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藏身戏班
    春雨啊,春雨,

    春天里的雨,

    淅沥沥地下,

    春花啊,春花,

    春天里的花,

    娇艳无暇……

    暮春三月晴空里,

    万里无云多明净;

    花朵烂漫似云霞,

    花香四溢满天下。

    啦啦啦……

    清洁无瑕的童音儿歌之中,叶清玄恢复了意识,第一时间感受到的,除了儿歌的清澈之外,还有窗外秋日阳光照在脸上的温暖。

    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叶清玄醒了过来,却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体内空空荡荡,感受不到丝毫的真气……

    卓惠梵的剑法真是厉害,竟然让自己受了这般严重的内伤,而且影响颇为古怪,只要自己运转真气,便有走火入魔,体内产生紫色闪电的情形,如果像昨天夜里那般被电上几次,自己的经脉丹田恐怕就会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直至尽毁。

    叶清玄正感受体内的变化之时,身旁不远处,一个俏生生的女童声音响起道:”笨蛋,小六儿是个大笨蛋。”

    刚刚唱歌的男孩声音响起道:”咦?巧儿怎么会骂我呢?”声音精神饱满,极为响亮。

    “明明小六就是个大笨蛋,此时都是秋天了,怎么还唱春天的歌呢?所以说,小六是个大笨蛋……”

    “诶?怎么办?我只会唱这一首啊!”

    男孩傻乎乎的回答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发笑的感觉。

    哈哈哈……

    笑声荡起,却不是叶清玄,而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看,老丁头都笑话你了……”小女孩有些颐气指使、毫不客气地说道。

    噢——

    男孩发出一阵懊恼的声音。苍老的声音笑得更欢了。

    “小六被巧儿两句,脸都红透了……”

    “讨厌,我是热的……”

    “好,热的,热的。”老人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去外边玩吧,我这里还要给老焦写字条呢,被你们两个在这里搅和,我连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女孩的声音道:“老丁头最讨厌啦,明明不会写字,却诬赖别人。”

    “什……什么……这小妮子。胡说八道什么……”

    “哼!”女孩不服地哼了一声。

    但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男孩的声音靠了过来,疑惑地问道:“咦?……丁爷爷,您在那儿写什么呀?”

    “明天有驮夫老焦要去集市,我要写张字条。让他帮着买些东西,正在写呢!可是得一个一个字的慢慢想,累得手臂都僵了!烦死人了,你别吵我。”

    “咦,您老想得腰都弯了,还记不得字吗?”男孩的声音说道。

    咯咯咯……

    女孩忍不住笑起来。

    “你这小鬼头,又耍嘴皮子了,讨打呀!”

    “我来帮您写。”

    “你在说笑话呀?”

    “我说真的呢!”男孩明显又往前凑了凑。突然笑道:“哈哈哈!芋头的‘芋哪是这样?您写的是竹竿的‘竿啊!”

    “胡……胡说!”

    “我没胡说!我就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丁爷爷,您要焦伯去外面给你买竹竿么?”

    “是买芋头!你个臭小子!”

    “那就不要逞强,改成‘芋’不就得了吗?”

    “我要是知道。开始就不会写错了啊。”老丁头终于叹了一口气,承认失败。

    咯咯咯……

    小女孩清脆的笑声再次响起……

    男孩小六无奈说道:“咦……不行呀!丁爷爷……这字条除了您之外,没人看得懂啊!”

    “好吧!那你写写看。”

    老爷爷把笔递给他。

    “我写可以,可您别抱怨啊,千万别抱怨!”

    小六儿坐下来的声音传来。

    不片晌,老丁头暴怒的声音响起:“小六子。你……你这个笨蛋!”

    “什么啊?您不会写字,还骂人笨蛋。”男孩抱怨道。

    “你的鼻涕流到纸上了!”

    女孩几乎都笑翻在地了。

    “哦!是吗?这算是附赠好了。”

    揉张纸的声音响起。接着又传来擤鼻涕的声音。

    “笨蛋小六,纸张很贵的。”

    “那我还你好了……”

    “谁要你擤了鼻涕的纸啊。笨蛋!”

    猛敲脑壳的声音传来……

    男孩呼痛的声音,老头抱怨声,以及小女孩天真烂漫的笑声在叶清玄的耳畔荡漾……

    一瞬间,叶清玄以为回到年幼时在青云观中与师父、师兄、以及师侄们嬉笑打闹的少年时一般。

    好怀念啊……

    叶清玄闭着眼睛,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弯出一个弧度。

    “咦?”好奇宝宝一般的男孩声音再次响起道,“这位大叔好奇怪,睡觉的时候还会笑嘞……”

    “呀!”

    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叶清玄睁开了眼睛,入目处,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从头顶上看向自己。

    “啊,叫花子醒过来了,我得去告诉小姐……”

    小丫头顿时惊呼出声,扭头便跑,蹬蹬蹬的声音直接由近向远,眨眼便出了房间。

    大叔……

    叫花子……

    这帮熊孩子,真不会唠嗑!

    叶清玄动弹了一下身子,全身的酸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小女孩才跑开,立即另一个小脑袋挤了过来,蓬松乱哄哄的头发一直遮住了耳朵,面庞倒是红彤彤的,有着一般小孩难见的结实和机灵。身上的灰色土布衣服倒是很干净,也很整洁。

    很显然,这位就是那给老头代笔的笨蛋小六。

    小六张大了嘴巴看着叶清玄,叶清玄也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

    反倒是旁边的老丁头看不下去了,微笑着凑了过来,叶清玄面前立即出现了一张朴实农民般的老脸,只是叶清玄不知道的是,昨天夜里。在马车上便是这个老者探查过他的全身,要不是体内真气丝毫不见,早就被人识破身份,死无葬身之地了。

    此时此刻,这位老丁头却像是不懂一点武功一般地笑嘻嘻看着叶清玄,出言说道:“小兄弟莫动。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乱动是会影响伤势的康复的。”

    “我……我这是怎么了?”叶清玄不由得装着糊涂。

    “大叔,前天晚上的事你不记得了么?”

    “前,前天?”

    这次叶清玄却是真的吃了一惊。

    想不到自己竟然昏迷了整整一天两夜……自己这辈子完全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小男孩坚定地点了点头。

    “大叔,你要喝水么?”小六出言问道。

    “好。好的。”叶清玄说道,“可是……我不是大叔啊!”

    “咦?”小六有些苦恼的挠着脑袋。

    我有这么老么?

    叶清玄忍不住想到。

    旁边老丁头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唐,唐伯虎……”

    叶清玄忍不住再次动用了一次曾经用过的化名,除了恶趣味之外,也是懒得再费心思去想其他名字……

    老丁头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旱烟袋,吧唧吧唧地抽了起来,笑着说道:“巧儿那丫头去告诉小姐去了。估计待会秋蓉姑娘会过来问你话,你如实回答便好……”

    “自当如此,自当如此。”

    叶清玄总感觉眼前这老丁头哪里有些不对劲。一双眼睛有着老年人不会有的闪亮,行将就木的模样,脸上的褶子都堆满了,但一双眼睛却有着年轻人才有的神采。

    这老头不一般。

    无法妄动真气的叶清玄,也只能根据别人的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深浅。

    果然不一会,外面一股熟悉的香风传来。昨夜里恍惚间见过的那个秋蓉再次出现在房间内,简单的问了叶清玄几个问题之后。便将一枚朱红色的丹药塞入了叶清玄嘴里。

    一入口,丹药便瞬间化为一股热流传遍全身。残留的内伤顷刻间便有许多好转。知道是极好的治内伤之药,叶清玄不由暗叹这位众人嘴里的楚小姐真是好心肠,对待一个不知根底的普通人,便舍得用上这枚相比较来说绝对算得上珍贵的丹药。

    叶清玄几乎不用想就编出了一套说辞,毕竟当年回归神武,混入摩天岭北森分舵的时候在这身份上就下了一番苦功,这次只是加了一场家乡遭灾,逃难到此,在路上饿晕的故事说了出来,从始至终,那个秋蓉都没怎么怀疑,甚至都没怎么仔细听,倒是旁边的老丁头在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眼睛。

    还好不是第一次骗人,故事也说得很溜,所有人都没有任何怀疑地糊弄了过去。

    对方安慰了他几声,又待楚蝶依跟叶清玄赔了不是,劝慰他会让他在此养好伤势,再说其他……

    叶清玄自是感激不尽,同时心里也暗想,在自己没有完全恢复之前,躲在这把大伞之下,也算是比较稳妥的。

    尤其叶清玄在这次行动之前,便动用自己的无敌化妆术,将自己的眉宇间稍作改动,变成了一个面目普通,捎带一点小帅气的普通模样,只要不是特别熟悉自己的人物,一般见面都忍不出自己,尤其他还用功夫让自己的身高缩短了一寸,显得比正常自己瘦小了一些。

    这套功夫当年混入北森分舵的时候也用过,对他来说驾轻就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于是这般,叶清玄便在“天下第一舞姬”楚蝶依的楚家班中住了下来。(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四更了……

    感谢大家的月票,感谢大家的订阅,感谢大家不计前嫌的继续支持……

    谢谢!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