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黑暗时分
    突然间的异变让在场群雄都是哗然大变。

    那偷袭之人武功之强,简直骇人听闻,举手投足之间便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竟然能够在突然之间出手伤到魏无疚,这份功力绝对是天绝高手之一。

    章丘太炎与嬴惠英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满意的微笑,虽然邢无畏的偷袭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结果,也就是杀死魏无疚,但天绝高手之间受伤,轻易不是那么容易好得了的,看魏无疚结结实实中了几招的情形,就算不死也剩下半条命了,很长时间之内都无法与人动手。这对于还有不少后招的凤仪阁来说,无异于剪除了一大阻力。

    魏无疚的突然受伤,让叶清玄等人瞬间疯狂了起来,要不是“逍遥王”皇甫延昭阻止了他们,兄弟几个立即就要跟曹胜、章丘太炎等人动起手来。

    知道现在的情形还不能跟凤仪阁公开决裂,叶清玄硬是让兄弟几个退了下来。

    此时,在“逍遥王”皇甫延昭租下来的小院之内,众人个个脸色阴沉,整间居室之内说不出的沉闷。

    砰!

    一声巨响,伤势恢复了六成的如花第一个忍不住,一掌拍在茶几之上,怒骂道:“这群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办人事的畜生……”

    旁边归鳖生一乐,嘀咕道:“哎呦,这不我词么?”

    众人用杀死人的目光盯了过去,归鳖生一缩脖子,躲到了许灵空的背后。

    这时候的众人,杀气不是一般的重。

    如花翻了翻白眼。狞声道:“这群畜生,早就有了灭了我们的心思,之前还遮遮掩掩,顾及颜面,现在连暗杀都弄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开干,把他们全都撕把喽算了!”

    叶清玄看向默不作声的“逍遥王”皇甫延昭,问道:“王爷,您怎么说?那动手偷袭魏大哥的人物是谁?如此身手,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

    “逍遥王”皇甫延昭一张老脸都青中发紫了。魏无疚中伏重伤,责任不在别人身上,就是他的责任,说好了换个地方比武,就是怕曹胜那老小子仗着“六十四柱铁矛梅花阵”占魏无疚的便宜。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老王爷深吸一口气,叹道:“偷袭之人乃是老魏的宿敌‘蛇杖’邢无畏。哎,本王罪过啊,原本想着换个场地能够抵消曹小子的地利之便,没想到暗地里还有另外一个天绝高手在此……哼,邢无畏,本王势必不与你罢休!”

    旁边负责安全工作的断钧成此刻面红耳赤,主辱臣死。见到逍遥王如此自责,断钧成羞愧万分,跨前一步。单膝跪地道:“是属下失察,与老主人无关,致魏兄受伤,属下愿意受罚……”

    一时大意啊,断钧成自己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关注章丘太炎等人的身上了,对于场地上只是拍了手下高手检查。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一个天绝高手埋伏在那里。

    一个天绝高手想要埋伏起来。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察觉的。断钧成的手下不过都是先天修为,尽管尽职尽责。但也没能发现埋伏好的“蛇杖”邢无畏。

    “逍遥王”皇甫延昭之前已经骂了他一个狗血喷头,此时不想在这件事上穷究不舍,翻了他一眼,怒哼道:“你的罪过我自会惩处,不过现在不是讨论你的罪过的时候。邢无畏的事情交给你了,先给我掌握他的行踪,然后……要么提着他的脑袋来见我,要么提着你自己的脑袋来见我!”

    “遵命!”“开天斧”断钧成一张脸涨得通红,森严的杀气蒸腾而起。

    叶清玄等人暗自咋舌,惹恼了这位凶人,只怕邢无畏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逍遥王”继续道:“凤仪阁的人断然否认跟那邢无畏有关联,我们就算兴师问罪,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无法问罪。不过对方为了避嫌,宣布暂时放弃追究郑展堂一事,我们能够带着郑展堂继续上路,也算是过了一劫。”

    叶清玄等人点头称是。

    “老魏的伤势虽然很重,但并无性命之虞,不过他的伤势不能远行,必须就地治疗。本王会在这里照看他,你们可以放心。至于你们的行程,本王会安排胜北跟着你们,保证一路的安全……胜北!”

    “属下在!”高瘦的“金锏”朱胜北站起来听命。

    皇甫延昭下令道:“这一路就由你跟着几位小兄弟了。记得,凡事听命这位叶老弟,不得擅自主张,你明白了么?”

    “属下遵命!”

    朱胜北看了叶清玄一眼,眼中精光一闪,叶清玄心里跟被寒冰激了一下一般,不由得暗道:好家伙,这位的功夫只怕只比魏无疚更强,不会更弱了……

    皇甫延昭接着道:“凤仪阁一方的人马,为了避嫌,接下来应该不会找你们麻烦了,不过你们要小心他们使阴招,尤其也要小心魔门的手段……对了,郑展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朱胜北答话道:“大禅寺的神僧之前派人打过招呼,说郑展堂愿意配合,会继续前往中州……”

    皇甫延昭笑道:“看来严静流那书呆子的影响力还真是不小,连着这魔崽子都能说服,只是不知道郑展堂会不会因其一言而投降朝廷,若是郑展堂肯投效朝廷,凤仪阁和魔门就等于被断了一臂,朝廷形势再难,也有机会取得主动了。”

    至此叶清玄等人方才吁了一口气,想不到儒林书院的院长严静流竟然亲自出手,劝服名义上的师弟郑展堂跟朝廷配合,武林“十大门派”排名第四的儒林书院终于出手了,而且看上去是与朝廷一条心,这让众人久被压抑的心头,都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天下十大门派,任何一个都有实力搅动天下,而任何一派站在叶清玄一边,便让他们更有信心和实力跟魔门、凤仪阁等势力周旋下去。

    “可惜这十大派只是道义上肯帮忙,却没有一个坚定地站在我们一方,我们未来的日子还得亦步亦趋,小心谨慎,免得做错了事会被凤仪阁利用,制造我们与整个白道的对立。”皇甫延昭叹息着说道,“可惜原本能够跟我们站在统一战线的青衣楼,却因为徐定奕的身死而分崩离析了……”

    听到皇甫延昭提到青衣楼,叶清玄和江水寒对视了一眼,同时有了交流。

    徐定奕未死的消息,现在还不能讲出来,即便对方是立场鲜明的逍遥王……

    徐定奕、沈江平二人重伤未愈,现在昆吾山上全力治疗,等待他们痊愈的一天,便是白道反击之时。

    叶清玄道:“徐楼主虽然遭逢大难,但他的儿子徐希羽尚在人间,继承父业,应该不难吧?”

    皇甫延昭摇了摇头,道:“如果徐定奕的左膀右臂‘煞刀’祝雄和‘剑狂’崔长龄有任何一人健在,助力徐希羽也足以稳住青衣楼,可惜的是徐希羽年少不足以服众,青衣楼四分五裂,再不附当年风光。”

    叶清玄担心徐希羽状况,连忙追问具体情形。

    朱胜北代劳答道:“根据情报,现在的青衣楼一分为三,其中副楼主‘一叶遮雨’田仲谋受到凤仪阁的支持,创立‘天道盟’,占了青衣楼的五成实力;而另一位副楼主‘云牙兽’戴虎则占据了三成实力,成了‘天青帮’;最后一股是徐定奕的儿子徐希羽,在‘披风杖’莫大风、‘十字剑’梁真等一众念及旧情的老人扶植下,撑着青衣楼的场面,但实力却是最弱小,只剩下原本青衣楼两成左右的实力……”

    想不到当年叱咤风云的青衣楼,竟然一息之间变到如此田地,有心帮助关系不错的徐希羽重整旗鼓,但却分身乏术,难以救援。

    心思一转,叶清玄突然有了提议,道:“王爷,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方不方便?”

    “小兄弟客气,请讲!”

    叶清玄道:“王爷可能不知道,那青衣楼的少主徐希羽乃是我等弟兄的生死之交,如今青衣楼四分五裂,王爷何不派人扶持,收拢青衣楼的势力,将来也好成为朝廷的一股助力呢?”

    皇甫延昭顿时大喜,笑道:“原来叶老弟还有层关系?哈哈,本王正愁没有人牵线,贸然前往会被人怀疑。如此正好,叶老弟请快快书信一封,代为介绍,本王定然鼎力相助,帮助那徐小子收拢人马,重振青衣楼。而有了这杆大旗,得了青衣楼最坚实的中坚力量,对我朝廷也是大大的有利!”

    想不到皇甫延昭这么容易便答应了下来,叶清玄心中也是高兴万分,原本还以为要废些口舌,如今开来,到时省了。

    其实叶清玄也是完全朝廷此时此刻的严峻形势,靖宗皇帝失去联络好些时日,不但朝廷内部的王公大臣乱作一团,便是外族之人也有了不小的动作,皇甫延昭身为太皇叔,为了皇甫家的江山社稷真是夜不能寐,此时任何的帮助都足以让这位老爷子心甘情愿地付出。

    “好,今日就到此吧。”皇甫延昭心情大好,站起身来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护送郑展堂入中州,明日一早,便要起身。这件事乃是重中之重。叶老弟还请多多费心,联络徐希羽的事情也是迫在眉睫……老魏你们不用担心,就交给本王了……”

    “多谢王爷!”众人起身敬礼。

    此时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分……

    天色到了最黑的时刻,黎明,还会远么?(未完待续)

    ps:出院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