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5】净出大事
    一晃之间,便是十几日过去……

    平日里身边楚家班的人马,都是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物。

    这十几日过去,叶清玄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第一舞姬”楚蝶依,甚至连她身边的秋蓉都见不到一面,身边最常见到的,便是年纪只有十二岁的小六子,十岁的丫鬟巧儿,还有那六十多岁的老丁头。

    除此之外,叶清玄还发现,这个楚蝶依果然是一副慈悲的菩萨心肠,身边的所有人,从马夫到护院,从婢女到洗衣服的老妈子,几乎都是她在危难之时救下来的人物……一个个对那楚蝶依是翘着大拇指地夸奖和由衷的感激。

    眼跟前都是实打实的朴实人,叶清玄只是住了几日,功力虽然没有恢复,但身体却已经完全恢复,但这样的体质岂能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所以又继续装病,只想把功力恢复好。

    这十几日叶清玄倒是没有白住,凭借着自来熟的性子,利索的嘴皮子以及不俗的木工手艺,叶清玄跟楚家班上下四十多名杂役混得挺熟,不知不觉地,反倒有些喜欢上这里无忧无虑的自在生活了。

    尤其是那小六子和巧儿,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一直纠缠在他身边的陆云萱和陆云明兄妹二人了,直接就把他肚子里揣着的乱七八糟的故事掏了出来,登时就被两个孩子喜欢上了,没事就往他这跑。

    这一日叶清玄正在院子里帮着马夫老焦修理车辕,对面回廊处,刘大婶和她闺女在那里给大伙洗衣服,另一个车把势、不到三十岁的张大嘴。则拿着跟木棍在院子里嘿嘿哈哈地瞎比划,说是练习什么剑法,其实不过是显得膀子难受,在人家姑娘门前臭显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这都是平日里跟叶清玄混得关系最好的几个人。大伙没事干活的时候就愿意凑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唠嗑。

    这时众人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小脑袋,正是专给大伙跑腿帮忙的小六子。

    这小子天生的鬼机灵,性子也是极好,大伙都喜欢她。

    “焦大叔!今晚我可不可以留在这儿玩?”

    “怎么?今天老丁那里不用你帮忙么吗?”车把势老焦是个黑乎乎的四旬汉子。蹲在地上,笑眯眯地跟着小六子说话。

    “啊,丁爷爷那里没事。”小六子趴在门廊的栏杆上,瞅着叶清玄把木条用水一泡,然后就戳在一边。

    “大叔。你这是干嘛?”

    叶清玄算是无奈了,这孩子怎么教,都不愿叫他大哥,后来叶清玄也就是忍了,爱怎么叫怎么叫。

    “木头用水泡一泡,放在边上,明天就自动变弯了……”

    “这是真的?”小六子眼睛一亮,抓起木条不停地把玩。

    叶清玄一把抢了过来。重新戳好,弹了他一个脑瓜崩,说道:“怎么?今天没去前院。从那些护院高手那里偷学武功?”

    跟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男人一样,小六子也是个功夫迷,没事就想学什么绝世武功,然后好保护楚蝶依小姐。

    “今天不行,二皇子派人来请小姐了,说是王府有什么宴会。让小姐是给长长脸,这不。不但是秋蓉姐,就连巧儿都一起去了……”

    “哦?那小姐一会用不用马车?”老焦拍拍屁股就站了起来。

    叶清玄叹了口气。道:“别忙了老焦,二皇子请小姐前去,怎么会不准备好马车呢?估计这回又是那沙头领带队,已经等在前院外边了吧……”

    “唐大叔真聪明!”

    小六子眼睛一亮,翘着大拇指夸奖他。

    老焦“哦”了一声,重新又蹲了下来,继续看叶清玄巧夺天工一般地木匠手艺。

    嘿嘿嘿,张大嘴比划了几下,拿着木棍走了过来,接着话茬说道:“哎,小六子还是跟我学学剑法吧。”接着把木棍一戳,又开始认真无比地吹着牛皮道,“哎呀,这天下间觊觎咱们小姐的王八犊子太多了,前院的那群武师全都白废,关键时候还得靠咱们爷们出马啊!”

    张大嘴一句话,满场的人们都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这货也就是吹吹牛皮,浑身的本事也就是在那一手能刷出花来的马鞭上,膀大腰圆的张大嘴,也就是对付普通人有点子蛮力气,功夫压根不会。

    关于这一点,小六子也是心知肚明,拖着小脑袋叹了口气道:“那我还不如跟着巧儿学绣花了,关键时候用针扎人还有点疼呢……”

    哈哈哈……

    这回连着在旁边洗衣服的刘大婶娘俩也跟着笑翻当场,张大嘴被个孩子数落也不生气,看着人家姑娘笑开了花,自己也在那跟着傻笑。

    叶清玄倒是听出点别的意思,转头问道:“怎么?追求咱们楚小姐的人物挺多啊?”

    “那不咋地?”张大嘴说道,“不说别人,就二皇子那瘪犊子,那都啥名声,惦记咱们小姐都不是一天两天了,也就小姐那脾气和地位,换个人早就用强了……”

    老焦急色道:“张大嘴!积点德,让外人听见要命不要了!”

    张大嘴也知道自己失言,假装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叶清玄笑道:“那除了二皇子,还有谁追求咱们小姐啊?”

    “那多了去了……要把人找齐了,那队伍排得能绕洛都城几十圈……”

    众人哄笑,叶清玄也早就习惯了这位说话没边没际的毛病。

    反正也是闲聊,叶清玄接着问道:“那有名的都谁啊?”

    “我给你数数啊!”

    “大嘴,别瞎白话……”老焦笑着道。

    “嘿,我这跟自己兄弟说话,怕什么……”张大嘴一拍叶清玄肩膀,道:“兄弟不跟你见外啊。我看你也无依无靠的,手艺还好,我估摸着回头小姐心一软,你早晚也得留下,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不跟你扒瞎。”

    叶清玄拔着耳朵听八卦,张大嘴凑了近前,神叨叨地说道:“那个谁,你知道不?”

    “谁啊?”

    “啧,江湖上有名的,没事天不下雨身上也带把伞的那个……”张大嘴拍着脑袋想道。

    “戴君宇。戴指挥使。”老焦忍不住提醒道。

    “我知道。”张大嘴一拍大腿,“我这不提点唐老弟呢么?以后我们在一块,那都是江湖人,江湖人能不知道江湖事么?我这是开动他动脑呢……”

    众人忍不住大笑,老焦笑骂道:“你就跟我这白话吧……”说完站起来就走。

    “你干啥去?”

    “喂驴……”

    张大嘴一翻眼珠子。“净扯犊子。唐老弟,咱们接着说,甭理那山炮……”

    “啊,行,你说……”

    “那戴君宇,你知道不?”

    “啊啊啊,听说过,不神策府的都指挥使么?外号‘辟易伞’。一捋,咔咔往外射镖的玩意儿,对不对……”

    叶清玄好歹混迹江湖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位神策府的八英四杰之一呢。

    “辟易伞”戴君宇,那是四杰之一,神策府内顶尖的人物。

    啪!

    张大嘴一拍叶清玄大腿,点头道:“对,就是那小子……那小子厉害不?见我们家小姐,大雨天。浑身都湿透了,等了四个多时辰。你猜怎么着?”

    张大嘴张牙舞爪的样子,惹得众人发笑。果然这话就不是问的,跟上一句,啪,又一巴掌呼在叶清玄大腿上,道:“愣没见着!”

    “哦,哦哦……”叶清玄连忙点了点头,把对方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放了回去,接着疑问道:“哎,不对啊?那戴君宇身上不带着伞呢么?那咋还让雨湿透了呢?”

    刘大婶那边都笑翻了。

    张大嘴眼珠子一转,接着道:“那天风大……”

    “哦,哦哦……”叶清玄连连点头。

    “还有那个谁……”

    “谁啊?”

    “那个……兴元王……”

    “哦,哦哦,七皇子……”

    “对,这些皇子,都没事好聊饬小丫头,都不是个玩意儿……还有那些王公大臣的儿子什么的,比如那万俟子义,文相的儿子,官不小吧?至于六部官员,那个谁,那个谁谁谁,那更是没数了……”

    张大嘴一口气说了不下二十个人名,无一不是洛都城内最有权势的人物,或是王公大臣的子弟……

    “都是官场上的人啊,那谁能赢得了二皇子啊……”

    “那可不一定,事到临头,这帮犊子下手狠着呢,有一会殿上比剑,几个人物的家将出马,人脑袋都打成狗脑袋了,死了差不多十好几个……”

    “哎呀,这还宴会呢?太血腥了……”叶清玄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那不咋地……那那回给我吓得……”

    “你还去啦?”

    “啊,老焦也去了。”看叶清玄一脸的不信,张大嘴“哦”了一声,解释道:“那回我们没进去,在外边给小姐看车呢,那尸体一个个抬出来,台阶上都血都打滑了……”

    “哦,哦哦……”叶清玄一副见了世面的表情,点头称是。

    说着说着,张大嘴又道:“我们小姐那了不得,不光这官场上的人物,那个谁,天下有名的那个……”

    “又谁啊?”

    “就是那一动手就伸手‘咔咔’使劲挠的那小子……”张大嘴一说,叶清玄眼珠子登时就瞪起来了,这感觉太不对了……

    “谁啊?”

    “就是那西北鸟王的那个儿子……”

    叶清玄脑瓜仁子差点蹦出来,“啊?‘小鹰王’展羽啊?”

    “对,就是他……”张大嘴丝毫没注意叶清玄目瞪口呆的意外表情,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就头两天,你小子还迷糊着呢,我还见着他来了呢……”

    叶清玄当时就有点懵了。

    啪!

    大腿上又来了一下,一下子把叶清玄给拍醒了……

    张大嘴低声神秘地说道:“别告诉别人啊,掉脑袋!”

    叶清玄当时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心里这顿打鼓,暗道:唉我去,不会吧,这楚蝶依还是我家准二嫂啊?

    此时张大嘴一叹气,道:“这一回却二皇子那里,连我们的人都不让去,希望小姐能没事啊……”

    正说着话间,刚刚出去的老焦突然冲了回来,急道:“不好了,小姐出事了,跟小姐一起去王府的几个护卫,在那让人剁了两个……安爷他们现在都炸锅了!”

    “铁手”安通,是楚家班请来的高手中的副管事,总管事是“三眼神”马三通。

    叶清玄腾愣一下站了起来,焦急道:“哎呀焦大哥,小姐出事了,你说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过去?打打杀杀用不上咱们,但咱们准备好马车,到王府门口等着去,也能接应一下不是?”

    “哎呀对啊!”

    张大嘴腾地站了起来,拔脖子就喊:“唉,老焦,别想着喂驴了,备车,咱们出去迎迎小姐?”

    老焦“嗯”了一声,转身就是套车。

    这时候背后一声咳嗽声传来,道:“对,是该去迎迎小姐,老头子陪你们一起去……”

    叶清玄一缩脖子,回头一看,老丁头正在身后“吧嗒吧嗒”地抽着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那里。

    叶清玄心底打鼓:这老头,怎么神出鬼没的呢……(未完待续)

    ps:今天第五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