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阴谋算计
    “宣,龙虎道门崇德玄化真君觐见!”

    沙哑干瘪的大内太监们的高宣之声在“伏龙寺”这座千年古刹之中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重重大殿之间,站满了持杖立棍的伏龙寺僧兵,这些僧兵穿着大异于禅宗、律宗等僧们服饰,明黄色的僧衣显得如此华贵,也突显了他们皇家寺院的尊贵地位。

    而在僧兵重重之内,则是白袍银甲的凤仪阁护法高手,其人有男有女,个个英姿煞爽,器宇轩昂,相比之下,堂堂龙虎道门的总门长玄化真君却是形孤影单的一个人,缓步走来。

    龙虎道门作为世代受朝廷册封的道门正宗,主管朝廷的钦天监,随是方外之人,却还是名副其实的道官,有品有阶的。

    玄化真人除了江湖上龙虎道门的总门长身份之外,还是朝廷正三品的大员,而以其江湖地位为根基,这个官职简直就是见官大一级,就算是朝廷的正一品大员,文相、武相在内,见到玄化真人也得客客气气,可以说这个官职是个荣誉,更甚于本身的职能。

    这一次,玄化真人是直接接到了靖宗皇帝的圣旨,方才领旨而至。

    一个道士深入寺庙之中,看起来颇为怪异。

    玄化真人一路并无阻拦,穿行众多的僧兵护卫,进入到大雄宝殿之后的养心殿中,连续数十名英姿飒爽的凤仪阁女护卫,玄化真人终于到了殿内,大殿之上,左右各有四名先天高手。金盔金甲,气势非凡,又有八名女官,护持左右,两女持着团扇山站在龙椅之侧。龙椅之上,一身龙袍的靖宗皇帝不停地咳嗽着,旁边从不离身的瑾妃娘娘不停地用手帕给靖宗擦着口水……

    只是此时的靖宗皇帝脸色铁青得不似人色,双目凹陷,脸颊发黑,只是一眼。玄化真人便心神剧震,以他功参造化的武功和眼力,立马看出这位靖宗皇帝是中了极深的丹毒,若是不早治疗,只怕活不了多少时日了……

    玄化真人不敢多看。连忙一甩拂尘,稽首道“钦天监主官玄化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靖宗皇帝眼中无光,只是伸着手痴呆一般地“呃,呃”两声,玄化真人不明其意,旁边的瑾妃凑上前去。听了几句,方才掩口笑道:“真人勿怪,陛下这几日身体不适。但自从用了真人献上的‘龙虎阴阳丹’之后啊,身体变得可好了。这不,陛下这几日丹药用的差不多了,所以又特意宣真人前来,讨要新出炉的丹药……”

    玄化真人连忙低头应是,以掩盖内心的震骇。

    他心中暗道:不好。这凤仪阁的人怕是盯上我们龙虎道门了,一直以来。龙虎道门为皇室炼制的“龙虎阴阳丹”都是大补之药,常年服用并无大碍。可是此时靖宗皇帝明显肾虚体弱,不适宜进补,而应该缓慢调养,排出丹毒,而且那丹毒来历不明,这时候进献“龙虎阴阳丹”恐怕对皇帝的身体不利,甚至会出人命……凤仪阁此时让我进献“龙虎阴阳丹”,没安好心啊!

    玄化真人有些暗自愤怒,一直以来,他都秉持自家是出家人的身份,虽然身为道官,但唯恐人在高位被人嫉妒,所以严格要求门人不许参与到江湖事务之中,成了十大门派之中最为洁身自好的门派,但此时江湖风起云涌,看来凤仪阁不想自己这个庞然大物再置身事外,而是严厉地让自己选位站了。

    玄化真人明白,这个时候,这个丹药进献不得,皇帝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这个黑锅就得他们龙虎道门来顶!

    玄化真人沉声道:“微臣惶恐,最近时日,天道无常,阴阳变化莫测,并不适合开炉炼丹,所以这一批的‘龙虎阴阳丹’并未炼制,请陛下恕罪。若是陛下急需丹药,微臣身上正好有一葫芦‘清心善妙丸’,温补身体,排除体毒,正好是一剂良药,不知……”

    “不必了!”

    瑾妃在龙椅上伸了一个懒腰,眼角冷冷瞥了玄化真人一眼,道:“陛下就是喜欢卿家炼制的‘龙虎阴阳丹’,吃别的丹药,都毫无用处,卿家如此推脱,只怕有些藐视朝廷吧?”

    玄化真人连忙道:“贫道所言句句属实,并无半句虚言……”

    “哈哈哈,你个牛鼻子怕是有旁的算计吧?”玄化真人的话当即被一个狂傲的声音打断,玄化真人诧异抬头看去的时候,殿后的门帘呼地一展,一个身穿蟒袍的王爷模样的人物走了出来,玄化真人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连忙鞠躬道:“贫道见过孝亲王!”

    “哈哈哈,免礼免礼!”孝亲王径直走上高台,旁边侍卫直接搬了一把高背椅,孝亲王皇甫敬明安然落座,拱手为礼,道:“臣弟敬明见过皇兄,瑾妃娘娘。”

    说话做事无礼至极,但不但是瑾妃,就连旁边的侍卫、宫女也都是一副想当然的表情,玄化真人的心思立即往下沉去。

    这位孝亲王现如今统领“神策府”,原本在太行山奉命剿灭太平道,怎么会没有宣召直接回了洛都,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洛都风云变幻,果然暗流汹涌。

    玄化真人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不妙,自己不过奉召上山,竟然见到这么多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他已经隐隐感到,这一次的召见,恐怕不是什么好路数。

    玄化真人虽然有些清静无为的心思,但到了紧要关头,也是有足够的底气反抗的,他对凤仪阁咄咄逼人的做法,大为反感,隐隐有了些相抗的想法。

    关键时刻,玄化真人反倒冷静了下来,淡淡说道:“孝亲王好久不见,怎么一见面便如此戏弄贫道啊?陛下和娘娘面前,贫道哪来的胆子胡说,那可是欺君之罪啊……”

    皇甫敬明捧着茶碗,笑眯眯地缓缓说道:“哎,哈哈哈,道长何必动怒。我只是临来之时,听到我二皇侄说起,刚刚从贵观之中得到了新一批的‘龙虎阴阳丹’,怎么?我家皇侄都能得到,怎么我这位皇兄反倒得不到呢?”

    玄化真人顿时冷汗便冒了出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几个徒弟、师弟,一直都跟朝廷里的王公大臣们走得颇近,但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拿着师门最重要的丹药私底下来当人情,所图的也不过是些荣华富贵,这龙虎道门因为享受朝廷供奉,也养成了许多贵族子弟加入师门是为了混个道官当当,一来二去,龙虎道门虽然不参与江湖纷争,但在朝廷内部,却是盘根纠结,牵连不清。

    孝亲王这一席话之后,瑾妃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正巧此时靖宗皇帝嘴里又咿呀呀地说个不停,瑾妃上去听了一会,立即沉声道:“玄化道长,孝亲王的话,可是实情?你敢欺君罔上不成?”

    玄化真人勃然大笑,笑得前仰后合,而殿内众人脸色都是铁青,几位先天高手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紧盯着玄化真人,随时都可能动手。

    “道长,不知所笑何事啊?”皇甫敬明也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此时脸色阴沉地问道。

    玄化真人笑了两声之后,出言道:“我笑得是孝亲王眼力无双,竟然也会上这么简单的当……”

    “哦?这么说,我家二皇侄说的是假话,或者他得到的不是‘龙虎阴阳丹’么?”

    玄化真人一捋长须,洒然道:“是‘龙虎阴阳丹’没错,不过那些是我家徒儿没事炼着玩的东西,药效怎么比得上贫道亲手炼制的丹药呢?若是孝亲王觉得此等丹药也可作为御贡,那么也不必贫道到此了,只需发个旨意,我龙虎道门有大把的丹药可以提供,何必贫道走这许久的道路,让陛下途耗精神呢?”

    “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倒是本王有失察之责了……哈哈哈……”

    皇甫敬明大笑掩饰,但和瑾妃对视之时,眼中的杀机却是一闪而逝。

    “既然如此,那便请道长回去炼制仙丹,再行进贡吧!”

    “微臣遵旨!”

    玄化真人领命退下,临行之前,又再看了靖宗皇帝一眼,发现对方眼神恍惚,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到底是何人一般。

    靖宗皇帝已经认不得眼前之人了,所有的外在只是徒有虚表,只剩个略微反应的皮囊而已。同时玄化真人凭借高超的功力,也察觉到了靖宗皇帝能有反应的原因,每当瑾妃想要靖宗皇帝出声的时候,便会偷偷用针刺扎靖宗皇帝的大腿,刺激靖宗皇帝发出声响。

    玄化真人鼻端甚至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不由得内心狂震,想不到堂堂一朝皇帝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玄化真人走了,皇甫敬明看着门口冷冷笑道:“几番示意,看来玄化这个牛鼻子是打定了心思不与我们合作了……”

    瑾妃团身到了龙椅之上,将靖宗皇帝一脚踹下龙椅,芊芊玉手拾了一颗葡萄,塞到小嘴中,笑道:“既然这条老狗不听话,那留着他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来人,把消息传出去,就让他在这座山上消失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