的人选。

    当二皇子再次踏上主台,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之后,文相万俟独明和刑部尚书满文亭落座左侧,分上下级坐好。

    只是看到此时满文亭的座次竟然仅次于文相万俟独明,有心人便已经猜测到。只要二皇子登基之后,满文亭定然是新一任的“武相”人选。

    儒林学院既然不足为倚仗。看来二皇子也有心拉拢岳麓学院了。

    万俟独明和满文亭坐在左侧的高台之上,而对面右侧的两席此时则是空无一人。看来还有与万俟独明同样地位的人物未曾出现。

    除此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则是二皇子的右侧,同一等级之位上竟然也空着一张座席,不由得也是让众人心存疑虑,不知道何人才有资格坐上此位,竟然与二皇子可以平起平坐。

    要知道此等座次,即便是其他几位王爷到来,也轮不到他们在这里跟主人坐在一排。

    群雄心中不由得好奇万分。

    见到主人二皇子安然落座,侍宴的礼官太监大声唱喏道:“二皇子落座,敬酒!”

    这时两侧立即涌出上百宫女,为各个座位上的众人倒满美酒,似乎是二皇子早有吩咐,这些美女没有退下,而是坐入酒席,浅语含笑,向众人秋波频送,满堂的官员在二皇子面前哪敢放肆,个个忍得头皮出汗,不敢越雷池于一步,生怕这是二皇子校验众人的手段,反倒是那些外族高手们毫无顾忌,上下其手,大为放肆。

    二皇子哈哈大笑,牵着身旁雍容华贵的王妃娘娘,举杯向分坐台下的大小官员,各地高手,相互祝酒,对饮三杯后,众官员方才兴高采烈纷纷坐下。

    见到大堂上的各路官员十分拘谨,二皇子一摆手,大声笑道:“诸位,诸位,今日此地无有君臣,只是我们一家人的大团聚,美酒美人在此眼前,何故缩手缩脚,没个胆气?来来来,今天本王便要在此封个喝酒取乐的状元,大大的有赏。”

    说完之后,一把拉过身前倒酒的宫女,不顾众人颜面,直接上去便是一阵乱亲。

    台下官员登时一愣,接着大声叫好,这些人在各地无疑都是享乐高手,见到如此光景,那还不大晕其浪,纷纷暗赞二皇子出手阔绰,动作一时都大了起来,顿时满场的混乱之声。

    见到全场局面大为热烈,二皇子皇甫泰信微微一笑,推开身前乱抛媚眼的宫女,侧头对着王妃姚素嫣问道:“爱妃,为何孝亲王叔还未到场?而且你说的贵客到底是何人?竟然在主台侧位安排坐席?”

    姚素嫣花容绽放,红唇轻吐,道:“王爷放心,这一次师尊可是安排了大人物为王爷捧场,这个面子之大,呵呵……恕奴家卖个关子,保证是个极大的惊喜……”

    “惊喜?”皇甫泰信顿时兴奋得满脸通红,急问道:“难道是阁主要亲自到场?”

    “阁主对王爷的支持天下尽知,前来虽然面子够大,但哪里算得上惊喜?况且师尊向来不喜应酬,此等酒宴怎会光临……”

    “对对对,是本王急躁了!”皇甫泰信连拍大腿,努力将心神沉静下来,免得被人看上去显得轻浮。

    此时“文相”万俟独明站立起来,双手一摆,乐声歇止,众人立即被其吸引,纷纷注视过来。

    万俟独明哈哈一笑,几句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便是对着二皇子一顿大拍马屁,什么英明神武,泽披海内之类的废话,然后身子一转,由台下右手第一台开始,依次是介绍各位嘉宾。

    除了洛都内的官员、重要势力、各大世家的代表之外,便是外族的几大高手,当先一位便是铁勒部的阿史那延陀,旁边便是乃蛮部的阿勒翰,以及女真部的完颜定术。

    这三人都是族内的武学大宗师,在北方草原声名远播,是无上武学大宗师纳兰成吉之下的绝世高手,每一个据称都有“天绝高手”前十位的身手,可谓盛极一时。

    皇甫泰信对此三人极为尊重,每介绍一人,皇甫泰信都是敬酒三杯,极为礼遇。三人都是面泛得意之色,对自己能够得到皇甫王朝未来天子的敬重大感满足。

    而接下来介绍的外部官员,无一不是地方手握实权的一方大员,其中尤其引人注目的便是西平府督严知礼、延安府督蒋贵、九江府督王乐阳、凤翔府督李梁和真定府督祝天境,这五大府督各分南北,却都是一方实权武将,只是将五人手下兵力总和起来,便足有数十万之众,兵权可谓极盛。

    二皇子又是每人敬上一杯,以示嘉奖。

    而到了最后,“文相”万俟独明更是特别介绍了一人,弃暗投明的靖南府督薛文功……

    此话一说完,众多官员齐齐哗然。

    想不到薛宫望的亲孙子,驻守云州的实权将军薛文功竟然也投靠了二皇子,这么隆重的场合下为众官介绍,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一时间人心振奋,感叹大事可期。

    皇甫泰信先头也是一愣,在侧脸看了一眼姚素嫣之后,见到对方点头示意,立时心中有数,直立而起,与英气勃勃的薛文功对饮三杯,极为相重。

    薛文功的投效自然少不了凤仪阁的出力,这对于投效了二皇子的势力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剂,之前薛宫望派出叶清玄等人,在江湖上造成的一切负面影响,顿时消弭泰半。

    薛宫望妄想对凤仪阁不利,如今却连自己的亲孙子都背叛了他,可见其不得人心,凤仪阁只要在薛文功身上大作文章,对薛宫望为首的一班朝廷老臣的打击,绝对是巨大的。

    此时薛文功脸色兴奋,泪流满面地朝着二皇子三跪九叩,大表忠心,满朝官员虽然震惊于薛文功的投诚,但也对其为人大为鄙夷,暗自警惕,此等人物连自己亲人都背叛,朝堂之上一定是最不容易对付的敌手。

    天下尚未落在二皇子手中,他手下的官员便已存了争宠的念头,左顾右看之间,各自心思诡秘。

    万俟独明介绍完毕,礼官一声大喝,一队杂耍班子走了进来,翻腾跳跃,做出各种既惊险又滑稽的动作,其中两名孪生小姊妹,表演软骨的功夫,博得最多喝采声和掌声,那些侍宴的姑娘更是畜意笑得花枝乱颤,增添不少情趣热闹。

    二皇子笑容满面,却是侧身对着最为倚仗和信任的爱妃姚素嫣问道:“接下来的节目准备好了么?天下第一舞姬的表演可不能缺少……”(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