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秋雨纷纷
    “什么?郑展堂主动要求跟他们赴洛都?”

    满脸怒容的不止是输掉比武、一肚子晦气的曹胜,就连章丘太炎也是有些忍受不住的怒火,冷冷盯着嬴惠英,想要听她给出的解释,毕竟郑展堂名义上是凤仪阁的人,而且这次行动,也是凤仪阁主导,恳请他们二人出面救出郑展堂的。

    只是在这件事上,凤仪阁也是措手不及,想不到严静流突如其来的一封信竟然给了郑展堂如此大的立场改变。

    曹胜和章丘太炎出面阻拦叶清玄等人,付出的代价可谓惨痛,不但直接跳到了前台,与大禅寺、昆吾派等势力为敌,从幕后黑手变成了马前卒,更是名声受损,成全了对手,非但没有取得原本预想的结果,而原本跟自己一方一条心的郑展堂竟然做出叛逆的举动,这简直让二人瞬间变得怒不可遏。

    “你们凤仪阁是怎么办事的?郑展堂不是你们的护法么?他的妻子难道不是你们凤仪阁的门人?竟然做出如此事情,这是背叛,是背叛!”

    “矛宗”曹胜声嘶力竭地怒吼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给了魏无疚,即便对手重伤,也挽回不了他失去的地位,他再也不是那个排名第二十二位的“矛宗”了。败北的他将继承挑战者的地位,与魏无疚来了个对调,成了“天绝榜”上第三十一位的高手,对于还能够停留在天绝榜上,曹胜没有觉得庆幸,而是觉得十足的耻辱,不许手下任何人提起这个数字。由此可知他对这一场比武的败北是多么的在意。

    嬴惠英脸色僵硬,生冷地答道:“具体事情我已派人禀告阁主,相信阁主自有决断,二位宗主还请稍安勿躁!”

    曹胜还待再说,却被章丘太炎打了个眼色。方才勉强住了口。

    凤仪阁毕竟是众人最为倚仗的靠山,关系弄得太僵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章丘太炎冷冷说道:“为今之计,我等只能缀着这些人,随时听候阁主的新指令了……郑展堂知道的事情太多,若是他有心与朝廷合作,我们便不能留他活口!”

    说完眼中冷光一闪。连曹胜也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

    **********

    洛景离抽出自己的长剑,轻轻一甩,剑刃上的血迹如同盛开的桃花一样纷飞飘落,而他的剑又如从未用过般的清新光洁、亮如秋水。

    往日里,他都是最为喜爱看剑上荡起血花的情景。可是到了今天,他好奇的目光却紧紧盯着眼前,准确的说,是盯着眼前的一个人。

    两个被他挑断了手脚筋的魔门高手,此时跪在地上,而他们的面前,一个人用手抓住了他们的头盖骨,仿佛什么东西被抽出去一般。两个人的身体不停地震颤着,双眼泛白,随时都会晕死过去……

    那施功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宗轩,而用的功法,也正是。

    吸功完毕,宗轩双手往下轻轻一顿,咔嚓一声,两个魔门高手的颈椎顿时折断。两个尸体颓然委顿下来。

    宗轩缓缓收功,审视一般地攥了攥拳头。满意地浅浅微笑。

    “味道怎么样?”洛景离好奇地问道。

    不过是吸收功力,又不是吃饭。怎么会有味道?宗轩冷冷瞥了洛景离一眼,缓缓说道:“可惜啊,还是不够,算上今天的这两个,也才吸了六个人的功力,比起那个人来,还差得远……真是好命,一瞬间便吸干了那么多高手的功力,转眼间便成了先天后期的高手,我苦苦追寻至今,也才突破先天而已……差太多了,差太多了……”

    洛景离自然不会知道宗轩提及的人物是叶清玄的大哥万国泰,他对此也不感兴趣,他只是对这门类似的功法感到好奇。

    “这门功夫挺有意思的,不过只能吸同种功法的人物却是太过难寻了。”

    “你感兴趣?”宗轩笑道,“我可以教你。这门功夫并不是非得同门功法,太过特殊,一旦练习就不能断绝,不过这门却没有限制,只要你不怕异种真气的干扰,大可随意吸干他人的功力……”

    “免了吧,我可不想这么快早死!”洛景离也知道这类速成的功法都是有着极大的缺陷,所以他也没有什么觊觎之心,“魔门之人最近不知道有什么计划,所有的人都藏了起来,这几个人还是我花了大价钱才打听到的消息,不过即便如此,恐怕魔门方向也已经有所察觉了吧,再这么进行下去,只怕我们的身份都会曝露,到时候我就真的要跟你一起亡命天涯了……”

    “怎么?光是血煞的追杀令还不够让你担心么?”宗轩颇有些戏谑地说道,“血煞的追杀令恐怕就让我们在江湖上难以立足,再多一个魔门,又能再多害怕到那里去?”

    洛景离失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虱子多了不痒’么?”

    二人笑了一阵,洛景离最后道:“外面刚传来消息,你的那些‘朋友们’最近又出了一件大事,呵呵,仿佛哪里有他们,哪里便会有事情发生……”

    “说重点……”

    “逍遥王皇甫延昭出马了,这个朝廷的老王爷终于坐不住了,只不过要是连他都无法对抗凤仪阁的话,那皇甫家的天下就真的走到尽头了。老王爷一出马,立即左右了天下间除了李慕禅对阵罗破敌之外的最重要一场比武,最终魏无疚赢了曹胜,不过却被埋伏在一旁的邢无畏偷袭重伤。这个结局是不是很有戏剧性?”

    “哦?那郑展堂呢?”

    宗轩不亏是天机阁的传人,瞬间便抓住了左右天下大事的重点。

    洛景离抱怨了一下宗轩的没有喜感,接着答道:“郑展堂答应跟叶清玄他们一起上洛都,逍遥王放出话来。说郑展堂已经答应与朝廷配合,会交代他知道的一切……”

    “话说八道。不过即便他什么都不说,只怕凤仪阁或是魔门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洛景离眼中疑惑之色一闪,问道:“郑展堂难道真是魔门中人不成?那凤仪阁岂不是也被魔门渗透,成了帮凶?”

    “凤仪阁的事我不知道。但那个人说过的事,十有**都能成真……哼,真是让人嫉妒的混蛋……”宗轩心中闪过叶清玄的形象,既痛恨,也十分的畏惧,同时也有毫不掩饰的欣赏。

    “跟那个人交手一番。真的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现在他风头正劲,就让我达一阵顺风船吧……”

    宗轩回头说道:“我会去往洛都一趟,白道人士既然不能对叶清玄他们动手,那魔门一定就坐不住了,有魔门的地方。正好不缺炉鼎……”

    说完,一脚将挡在身前的魔门高手遗骸踢飞。

    洛景离问道:“那冥狱这边怎么解释?”

    “解释?哼,那个老头子人老糊涂,以为抱着魔门大腿就会有好果子吃,春秋大梦!你看好申屠霸天那小子,利用他召集镇岳山城余部的事情不能停,更要保护好他的安全,免得那老糊涂将这小子祭天。”

    **********

    时入金秋。

    重阳九月九。

    满城烟雨。

    千年古都。洛都。

    西风萧索,烟雨迷蒙,天地间一片静寂。

    这毕竟还是破晓时分。即便是千年古都,人口无数,但在这日的清晨,也显得有些了无生气。

    “小鹰王”展羽却就在这个时分,披着一身的雨粉,牵着自己的爱马“绝雪”来到了洛都城外的集市之中。

    马铃声叮叮当当。不绝于耳,在这足有百年历史的青石街道上扩散开来。成了这雨声中最生动的点缀。

    他走得很慢。

    稀稀拉拉的小雨打在他头顶的竹笠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当他经过一个积雨而成的小水塘之后。原本有些形单影孤的街道突然变得人声鼎沸起来,仅仅隔了一个街道,这边的情形便如此的不同。

    虽然是清晨,虽然天空还下着朦胧小雨,但起早的人群在城门排成了远远的队伍,不过是个小城门,但也足有上千人的队伍排列成行,大多数都是进城做生意的,挑着担子、推着小推车,当然也有不少马车在列,车上装载的不外乎是些瓜果菜蔬之类。

    这歌舞升平的景象足以让在边疆见惯了紧衣缩食的展羽万分感叹,但眼角处一瞥,却让展羽十分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原来在城门口负责监管入城的兵尉处,除了原本的守城官兵,竟然多了六七个狄族的武士,挎着腰刀耀武扬威,而一名看来是头领模样的人物就坐在守城官的座位上,原本座位的主人则是一脸铁青地站在一侧,垂手听着对方的训斥。

    想不到这狄族之人竟然有了如此威势,竟然插手洛都的城防,这在不久之前,简直令人难以相信,洛都局势竟然糜烂至此,这顿时让展羽火冒三丈。

    原本有心撒火,但想到身具要务,展羽息事宁人,准备老老实实进城。

    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不去惹事,偏偏有些事情却会主动来找他。

    “喂,你,牵白马的那个……给老子站住!”

    展羽刚刚交过入城税,正准备离去,不想旁边几个狄族武者一见到他牵着的宝马“绝雪”,立即双眼发亮地围了上来……(未完待续)

    ps:新的一卷开篇了,因为这一段时间突如其来的病症,足足折磨了我半个多月的时间,希望新的一卷能够带来新的突破,新的转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