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奇情奇仇
    夜已深。

    断香浮缺月,古佛守昏灯。

    缺月从破壁上射进来。

    这座寺院本来就是年久失修,到处都是破壁。

    月缺时很多,从破壁上射进来的月光与灯光同样淡薄。

    佛是古佛,灯也是古灯,灯油却是新添上去,只可惜灯蕊已烧的七七八八。

    灯前,一座鼎炉,炉中插着香,燃烧着的是极为名贵的龙涎香。

    龙涎香是所有香料之中最贵重的一种,向来是皇家供奉之物,想不到现在竟然在这样一间破落寺院的后堂之内燃烧起来,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香飘烟迷离,月光灯光在烟香中亦变得迷离,就连灯前那尊古佛也没有例外,隐隐约约的骤看起来,仿佛就真的是一个九天仙佛突降凡尘。

    只不过礼佛之人,不是和尚,甚至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名千娇百媚的女子……

    烛火闪耀之下,女子在佛前却照着镜子,春葱一般的玉指在眼角轻轻扶过,去抚平那根本并不存在的鱼尾纹,镜子里吹弹可破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岁月痕迹,可是女子就是一副愁苦哀怨的表情,放佛岁月易老,青春已逝了一般。

    女子幽怨地叹了一口气,烛火仿佛随着叹息之气被吹得微微一闪,破庙内的光线也随之动荡了一下……

    烛火再次稳定的时候,女子却突然悠悠说道:“许久不见了呢?你看,娘还给你点了你最喜欢的龙涎香……”

    一声冷哼,从女子的背后传来,不知何时。空无一人的破庙内站了一个浑身灰色劲装,头戴斗笠的男子,听声音也是极其的年轻。

    男子沉声道:“你知道我会来?”

    女子道:“我知道你一直跟踪着我,如今我特意制造的机会,让我们母子能够再见上一面!”

    女子猛然转头。却原来正是冥狱“风雨雷电冰炎”六大护法之一的“雨针”!

    那个出手狠毒的雨针,却原来已经是人家的母亲,更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了……

    “你不是我娘,我娘早就死了……”男子斗笠下的面目看不清楚,但一双手已经攥得青筋直冒,情绪激动不已地怒声道。“天下间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杀死自己的丈夫,抛弃自己的儿子,背叛自己的家族?在我心里,我娘早就已经死了。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唐门世代的仇人,冥狱的护法‘雨针’!”

    “彦儿……”

    “住口,哪个是彦儿,我是唐门的唐彦!”

    男子猛然抬头,斗笠下一张年轻英挺而又略带愁苦的脸庞出现在了佛前……

    年青一代,名闻天下的高手当中。除了最近风头正劲的叶清玄七兄弟,其余的人中便有这位蜀中唐门的百年不遇的绝世高手——

    “六道轮回”唐彦!

    而更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当年威震天下的黑道巨擘冥狱“风雨雷电冰炎”六大护法之一的“雨针”。竟然是唐彦的亲生母亲,也就是唐门上代家主唐世荣的发妻。

    唐门族谱“威仪凌世、天下无双”当年唐世荣正是英姿勃发之际突然身死,成为当时江湖奇案,想不到元凶竟然是他的妻子,而且还是冥狱新一代护法中的“雨针”。

    很显然,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江湖秘辛……

    现如今。亲生儿子找到亲生母亲,竟然是为了父亲报仇。这样的奇事、惨事真是江湖难见……

    雨针哀声叹气,唐彦丝毫不为所动。沉声喝问道:“洛都多事之秋,你们冥狱所来又为何事?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雨针讶然地看着唐彦,柔声问道:“蜀中唐门一向洁身自好,怎么彦儿突然有了要当武林侠士的想法么?”

    唐彦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雨针笑了笑,突然醒悟一般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江湖传言,我儿唐彦曾经在西湖畔追了‘天下第一舞姬’楚蝶依数个日夜,而楚蝶依又是天下第一有名的喜欢年青一代的侠义人士,你是为了博美人一笑,方才在意世上的这些事吧?”

    “住口!”唐彦的拳头握得更紧了。

    偏偏“雨针”放佛没有听见一般地继续说道:“如今江湖上的好事之人,新编了一个什么江湖十大美女,而最出色的‘四大美女’据说都是姿容不分上下,好事之徒也难以评判出高低,还编了一个歌诀‘一夜孤寒梅傲雪,半池飞柳轻如烟。茵茵如画惊白叶,翩翩楚蝶依落天。’这最后一句‘翩翩楚蝶依落天’便是我儿喜欢的楚蝶依了,我儿真是好眼光,竟然看上了江湖十大美女之中最多才多艺的女子,母亲真是为我儿高兴……我儿不急,天下如你一般的青年才俊能有几个,待娘亲将那些竞争者全都杀死,楚蝶依还不是我儿囊中之物?如果她还不肯就范,为娘愿意亲自出手,帮你收拾收拾那个小美人……”

    “我叫你住口啊!”

    唐彦猛地一吼,身上淡蓝色的罡气猛地如同烈焰一般燃烧起来,面色狰狞万分地喝道:“我警告你,你不许碰蝶依一根手指头,也不许管我的事,一个字都不许再提起!我……”

    正说话间,唐彦突然觉得一阵头晕,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怎……怎么回事?”

    视线之内,唐彦恐惧地发现身上的护身罡气瞬间如同融化的蜡烛一般缓缓消逝,一股诡异的物质在体内聚集,丹田内的罡气再难控制分毫……

    惊惧间,唐彦猛地看向旁边的鼎炉之内燃烧的龙涎香,瞬间惊觉道:“‘百日醉兰’!?你在龙涎香中放了‘百日醉兰’!?”

    唐彦说完这句话,便瞬间软倒在了地上,额头冷汗狂冒,却再难动弹一根指头。

    “雨针”哈哈哈一阵娇笑,莲步轻移,缓缓走到了唐彦的身旁,用着纤手抚摸着儿子的脸庞,柔声道:“不错,就是武林十大奇毒之一的‘百日醉兰’,你放心,这里面的药分我放得极少,你的功力顶多消失三天,经过娘亲亲手调制的‘百日醉兰’,只会消散你的功力,不会伤及经脉,不虞有后顾之忧的……”

    亲生的母亲,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算计,心术果然恶毒。

    唐彦的眼睛几乎都瞪出血来。

    “雨针”缓缓道:“彦儿,你不要恨我,你跟妹妹紫伊都是娘亲最最疼爱的人……不过在此之前,娘亲需要您帮着办一件事……”

    “恶妇,你要我做什么?”

    “雨针”冷冷一笑,道:“当年我嫁入唐家,为的就是你们唐家的,可惜你父亲给我留了一手,最珍贵的功法之中竟然少了三句口诀,这一次,我用唐家最最杰出的孩子跟你奶奶做个交换条件,要的,就是这三句最关键的功法口诀!”接着眼珠子突然一转,笑嘻嘻地问道:“彦儿,你的功夫进步的这么快,是不是也知道这三句口诀了呢?告诉娘亲好不好,只要你说出来,娘亲愿意把我最好的本事传给你,便是如何调制‘武林十大奇毒’之一的‘百日醉兰’,也未尝不可啊!”

    “原来,你是故意引我出来,算计我的……痴心妄想!”

    “雨针”眼中冷芒一闪,怒道:“跟你爹一样的无情无义!”手心一翻,一根蓝汪汪的银针浮现,信手一拂,银针瞬间没入唐彦的胸口之中。

    “呃……”

    一声惨哼断了半截,唐彦脸色瞬间通红,仿佛上了岸的鱼一般,立即无法呼吸,拼命地喘着气,眼珠子都有些突出,但却依然无法呼吸……

    “我看你的骨头是不是跟你爹一样硬!”雨针恶狠狠地说出令人难以相信的话语,手心一翻,又是两根银针出现,朝着唐彦的膝盖便刺了进去……

    呃啊!

    唐彦整个人身子崩得僵直,仿佛一只烤熟的大虾一样,承受了无边的痛苦……

    “还不说!?”

    “雨针”狠声说道:“你爹爹当年背着我跟个野女人有了私情,面对我的银针问刑,也没有熬过去五针入体,今天我倒要看看,他唐世荣的儿子能承受得住我几针!”

    “雨针”怨毒的眼神中,自己的儿子仿佛与死去的丈夫合二为一,手心一亮,又是一把银针出现,正准备再施毒手,外间远处猛然间一声巨响……

    轰!

    一大股强烈的劲风随着声音鼓荡而来,破庙的庙门瞬间被轰开,强烈的劲风将庙中勉强维持的烛火瞬间熄灭,飞沙走石之间,破庙内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有高手动手!?”“雨针”顿时大吃一惊,护身罡气展开,挡下了朝着自己和唐彦袭来的所有砂石,眼神中神色未明地看了唐彦一眼,接着便冲出了破庙,朝着天边望去……

    不远处,便是紫金山上的伏龙寺……

    那天际暴起的白雾紫光,距离伏龙寺并不遥远,而一座原本清晰可见的小山,在刚才的一声巨响中,破碎成了一堆碎石……

    雨针瞬间变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不好,有天绝高手在此动手!冥王让我等在此监视,这伏龙寺中果然很有问题……不行,此处不可久留……来人!”(未完待续)

    ps:发力开始,为了还债,为了道歉,为了兄弟们……拼命写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