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风雨洛都
    狄族之人多事马背上的游牧民,对相马之术极有研究,展羽所牵宝马,身长体健,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乃是万里无一的宝马良驹,价值何止万金,这些狄族武士眼睛一见,立即双眼放光,围了上来。

    展羽依旧淡然地牵着马前行,足足走出去十余步的时候,那群狄族武士方才赶了上来,将展羽围在了中间,打头的一名狄族武士勃然大怒,上前便来揪住展羽的衣襟,骂道:“tmd,老子叫你站住你没听到么?”

    说完抡起马鞭,朝着展羽的脸上便抽了下来。

    可马鞭破空声刚刚响起,还没过半程,那抡马鞭的狄族武士便觉得天地倒转,整个人窟通一声贯在了地上,当场隔喽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这还是展羽不想把事情闹大,收着手了,不然这样的对手,当场就能一招抓死。

    “混蛋,你敢动手!?”

    一声叫喝,周围的狄族武士都是呛啷一声把特有的弯刀拽了出来,立即动手。

    展羽脚步不停,那七八名扑上来的狄族武士在刀锋及体的瞬间,同时呆立僵住,仿佛被点钟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任由展羽牵着马匹走了过去……

    四周人群惊异地看着这一切,看着牵马走过的展羽,各自议论纷纷,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一步。

    当展羽走出被围的圈子时,面前再次出现了一名狄族武者,不动如山地挡在了展羽面前,一手扶着刀鞘。一手握着刀柄,眼睛如同草原上的恶狼一样,紧紧地盯着展羽的喉咙。

    展羽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好狗不挡道,让开!”

    来人正是之前坐在城尉位置上训斥华族军官的那名狄族高手。此时他面对展羽的讽刺之语依旧一动不动,只是操着生硬的华语说道:“好快的手……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人中,除了我父亲和他的几位安达之外,拥有的最快的一双手……你不是无名之辈,杀了你的这样的英雄,我塔木托便可以像父亲一样。扬名天下。”

    展羽扶了扶竹笠,冷冷道:“杀了我能不能扬名天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如果你再不让开的话,你就不是一条拦路的狗。而是变成一条死狗!”

    塔木托狼皮帽下的双眼倏然变得如刀锋一般锋利,呛啷一声,弯刀出鞘,同一时刻,展羽便觉得一道刀气迎面而来,正中直劈他的额际,杀气凛烈得足可把人的血液凝固。

    在刹那之间,展羽便清除地知道眼前的狄族贵族高手是一个刀法大家。而且也知道对方刀法的来历了。

    狄族第一大宗师,同时也是域外三大宗师之一的“苍狼”纳兰成吉嫡传的刀法,以刚猛炽烈著称。一出手刀法便是直来直去,但连绵不绝的刀势却犹如北域雪山一般既冷酷又是如此的连绵不绝,每一刀都如有峰顶,让人望而却步,畏惧不前。

    可惜眼前的这位,虽然刀法是纳兰成吉的嫡传。但显然火候未到,刀与刀之间并没有连绵成一片。有着自身的漏洞,同时气势上也不如纳兰成吉的多矣。

    展羽久于塞外高手对阵。自然对这套域外最为火热的刀法极为熟悉,此时此刻,对方一刀劈来,他看也不看,伸出右手,手上戴着一副金光闪耀的手套,屈指一弹,正中劈来的刀气之上。

    “叮”的一声清响,刀气如有实质般地破碎开来,震慑了远近四周在船上惊惶围观的黎民百姓和守城官兵。

    那对面的狄族高手身躯轻震,向后挫了一步,接着刀锋再复扬起,准备再出一招进攻,但他突然脸色一变,惊疑了一声,身势不稳地向后退了一步,接着上身一晃,又是退了一步,但即便踉跄退后,他手中的弯刀也是比比划划,不住地封死展羽所有的前进路线,防备对方趁机出手攻击,战斗素养极为不低。

    展羽只是弹击了对方袭来的刀气,连对方的实体都没有碰到,凌厉的气势便逼得对方倒退不已,这一刹那的情景,让周围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还以为看到了怪事一般。

    只有那之前被人训斥的守门官有点见识,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嘀咕一声“好功夫!”

    那名叫塔木托的狄族武者连退了三步,展羽好整以暇地前进了三步,同时他语气依旧的冷冰,伴随着步伐缓缓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滚!”

    话音落时,展羽已经踏出地四步了,而对面的塔木托也在退了三步之后终于站稳,在展羽迈出第四步的时候,再次大吼一声,踏前一步,手中弯刀再度挥来,看上去轨迹明明是一条直线,但在展羽的眼中,对方的刀身不停地震颤,在极小的范围内,一刻不停地变幻着轨迹,他知道,这一刀只有在最后的时刻才会稳定下来,只有到了那时,才真正地不会有所改变……

    展羽终于停下了脚步,对方的这一刀终于让他感到了一丝的棘手,就在刀锋及体的瞬间,展羽又是伸出右手,轻轻地一握——

    铮!

    破天般的嗡鸣声霎时终结,对方必杀的一刀被他牢牢地握在了右手之中,就像是对方递过来的一样,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抓在了手里。

    包括出刀的塔木托在内,在场所有的人物全部惊呆了……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做到如此惊人的一点!

    展羽抬起头来,竹笠之下一双鹰目好整以暇地盯着对手,温和地道:“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来的?”

    塔木托身体刹那僵直,就像是被老鹰盯住的兔子一般,浑身瑟瑟发抖,木讷地说道:“塔,塔。木木托……”

    对方的无能瞬间又让展羽燃起的杀心荡然无存,对方不过还是个羽翼未丰的雏鹰啊,两年以前,这样的对手还足以让他兴奋不已,但两年之后的今天。再面对这样的对手,却是如此的无聊,丝毫没有驱除鞑虏的快感,倒像是欺负了外族小孩一般,无聊、没劲!

    塔木托只觉得眼前之人刚刚散发出来的惊人杀气,倏然间消失不见。压力顿失大减,正待再加询问的时候,展羽猛地一抖手,塔木托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掀飞的瓦片一般,呼啦啦地迎空转了好几个圈。丝毫不能控制分毫地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叮叮当当的马铃声中,对方的声音缓缓传来,道:“滚吧,你还不配我出手,要想雪耻,让你父亲阿当罕来吧……”

    塔木托浑身酸软,心惊胆颤,但草原勇士的荣誉让他拼了命地控制情绪。沙哑的嗓音响起,喝问道:“你是谁?”

    展羽牵着马匹的步伐不停,但手却麻利地从马背上掏出一个酒壶。举手把半瓶酒喝个一滴不尽,朗朗之音随后传来道:“借你之口,传我之言,告诉你们狄族的高手们,西北‘十二飞鹰堡’的展羽到了!”

    塔木托瞬间呆滞,四周围观的人群如同发生了大骚乱一般。瞬间一齐起哄,声音直震寰宇。

    天下最大的反贼“鹰王”展雄飞的儿子到了洛都了!

    而在那些狄族人的眼中。更是惊骇莫名。

    在华族人的眼中,展羽不过是“鹰王”展雄飞的儿子罢了。但在他们这些混迹草原的汉子眼中,这位“小鹰王”的名气丝毫不比他的父亲来的弱,甚至比他的父亲来的还要恐怖……

    “塔卡布尔古德,塔卡布尔古德,是塔卡布尔古德来了……”

    周围几个还未昏迷的狄族人梦魇一般地喃喃自语道。

    狄族之人自称是狼的子孙,而“塔卡布尔古德”,在狄族语言里的意思是——

    “食狼鹰”!

    **********

    咚!咚!咚!

    悠扬的钟声,从山顶的寺院内传开来。

    这是一片广袤的寺院,周围则是原始老林,这里不是任何的边荒之地,相反,这里是洛都旁最繁华的紫金山。

    但因为这里是皇家寺院,所有平时并没有太多的百姓到此,只有皇家祭典的时候才会对外开往,稍微显得热闹一些。

    传闻当年龙神敖烈的儿子,也就是“天龙王朝”的二世皇帝便是在这座山上伏诛的,所以从那时起,这山上便被盖了一座千年古刹,名字就叫“伏龙寺”。

    这寺院经过历代皇帝的扩建,如此已经宛如一座小城般的存在,光是大殿便有前后七座,什么文殊殿、大雄宝殿、无量殿诸如此类,里面僧众多达万人,享受皇家供奉……

    隔山向南观望,便是洛都,向北,则是云梦大泽,向西,隔山相望的,便是一剑山庄,只有向东一面,是无边无际的原始山林。

    最近一段时间,洛都城内,风雨飘摇,各方势力,明争暗斗,谁都知道,这天要翻了……

    当今圣上,靖宗皇帝传旨出来,要清心礼佛,自述罪过,已经足足半年时间不理朝政,朝堂之上,则由当今“文相”万俟独明统领六部官员在挑着大梁。

    但万俟独明远祖本就是狄族内附的后裔,他上台之后,大兴与狄族缓和之策,遍邀狄族高手入洛都,更是册封狄族高手为官,现在连着城防都有狄族人插手进来。

    洛都一片大乱。

    而即便是在这么混乱的时候,这明令禁止不得进入的皇家寺院之外,一个仙风道骨、年约中旬的紫袍道士缓缓走来。

    抬眼看了一下“伏龙寺”三个大字,再回头看着远方山下洛都的万里江山,来人一抖道袍,驻足长叹道:“天地大变啊,这一次,我龙虎道门,要如何抉择呢?进一步,万丈深渊,退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