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新仇旧恨
    “逍遥王”皇甫延昭的评语让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若是魏无疚拥有了“天绝榜”前十五名的实力,那对自己一方的帮助可实在是太大了。

    “开天斧”断钧成以二十一位的名次进入前十五,看似进步并不明显,但魏无疚可是排名第三十一位,如此一来,排名岂不是瞬间超过了“天绝榜”上的半数人马?

    要知道“天绝榜”上的高手,想要前进一个名次是有多难,而魏无疚横跨半张榜单,这份进境,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众人都替魏无疚的进步感到由衷高兴,而此时的场内,魏无疚更是威猛绝伦,全力一击,挡住了曹胜诡异莫测的至强一矛,二人身子一震,同时向相反的方向飞退,看似在这一击打了个平手,但“矛宗”曹胜这一招是借了魏无疚的力道,等于两个天绝高手合力一击,依然被魏无疚挡了下来,其心中的震撼比现场任何人都要强烈,原本势在必得的心理在两招之后,便已经是一个大颠倒,不但没了取胜的信心,甚至心中生出惧意,产生了对反不可匹敌的阴影。

    魏无疚傲然狂笑,大声喝道:“哈哈哈,曹胜,你怕了!没了以身殉战的觉悟,我看你的至胜金矛,如何制胜——”

    “矛宗”曹胜顿时心神剧震,他的源自先祖血战沙场得来的觉悟,自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而像曹胜这个级数的高手,一旦有了以身殉战的决心,以性命相博,威力将以倍数增强。尤其这,更是全力向前才有那股子冲破敌阵的威力。

    聪明人向来怕死。

    曹胜一向以聪明自诩,他也很惜命。

    自继承先祖的矛法以来,固然将这套矛法发展的更加完善,又破天荒地创立出足以自豪的。但如此一来,到了拼命之时,便会少了一股不怕死的劲头,这却与这套矛法的核心意境相悖,十成的威力短了三成。遇到软柿子自然无有不妥,可一旦遇到魏无疚这样的绝顶高手。立即便被抓住功法中心意与矛意之间的小小缝隙,一语点破。

    “矛宗”曹胜原本看似心意相通、身矛合一的境界立即告破,身躯狂震之际,魏无疚狂笑声中再次出手,“赤玄铜鼎”铺天盖地般地砸来。

    “矛宗”曹胜怒吼一声。强提罡气,奋力抵挡着几乎可以毁山摧城的狂攻……

    曹胜的确怕死,但他毕竟是成名多年的一代宗师,而且他的心中也有他自己的坚持……

    不能输,不能输,若是输了,我的名声、我的地位、我的脸面……

    都将一无所有。

    曹胜此刻大为后悔答应凤仪阁趟这趟浑水,想不到最终没有压制敌人。却让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曹胜一面招架,一面向后退开去。

    魏无疚奸发出一声震耳长笑,右手铜鼎化为漫天鼎影。水银泻地般攻来,另一只左手却突然无声无息的平劈过去。

    这是极度怪异的事,他的右手疾若迅雷,另一只手却缓慢而沉稳,活象两只手分属两个完全不同风格的人,可又偏偏由一个人使出来。使人感到非常不自然和难受。

    曹胜狂叫一声,冲入漫天鼎影。至胜金矛凝聚锋尖,使出十大杀招第一式“洞穿乾坤”。向魏无疚的左手刺去。

    魏无疚轰然叫好,要知曹胜拼着他右手铜鼎狂猛之击不管不顾,却全力向他真正含有杀着的左手攻来,顿时显出曹胜的高明之处,因为曹胜气势已弱,败势一成,将无有翻身之机,这一下看中魏无疚真正杀招所在,死磕一下,死里求生,是唯一围魏救赵的方法。

    魏无疚沉哼一声,收回右手,将功力集聚左手,化掌为拳,直向曹胜全力攻来的一矛击去。

    “砰”,一声闷响,滔天的气浪再向四周散去。这一击虽只一触,却是全身功力所聚,抵得平常高手百招以上,是精气神和心理策略的全面交锋。

    人影乍合倏分。

    魏无疚退开数丈距离,身外护身罡气不停鼓荡绕飞,震荡处犹如天际闷雷的隆隆声,独门剽悍神功,让他的护身罡气大异常人,不但可以用来防身,更可用来伤人。

    曹胜向后疾退,一连十多步,来至丈许远时,停了下来,微微气喘,血气翻腾。心下更是骇然,这一下试出了魏无疚比他原先佑计有更大的进步,只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自己这些年来戒绝六欲,专心练武,岂知比魏无疚来来至少要低了一筹。

    要知曹胜向来自负,是宇内罕有身负先天真气奇功的白道高手,原本还有心问鼎“天绝榜”的前二十位,想不到今日一战,却被排名三十一位的魏无疚弄得心底发凉。

    两人遥遥相对。

    四外高手静默无语。

    即便是那些对曹胜盲信的高手们,此时也已经看出场面上的不妙来,虽然天下人都是低估了魏无疚的实力,但应该势均力敌的一场较量却因为曹胜的心神动摇而出现一面倒的局面,让人看得好不焦急。

    魏无疚此时却是洒然一笑,轰隆一声,将“赤玄铜鼎”抛在地上,摇首叹道:“曹兄啊曹兄,枉你身负不世绝学,如此高明,却依然被人当枪使,你我之间,若是全力相搏,恐有一人就这样埋骨荒山,未免可借。若是曹兄此时能够放下偏执,不再阻挠我等,魏某立即可以认输投降,意下何如?”

    魏无疚关键时刻不动手,却动起了嘴皮子,但所说的内容却正戳中了曹胜的痛处,他为了一点利益与叶清玄等人作对,此时败绩已露。顿时生出退让的心思。

    但就在他眼珠子一转,有心点头的时候,远处腾地传来章丘太炎的大喝声道:“曹兄小心,不要中了敌人的奸计!”

    曹胜身躯一震,心中一凛。自己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就此放弃,被天下人看不起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因此得罪了凤仪阁,相到卓惠梵那个女人的可怕,就连曹胜也是心有余悸,权衡利弊之下。曹胜依然决定放手一搏。

    曹胜仰天大笑道:“魏兄不必操心了,如此缚手缚脚,曹某可是生不如死……来,我们再论高低!”

    曹胜一振手中长矛,寒芒暴射。天地陷进森严肃杀中。

    魏无疚脸上闪过惊异的神色,曹胜手中长矛发出的锐气,胜过之前甚多,只不过杀气却是更加不如,显然曹胜已生起求生之念,贪生怕死,人之常情。

    曹胜身子微微弓前,阵阵强大凌厉的锐。向魏无疚迫去。

    魏无疚那会让他蓄满劲势,狂笑一声,腾身而起。“赤玄铜鼎”猛地窜起漫天火光,流星灭世一般朝着向曹胜轰落而去。

    四周群雄目瞪口呆,两大天绝高手终于发动最强有力的一击了。

    曹胜手中幻出万千矛影,如林而立;魏无疚手中铜鼎冒出冲天火光,轰然砸落……

    双方罡气碰撞爆出惊人的气浪,金、红双色的锐气将两人身形全部包裹在内。一时那知谁胜谁负,只是喘息之间。两人交手便已将近百招。

    嗡——

    一股气浪带着火光冲天而去,天下群雄骇然抬头。却是魏无疚的“赤玄铜鼎”……

    所有人都是骇然出声,各自心情激动地看向场内。

    就像还未开始一样,锐气鼎影全部散消,只剩下两人遥遥对立。

    魏无疚傲然而立,双手背在身后,胸前一道血痕浮现,湿透衣襟,趁手的“赤玄铜鼎”飞上半空,甚至还未升到顶点。

    “矛宗”曹胜面带微笑,看上去若无其事。

    赢了么?

    曹胜一方的人马突地狂呼出声,宛如闷雷……

    叶清玄一方却是沉默不语,淡然看着场内。

    欢呼声中,曹胜却忽地向前踉跄半步,脸上掠过一丝灰白,欢呼声戛然而止,众人呆滞看去,曹胜眼睛紧盯着魏无疚,闪过一丝恨意,淡淡道:“鼎好,招好,人更好。想不到魏兄竟然在最后会舍鼎不用,徒手将我金矛折断……好功夫!”

    魏无疚冷哼一声,一提右手,只见从矛尖往下近两尺的一段被生生撅折,给他拿在手中。

    天下群雄连魏无疚何时折断长矛也弄不清楚。

    章丘太炎等人齐齐颓然坐回座位。

    魏无疚淡然道:“曹兄,此间事情已了,我们兄弟可就要告辞了……”

    曹胜心中恨意滔天,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道:“好说,好说……不过魏兄以为这样便能让老夫认输,却是大错特错!”

    魏无疚眉头一皱,想不到曹胜身为一代宗师,却是如此没有气度,自己已经将他的矛尖折断,他却还是不依不饶、一副没完没了的模样。

    “就让我们一招定胜负吧!”曹胜猛地一声狂喝。

    魏无疚自然想不到曹胜的这句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另外一人,一个埋伏好,准备要他性命的人,是点醒他动手的时机到了。

    此时天上一道流星冲落,魏无疚头也不抬,脚步不停,猛地一跃而起,单手一托,“流星”顿时落入手中,正是“赤玄铜鼎”。

    魏无疚狂喝一声,运出全力攻向曹胜。

    曹胜却忽然一改一招决胜负的初衷,奋尽全力横矛防守!

    当!

    “赤玄铜鼎”砸落在“至胜金矛”仅存的矛杆上……

    两人同时剧震。

    “矛宗”曹胜喷出一口鲜血,断线风筝似的往后抛跌。

    魏无疚比他好不了多少,眼耳口鼻渗出血丝,身不由己的往后翻飞。

    哗啦!

    水声骤响,守候多时的“蛇杖”邢无畏从水中弹射而至,足尖点在岸旁一块石上,闪电般冲向魏无疚身后,手中蛇杖如同毒蟒狂舞,一瞬间数十杖轰向了控制不住身形的魏无疚背后……

    “卑鄙!”

    “不要!”

    叶清玄等人惊呼出声,都没料到天绝高手的对决当中,竟然还会有另一个天绝高手如此不要脸面地埋伏在一旁……

    魏无疚大喝一声,看清楚来人之后,双目欲裂,护身罡气连转之中,抵挡中对方暴雨般的攻击,但终因罡气消耗过剧,护身罡气运转稍慢,背心处连中了对方三杖重击。

    每一杖轰在魏无疚背上,魏无疚都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变得像个无法自主的布偶般往前方跌去,不过魏无疚功力大增显然也出乎对方的预料,正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被魏无疚反弹一脚,勉力才用蛇杖挡了下来,不过身形也向后飞出去数丈距离,再难出手……

    邢无畏不甘地一声怒吼,重新落入水面,消失不见……

    而此时“赤玄铜鼎”拋飞落地,最后魏无疚“砰”地一声仆在地面之上。

    众人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魏无疚被人偷袭重伤,却依旧无能为力!(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