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3】城外巧遇
    叶清玄身上的碧落剑早已不知道被震飞去了哪里,只能空着一双手,在路上一阵观望,有些犹犹豫豫地向前行进,边走边想着进城的办法,可就在此时,体内流动的真气忽地一窒,然后消失无踪,代之而起是一股无可抗拒的电流,由丹田之内爆发而出,瞬间传遍浑身大小经脉。

    叶清玄腾地僵硬当场,轰然倒地,全身麻痹不堪,不停地抽搐起来。

    坏了,是紫煌剑残留的剑气,竟然隐伏在体内并未完全消散,此时爆发,让叶清玄口吐白沫,如同羊癫疯发作一般。

    叶清玄惨哼连连,身体不时抽动,他想爬起来,岂知全身有如针刺,却是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而此时此刻,他正好跌在一个官道的中央。

    这下突变真是太过突然,叶清玄心中暗呼倒霉,同时对卓惠梵的神剑大为忌惮。

    叶清玄死命守着灵台一点清明,只能硬咬着牙相抗。

    他有一个感觉,就是假若就此昏去,估计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而这里是官道,万一碰到回城的狄族高手,就自己这身形象,早就被人记在心里了,恐怕自己这条小命当场就得交代在这。

    就在水深火热的时刻,身后车声辘辘,马蹄踏地,一队骑士,护着一辆华丽马车,从官道另一端徐徐赶至。

    叶清玄神识模糊间想道:什么情况,怎会有人趁黑赶路?这么晚了,城门早已紧闭,如何进城?

    身后马队的领头骑士吆喝一声。行进中的车队顿时停了下来。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道:“前边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

    有人答道:“杜管家,前边道路上躺着一个人……”

    那杜管家说道:“真是晦气!还不派个人过去看看是不是死人?不论生死,都赶紧给我丢到路边上去,我家东主远行疲累,要尽早回去休息。耽误这么些功夫,就不怕王爷问你们的罪过么?”

    带头骑士连忙应承下来,一挥手,车队里立马奔出两骑,朝着路中心的叶清玄便疾驰过来,短短距离竟然不曾减速。转眼到了近前,啪的一声,一条马鞭在空中转了一个小圈,带起慑人风声,重重落下。猛抽往叶清玄的背后。

    叶清玄尽管神智有些不清,早已停止运转,但多年来的经验也让他从容判断出来挥鞭之人的马术高超,手段颇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好手,对方的一鞭落下,若是正常情况,定然将他抽飞出去。滚往路旁,至于自己的生死对方根本就是毫无顾忌。

    啪!

    一鞭结结实实抽在背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登时碎布散飞。

    叶清玄一声痛哼。果然被对方一鞭抽出去丈外,滚落路旁。

    动手之人冷哼了一声,道:“哼,死乞丐,原来还有口气在……”

    叶清玄此时功力尽失,没有罡气护体。这一鞭子下去,若是普通人。定然皮开肉绽,只是叶清玄护体神功练到极致。即便没有罡气护体,本身的素质便已经是超出常人的范畴,此时虽然衣服破烂,但皮肤之上,连一点的青痕都没有出现,好在此时月色昏暗,否则定然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此时叶清玄滚到路边,“砰”地一声懂上一块路旁的树桩子上,整个人翻了个身,面转了过来,看到了骑士们和车队。

    那二十多名骑士个个目光闪闪,一身特殊制式的锦袍,腰间扎了条红腰带,看来似是哪个王公大臣的亲卫武师。

    那辆打头的马车极尽华丽,由八骏拖拉,非常有气势。

    而打头马车之后,车队足有十数辆,也自有一批灰色劲装的护卫,显然与这些高手不是一批人,更像是原本的车队之人。

    此时鞭打自己的那名高手冷哼一声,旁边没有出手的另一人笑道:“汪兄,此人夜半三更还在城外转悠,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刚刚出手怎么不直接送他归西?难道连日行路,让你变得手软脚软了不成?”

    先前鞭打叶清玄的汪姓之人立即不满地怒哼一声,驾马前行几步,跳下马来,来到叶清玄前面,一对三角眼凶光绰绰地扫了叶清玄几遍,好在鞭伤是在背后,此时叶清玄面对着对方,没有让他看到伤口的情形。

    不过那汪姓之人似乎根本不想知道他身上如何惨痛,下马不过是心中生气,送他归西。眼中凶光一闪,正要在叶清玄胸前补上一脚,断了他的性命,便听身后的马车之内突然传来一声有些怒火地轻柔之声:“住手!”

    那姓汪的护卫脸色一变,连忙退后,恭敬地向后看去。

    而车队的头目是个四旬大汉,此时却是皱着眉头贴近到了马车的窗口,疑惑问道:“蝶依小姐,不知有何吩咐?”

    轻柔的声音中隐含不满,淡淡说道:“你们王府的护卫怎敢如此草菅人命?难道二皇子的名声你们都丝毫不顾及了么?沙头领,我若将此事禀告二皇子,你猜二皇子会如何处置尔等?”

    那蝶依小姐一句话说完,包括沙头领和那名姓汪的护卫在内,登时都是脸色大变。

    汪姓护卫连忙单膝跪地,求饶道:“请小姐饶过小人一命!”

    那沙头领眼光一闪,一甩手,两丈距离之外,啪的一声,将那汪姓护卫打翻了一个跟头,显露出惊人的修为,同时说道:“下官约束手下不严,请蝶依小姐恕罪。”

    沙头领的行为,顿时在马车内引来另一女子的惊呼之声,看来马车之内最起码有两名女子,不知是那蝶依小姐的婢女还是朋友。

    那蝶依小姐轻叹一口气,问道:“秋蓉,下去帮我看看,那乞儿的伤势如何?”

    车门打开,一股香风袭来,一个丫环盈盈下车,那蝶依小姐身边的丫鬟不想也是名少见的高手,身法一展,一步便到了叶清玄身前,闻到叶清玄身上发出的泥污汗臭,慌忙捏着鼻子。

    汪姓护卫捂着脸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叶清玄死鱼一般的手臂,举了起来。

    那秋蓉的俏俾忍着恶心,将手搭在叶清玄的脉搏上,轻舒真气探查叶清玄的情况。

    此时叶清玄体内真气全消,经脉已经是虚弱至极,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受了内伤的表现。

    秋蓉苦忍片刻,也没仔细探查清除,便连忙缩手,偷偷地用一块手帕使劲地擦了擦手,回头禀告道:“小姐,这乞丐受了极重内伤,只怕活不了多久了……”

    沙头领立马怒瞪了刚刚出手的汪姓护卫,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叶清玄是受了刚才那一鞭子才有的如此重伤。

    甚至包括那汪姓护卫自己都是如此觉得,暗呼倒霉地低头不语。

    那蝶依小姐甜美的声音再度响起,轻叹了一声,道:“这都是因我之过啊。沙头领……”

    “卑职在。”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帮我把他抬到后边的马车上,我要将他治愈完全,再给他一笔银子,以赎我的罪过。”

    沙头领脸上浮现一丝多此一举的表情,但嘴里却道:“还是蝶依小姐宅心仁厚,卑职这就去办!”

    沙头领抬起头来,冲着汪姓护卫和刚才说话的护卫使了个眼色,二人赶忙抬起动弹不得的叶清玄,上了后边装载行李的一辆马车之上。

    二人的马匹已经到了路旁,抬着叶清玄向后走的时候,整个车队又再次前行而去。

    “妈的,真是晦气!”

    汪姓护卫一边抬一边骂道。

    旁边的护卫劝慰道:“算了,算了,沙头领也算是护住了你,否则真要捅到主子那里去,主子看在那舞姬的面子上,恐怕最少都得少了半条命。”

    “不过是个舞姬,还不早晚从了主子?偏偏装什么清纯,还不是婊子勾引人的一套……”

    另一护卫连忙低喝道:“住嘴,不要命了?”

    汪姓护卫立即闭口不语,只是盯着叶清玄眼中杀机显露。

    另一护卫看在眼中,连忙劝阻道:“你小子给我注意点,别偷下黑手,这乞丐被楚小姐记挂上了,要是死了,你我都脱不了干系……”

    一身冷哼,接着身子一轻,叶清玄窟通一声,被人抛在了马车之上。

    接着马车一动,晃晃悠悠地向前开动起来。

    叶清玄此时方才松了一口气,暗暗想到:老天真是待我不薄,竟然又遇到一个好心的小娘子搭救,只不过,蝶依,楚蝶依……咦?那不是传闻中的“天下第一舞姬”么?想不到这一次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位艳名遍播天下的美女,又有二皇子的护卫保驾护航,看来自己这一次进城是大无问题了。

    叶清玄心中一松,接着疲惫之感随之袭来,眼皮一合,顿时昏睡了过去,一时间完全失去了意识。

    殊不知,他这一昏睡,没多久,马车的门帘便被掀了起来,一张老脸凝重地探了进来,探手入怀,检查了叶清玄一番,喃喃道:“果然身负重伤,没有丝毫真气反应,看来这小子真的是个普通人……”接着看着叶清玄笑了一声,道:“小子,遇到我家小姐,算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看来这咱们楚家班,又得多一张闲嘴吃饭了。”(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三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